白骨组吧 关注:1,241贴子:2,928
  • 14回复贴,共1

【转载】Every time its rain BY:write like sex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楼BD


回复
1楼2010-05-21 15:15
        
         嘶吼声和兵器交错的声音恍然在这天这场雨里重现,清楚的像是神殿上,雅典娜手里宝剑上的水晶那样剔透晶莹,那场战争是被神祝福的荆棘王冠,必须要血流遍体才有办法稳固的戴上。
         而那个神,死在一场雨里、死在一次战争里、死在自己腰间那把剑下。
         日/耳/曼站在神殿前,抬头看著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雨。
        

         =====================
         Every time it Rains
         =====================
        

         「我常常想阿……」罗/马兴致勃勃的又绕到他的住所,在那个绚烂到令人目不暇给的帝国北方。
         对比的便是自己的一身寒伧以及粗鄙。
         「日/耳/曼……」正当他想得出神,那个俊美无俦的男人一声不响的贴近他的耳畔,轻轻的唤著,这个举动换来的便是那个金发男人有些踉跄的连退开好几步,以及那个黑发男人好心情的大笑。
         「告诉过你多少次不准这样!」站得远远地怒吼。
         「嗯……这样?」伸出两根手指晃了晃,罗/马笑得一脸灿烂有如他的那个帝国霸业。
         「是两百次!」日耳曼有些暴躁的纠正。
         「我以为是两千。」眨眨眼,笑的诡计得逞的脸让日/耳/曼恨不得立刻拔刀出来杀了眼前那个家伙。
         事实上他也这麽做了。
         铁制兵器在相接的瞬间,「铿」的一声击出了一朵火星,一闪即逝。
         手腕巧妙的一转,剑尖顺势漂亮的下滑,又磨擦出了一排火花,却见日/耳/曼不疾不徐的将剑柄往反方向一勾,凭著瞬间爆发的臂力和腕力击开罗/马的剑,然后一个箭步向前直指他的喉间。
         却在瞬间发现罗/马的剑不知何时已经抵住自己的前胸。
         松手,剑在眨眼间便安安稳稳的落进了腰上的剑鞘,罗马向后退了几步,满意的笑著说:「不这样做的话,你不肯和我打一场阿!」
         「你!」即便在暴怒也知道不能再打下去,日/耳/曼俐落的收起剑,金色的发在夕阳下波光荡漾。
         「等等再来一次?」罗/马一脸期待的看著,翡翠的眼底精光霍烁。
         「我会杀了你。」严峻冷酷还带了浓浓杀气的回答。
         「如果你杀了我……」对日/耳/曼的威胁显然太放在心上,罗/马一脸惬意的倚著那尊战神马尔斯的白色大理石雕像:「就替我活下去。」
         白了那个一脸悠哉的男人一眼,日/耳/曼再怎麽憎恶眼前的家伙,却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去杀了他。
         人是无法杀害神的。
        
         「对对对,我今天来是要说,我家的小菲力会叫我爷爷了喔!我觉得我真是全天下最幸福的男人了,还有小埃/及……」於是以下是司空见惯的三天三夜孙子经。
        
         *
         Everytime the rain comes calling
         I can’t stop myself from falling
         Into the darkness - into the madness
         Of a world devoid of fear and pain
         Everytime it rains
         *
        


    回复
    2楼2010-05-21 15:16
           怎麽开始这场战争的,日/耳/曼逃避似的总不愿轻易的想起。
           罗/马的健康状况因为四处征战,而日渐耗弱,略显凹陷的双颊对比起那尊雪白色的战神雕像,总会让日/耳/曼无来由的感到一阵恶心。
           随之而生的是焦躁、以及无法宣泄的愤怒,他不懂自己的心思,却每每把它表现在沉默的表情和动作之间。
           罗/马把一切看在眼底,唯一放不下的是绕在自己脚边那个牙牙学语的小菲力。
           驰骋沙场多年,死在自己剑下的家伙不计其数,真正的战士总对於自己的死亡更清楚。
           他是战士、而跟在他身边的日耳曼会明白自己究竟想要的,是怎麽样的结束。
          
           *
           死在病榻上,是对英雄最大的污辱
           *
          
           冬日的第一场雨开始落下,很快的便遮蔽了大部分的视线,小菲力趴在罗/马的膝上发出了均匀而安心的呼吸声,冬日的雨并不寒冷,反而让带来了该有的萧瑟。
           罗/马把菲力西亚诺轻轻抱回他的小床上,开始觉得这个小孙子好像一瞬间长大不少,抱在手里居然略嫌有些沉。
           以往,还可以把他举起来玩耍的。
           粗糙的手轻轻抚过那尊放在前庭的海格力斯雕像,然后剧烈的咳了起来,艳红的鲜血溅在海格力斯衣袍上,像是过去敌人的鲜血一般。
           该走了。他说,然后走进雨里。
          
           罗/马突然来到自己的住处前,让日/耳/曼有些意外。
           「在下雨。」简短的说,然后不耐的一把把罗马拉进屋里来。
           「可惜菲力西亚诺还太小。」那个黑发的男人站在他面前,浑身湿淋,这时候日/耳/曼才发现,铠甲下的那副身躯已显出几分羸弱。
           那真的是他过去的神吗?
           「你说,神/圣/罗/马那小家伙会照顾他吗?」他笑,带了几分不舍:「不然,就拜托你了。」
           「我没兴趣听。」不耐的挥挥手,日/耳/曼不明白这份焦躁从哪里来。
           「但你做得到,对吧?」拉住日/耳/曼的手,罗/马难得的坚持让日/耳/曼还没弄清楚刚刚的烦躁,又被莫名的不安笼罩。
           「答应又怎麽样,我才不屑管那个蠢小子。」日/耳/曼带了一点怒吼的回答,然后甩开罗马的手:「等雨停就滚回去!」
           「不。」罗马恢复了以往灿烂的笑,却掩不去这阵子苍白的病容:「拿著剑,我们再打一场。」
           「吵死了!我不会陪一个疯子在雨里打架!」这次是真的怒吼出来,日/耳/曼上前揪住了罗/马恶狠狠的说。
           「只有你,日/耳/曼。」又是那张令人深痛绝恶的信任表情,罗/马像个孩子一样坚持:「只有你有资格。」
           摔开罗/马,日/耳/曼一头金发随著主人的愤怒映出了爆跳的火光。
           「我以君王的身分命令你,日/耳/曼。」拔出了自己的剑,罗/马微微仰起头,一个字一个字说得格外清晰。
           转身,日/耳/曼先是怒瞪著罗/马,两人的眼神对峙许久,然后,那个金发的男人略略抬起下巴,咬牙切齿却格外缓慢的说:「如·您·所·愿。」
          
           铁制兵器在相接的瞬间,「铿」的一声在瞬间便被雨声取代。
           分外熟悉的画面,然而那火星却不见踪影,日/耳/曼用著了然於胸的表情看著眼前的对手,剑尖一挑,轻易而且凌厉的顺势下滑。
           两人的眼神没有离开过对方,罗/马的唇边微微扬起了笑意。
           手腕一转,灵活而且狡诈的甩开了对方的剑,一个箭步向前,直击对方的咽喉。
           那是当时自己的招式,日/耳/曼自然很清楚破绽在何处,然后将剑向下一探。
           手腕虚晃一下,原来刚刚只是佯攻,罗/马好像早就料到日/耳/曼会有这麽一招,很快便挡下他的攻势。
           「还是输给我吗?」有些戏谑的问,罗/马碧绿色的眼在昏暗的天色下看起来有些虚幻。
           两人在雨中僵持,最后,日/耳/曼利用手里的剑狠狠的将罗/马的剑向后一推,罗/马踉跄个几步,往后跌到泥泞中。
           还来不及反应,日/耳/曼的剑已经刺入罗/马的胸膛间。
          
           所有的一切彷佛凝结在这个瞬间。
           谢谢。罗/马开口,却已发不出任何声音。
           四周一片死寂,只有日/耳/曼无法抑制自己的那声大吼,翳入那片几乎要吞噬大地的云里。
          
           雨势更大了些,那尊海格力斯雕像被溅湿了几许,而上头的血迹不知何时已被洗净,好像什麽都不曾发生过,屋里的菲力西亚诺咕哝著,卷起自己的丝绸被,梦里头还在和自己的爷爷画著义大利的夕阳。
           「谢谢你,日/耳/曼。」
          
          
          


      回复
      3楼2010-05-21 15:16
        啊咧我沙发了?


        回复
        4楼2010-10-31 13:09
          啊哈哈哈哈,我板凳了【虽然时间不对……】


          回复
          5楼2012-05-24 12:54
            mo,楼上的是多彦君么•••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6楼2012-09-28 19:18
              这种文真的是又带感又美丽!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7楼2012-09-30 01:01
                其实......楼大......神圣罗马那一段......你写错了......(滚~)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8楼2013-03-21 22:25
                  咩咩——————好好啊·····文渣哭了啊啊啊啊啊


                  回复
                  9楼2013-03-23 14:14
                    楼楼的文好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3-04-28 07:50
                      最近历史课正好学到这一段,虐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3-06-06 22:52
                        @坂田十四郎GH 被虐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3-07-09 1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