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良陆生吧 关注:7,617贴子:111,932

【ALL陆】七夜流云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茶余饭后的消遣(你真敢说出来啊你)。

警告:陆生穿越到爷爷的时代,在爷爷认识奶奶之前。主推CP爷孙,夜昼。
不保证坑品。KISS有,再以上的没有。小朋友慎重。

文艺向(实乃脑残半夜之作)。
谨以此文求GD。


回复
1楼2010-07-25 01:41
    他看着那孩子手里握着他的弥弥切丸,就像几百年前初见他那样笨拙地挥舞着。一下一下,一下一下。
    和服在饱满的小腿收成一个如同鱼尾一般的形状。轻盈又脆弱。
    *
    01 相遇
    灯红酒绿的京都歌舞伎町。
    浩浩荡荡的百鬼夜行。
    在那繁华又腐烂的街道上,他一如既往地嚣张而过。
    滑头鬼——人类这样称呼他。那些所看不见的,所看见的。转瞬即逝的——却又如此美丽的存在。
    全部倒映在他的眼底,成为他的镜花水月。
    他一度认为只有他才是站在顶点的男人。只有他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所以,他从没有想过这个世界上还有如此像自己的人。
    那个少年——不,那个孩子。
    延伸如云的白发,鲜红中透着金色的眼瞳。表情僵硬,微微抿着唇,站在大街中央。
    虽说是挡着他们的路,却一点也不华丽。蓝色的羽织破了几个口子,过分阴柔的脸庞上也有几条留着血的擦伤。
    他的百鬼成放射状跟在他的身后。黑田坊彼时也不是那个常常顶着一张温柔的脸吐槽的男子。他那忠心于他的部下上前一步,用禅杖顶起男孩的下巴。
    “说,你是何人。”
    男孩伸出一只纤长的手,倔强地推开禅杖,长长地睫毛颤动了两下。他纤薄好看的唇缓缓张开一个弧度。
    喉咙间翻滚出一串沙哑的话语。
    “哦,是老……头子啊。”
    轻轻地被风吹送,竟徒生出一种疲惫来。
    那双眼睛里,掩藏在倔强与高傲下的孤独,彷徨,茫然与不安仿佛在看到自己后就融化成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仿佛是一种讥讽,又是一种安心。是一种……历经千辛万苦把重要的东西送达后,拜托对方一定要珍惜的眼神。
    这不是信赖。但是——
    男孩向他一步一步走来。他比他稍稍矮了一些,也是仰着下巴,木屐不急不缓地在喧闹的街上踏出一步步的回响。
    男孩比他少了一丝自由。仿佛是被禁锢着的鸟儿无法飞翔——又或者是,他心甘情愿放弃了飞翔。
    男孩却比他多了一丝……
    凌驾于顶点的<势>。
    那是从真正的腥风血雨里归来后,沉默的<势>。
    ——那是不得不放弃的眼神。
    “请你……照顾好他。”来到他跟前,男孩只来得及吐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便倾倒在了滑头鬼身上。
    身后的百鬼一阵惊呼——他怀里的来头不明的妖怪——和他一样的滑头鬼,突然变成了一个人类。
    一个人类小鬼。
    他的心头被那几不可闻地哀求颤动了。
    他鬼使神差地接住了那个瘦小的身影。


    收起回复
    2楼2010-07-25 01:41
      02 第一夜
      滑瓢坐在京都庭院深邃回廊的其中一条上,一条腿支起,拿着酒杯的手搁在上面,无所事事地前后晃着。
      “爷……爷?!”
      他扬起一边的眉,转回头看那从被褥里钻出来的棕色脑袋。
      所以,白天是“爷爷”了?他还以为那孩子口里的老头子是……
      算了,这种事情,怎么样都无所谓了吧。
      最初的惊讶过后,陆生颓然地坐在乱成一团的被褥上,手握成拳。
      “可以解释一下怎么回事吗?”他百无聊赖地端起酒杯,重新看向庭院里的樱花,用他自己也不曾预料到的温柔语气。
      “我……”
      “有人拜托我照顾你。”
      “那……那是……”
      “那也是你?”语气上扬,带着一丝调侃。
      “……我有四分之一的妖怪血统。”泄气。
      “我的?”
      “……你……你怎么知道?!我……我是……”
      “你叫我爷爷。我看上去有那么老吗?”
      “不……不是的。”陆生急忙摆着手,抬起头慌乱地组织着语言,“我也不知道——大概是四百多年后吧……嗯,您,就变成了……”
      “老头子?”滑瓢一口吞下酒杯里的酒水,似乎一点也不在意的样子,“那么,我有儿子?”
      “老头子?他……不,我是说我,是这样叫您的?”陆生越说越小声,最后几乎是红了脸,“——我的父亲在我很小的时候死了。”他突然别开了头。
      滑瓢闷声笑了起来,他将搁在回廊木板上的腿收回放平,人往后一倒,只用两手撑在脑后,“我那不争气的儿子死了?”
      “嗯……。”
      “怎么死的。”四分之一血统?这么说他娶了一个人类。他那未谋面的无能儿子也娶了一个人类。
      陆生浑身一僵,张了张口却什么也没说。沉默了一会儿,滑瓢瞟了一眼据说是自己孙子的孩子。
      “你蛮丑的。”他突然冒了一句,“人类也是,妖怪也是,一点也没有本少爷的风采。”
      陆生猛的抬起了头,“……说什么呐您!”他似乎很习惯这样的开头,可是看见滑瓢那垂在胸前的两缕黑发,声音又沉闷下去,“是啊。我知道的。”
      滑瓢闭上了眼睛,“说说,你怎么来的。”
      “我……”
      “不能说?”
      “你就这么相信我了?!”陆生猛的站起来指着那看上去没有一点戒备心的人大吼,“我连名字也——”
      “那么,我那蠢儿子给你起了什么名字?”
      陆生再次泄气,抽了抽嘴角,“……陆生。”
      “嗯?大点声儿?”滑瓢开始哼起了小曲儿,“六条大街……”
      “奴良陆生!!!可以了吧!”一床被子一个蒙头盖住了悠然自得的滑瓢——落在了微热的地板上。
      如水一般的幻影渐渐从滑瓢方才躺着的地方消散。情急之中扔出被子的陆生半蹲在榻榻米上,还未反应过来,“唉?这是镜花——”
      “水月。”温热的气息从耳根后传来。陆生吓得跳开,却差点被垫枕给绊倒。情急之中胡乱抓住了滑瓢披在身上的外褂——单此一件。
      “刺啦”一声。
      陆生的手自然而然地抓住了滑瓢精瘦的肩。
      ——虽然早知道爷爷的背后有着大片美丽的刺青,可是——
      陆生“腾”地红了脸,忙不迭站稳脚跟后跟烫伤似的松开了手。
      “hai~知道我的镜花水月啊……”身上半披着被撕扯破的外褂,滑瓢斜斜地站在原地,颇为意外地说。
      “呃……”说到底,这人还是不相信……
      “那么,去见见我的部下吧。”
      “唉?!”


      tbc……
      话说写这个真没什么负担,想写啥写啥……(你够了你)
      脑中任何暧昧场景都可以实现啊掩面。吾辈是那么不正经的人么我说。果然被XXXX刺激到了么写不出来干脆就赖倒做了么我说。


      回复
      3楼2010-07-25 03:07
        • 116.11.44.*


        回复
        4楼2010-07-25 22:47
          顶><







                      从未活过,也不畏惧死亡。







          回复
          6楼2010-07-26 10:48
            爱SHI了


            回复
            7楼2010-07-26 11:33
              先顶再看


              回复
              8楼2010-07-26 14:50
                于是看完了,不错的说
                有我喜欢的禁忌の恋哦呵呵呵(请54某只疯了的家伙)0


                回复
                9楼2010-07-26 14:54
                  这边也有美好的爷孙恋啊~~【茶~


                  回复
                  10楼2010-07-26 19:25
                    所以我讨厌度娘啊……审核……吐血。
                    陆生的眼睛在黑田坊,青田坊,雪女,达摩,纳豆小子,鸦天狗这些排成一排,偷偷打量他的妖怪身上小心翼翼地扫过。他慌乱地点着头,不时扭动一下身子,显得很尴尬。
                    前面领头介绍着的滑瓢像是压根儿没注意到陆生的窘迫似的,不时还说些笑话,自己哈哈地笑着。陆生望着自己爷爷并不高大却自信到了自恋的背影,叹了口气。
                    然后,他最终垂下了眼睛。
                    “……怎么,不喜欢他们。”滑瓢从衣袖里掏出烟管来,鸦天狗立刻飞过来替他点上了火。
                    陆生抬起眼睛,看了那烟管一眼,嘴唇动了动,小声说,“没见过的啊……”
                    “你没见过妖怪?”滑瓢声调滑出了一丝诧异,“你自己说我四百年后……”他皱了一下眉头,“变成了老头子。那么我的组,我的百鬼夜行谁来继承?”
                    陆生摇了摇头,仿佛滑瓢问了一个不值一提的问题一般轻飘飘地开口,“当然是我。我是奴良组的三代大将。”
                    他指了指滑瓢手中的烟管,“我说的是这个。”他似乎为了自己特地补充的解释感到好笑,稚嫩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莫名的神色,“我见过您用的,更好的。”
                    滑瓢吐了口烟,“一支烟管而已。不用介意。”不用介意,不用介意什么?这话一出口,滑瓢就觉得有些愚蠢,“你没当妖怪的记忆,又如何知道自己是三代大将。”
                    笃定的语气。滑瓢不会允许问好第二次出现。
                    “……”陆生对自己貌美而强大的爷爷投去了“你是白痴”的一瞥,“怎么可能不记得。”
                    “……”滑瓢意味深长的看了陆生一眼,“我以为,妖怪的呼我为‘那个老头子’”
                    陆生几乎是“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哦,那是因为,我来到这个时期还没有什么防备,就叫人追杀了。我是说,那些妖怪好像把我当做您了。”
                    “所以?”滑瓢有点愠怒,他喜欢在说话间掌控对方的节奏。但是现在,他一点也不满意。因为他根本不知道声称是自己孙子的家伙——而且是以人类的样子,下文会是什么。


                    回复
                    11楼2010-07-27 01:04


                      回复
                      12楼2010-07-27 01:10
                        滑瓢却皱起了眉。
                        在他旁边服侍的雪女也颇为意外地看了牛鬼一眼。突然间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黑金相间的瞳孔猛然盯住了眼前那个矮小的身形。


                        回复
                        13楼2010-07-27 01:11
                          度娘……你怎么不去死。
                          完全丧失了在BD发文的信心……掩面。

                          另外,我果然不擅长文艺,才一章不到就原形毕露……


                          回复
                          14楼2010-07-27 01:12
                            陆生的眼睛在黑田坊,青田坊,雪女,达摩,纳豆小子,鸦天狗这些排成一排,偷偷打量他的妖怪身上小心翼翼地扫过。他慌乱地点着头,不时扭动一下身子,显得很尴尬。
                            前面领头介绍着的滑瓢像是压根儿没注意到陆生的窘迫似的,不时还说些笑话,自己哈哈地笑着。陆生望着自己爷爷并不高大却自信到了自恋的背影,叹了口气。
                            然后,他最终垂下了眼睛。
                            “……怎么,不喜欢他们。”滑瓢从衣袖里掏出烟管来,鸦天狗立刻飞过来替他点上了火。
                            陆生抬起眼睛,看了那烟管一眼,嘴唇动了动,小声说,“没见过的啊……”
                            “你没见过妖怪?”滑瓢声调滑出了一丝诧异,“你自己说我四百年后……”他皱了一下眉头,“变成了老头子。那么我的组,我的百鬼夜行谁来继承?”
                            陆生摇了摇头,仿佛滑瓢问了一个不值一提的问题一般轻飘飘地开口,“当然是我。我是奴良组的三代大将。”
                            他指了指滑瓢手中的烟管,“我说的是这个。”他似乎为了自己特地补充的解释感到好笑,稚嫩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莫名的神色,“我见过您用的,更好的。”
                            滑瓢吐了口烟,“一支烟管而已。不用介意。”不用介意,不用介意什么?这话一出口,滑瓢就觉得有些愚蠢,“你没当妖怪的记忆,又如何知道自己是三代大将。”
                            笃定的语气。滑瓢不会允许问好第二次出现。
                            “……”陆生对自己貌美而强大的爷爷投去了“你是白痴”的一瞥,“怎么可能不记得。”
                            “……”滑瓢意味深长的看了陆生一眼,“我以为,妖怪的呼我为‘那个老头子’”
                            陆生几乎是“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哦,那是因为,我来到这个时期还没有什么防备,就叫人追杀了。我是说,那些妖怪好像把我当做您了。”
                            “所以?”滑瓢有点愠怒,他喜欢在说话间掌控对方的节奏。但是现在,他一点也不满意。因为他根本不知道声称是自己孙子的家伙——而且是以人类的样子,下文会是什么。
                            “只有四分之一妖怪血统的我,无法在大白天变成妖怪,只有东躲西藏。”陆生的声音脆脆的,带着一种孩子的天真和朝气,“……可能是神经太紧绷之类的,又或者是……”他顿了顿,“作为妖怪的我不想让我看到太血腥的东西,所以特地瞒着我了吧。”他以一种理所当然的语气解释着。
                            原来如此,滑瓢心道这就对了。夜晚的那个孩子背负了太多的血腥和重担,他几乎把一切黑暗的事物特为眼前这个人类的小家伙背了下来——滑瓢有些不屑地看了一眼这个人类少年一眼,无用,怯懦。
                            这就是,人类的血吗……
                            他在首席的蒲团坐下,“那么,今后打算怎么办,跟着我混?”
                            陆生即快速地一扭头,笨拙地后退几步,他身高并不很高,几乎是仰头看那突然俯下身来高大的一眼,“小子……我不管你是谁。听好了,奴良组的总大将永远都只有一个,如果你识相,就赶紧效忠,在老夫手下当个小喽啰为总大将出力!”
                            一眼嘴中喷出的腥臭让陆生觉得不是很好受,他厌恶地用手捂住鼻子,身体后仰了一个小小的角度,“……这位大叔,你这话我在四百年后不止听过一遍。不过——”
                            他突然扬起一个灿烂的微笑——连眼睛地眯了起来。
                            “那时候,你是想逼我退下总大将的位置呢。”
                            一眼脸色一变,正打算扑上去做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滑瓢突然怒喝一声,“够了没有!”让一眼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陆生依旧是笑的眉眼弯弯,丝毫不受滑瓢的怒气影响似的。
                            “总大将!这小子来历不明没不能听凭他一人之词……”木鱼达摩立刻上来打圆场,“您看,他一上来就破坏奴良组内部的团结……”
                            “……陆生——!解释!”
                            陆生站直了身体,“呐,爷爷,说过了吧。我路上来的时候总是被当成你呢。”
                            他的声音依旧是脆脆的,带着十足十的元气,就像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孩。
                            滑瓢内心有一瞬甚至是后悔把陆生带来见见百鬼的,只是心想着孩子的身份确实是不好处理。他相信陆生的话——妖怪之间对血液的传承是很敏感的。他在见到夜陆生的时候就已隐约猜到。
                            而孩子自己所说的的来历,所谓的四百年后——拥有扭曲是空力量的妖怪也倒不是没听说过。
                            但是怎么说奴良组现在势力如日中天——而这孩子如果拥有和他一样的力量的话……
                            对他们两人,对整个奴良组都不是好事。
                            本着与其藏着掖着还不如正大光明摆出来让人看的想法,他将孩子推上了前台。也倒是真有好奇心看看,所谓的孙子,到底有没有这样的手腕。
                            出乎他意料。陆生好像知道他试探的意味,上来就找了野心勃勃,势力实力都不来的一眼,顺便把隐患连皮带肉暴露在他这个主人面前。
                            但是……
                            手段却很稚嫩。甚至说是,破绽百出。
                            “所以……”他突然单膝跪在滑瓢面前,“以这样的面貌出去见人会有麻烦的啊。”
                            最后一句话声音是如此小,滑瓢都怀疑是不是从陆生嘴里吐出来的。
                            “哼。区区一介人类小鬼,最多是腿软不敢上阵的麻烦吧?!”一直默不作声的牛鬼,双手插在袖中,突然嘲讽一句。
                            要说麻烦,那夜陆生与滑瓢相似的脸盘和同样强大的气场才是真的麻烦。这小鬼,头脑还算可以。
                            陆生跪在地上,头低的低低地,默不作声。既不反驳,也不打算继续解释下去。
                            滑瓢却皱起了眉。
                            在他旁边服侍的雪女也颇为意外地看了牛鬼一眼。突然间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黑金相间的瞳孔猛然盯住了眼前那个矮小的身形。


                            回复
                            15楼2010-07-27 06:51
                              陆生的眼睛在黑田坊,青田坊,雪女,达摩,纳豆小子,鸦天狗这些排成一排,偷偷打量他的妖怪身上小心翼翼地扫过。他慌乱地点着头,不时扭动一下身子,显得很尴尬。
                              前面领头介绍着的滑瓢像是压根儿没注意到陆生的窘迫似的,不时还说些笑话,自己哈哈地笑着。陆生望着自己爷爷并不高大却自信到了自恋的背影,叹了口气。
                              然后,他最终垂下了眼睛。
                              “……怎么,不喜欢他们。”滑瓢从衣袖里掏出烟管来,鸦天狗立刻飞过来替他点上了火。
                              陆生抬起眼睛,看了那烟管一眼,嘴唇动了动,小声说,“没见过的啊……”
                              “你没见过妖怪?”滑瓢声调滑出了一丝诧异,“你自己说我四百年后……”他皱了一下眉头,“变成了老头子。那么我的组,我的百鬼夜行谁来继承?”
                              陆生摇了摇头,仿佛滑瓢问了一个不值一提的问题一般轻飘飘地开口,“当然是我。我是奴良组的三代大将。”
                              他指了指滑瓢手中的烟管,“我说的是这个。”他似乎为了自己特地补充的解释感到好笑,稚嫩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莫名的神色,“我见过您用的,更好的。”
                              滑瓢吐了口烟,“一支烟管而已。不用介意。”不用介意,不用介意什么?这话一出口,滑瓢就觉得有些愚蠢,“你没当妖怪的记忆,又如何知道自己是三代大将。”
                              笃定的语气。滑瓢不会允许问好第二次出现。
                              “……”陆生对自己貌美而强大的爷爷投去了“你是白痴”的一瞥,“怎么可能不记得。”
                              “……”滑瓢意味深长的看了陆生一眼,“我以为,妖怪的呼我为‘那个老头子’”
                              陆生几乎是“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哦,那是因为,我来到这个时期还没有什么防备,就叫人追杀了。我是说,那些妖怪好像把我当做您了。”
                              “所以?”滑瓢有点愠怒,他喜欢在说话间掌控对方的节奏。但是现在,他一点也不满意。因为他根本不知道声称是自己孙子的家伙——而且是以人类的样子,下文会是什么。
                              “只有四分之一妖怪血统的我,无法在大白天变成妖怪,只有东躲西藏。”陆生的声音脆脆的,带着一种孩子的天真和朝气,“……可能是神经太紧绷之类的,又或者是……”他顿了顿,“作为妖怪的我不想让我看到太血腥的东西,所以特地瞒着我了吧。”他以一种理所当然的语气解释着。
                              原来如此,滑瓢心道这就对了。夜晚的那个孩子背负了太多的血腥和重担,他几乎把一切黑暗的事物特为眼前这个人类的小家伙背了下来——滑瓢有些不屑地看了一眼这个人类少年一眼,无用,怯懦。
                              这就是,人类的血吗……


                              回复
                              16楼2010-07-27 06:51
                                “只有四分之一妖怪血统的我,无法在大白天变成妖怪,只有东躲西藏。”陆生的声音脆脆的,带着一种孩子的天真和朝气,“……可能是神经太紧绷之类的,又或者是……”他顿了顿,“作为妖怪的我不想让我看到太血腥的东西,所以特地瞒着我了吧。”他以一种理所当然的语气解释着。
                                原来如此,滑瓢心道这就对了。夜晚的那个孩子背负了太多的血腥和重担,他几乎把一切黑暗的事物特为眼前这个人类的小家伙背了下来——滑瓢有些不屑地看了一眼这个人类少年一眼,无用,怯懦。
                                这就是,人类的血吗……


                                回复
                                17楼2010-07-27 06:51
                                  “只有四分之一妖怪血统的我,无法在大白天变成妖怪,只有东躲西藏。”陆生的声音脆脆的,带着一种孩子的天真和朝气,“……可能是神经太紧绷之类的,又或者是……”他顿了顿,“作为妖怪的我不想让我看到太血/腥的东西,所以特地瞒着我了吧。”他以一种理所当然的语气解释着。
                                  原来如此,滑瓢心道这就对了。夜晚的那个孩子背负了太多的血/腥和重担,他几乎把一切黑暗的事物特为眼前这个人类的小家伙背了下来——滑瓢有些不屑地看了一眼这个人类少年一眼,无用,怯懦。
                                  这就是,人类的血吗……


                                  回复
                                  18楼2010-07-27 06:51
                                    “只有四分之一妖怪血统的我,无法在大白天变成妖怪,只有东躲西藏。”陆生的声音脆脆的,带着一种孩子的天真和朝气,“……可能是神经太紧绷之类的,又或者是……”他顿了顿,“作为妖怪的我不想让我看到太血/腥的东西,所以特地瞒着我了吧。”他以一种理所当然的语气解释着。
                                    原来如此,滑瓢心道这就对了。夜晚的那个孩子背负了太多的血/腥和重担,他几乎把一切黑/暗的事物特为眼前这个人类的小家伙背了下来——滑瓢有些不屑地看了一眼这个人类少年一眼,无用,怯懦。


                                    这就是,人类的血吗……


                                    回复
                                    19楼2010-07-27 06:51
                                      • 211.138.243.*
                                      噗…度娘抽的让我们受姬党情以何堪…


                                      回复
                                      20楼2010-07-27 08:45
                                        麻烦吧主……嗯……吧主……删……删了吧
                                        这……这叫我情何以堪啊。


                                        回复
                                        22楼2010-07-27 14:29
                                          • 116.11.235.*
                                          话说LZ都半夜三更更文么、、


                                          回复
                                          23楼2010-07-27 23:26
                                            嗯,LS睡的也不早。


                                            回复
                                            24楼2010-07-28 02:03
                                              • 116.11.235.*
                                              坐等LZ~此文大爱啊~~


                                              回复
                                              25楼2010-07-28 02:26
                                                激动,终于有个ALL陆的文了


                                                回复
                                                27楼2010-07-28 12:50
                                                  那个,26L的,我是夜昼党,所以,总受是昼陆生。
                                                  这篇也是为了他写的。


                                                  回复
                                                  28楼2010-07-28 17:51
                                                    坐等更新。。。
                                                    强烈要求LZ写多一点~

                                                    最近才萌上滑头鬼这部漫
                                                    CP什么的还没确定,所以暂时是ALL陆
                                                    不过发觉夜昼很有爱XD


                                                    回复
                                                    30楼2010-07-28 19:50
                                                      夜昼啊,绝对是夜昼。STAFF们显然也很萌夜昼啊,TV里满满的JQ啊掩面。

                                                      29L亲,您的头可是罪歌?您的签可是哥哥和Gin桑?萌的在下羞红……


                                                      回复
                                                      31楼2010-07-28 19:54
                                                        小A我过来看望你了...加油。

                                                        虽然我夜昼是本命但父子爷孙我也稀饭啊~


                                                        回复
                                                        33楼2010-07-29 20:37
                                                          呐呐~ 啥时来更新啊??
                                                          好想看接下来的说~~
                                                          可不能弃坑哦~


                                                          回复
                                                          34楼2010-07-31 12:47
                                                            lz的文很有爱呢~
                                                            加油更文吧!


                                                            回复
                                                            删除|35楼2010-08-03 21:59
                                                              继续把~~~~~~~~~~


                                                              回复
                                                              36楼2010-08-04 1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