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千吧 关注:1,563贴子:32,585

【原创】雪樱奠(第一次写文,已完结,表pia我)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国际定律,一楼素度娘的。


回复
1楼2010-09-05 08:54
    楔子
         樱花飘落,纷纷扬扬地在天地间玩耍。
         有人在庆贺新时代的到来,而有人却在樱花树下回忆着过往。
          “算了,反正我和土方此生已是不可能。就算他能活着回来,我也难逃一死。就让他到死都认为我一直幸福快乐的活着吧。不然,他死也放心不下的。”千鹤靠在樱花树下,心中还惦记着土方的情况,虽然,自己的心脏已经跳的快无力了。
          “好,我知道了。如果土方君能活着回来,我就告诉他,你去了一个该去的地方,在那里幸福的生活着。”
          “记得要他追寻自己的幸福。”
           “我知道了。”千姬心痛的回应着。看着树下的濒死的千鹤,任由樱花埋葬她短暂而不幸的人生,却苦于无法救她。老天,你真无情,为什么你要不择手段的把他们俩永远分开,他们做错了什么?
           土方,你一定要幸福。纵使你的幸福没有我参与,你也一定要幸福。我要走了,给你的承诺,请原谅我背信弃义。我爱你,但我只能来世再爱你了。。。。。。


    回复
    2楼2010-09-05 08:58
         千鹤一个人站在甲板上瞭望远方,而她站的位置,就是当初他们将山崎海葬时尸骨最后停留的地方。在海上已经航行了三天,也就是说井上和山崎已经走了三天了,千鹤还是沉浸在自己的自责中。井上是为了保护自己而死,而自己身为一个医师的女儿,又眼睁睁的看着山崎伤重而亡。是自己,是自己的无能害死了他们。眼泪顺着脸颊缓缓流下,这三天她几乎把一辈子的眼泪都流完了。
          “土方桑,这样不行呀,这样下去,我们还没到江户千鹤就会倒下。”总司一向嘻嘻哈哈的神色被严肃取代。井上和山崎,还有死在京都的兄弟们是很让人痛心,但此刻千鹤的情况更让人担心。这两天他们在千鹤的身上看到了两样东西,一样叫崩溃,一样叫绝望。她在消瘦着,单薄的身子在海风中给人一种摇摇欲坠的感觉。谁知道这个善良的小姑娘还能撑多久。
           看着这样的千鹤,土方的心中有一种莫名的心疼。这是怎么了?土方决定漠视这种奇怪的感觉,把它归类于对同伴的关心。对,同伴,千鹤对他来说是同伴,土方继续自欺欺人。
           一旁的总司走到千鹤身边,轻轻地将她纳入自己的怀抱,给她一点点安全感。心中懊恼着自己又能保护她多久呢?自己的这幅病体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进坟墓了。总司看向土方。最终,自己怀里的这个女子还是要交给这个男人保护,只有他有这样的能力。虽然,自己好不甘心。
           总司将千鹤送回了房里,土方端来了饭菜。“土方桑,你留下陪她吧。”总司将门轻轻关上,希望借着独处能让土方尽快明白自己的心。千鹤喜欢土方,土方喜欢千鹤。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只有土方桑在进行自我欺骗。在这场爱情追逐中,总司早已选择退出,只是,他还放不下千鹤。
           不一会儿,土方就出来了。“吃完了吗?”“恩。”这就是土方,永远冷冷的。看来,自己还要照顾千鹤一段时间呀,直到这座冰山开窍为止。总司心想。
          夜幕和白昼交替,海上的船儿正向江户驶去,船身在水中划开洁白的波浪,前方是和平还是血腥,只有到了才知道。
      ----------------------------------------------------------------------
          天呀,这是我有生以来在网上写的第一篇文章。我突然发现作家好伟大。膜拜ing


      回复
      3楼2010-09-05 08:58
            船只驶进了江户港口,千鹤感慨万千的看着故土。当年,自己离开家里去京都寻找父亲,稀里糊涂来到了新选组。在新选组一边做家务,一边等父亲的消息。这一等便是两年,自己从小女孩等成了大姑娘,不仅没有父亲的消息,还免费给新选组那帮大男人做了两年的家务。仔细想想,千鹤真是觉得自己亏死了。但是这两年,那帮大男人也带给了自己许多快乐。嘴角不自觉上翘,原来自己也不是很亏。
            “啊呀呀,终于笑了,你再不笑的话,我估计原田桑要为你表演他的肚皮舞了。”平助不知何时来到了身边,边问还边伸个懒腰。许是回到家乡心情特别好,千鹤也开起了玩笑:“平助君想看肚皮舞吗?那我继续装难过,原田桑就跳啦,你就偷看吧。”嘴角上翘的弧度加大。“不用了,原田桑一跳舞,我就想喝酒,别把我的酒虫勾起来。”说完就做了一个夸张的动作以表示他对美酒至深的思念。”哈哈哈哈、、、、、、”千鹤终于开怀的笑起来,这些日子以来的悲伤消散了不少。
             谈话间,新选组的队员们已经将行李搬下了船。
             “副长,我们已找到合适的住所。”
              “各自集结队员,列队前往新屯所,出发。”
              “是。”
              大家纷纷将行李搬上车,列队向斋藤口中的新屯所走去。
              “平助呀。”行进中,总司偏头看向平助。
              “总司,什么事?”
             “你刚刚好像没有帮忙搬行李呀?”
              “有,我搬了。”平助心虚的扯谎。
             “哦,那刚刚把千鹤逗笑得的人是谁.”
             “不是我,不是我。”笑话,让土方桑知道我偷懒了,我就死定了。
              “平助,放好行李后到校场跑十圈。”土方英明神武的下达惩罚。
              “果然早被发现了。”平助绝望了。
              “说道千鹤,她人呢?”
              这句话点醒了所有人,刚刚忙着搬行李,没注意到千鹤没了。
              “该死的。”总司暗骂一声。“继续前进。”土方下令。所有人都惊讶的看向土方。“副长说走那我们就走吧。”总司突然又恢复正常,笑嘻嘻的像没事人一样。
            


        回复
        4楼2010-09-05 08:59
          在屯所等了几个时辰,天色也晚了,千鹤还是没有回来。斋藤将别好腰间的刀起身想出去找人,“阿一呀,又不是你女朋友,你担心什么,有人已经去找啦。”总司懒懒散散的说。
              千鹤推开了两年未曾打开的家门,门扉因久未活动而发出“子卡子卡”的声音,木制的家具上落了厚厚的灰尘。失望的走进家门,看来父亲大人没有回来过。
               “跟你说过,纲道在我们手上。你不信。如果你早些跟我走,你们早就父女团聚了。怎么呀,要跟我走吗?我的小千鹤。”千鹤循声望去,来人金色的发丝,血腥的双眸,正是一直想带走她的风间。他一步一步的向千鹤逼近,把千鹤逼到墙边,一双手撑墙,将千鹤禁锢在自己的怀抱中。血红的眼睛紧盯着千鹤不放,“他们无法保护你,他们甚至会害死你,只有和我在一起,你才是安全的,跟我走吧。你注定是我的女人。”“不,我不是。”“走不走可由不得你。”风间一手抓住千鹤纤细的手臂就把她往外拽。不走,挣扎,千鹤的脑海里只有这几个字。男人和女人的体力差距是明显的,千鹤的挣扎在风间眼里根本是在玩。她的粉拳是在给他按摩吗?
                千鹤还是轻而易举的被拉出门外。就在这时,一道银光劈向他们相连的手掌。风间本能的松手拔刀,千鹤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你们这些伪物真烦人。”将千鹤护在身后,“堂堂鬼族大将难道不懂什么叫女人的拒绝吗?”土方队眼前的这个家伙讨厌到极点。“你有什么资格评判我,去死吧。”风间握紧长刀直劈向土方,土方横刀一挡。风间趁机抽出短刀转身回刺。一个侧身土方闪过这一刀、、、、、、月光下,雪村家的小院里刀光剑影。风间和土方打得水深火热,难舍难分。
                他们旗鼓相当,这样打下去会两败俱伤。一想到土方会受伤,千鹤就一阵颤抖。不行,必须把他们分开。
                千鹤冲进他们中间。土方将刺出的刀强行转回才避过了千鹤,然而风间却来不及收刀。一把银质的刀就这样刺穿了千鹤的肩头。风间急忙拔刀,却让血流的更快更急。千鹤瞬间苍白了脸色,肩头不住的流血。痛的神志不清的倒了下去。土方一把接住千鹤,恶狠狠地盯着风间,风间则傻在那里。为什么?一个鬼族的公主竟愿意为了人类受伤?这是为什么?
                等风间回神,土方已经抱走了千鹤。不是他认输,而是千鹤的伤口要尽快处理。银质的武器对鬼有杀伤力 ,所以他怀中的千鹤已经失血昏迷了。这样的情况很危险。
          土方的冷汗流了下来,生平第一次感到恐惧,“千鹤,没事,没事的,我保证,我保证我会救你、、、、、、”土方的声音颤抖的厉害,他真的没把握。他不确定千鹤的手臂是不是已经断了。而怀中的人儿已经没反应有一会儿了。衣服被血染红,脸色白的令人心惊。难道刺穿了血管?土方想到了最坏的可能性。他的理智溃散了,恐怕千鹤要离开他了。望着这样的千鹤,土方的心仿佛被撕碎。他终于意识到——他爱千鹤,可是千鹤可能要死了。老天,他该怎么办,怎么办?
          -----------------------------------------------------------------------
              写文是一件辛苦的事情。我对我看过的没看过的所有的文章的作者三鞠躬。一鞠躬,再鞠躬,三鞠躬。遗体告别,等等,这句不算。


          回复
          5楼2010-09-05 08:59
            夜幕下,一个神色焦急的男人抱着一个与死人无异的女人在空荡荡的街道上狂奔。
            “总司,那边好像有人,好像是土方桑。”在屯所等了好不见他们回来,总司和阿一终于按耐不住的出来寻找。
            “恩,咦?他怀里抱的是、、、、、、”怀中的人儿看不清面貌。
            土方的身影越来越接近,总司终于看清了那个人是谁。当千鹤惨白的容颜呈现在总司的严重,总司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掐住了脖子,心口窒息的难受。
            “嘶、、、、、、”看到这样的千鹤,阿一吃惊的抽了一漏气。伤成这样还能救活吗? 还是,千鹤已经、、、、、、不愿意碰触那个字眼,因为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接受不了。
            看到了总司和阿一,土方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此刻的他已经慌了,这样的千鹤让他的理智溃散了。他已经无法下达任何明智的决定,他的大脑被千鹤即将离开他的意识控制了,他的思绪被空白占领。此时的他无法考虑任何事情。他只希望现在有人比他清醒,可以想到办法就千鹤,至少,比他冷静一点。
            “副长,你马上带千鹤回屯所,我和总司去找松本医师。”稍稍冷静的阿一指挥着面前两个傻住的男人。土方立刻抱着千鹤向屯所跑去,阿一拖着总司往松本家狂奔。
            跑,快点,快点到屯所。心慌意乱的土方傻傻的认为只要到了屯所就能救千鹤了。突然,一道黑影窜出街道,挡住了土方的去路。
            “把她交给我吧,让我带走她。”一道女声冷冷的响起。“带走她,想都别想。”土方看着怀中没反应的千鹤,也许,我这一生都不能放开你了。一生,土方猛然意识到自己在此时做下了一生的承诺。原来,自己对千鹤竟在意到如此地步。可惜,如果千鹤醒着该多好呀。他都想告诉她——爱她。将千鹤小心翼翼的放下,轻轻将她垂下的发丝别到耳后。随后转身面对黑衣人,想将千鹤留在身边,这个人必须打倒。
            “土方桑,请你不要再固执了,这样你会害死千鹤的。”黑暗中走出另一个人影,那人是公开千鹤身份并想将她带走的千姬,而黑衣人就是君菊。“害死千鹤,你把话说清楚。”土方对千姬没有敌意,他看得出来开,千姬是帮千鹤的。“银质的刀应经伤了经脉,她已经快要失血而死了。以你们的力量,已经救不了她了。请让我带走她吧。”
            千姬的话如同匕首,将土方的心划开。转头看向千鹤,该让她们带走她吗?走了还会再回到他身边吗?将她强行留在身边真的会害死她吗?土方的思绪在纠结,他舍不得呀。他好不容易认清自己的心,分离却近在眼前。怎么办,放她走吗?
            看着面前的千姬和君菊,最终理智战胜了感情。“你们带她走吧,请一定要救活她。”“恩,你放心吧。”
            君菊走向千鹤,将她打横抱起。随着千姬一起进入了鬼界。
            土方目送千鹤离去,不知这是生离还是死别。鬼门关闭,土方心痛的收回了目光。在千鹤回来之前,他依然要支撑新选组。回来,土方内心这样相信着。
            “副长、、、、、、”总司和阿一拉着松本赶来,却没有看见千鹤。“千鹤呢?”


            回复
            6楼2010-09-05 09:00
              土方桑为什么还在这里,他不是先一步带着千鹤回屯所了吗?还有,千鹤呢?出什么事了?一连窜的问题浮现在总司的脑海,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副长,千鹤呢?”阿一也问出了心中的疑虑。
              “千鹤被千姬带回鬼界治疗了。”土方心痛的说。
              “什么,被那个女人带走了?”这个消息让冲斋二人十分震惊。而松本却为此面露哀色,被带回鬼界治疗,千鹤真的伤的那么重吗?纲道,千鹤该怎么办?
              “先回屯所吧,回去我解释给你们听。松本医师,麻烦你白跑一趟了,我送您回去。”谁都看得出来,土方的身心此刻已疲惫不堪。“不用了,我自己回去,你们回去好好休息吧。”松本叹了口气,为千鹤和这些年轻的后辈忧心忡忡。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着,土方的心没有一刻平静过,千鹤的离开让他挂心。她的伤好了吗?千姬是不是真的能救她?没有一丝一毫的消息可以让他安心。如果可以,他真想把她留在身边。可是他不能感情用事,近藤还没有回来,他必须担起大任,他不能放下新选组,因为新选组是他的梦想。土方没有想到有一天会有一个女人让他痛苦的守着自己的梦想。。。。。。
              鬼界玲鹿家
              “公主,真的要用这个办法吗?”君菊希望可以改变千姬的决定。
              “只有这个办法了。”千姬无奈的看着手中盛满红色液体的玻璃瓶。
              “公主殿下,即使用了这个,雪村家的公主也活不过三个月,就不要让她再痛苦三个月了。”君菊做着最后的努力。
              “我也不想这样,但是我知道,千鹤还有心愿未了。三个月,就让她了却心愿吧。她如果有意识,一定也会做这样的决定。倾身向前扶起昏迷的千鹤,打开手中的玻璃瓶,将变若水喂进了千鹤口中。
              原本昏迷的人儿有了反应。玉手伏上自己的颈子,千鹤痛苦的喘息着。好难受,好像一把刀在颈间不停的刺、、、、、、痛苦消失,鬼魅的红色悄悄爬上了千鹤乌黑的发丝,一双血红的眼眸慢慢张开。
              这双眼睛慢慢聚焦,看清了眼前的人儿。“小千,我怎么会在这里,这是哪里,土方桑哪?”眼中陌生一切让千鹤着急。“啊,这是什么?”看着自己胸前火红的头发,千鹤惊叫起来。
              抓住千鹤颤抖的肩膀,“千鹤,你听我说。为了救你,我给你喝了变若水。但是,你只能再活三个月。”“我喝了变若水,为什么我的头发变红了,为什么我只能活三个月。”千鹤对这个“三个月”难以接受。“因为你原本是鬼,变若水对你来说此时是救命的要。因为变若水中有起死回生一般的伤口愈合力。但是,愈合力用尽,剩下的对鬼来说,就是慢性毒药。此后,每十天发作一次,每次毒性加深一分,三个月殒命。”
              “三个月,三个月。千姬,谢谢你。”千姬心痛的看着千鹤,而这将死之人却坦然的笑了。“谢谢你给了我三个月的时间,没有让我就怎么死了。”“你,还有事要了结吧。”千姬明白千鹤的心。“恩,下午就动身。”了然的点了点头,千姬起身离开了房间。
              发色渐渐退下,千鹤望着窗外。鬼界一天,人界十天。现在人界应该是深冬了吧。三个月后,真是樱花开放的时节。樱花,像土方桑一样的樱花。土方桑,对不起,我现在还不能回去。


              回复
              7楼2010-09-05 09:01
                   寂静的院落中伫立着一棵凋零的大树,坐在树下的男人在轻声的叹气,“千鹤,你怎么还不回来,还是,你不会再回来了?”冬雪纷纷扬扬的落下,千鹤离开已经快两个月了。深秋变为深冬,寂寞随着时间增加。土方起身向自己的房间走去,他还有好多事情要处理。每天,他只有这一点时间去想念千鹤。
                      终于将事情处理好了,土方望向窗外。天色已经晚了,冬雪已洒满了大地。推开门扉,土方突然想出去走走。
                      出了新选组的大门,就是一个寂静的街道。土方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厚厚的积雪映着深深地脚印。土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跑出来,甚至连伞都没拿的跑出来,又为什么不想回去。他总觉得今天有什么事要发生。
                街道太静了,可以清晰地听见脚步声。他的脚步声,不,不对,还有一道轻轻地脚步声,是谁?突然感觉不到有雪花打在脸上,一把伞撑在他的头顶。“土方桑这么晚出来干嘛?”一道熟悉的女声在土方的心海画出惊涛骇浪。这声音,这脚步,这香味。。。。。。土方猛的回头抱住这个小女人,粗壮的臂膀环住纤细的腰肢,狠狠地想将这个女人揉进自己的骨血。没有想到土方会有如此激烈的反应,千鹤的手轻轻地推搡着土方。感觉到怀里人儿的拒绝,土方激动地说:“我爱你,千鹤,我爱你,我想你。。。。。。”爱,千鹤呆住了。原来,土方桑也爱自己推搡的手紧紧环上了土方的颈子,太好了,这一切都太好了。有了这句话,就算生命在此刻终结,千鹤也觉得自己满足了。
                “岁三,我也爱你,我不想再离开你了。你说你爱我,好,你一辈子也甩不掉我了。”欣喜若狂的泪水在眼眶打转,她等到了这个男人的爱。“好,你就一辈子跟着我。”土方再次做出一生的承诺,只是这一次,千鹤亲耳听到了。一把打横抱起千鹤,土方对千鹤的伤还有顾忌,他要好好确定千鹤已经好了。抱着千鹤往新选组屯所走去,土方的心中无比满足 ,无比幸福。只是他不知道,千鹤所说的一辈子,只是三个月而已。
                下了一夜的雪终于停了,冲田和阿一早早的起身,今天轮到他们做早饭了。过去的两年一直是千鹤做,现在,有变回千鹤来新选组以前的样子了。可是,为什么厨房了传出阵阵香味呢?难道••••••“千鹤!”两个大男人冲进厨房。
                “冲田桑,斋藤桑,马上就可以吃饭了。”千鹤笑着说。久违的笑容呀,总司快哭了。“好,我们去叫醒大家。”还是阿一比较冷静。“哦,对了,让岁三多睡一会儿,不要叫他。”岁三,“哎呀呀,小千鹤叫的这么亲热呀。阿一,待会儿我们去婚庆店卖点东西准备一下。”“总司,准备什么。”“笨蛋,给副长办喜事呀。”“哦,了解。”阿一看着脸已经红透的千鹤了然的点点头。“斋藤桑,冲田桑,你们真是•••••讨厌啦。”千鹤捂着脸冲出了厨房。
                “哈哈哈哈••••••••••”总司开心的笑着,终于可以放心的把千鹤交给那个冰山了,自己也可以安心的死了。笑声渐渐减小,果然自己还不甘心呀。但是千鹤喜欢土方,自己再不甘心也只好放手了。
                “总司,阿一。”土方的声音冷冷的响起。天哪,土方什么时候来的。刚才的话他听了多少,这回死了。总司和阿一做好死的打算。
                “到校场跑十圈。”果然,这个惩罚不死也去他半条命了,总司绝望的想着。“那些东西,你去买回来吧,是该准备了。”土方思考了一下说。什么,“阿一,”总司死死地抓住阿一的围巾“我又有没有听错?”“没有,总司。”阿一好高兴呀。他最敬爱的副长终于要娶妻啦


                回复
                9楼2010-09-05 09:02
                  幸福的日子总是短暂的。婚后的生后很幸福,但是,分离也很快就来临了。
                       “各位,我们新选组面临着生死存亡的考验。萨长联军已经把我们逼入,我们必须反抗。各位,我们出发。”新选组的各位依然坚持着自己的梦想,新婚燕尔的土方夫妇,也因此必须分离。土方曾说过带千鹤一起走,但是,千鹤拒绝了。考虑到自己不该感情用事,土方同意千鹤留在这里,毕竟,这里是安全的。但是,土方并不知道千鹤真正的想法。
                  第一次毒发的痛苦她已经经历过了,那种非人的痛苦几乎让她想自我了结。而自己的身体也比以前虚弱了,再呆在土方的身边,用不了多久就会被发现。她不随土方上战场,就是为了将此事隐瞒下去。她很清楚,此战非一朝一夕就可了结,而土方这一走,战火无情再加上自己身上的毒,这一别可能就是永别了。她很遗憾不能陪在土方身边,但她更庆幸在此时可以名正言顺的离开他。不用亲眼看见自己死去,土方的痛苦应该会少一点。
                  新选组的队伍已经走出了屯所,站在门边看着土方渐渐远去,千鹤无言的流下了泪水。目光无意间落到总司的身上,千鹤心中充满了愧疚。
                  那一天,千鹤拿着草药找到了总司,告诉他用了这药就可以活命。但是,总司向大哥一般摸了摸她的头,轻笑着说:“不用了,我们这些亡命之徒,生死从来不在乎。”说完起身想去校场。走出房门之际,总司突然回头调侃着对千鹤说:“如果你在嫁给土方之前把药给我,也许我会吃。”千鹤明白总司的心意,但却无法回应他、、、、、、、、、、
                  时光一天一天过,转眼已经到了冬末。前方的战报定时的传来。短短一个半月,新选组几乎溃不成军。近藤局长率领大家投降,随后为了大家能活命被砍杀,山南,平助殉国,原田和新八也战死,斋藤带着病情恶化的总司离开了新选组、、、、、、不幸的消息一个接一个的传来,可是,不幸在江户城依然上演。
                  千姬扶着千鹤坐到了土方走前常常坐的樱花树下,这棵樱花树蛰伏了一个严冬终于有了苏醒的前兆。“咳咳咳、、、、咳咳、、、、、”千鹤的身体经过几次毒发已经虚弱不堪了。而千姬在土方走后就来陪伴千鹤了。
                  “千姬,今天前方有什么消息传来吗?”千鹤的声音相当轻,她没有太多的力气了。“有,土方桑将部队带到了虾夷岛。”“他到那儿啦。”千鹤了然的轻点臻首。对于新选组现在的情况,她很清楚。新选组的主力战将死的死,走的走,如今的新选组压在土方一个人的肩头。土方,你现在怎么样?我好想你,可我不能去见你、、、、、、
                  千鹤的脸上露出悲伤地神色,千姬无可奈何的叹息。任谁都看得出来,新选组的路已经到了尽头。而土方作为现在的新选组领导者,他的命运恐怕会和近藤局长一样。不论是考虑土方的状况,还是考虑千鹤的病情,千姬都只能得出一个结论——这对深情夫妻的路也要到尽头了。


                  回复
                  13楼2010-09-05 09:05
                    战火纷飞的年月,总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倒幕的鸿流即将风平浪静,因为,幕府所在的江户城已经落到了萨长联军手中。统治了三百多年的德川幕府政权在各地起义中倒台。整个日本就只剩下在虾夷岛垂死挣扎的新选组残部。
                    时令已是初春,象征着日本武士道精神的樱花也已经如期的开放了。
                    山间樱花飘落,嬉戏于天地之间。
                    有人在庆祝新时代的来临,而有人却在樱花树下回忆过往。
                    在过去的两年多里,和土方在一起时的点点滴滴,是那么幸福呀。
                    “千鹤,你真的不把这件事告诉土方吗?”千姬知道再不告诉土方就来不及了。
                    “算了,反正我和土方此生已是不可能了。就算他能活着回来,我也难逃一死。就让他到死都以为我一直幸福快乐的活着吧,不然,他死也放心不下的。”千鹤靠在樱花树下,心中还惦记着土方的情况。虽然,自己的心脏已经跳的快无力了。
                    “ 好,我知道了。如果土方君能活着回来,我就告诉他,你去了一个该去的地方,在那里幸福的生活着。”
                           “记得要他追寻自己的幸福。”
                            “我知道了。”千姬心痛的回应着。看着树下的濒死的千鹤,任由樱花埋葬她短暂而不幸的人生,却苦于无法救她。老天,你真无情,为什么你要不择手段的把他们俩永远分开,他们做错了什么?
                            一片樱花自千鹤上方飘落,千鹤伸手想抓住这片樱花,这像土方桑一样绚丽的樱花。她抬手悬于半空想接住樱花,无奈死神催促着她。飘落的樱花还未落到手上,等待的玉手已无力的垂下。眼眸贪恋的想再看一眼心爱的丈夫,只是思念的人儿在远方的战场。双眼不舍得闭上,土方,你一定要幸福。纵使你的幸福没有我参与,你也一定要幸福。我要走了,给你的承诺,请原谅我背信弃义。我爱你,但我只能来世再爱你了。。。。。。
                    “千鹤,你看樱花真漂亮,千鹤。”千姬回头看见双目紧闭,眼角垂泪的千鹤,意识到生离死别的时刻终于到了。虽然自己早有心理准备,但这一刻来临了,还是忍不住泪水。轻轻地走动千鹤身边,不想吵醒这个沉睡的人儿。“你放心的走吧,我会把你送到你最想去的地方。”
                    漫漫长路走了整整十天,千姬将千鹤的骨灰带回了京都安葬。没有带回家乡,也没有葬在江户,之所以选择京都,是因为千鹤是土方在这里相遇,千鹤一生最美好的时光在这里度过,此生唯一的爱情也是从这里开始的。于是,千姬将千鹤带回这个对千鹤来说美好的地方,让她在自己心中的伊甸园里长眠。最重要的是,京都的樱花开的最美、、、、、、
                    也许是天意如此,千鹤下葬后不久,虾夷岛传来了土方的死讯。千姬来到千鹤的墓前,“千鹤,你们在另一个世界相遇了吗?你们会幸福的在一起吧。”千姬在墓前逗留了好一会儿,她将土方的遗世之作《孤臣身殉虾夷岛,忠魂永卫东方君》念给了千鹤听,她还将土方唯一的家书烧给了千鹤。
                    “千鹤,我决定了,我要离开日本了。我会去英国,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此生我不会回来了。千鹤,这一次真正的说一声永别了。”
                        在此之后,江户城的一个小村庄里,一代剑豪冲田总司在斋藤一的陪伴下安静的走完了短暂的一生。
                    樱花依旧快乐的飞扬着,它不懂世人的痛苦,它也不懂“自古英雄出少年,似水红颜惹人怜。今生缘尽空悲切,来世再续未了缘。”是何等的悲伤。它只知道埋葬一段又一段凄苦的爱恋。


                    回复
                    14楼2010-09-05 09:06
                          当初写的时候是想写个喜剧的,但是不知不觉就写成了悲剧。那就在补一个喜剧的来世吧。


                      回复
                      15楼2010-09-05 09:08
                        先补番外。


                        回复
                        16楼2010-09-05 09:09
                          1885年12月15日
                          吾妻千鹤:
                          你好吗?和你分开已经十天了。近些天的战斗很激烈,许多战友都牺牲了。
                          近藤说他要带领我们投降,也许这样能给兄弟们换一条活路。我好难过,是我无能。
                          明天近藤就要去投降,我想阻止他,我知道事前没这么简单。但我找不到比这更好的办法了。
                          迎接我们新选组的将会是什么呢?
                                                                                      土方
                          1886年1月14日
                          吾妻千鹤:
                          今天我失去了一生中最好的朋友。
                          近藤于今天早上被砍杀。
                                                                                               土方
                          1886年2月1日
                          吾妻千鹤:
                               我将部队带到了虾夷岛。
                               山南,平助,原田,新八都已阵亡。
                               因为气候恶劣,总司的病情恶化,阿一带着总司离开了新选组。
                               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我该怎么做呢?
                                                                                               土方
                          1886年2月15日
                          吾妻千鹤:
                          今年的春天来的特别早,江户的樱花开了吧。
                          明天将是一场生死之战,如果我不幸战死,你就找个好男人改嫁吧。
                          我爱你。
                                                                                             土方



                          回复
                          17楼2010-09-05 09:09
                            穿胸的子弹带走了挥刀的力量,涌流的鲜血洗刷着伟大的梦想。
                            顷刻间失去了生的希望,土方沉重的栽倒在地上。千鹤的音容笑貌浮现在眼前,土方觉得自己死而无憾。他有天上人间的伴侣,有生死与共的兄弟,他,无憾了。
                            只是还是放心不下千鹤,她好吗?她会好好活着吧。会的,她一定会好好活着。
                            身体渐渐失去了温度,手旁的长刀再也无力拿起。
                            千鹤,我走了,我说过我会一辈子照顾你,我食言了,原谅我。
                            天边的山南桑,还有大家,仿佛在说:“土方君,来吧,我们都在这里,快来吧、、、、、、”土方满足的闭上了眼,不顾身边的战友声嘶力竭的呼唤。
                            在这樱花开放的季节,如樱花般的人物却凋零。新选组亡了,土方亡了、、、、、、雪白的樱花祭奠着他们。


                            回复
                            18楼2010-09-05 09:09
                              春天的风柔柔的吹着,凉亭里也有着另一番静谧。
                              影给弥子将着一些关于法律的知识,而弥子,正在笔记本上奋笔疾书。
                              注意到弥子记得好辛苦,影故意放慢了速度。他不在意自己还有多少未完的工作,也不在意自己反常的行为。他只想搞清这个女孩儿的不同之处,至少,让他知道自己不想离开她的原因。
                              弥子是个很聪明的学生,所以影很快就讲完了。
                              “谢谢老师。”弥子习惯性的说。突然想起对方不是老师,只好尴尬的笑了一笑。老师,这个称呼让影很不高兴,但他还是装作无事,不想为难弥子。
                              回到家中已经是深夜了。影将明天开庭要用的资料准备好了就睡了。
                              “土方先生,早饭做好了••••岁三 •••••••岁三••••••你••••••你一定要••••••••要幸福•••••岁三••••••••••••••”睡梦中的人影渐渐清晰,弥,弥子••••••影不敢相信那樱花树下苍白无力的人儿是她。岁三,岁三是谁?
                              随后,脑海中出现了血雨腥风的画面。那个浴血奋战的难燃不就是自己吗?“土方岁三,你受死吧。”影看到一个人向土方岁三放了黑枪,土方岁三应声倒地。“千•••••••鹤•••••千鹤,呃••••你要好好 ••••活着,活着。”土方闭上了双眼。那种撕心裂肺的不舍侵袭着影的心脏。
                              “啊•••••••••••”影心痛的醒来,前世的记忆翻江倒海般涌来。千鹤,弥子,他的爱妻呀。怪不得自己不想离开弥子,因为弥子是千鹤呀。千鹤,他的千鹤,前世竟死在他之前。影痛苦的捂着自己的心,他要找回他的千鹤,他要守着他的弥子。
                              第二天,东京大学校门口。
                              那个熟悉的身影出现了,影心中激动万分。但他没有上去打招呼,他想悄悄地了解千鹤现在的生活状况。
                              一路跟着千鹤,或者说是弥子,发现她虽然是孤儿,但是她有能力养活自己。这个发现让影稍稍的安了心。前世的他们,因为各自特殊的身份而迟迟不敢披露感情。好不容易在一起了,短暂的幸福却带来了永远的分离。今生的相遇时老天垂怜他土方岁三吗?不管是不是,这个女人,他要定了。今生的他们,可没有什么身份的牵绊。影心中默默地下定决心,接下来,他的“追妻”计划要付诸实施了。


                              回复
                              20楼2010-09-05 09:11
                                   东京繁华的街道上,沉默的两人沉默的走着。
                                     “到了,谢谢你。”弥子对影说。此时的她真想快点离开的诡秘的气氛。
                                “一句谢就行了吗?”
                                “呃•••”
                                话没说完,一股温热感贴上了弥子的唇。
                                这只是一个浅尝即止的吻,但还是吻傻了弥子,待弥子反应过来。
                                      “弥子,我喜欢你。”影又丢下一个重磅炸弹。再度炸晕了弥子。
                                趁着弥子晕晕乎乎不知所云,“做我女朋友好吗?”影还在连下重手。
                                “啊,恩。”可怜的弥子还没反应过来就胡乱答应了。待她反应过来,影已经一把抱起弥子,快乐的转圈圈,继续让弥子晕去吧。
                                这是江户时期的那个鬼之副长吗?是不是,等千鹤回来说吧。
                                转眼时间过了一个礼拜,学院组织旅游——去富士山看樱花。
                                春天嘛,不看樱花看什么。
                                话说,那天弥子清醒后,与影争论女朋友的承诺算不算这个问题很久,最后,弥子诚服了。毕竟影是知名的律师,说不过一个没毕业的法学学生就是大笑话了。但是,弥子有约法三章。一,不准暴露男女朋友身份。二,不准频繁的来找她。三,不准跟那帮花痴有任何牵连。影当然是无条件答应了。
                                如今,弥子站在樱花树下看远处的风景,唏嘘着自己怎么这么简单就被拐走了。不过,她还是很开心的,毕竟她也是喜欢他的。
                                缓缓坐下,靠在背后的树上考虑以后两人的未来。不知道为什么,弥子突然觉得眼前的景象又些熟悉。记忆深处,她还想有像现在这样坐在樱花树下过,到底是什么时候?为什么想不起来了。
                                “弥子,你在这里呀。”影开心的找到了弥子。这旅游的时候真是秘密约会的好机会。陪着弥子坐下,影才发现弥子的脸色不太对。怎么了,“生病了吗?”面对影关切的询问,弥子有一种等待了许久终于等到的感觉。她,好像坐在某处的樱花树下等过什么人?
                                疲累的不想去想了,将头轻轻地靠上了影的肩膀,有安全感真好。不明白弥子这是怎么了,但是影却发现眼前的场景与梦中千鹤死去时的场景有几分相似。难道弥子要恢复千鹤的记忆了吗?影有一些激动,他们夫妻可能就快要真正的重逢了。
                                怀中的弥子睡的很不安稳,影明白前世的记忆需要一些助力才能冲破142年的空白。可是,千鹤死在江户,这里不是江户呀?这份助力到哪儿找呢。
                                弥子最终还是醒了,“醒了呀。”“恩。”“我想去山上,一直在半山腰看花有些累了,我们爬山吧。”其实不是看花看累了,只是不明原因的想上去,好像山上有什么东西似地。
                                越是接近山顶,樱花越少,白雪越多。
                                在稀稀疏疏的樱花的掩映下,有一个隆起的土堆,不难看出是一个坟墓。这是谁的坟墓呢?为什么葬在樱花深处。
                                像是被什么东西吸引着一样,弥子不自觉地向那个坟墓走去。“弥子,你去哪儿。’影紧张的跟在弥子身后,今天的弥子必须好好看着。
                                在坟墓前定住,素手拂开墓碑上的残雪。


                                回复
                                22楼2010-09-05 09:12
                                  晚上到家时,土方果然已经回来了,甚至已经准备好了晚餐。
                                  晚餐过后的一段时间了。他们夫妻俩都是各忙各的。而今天,千鹤却来到了土方的书房。
                                  “岁三,有件事,我想和你商量一下。”千鹤站在书房门口小心的问。
                                  “什么事?”土方起身将千鹤拉近书房。千鹤坐在土方的腿上,沐浴后的发香敲击着土方脆弱的神经,天,他又要心猿意马了。
                                  “我想,我们前世死在不同的地方,既然已经找到了我的墓,那是不是也该找找你的墓。我很想知道,你前世究竟被战友葬在哪里了。”千鹤柔声的说。
                                  “好吧,等你这个学期结束,我们就去北海道找一找。”土方同意了,说实话,他早就想把自己的墓找到,然后把墓迁到千鹤旁边去。或者,把墓迁进富士山有困难,还是把千鹤的墓迁出富士山吧。
                                  “嗯,好。”千鹤同意了,一刻烦躁的心也安定下来。这样就完美了,她和土方在一起,他们的坟也在一起。
                                  时光匆匆过去了,转眼千鹤的大三就要结束了。
                                  千鹤着几天在认真的准备毕业论文,家务嘛,当然全交给土方啦。
                                  为此,土方特别想让千鹤提前毕业。以他在学业上对千鹤的辅导以及千鹤自身优异的成绩,大四的知识千鹤早就学完了。如果想以前毕业,由土方担任合伙人的律师事务所也会高薪聘请千鹤的。这件事校方也是同意的,可是,千鹤说她还想在过一年的学生生活。土方只好作罢。乖乖的自己收拾行李。
                                  等千鹤的结业典礼一结束,他们就飞北海道去寻找土方前世的墓。
                                  几天后,北海道。
                                  “岁三,你确定你前世战死的地方就是这里。”千鹤不敢相信的土方,因为他们眼前是一片海。
                                  “是这里,应该不会错。”土方其实也有点怀疑,但梦中的路线却十分清晰,他不会已经尸沉大海了吧。
                                  “那就顺着海边找找吧。”这也是唯一的办法了。“嗯。”希望好像不大。
                                  夫妻俩顺着海边走了许久,没有发现任何坟墓。
                                  日暮夕沉,“千鹤,我们先回去吧,明天再找吧。”“好吧。”语气中掩不住浓浓的失望。
                                  从海边回到宾馆,需要穿过一个不大的树林。他们走在树林中,林子里有许多不同品种的樱花树。土方赫然想起,千鹤的墓不就是在樱花树下的吗?会不会自己的墓也在樱花树下呢?他们夫妻隔了一百多年都能在一起,说不准真有这样的共同之处。
                                  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千鹤,他们开始在樱花树下寻找。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发生了。千鹤他们真的在树下发现了一个墓。
                                  这座墓同样掩藏在一棵樱花树下,不过这棵樱花树已经枯死。墓上没有名字,难以确认它是不是土方的墓。
                                  土方将头靠在枯死的樱花树下,拼命的回想梦中的场景。却发现手下的樱花树有一丝特别。仔细看看这株樱花树,这是一株雪樱,树皮上还刻了一行字——孤臣身殉虾夷岛,忠魂永卫东方君。
                                  这是•••这是土方岁三的遗世之作。
                                  这个墓,就是自己前世的墓。


                                  回复
                                  25楼2010-09-05 09:15
                                    这文完了。


                                    回复
                                    27楼2010-09-05 09:16
                                      回复:28楼
                                      乃这是在做广告吗?


                                      回复
                                      29楼2010-09-05 09:55
                                        一个当世遗憾百年圆的故事~


                                        回复
                                        30楼2010-09-05 12:12

                                          小鬼,乃太有才了!我是小熊。
                                          这问我看的一波三折,那心情也是一下极为压抑,一下兴奋
                                          乃写的他俩死的时候我心都碎了


                                          回复
                                          32楼2010-09-05 18:08
                                            我用这个ID再顶一次吧


                                            回复
                                            33楼2010-09-05 18:34
                                              回复:33楼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谢谢啊。


                                              回复
                                              34楼2010-09-05 20:17
                                                果断的 是BG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回复
                                                36楼2010-09-12 08:54


                                                  回复
                                                  37楼2010-09-19 19:15
                                                    回复:36楼
                                                    看来乃很激动。


                                                    回复
                                                    38楼2010-10-07 10:42
                                                      好美啊
                                                      刚开始还以为是一个悲剧
                                                      但是,美文就是美文
                                                      给这位亲顶一个


                                                      回复
                                                      39楼2011-01-15 19:34
                                                        回复:39楼
                                                        谢谢


                                                        回复
                                                        40楼2011-01-20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