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朝天吧 关注:31,259贴子:432,874

千里杀一人,十步不愿行。

  • 20
      后记(窗外的湖)      井九与许乐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会说些什么?      是自我介绍。      我本来像许乐那样准备了一些词,比如晓峰、湖北宜昌人,曾用名、简历之类的东西,还包括我家人的名字。      那样太别扭了,就简略些说吧。      我生活在一个非常幸福而且快乐的家庭里。      很多年前,我大学最好的朋友卓四明到宜昌玩,在家里住了两天。后来他经常回忆,说起床就看见阳光正好,我父母对着电脑斗
  • 4
      第二十一章 无涯      (这章之后半小时发后记。)      ……      ……      宇宙以其不息的欲望将一个歌舞炼为永恒。      这欲望有怎样一个人间的姓名,大可忽略不计。      不管是叫景阳还是井九,又或者是叫莱恩。      也不管他是真的飞升去了一个没有人知道的地方,还是死了,总之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在这个世界上出现过。      与星门女祭司一道解决了那些星球上的信徒叛乱,钟李子拒绝了留在
  • 1
      第二十章 宇宙的欲望      朝天大陆来历最神秘、寿元最长的元龟大人,居然会是前代高级文明的一个囚犯。      更令人震惊的是,它是这座监狱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囚犯。      它的生命形式实在太过特殊,仿佛能与宇宙同寿,也正是如此,那个高级文明的执行者才会把控制雪姬的方法与万物一剑交给它保管。      谁能想到,就连那个高级文明都消失了,它还活着。      元龟知道井九最想知道什么,直接说道:“
  • 4
      第十九章 做一切事      现在的井九想去哪里便可以去哪里,根本不需要叩门,他这样做是想让庵里的小姑娘们看看桃花,也是想与庵里的人们打听一些事情。      没想到水月庵的人也不知道那个家伙去了哪里,他去了那间有圆窗的静室,连三月曾经在这里沉睡了很多年,枕边一直有朵桃花。      ……      ……      大原城外的三千庵也有一座带着圆窗的静室。      水月庵里那间静室是连三月命人仿造的。     
  • 5
      第十八章 回忆杀      他静静看着那座石碑。      这意味着他的感知落在了上面。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又确认了一些事情。      这个更高级文明留下的东西对这个宇宙没有任何影响,只能影响那个高级文明自身的事物。换句话说,如果他还是以前的井九,也可能会被这座黑碑吞噬进去。      沈青山应该没有想到这一点,因为他没有做过实验,不然一定不会诱他入局,不然万物一剑被黑碑吞噬了,那他的意图便
  • 2
      第十七章 星际穿越      楚州城还像几百年前那样繁华热闹,只不过就算世代居住在这里的人们也很少会想起这里曾经是一座都城——那个国度名为大楚,有一个非常奇怪的末代皇帝。      相反,人们时常还会想起那位张大学士以及在野史里更出名的张老爷子。具体原因自然是因为张家依然是楚州城首屈一指的大家族,哪怕在整个天下都极有影响力。      都说君子之泽,五世而斩。张老爷子不算君子,那就只能从他父亲张大学士
  • 3
      第十六章 第一天      静室非常安静。      地面缓缓上升。      井九靠在轮椅里,想着很多事情。      当那位神明进入万物一剑,向着那些恒星冲去的时候,在想什么呢?      现在他在万物一剑里,又该如何完全摆脱呢?      关于那座监狱,那个不知所踪的高级文明,看来要去问雪姬了。      就算她只是被制造出来的看守,并不知道那个文明的主体情形,也应该知道一些事。      静室门开启,众人走
  • 21
      第十五章 他的故事就到这里了      “好了,现在到了故事的最后阶段。”许乐说道。      “暗物之海越来越大,无数母巢与别的怪物向着本星系群的另一边进军。我确定所有准备做完之后,便用在监狱里找到的一个恒星级别武器,开始了点燃恒星计划。”      他说道:“现在看来还算成功。”      “前星河联盟与暗物之海同归于尽,你也死了?”井九问道。      许乐说道:“是的。”      井九问道:“因为你
  • 7
      第十四章 接下来的故事      “我不理解。”      赵腊月说道:“这么多事情,这么多信息你怎么处理得过来?”      许乐说道:“我可以的。”      与宪章光辉融为一体的人,是超出了人类想象范畴的存在,也与宪章电脑产生的机械智慧并不完全相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确实全知。      而且在宪章光辉的范围里,拥有最高的、不受限制的权限的他确实全能。      整个世界都在他的控制之中,从战舰、机甲
    1101zc 8-17
  • 6
      第十三章 神明是如何诞生的      人类迄今未止,想象出来过无数个神明。      但真正有据可查、真实存在的只有这一个。      哪怕是从朝天大陆飞升的仙人对这位神明也会无比好奇,想象过很多次。      赵腊月与柳十岁也是如此。      此刻看着那个年轻军官,他们难免有些吃惊。      如果神明就长这样,那也未免太普通些了吧?      花溪看了那名年轻军官一眼,转身便找了一块石头坐下,似乎很不感兴趣
  • 3
      第十二章 离开前应该有一场盛大的火锅      星河联盟已经被赵腊月与青儿控制,青山祖师已去,此刻再无威胁。      雪姬与井九的协议已经结束,那接下来怎么办?      暗物之海会带来的灭顶之灾还在数百年后,她却就在这里。      那她会不会成为人类最大的威胁?      赵腊月看着童颜说道:“若不是为了雪姬能活着,我们不会在这里。”      如果井九想要雪姬死,先前只需要留在火星,等着太阳系剑阵崩塌
  • 3
      第十一章 我们的灵魂要去何处安放?      “是有点疼。”      “小时候你让我看那些书,我记得有个故事叫铸剑,里面那个家伙最后就是脑袋掉进了锅里,咬死了仇人。我说这书瞎写,只剩一个脑袋还怎么活。你对我说只要脑袋留着就行了。喂!你是不是那时候起就开始骗我?”      “是啊。”      “果然是这样啊……现在你和我一样,也只剩个脑袋了,哈哈哈哈。”      “抱歉啊。”      ……      ……
  • 1
      第十章 斩首      这就赢了?      这怎么就赢了?      卓如岁险些把这句话喊出来,但看着赵腊月等人的神情,看着沈云埋那个脑袋上复杂的表情,强行把这句话咽了回去,却依然有很多不解。      那个小孩一路蹒跚向着轮椅走去,轮椅就不停后退,然后现在小孩跳了上去,这场理应壮观、而且确实很是壮观的剑争……就这样分出了胜负?      “你没用南趋的剑鬼之术,只是神魂离体,为何能如此之强?”      
  • 2
      第九章 离魂      人类文明不管如何发展,或者说进化、改造、修行,终究就是不停选择。      井九与青山祖师在自身与世界的关系之间选择了不同的道路,都走到了最高的位置、最深的领域,用不是很准确的形容来说,他们就是人类文明的前人与后者。      从始至终,他们之间的这场战斗是静止的,所以海浪如雕,椰林如画。      沈青山的身体已经很虚弱,只能用神识控制万物剑阵。但他的神识真的是强得难以想象,万物
  • 3
      第八章 脱衣      当年在西海的时候,井九的境界实力很低,依照剑随人起的道理,他的身体比普通修道者坚固无数倍,但依然不是完美的,所以才会险些被西来全力一剑斩断。      后来他便再也没有受过那么重的伤,直到与南趋一战时,耳垂才崩落了一块,最后与白渊的那一战里,耳垂又崩了一小块。      他的耳垂是这具完美身躯上唯一的缺损处,也是弱点。      而且招风耳很容易被揪住。      于是很容易撕下来。
  • 6
      第七章 撕耳      弗思剑就这样碎了,然后获得了真正的自由。      天地的枷锁也仿佛被砸开,阳光变得清丽无比,格外精神。      这一切自然是因为井九的变化。      一道淡雅纯正的仙意从他的身体里散发了出来。      他再次成为了完全的自己。      赵腊月盯着他的手腕。      那根青色光绳本来极淡、极细,如果不仔细看很难发现。      这时候,那根青色光绳的颜色开始变浓,变的更加“真实”—
  • 1
      第六章 断剑      刚入门的年轻弟子们在师长的带领下继续参观小楼,一路行礼不止。      从最后那幅卓如岁的画像开始,接着是赵腊月,再往前是广元真人,然后便是阴凤——青山镇守的地位毕竟有些特殊。      继续往前便是井九。      值得注意的是那张画像就是井九,而不是把前面的景阳真人画像移到了后面。      越过元骑鲸、柳词的画像便是景阳的画像。      两张画像分开是南忘的要求。      再往前
  • 5
      第五章 天上地下      青山群峰沐浴在晨光之中,洗剑溪泛着金光,就像是一条鞭子。      新入门的弟子迎来了第一天。      刚刚睡醒的他们站在溪边,看着如斯美景议论纷纷,说的最多的当然是景阳祖师当年用这条鞭子捆住了白刃仙人,然后用青山剑阵杀死了她。      数百年后已经很少有人知道雪姬在那场惊天之战里扮演的角色,更是没有谁知道那条真正的鞭子已经被柳十岁飞升的时候带走,这里留下的只是一道真的溪水
  • 1
      第四章 坐而论道      卓如岁等人一直在沙滩上盯着海边的两辆轮椅。      这场对话必然会写在人类的历史上,怎能不被听到,然后记录下来?      所以他们都在偷听,紧张而且隐隐兴奋,就像做坏事一样。      为了不打扰那场对话,他们的交流都是在神识里完成的。      数道神识汇在一处,影响了空气的流动,形成一个模糊的气团。      “掌门真人果然还是这般嚣张。谁先出手?居然说得出我就是人类这种话
  • 3
      第十二卷 出神记 第三章 我是来杀你的      众人只知道雪姬这时候遇着了极大的危险。      赵腊月只知道那个危险应该就是神明控制雪姬的方法。      只有井九隐约猜到那个危险真正源自何处,但也不知道是座黑色方尖碑。      不然看到那个金丝镂空小球里的黑色宝石的第一眼,便会确定没有错。      伴着沉重的脚步声,机器人走了过来。      沈云埋在控制室里俯视着沈青山,沉默片刻后忽然说道:“你是我爸
  • 5
      第十二卷 出神记 第二章 祖师看你一眼      我会离开,让你活着。      这也就是说,我留下来,你就一定会死。      沙滩上死寂一片。      不管是童颜还是卓如岁、就连柳十岁都有些吃惊。      谁都知道井九是最自信甚至自恋的人,沈云埋对此也只能甘拜下风。      可今天他面对的是青山祖师沈青山。      青山宗自他而始,甚至朝天大陆修行界都是以他为真正开端。更何况井九现在连摆脱承天剑控制的方
  • 3
      第十二卷 出神记 第一章 孩子气      我要做远方的忠诚的儿子和物质的短暂情人      ……      众神创造物中只有我最易朽      带着不可抗拒的死亡的速度      ……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的事业就是要成为太阳的一生      ……      太阳是我的名字      太阳是我的一生      (摘选自海子,以梦为马)      ……      ……      宇宙里飘过来了一朵云。   
  • 5
      这个故事的第一个单章      大道朝天写了快三年,居然这是第一次写单章,放在以前真是难以想象。      那时候的我无比啰嗦,有无数的倾吐欲,看世界无比美好,看读者都像亲人,哪怕芝麻大的事儿也要在章后写几句告诉你们,想说的闲话太多便会开个单章,根本不管会不会影响什么阅读感受,被某些人批评了好多次依然乐此不疲。      现在的我写文依然啰嗦,倾述的欲望也还没有完全死,只不过眼里的世界少了些玫瑰色,更
  • 3
      第三十九章 各自的守望      太阳的另一边。      黑色的方尖碑静静地悬浮在宇宙里。      尸狗在上面依然在与来自另外一个宇宙的规则战斗。      血水不停从黑色的毛里涌出来,落在碑面上,变成露珠散走。      两道巨大力量的对抗让黑碑四周的空间发生二次变形,半截战舰继续崩解,只是在黑碑的影响范围里,速度很慢。      雪姬的视线穿过冰峰般的犬牙,看到了战舰里的天地,血线般的嘴里发出一声听不
  • 4
      第三十八章 来自月亮的钟声      当雪姬与尸狗在太阳那边对抗来自另一个宇宙的力量时,火星上的仙人们也在继续对抗太阳系剑阵。      大气层已经被压扁到距离荒原地表只有数十公分的距离,很多地方都呈现出极其诡异的地貌。      只有那座最高的奥林匹斯山在众仙之阵的保护下,保持着原样,只不过向四周望去,再也看不到天空与别的景物,仿佛已经来到了宇宙里,有着一种遗然独立的感觉。      来自太阳那边的剧烈
  • 2
      第三十七章 黑色石碑以及黑色的你      这座黑色方尖碑的形态很普通,碑身是标准的长四方形,四根线条在顶部收拢,构成一个尖顶。      在人类文明的很多地方、很多历史时期,都有这种黑色方尖碑存在的痕迹。但不管是谁亲眼看到这座黑色方尖碑,一定都会立刻生出一种感觉——这绝对不是人类文明的产物。      因为这座黑色方尖碑太过标准。      绝对的标准需要的不仅仅是难以想象的加工技术,本质上就是对一个文
  • 3
      第三十六章 拆天解地见本源      集众仙之力与沈云埋智慧而成的这座大阵已经稳定下来,至少可以撑一段时间。      只要雪姬在这段时间里找到阵眼,那便会无事。      不知道是不是放松了些的缘故,仙人们忽然觉得不再那般疲惫,就连远方被剑阵压到地面的太阳都清新了很多。      清新版的夕阳自然就是朝阳,正好应了沈云埋的那句话。      柳十岁替了倪仙人的位置,雀娘在主阵,元曲随时准备替苏子叶以及抢陈
  • 5
      第三十五章 点燃我胸中的朝阳      没有人理会沈云埋的自恋。      他有些无趣地叹了口气,继续抬头望天。      隔着极近的距离,看着天空平面里的那些雪花,他下意识里想伸手摸摸,然后才想起来自己没有手。      如果他知道在星球那边的云师已经做成了这件事情,不知道会不会生出很多嫉妒。      可能是因为天空太低的原因,远方那颗遥远而虚假的太阳也落到了下方,离地面非常近,自然变成了落日。     
  • 3
      第三十四章 塔      前方那辆轮椅的速度慢了下来,可能是因为沙滩太软。      “柳十岁他们不知道这些,但童颜与赵腊月、白早清楚。她确实知道我会犹豫,才会让我来这里。我也愿意来这里,因为我早就烦了与他们做一路人。”      卓如岁走到轮椅后方,双手落下,说道:“今次这件事我确实不打算帮他们,可那并不意味我就能眼睁睁看着您把他们都杀了,毕竟我和他们认识的年头更长,吃了他们那么多顿火锅,而您……以
  • 7
      第三十三章 仙人还是英雄?      无数道剑光在十米高的天空外穿梭着、飞行着,越来越密,照亮了整个火星。      神打先师坐在崖石间,脸上的光线时明时暗,笑容显得有些诡异。      “你想说什么?”玉山有些紧张说道。      神打先师微笑说道:“你们也应该听说过,景阳真人的仙躯乃是神明留下的恒星级武器,可以点燃恒星。”      玉山有些生气地握紧拳头,说道:“那又怎么样?师叔他现在是个病人,动都不
  • 4
      第三十二章 需要毁灭太阳吗?      众人遇到的那个小麻烦是:如果找到阵眼,那谁离开火星去摧毁阵眼?      那个人必须在太阳系的太空里寻找阵眼,会时刻承受剑阵的压力,谁受得了?      井九的身体应该可以承受剑阵的侵袭,当然是最好的选择。      问题是他现在是个病人,虚弱的厉害,不要说飞进剑阵……站都站不起来。      雪姬毫无疑问是排名第二位的选择,但如果她离开火星,谁在摧毁阵眼之前的这段时
  • 4
      第三十一章 天空中下着沙      雪姬居然用自己的小拳头撑住了落下的天空!      看着这幕画面,所有的仙人都惊呆了,才知道这位雪国的女王陛下现在究竟强大恐怖到了什么程度。      彭郎走到雪姬身后,右手握着剑柄,平静而警惕地看着神打先师与剑仙恩生等人。      如此关键危险的时刻,雪姬要与太阳系剑阵抗衡,谁敢趁机对她不利,必然会迎来他最强硬、最疯狂的剑杀。      井九看了一眼雪姬,又看了眼被冻
  • 3
      第三十章 雪崩      崖上崖外的空气仿佛凝固了。      这不是一种形容,也不仅仅是人们心情的投射,更是真实的温度急剧降低带来的变化。      这一刻那些仙人才是真正的如临大敌,如见深渊。      随着那个小姑娘的距离越来越近,那两名黑衣妖仙的手甚至颤抖了起来。      没有谁见过雪姬,但没有谁不知道她,而且能够轻易地认出她。      伸手便拿走了神打先师的鼓。      只是路过便冻住了剑仙恩生的
  • 4
      第二十九章 他带着她来了      就在他们想着这些阴损事的时候,童颜、雀娘与曾举等前代仙人已经再次开始推演计算。      下方的崖壁被飞剑刻出无数个数字与复杂至极的方程式。      众人站在空中,对着崖壁不停思考分析,不时从调出终端进行计算。      破题方式可以有多种道路,至少在开始以及中段的时候,在正确答案出来之前谁也不知道自己是对的。那么讨论自然很容易变成争论,众人的语速越来越快,声音也越来
  • 3
      第二十八章 他来了      随着某人的一声轻嗯,三万多艘战舰陆续开火。      无数激光、等离子炮、高能粒子炮向着太阳系发起了轰击。      笔直的光线与淡蓝色的电离线,就像无数道细线,很快便织满了宇宙的这片空间,然后照亮了这里。      这些远程武器的攻击,并不像平时那般稍纵即逝,更像远古时期的排枪兵,一轮接着一轮,仿佛没有任何间歇。      狂暴的轰击持续了很长时间,到后半阶段,那些太空战争里
  • 6
      第二十七章 来了      元曲等人也像雀娘一样,豁然开朗之余对自己生出很多恼意,心想如此明显的事情为何自己就没有想到?      根据计算,太阳系剑阵的阵眼不停改变着空间座标,他们总想着是小行星之类的自然天体,因为思维定式,根本没有考虑人类飞行器,现在想来,如果阵眼是一艘战舰,那么所有疑问就都得到了解释。      苏子叶自嘲说道:“我们是不是修道都修傻了,居然连这个也想不到?”      接着他望向童
  • 4
      第二十六章 看见真的太阳      想到方法,不代表就管用。      首先你要有实施那个方法的可能,具体到现在的情况便是怎样才能突破那座太阳系大阵,落到祖星上。      其次便是你要有实现那个方法的能力。      很明显井九没有这个能力,于是没有那个勇气。      至于那个方法具体是什么,他肯定不会说,赵腊月也不会问。      她蹲在轮椅边,看着他的脸。      在世人眼里,这张脸是完美的,只有她能够
  • 4
      第二十五章 出井      “九死而不悔……你要这么理解……我也没办法。”      井九的语速很缓慢,而且如此短的一句话中间就停顿了两次,显得很没力气。      “另外,死了当然不用后悔,因为已经不知道后悔,能后悔那还叫死吗?”      然后他轻轻咳了两声,咳声也不怎么响亮,甚至有点气若游丝的感觉。      配着苍白的脸,无法弹动的身体,怎么看都像一个虚弱的病人。      如果说人类思考的时候,上帝
  • 0
      第二十四章 虽九死而不悔      公寓里很安静。      于是电影的配乐便变得吵闹起来,那些不怎么文雅的声音也越发清楚。      井九避开赵腊月的视线,转头望向软椅那头的雪姬说道:“这电影……我看过。”      他接着补充说道:“和伊芙老师,一起看的。”      是的,这就是他与伊芙在雾山市的那间电影院里看过的太空海盗片,只不过伊芙没有看完便走了。      他下意识里不想与赵腊月说话,想要避开她。
  • 3
      第二十三章 原来你真在这里      本星系群里的恒星空间分布没有什么规律,不是球也不是盘,而是由几个中间紧密,外部散敌的大星域组成。      之所以如此,自然与远古文明末期的那场大爆炸,或者说无数颗恒星被神明点燃有关。      朝天大陆的位置在海印星云的一边,祖星则在更遥远的另一边。蝎尾星云与伽里通道则在完全不相干的另一个星域里。再加上那些扭率空洞带来的影响,整个星系的结构是复杂而散乱的,很难有
  • 4
      第二十二章 积沙成塔      卓如岁是青山掌门,自入门便开始修行承天剑法,而且此时身在祖星,自然对这座太阳系大阵看的非常清楚。      那颗极小的红色星球看着就在祖师的指尖,事实上的位置却不知在何处。      他犹豫了会儿,问出了心里最大的疑惑:“为何生门要摆在阵柄中段?”      除了像太平真人在东海摆出的绝杀之阵可以不留生门,其余的阵法都会留着生门。生门的位置非常讲究,最常见也是最经典的位置,
  • 1
      第二十一章 老屋、井底以及桃源      一道淡而精纯的道家气息从童颜的指间溢出,很快便充满了整个房间。      雀娘等人也纷纷纷坐下开始调息。      彭郎静养的方式有些奇特,抱着那把弯剑,往墙上一靠,闭着眼睛就像是睡着了。      沈云埋在机器人的中控室里说道:“那我做什么?”      机器人已经非常破烂,但这个基地里肯定没有合用的材料与装置,根本无法修复。      他就剩一个脑袋,神识又没有受
  • 5
      第二十章 会师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向下沉降的山顶才完全静止下来。      如果有人从外太空望向火星地表,应该能够看到清楚的变化。      这座太阳系最高的山峰,还能保持自己的地位吗?      这就是仙人生死之争的威力,而且绝大部分威力由他们自己承受了,真正泄露到天地间的只是一小部分。      黑色的闪电再次出现在崖间!      两名黑衣妖仙看着陈崖的惨状,哪里控制得住,再次发起了攻击。  
  • 1
      第十九章 把你打成一座残缺的石像      “我斩杀那只南莺的时候,没有问过它为何行恶,也没有问自己有没有这个能力。我追随祖师在暗海之物里斩杀那些母巢的时候,也没有问过这些问题,因为在我看来,道理这种事情很简单,不需要提问,便能有答案。”      无问道人举起沉重的巨剑,指向陈崖说道:“但我今天想问一下,为什么?”      云师、和仙姑以及别的仙人的视线都落在了陈崖的身上,也想知道答案。      “
  • 4
      第十八章 剑,生来就是要出鞘的      当剑仙恩生出现的时候,云师以及别的仙人都停在了原处,站在山崖间注视着这方。      他是境界实力最强的破茧者之一,也是青山祖师最倚重的晚辈之一。      但前代仙人们没有动,不是因为他的骄傲与强大,只是因为他的身份。      他是无恩门的开派祖师。      彭郎是无恩门弟子。      彭郎扛剑为枷,对着恩生低下了头。      这是对着祖师低头吗?      看到
  • 7
      第十七章 诸神的黄昏      陈崖收回了拳头。      无数石粉从他的手指间簌簌落下。      他的手指本来就少了三根,这时候正在微微颤抖,看着有些脱力的征兆。      线条冷硬的脸庞上,满是疲惫的神情,甚至有些苍老。      一拳击败彭郎这样的人物,即便酝酿已久,他依然消耗极剧。      他转身望向崖石间的那些人,面无表情说道:“现在,你们输了。”      童颜沉默了会儿,说道:“原来你们一直在等
    澜JJS 7-10
  • 3
      第十六章 吾师即是真理      那两名仙人昏迷不醒,明显受了极重的伤。      看到这画面,崖间的人们震惊至极,就连剑仙恩生都忍不住挑起了眉头。      一朵七彩祥云自数十里外的山崖下高速飘来,神打先师站在上面急声道:“小心!这小子比想象中强很多!”      不愧为资历极老、境界极高的仙人,一句话说完,他便又回到了崖上,如临大敌般望向童颜。      在那艘破烂的海盗船里,仙人们曾经商议过如何收拾这
  • 7
      第十五章 吾爱吾师      无数道彼此对立、却又彼此联系、充满着杀意的意味,在那些已经化作黑白棋子的铜镜之间来回。      和仙姑脚下的白云骤然碎裂,衣裙上也出现了数道破口。      她神情漠然向着地面扑去。      另外两名前代仙人在远方看着这幕画面,神情微变,用最快的速度赶了过去。      啪啪啪啪!如暴雨般的破裂声在昏暗的山崖前响起。      天空里的铜镜不停破裂,云丝不停崩断,何仙姑的衣裙
    1101zc 8-13
  • 2
      第十四章 天降奇山      尸狗踏空而起,离开崖边,消失在了宇宙里。      彭郎也变成了宇宙里的一个小光点,很快便被那座看不见的剑阵掩去了身影。      童颜等人站在崖边,有些感慨。      “我知道彭郎很强,却不知道竟比我们强如此之多。”苏子叶脸色难看说道。      这座剑阵如此可怕,便是望到深处都极难,更不要说顶着剑意的侵袭亲自进入其间查看。尸狗是青山镇守,就是它找到了这座大阵的生门,才带着
  • 8
      第十三章 火星上的课题组      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这里都有哦!      青山祖师当年与那位少女祭司配合,清除了那些处暗者与叛变的神兽,接引了数十名朝天大陆的飞升者,稳定并且推动了星河联盟高速发展了近千年。      在做完最初的那些事情之后,他便来到了祖星开始隐居。与暗物之海的战争、对飞升者的接引,与祭堂方面的配合,所有的事务他都交给了李将军、曾举以及陈崖等人处理,他自己再也不理世事,
    1101zc 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