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火之歌的篡夺者吧
关注: 0 贴子: 28

  • 0
    一周后。   通过结合步数以及大致方位的判断,在伊威等人的寻找中,已经找到对应密道的几个院子,很幸运这是一些于钩巷的几座老宅,而且当里克提出购买时那几家住户也很痛快的卖给了里克。   此时,钩巷院子内。   里克看着周围的几人嘱咐道:   “这条密道要严格保密,周围的人要查好有没有异常的人。”   “我们懂的,首领。”伊威应道。   “嗯,密道口找到后,立刻告知我,还有伊威钱还够么,毕竟也几个房子也是不菲
  • 0
    时不时的跺跺脚。   里克踩着明显比较夯实的土路,觉得目前所走这条路就应该是瓦里斯往返红堡的路线,随着一行人的深入,方向感则越来越模糊,当走到一个分辨不出新旧的岔路时。   里克对众人问道“你们谁还知道现在是什么方向?咱们要去的地方是红堡可不能走错。”   听到里克对问题,山姆几人面面相觑。   尴尬的挠了挠头,山姆不确定的说道:“北方吗?”   看着几个小伙子的表现,转而看向被几人夹在中间的伊利佛。  
  • 0
    “伊利佛·托姆里安!”走进屋内,里克高声的说道。   而一旁的伊威与山姆听到里克的话惊讶的看着托姆里安,这可是这么久以来才清楚托姆里安先生的名字。   抬起头,伊利佛抬起头看向里克说道“看来我得命运已经被确定了?”   “不,伊利佛虽然你的命在我的手上,但是你还是有选择的。”里克说道。   “选择?”伊利佛说道。   “是的,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追随我,在这个世界我们都面临很实际得问题,生活、权利、金
  • 0
    控制住托姆里安后,里克对伊威说道“把他衣服扒了,然后绑在凳子上。”   给托姆里安扒个精光,伊威按照里克的话把托姆里安绑在了凳子上。   紧了紧绳子,伊威对里克说道“首领,我们抓住托姆里安先生是为了什么?”   “我才不是为了他,我是为了那个罗根,还记得我让你们找的密道么,罗根就是线索,很可惜,我们现在不能让那个秃子发现我们的存在,但是托姆里安先生就没这么多顾及了,实在不行杀掉他就好,山姆去打盆水浇醒
  • 0
    天气越来越热,带给了君临人春天就要到了的错觉,但当281年过去后,人们发现这次长冬好像比想象的要更难退去。   老汤姆的破宅子   “伊威,让杰斯兄弟俩好好看家,毕竟这里不能没有人,然后带着你挑的人,跟我拿武器。”里克对他说道,   “是,首领。”伊威应道。   “对了,让他们都带一块黑巾别被人看到。”里克又叮嘱道。   点头回应了一下里克,伊威离开了房间。   片刻后。   当伊威带着四个小伙子走进来后,里
  • 0
    当伊威同里克讲述了托姆里安与罗根的事情之后。   “罗根……”里克沉吟了一下,思索着这个名字,除了大名鼎鼎的狼叔有这个名字以外,在权力的游戏电视剧里有一个狱卒也叫做罗根,而且还是瓦里斯这个太监本人。   放弃了让伊威或是杰森跟踪瓦里斯的想法,里克对伊威说道“明天你叫几个手脚麻利的小子,然后咱们去会会你们的那个托姆里安先生。”   “好的,首领!”伊威应道。   “嗯,到时让杰斯和山姆过来,我会给你们一
  • 0
    似乎是冬夜即将过去,君临的温度逐渐升高。   “看来长冬要结束了啊,里克。”杰斯林站在窗口看着往常应该落下的太阳闲聊道。   “唔,我不太懂这些杰斯林,毕竟我在御林从来不关注这些。”里克有些尴尬的说道。   “哈哈哈,里克你想成为一名骑士就要学习这些东西,特别是天文一类的东西,虽然我也不知道学习这个有什么用。”杰斯林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也不理解。   “哈哈哈哈,我会学的,但是我得先找一名学士,不然我根本
  • 0
    仔细的观察着已经重新聚在一起的五个孩子,里克思索了起来。   从目前来看在长期的饥饿以及劳碌当中,这几个孩子身体条件并没有什么突出的地方。   但是从之前伊威那么快醒过来,以及那高大的个子,伊威绝对有着超过同龄人的体质,还有之前表现出来的一些小聪明,可以称得上有培养的价值。   而另外几个小子就差强人意了,那个杰森倒是一个有眼色的机灵家伙,而他的亲哥哥则就是一个有股子力气的孩子,如果给他一片林子会是一
  • 0
    赫伦堡。   “陛下开幕式马上就要开始了。”一个胖子对着屋内坐在主位上的伊里斯说道。   “瓦里斯,你觉得雷加真的想把我推下王位吗。”在密封的房间内,屋子内只有两个烛光在照应着伊里斯的侧脸,只见伊里斯拄着头一连阴沉的说道。   “陛下,我并没有任何证据,但是我很清楚河安家族没有这个财富支持一场比武大会,更何况这次的奖金是兰尼斯港比武大会的三倍。”瓦里斯一脸恭敬的说道。   “你知道吗,瓦里斯,有的时候
  • 0
    御林兄弟会的大营内。   此时这里早已经换了一批主人,只见巴利斯坦、亚瑟、萨姆纳以及洛斯等人围坐在大营里,当然我们的主角里克因为手刃了西蒙·托因也有临时的资格坐在一个角落里。   “这就是那个西蒙·托因?托因家族最后的一人?”亚瑟看着桌子上已经被处理好的头颅问道。   “是的,亚瑟,我的兄弟,这就是托因家族最后的一员,以后陛下以及雷加王子他们以后再也不用担心托因一族的刺杀了。”巴利斯坦一脸笑意的回道。
  • 0
    “呵呵,你以为打败本恩那个**,就有资格跟我较量一下吗?嗯?年轻的骑士。”微笑在远处打量着詹姆。   “你不试试怎么知道呢?微笑骑士,而且我并不是骑士。”詹姆挑衅得回道。   “哦?不是骑士嘛,看来我得考虑一下以后对于本恩的评价了。”说着微笑拔出自己的剑砍向刚才回来的本恩。   “该死!微笑你这个**!疯子!七层地狱啊!我的鼻子!”来不躲掉那突如其来的剑,本恩的鼻子被微笑一剑砍掉。   “你这是质疑我的做法
  • 0
    “不过……亚瑟大人,我有一个条件。”   慢悠悠的走到亚瑟身边,温妲把手放在亚瑟的肩膀上一脸妩媚的说道。   “白鹿温妲,你不要太过分了。”拍掉温妲的手,亚瑟面无表情的说道   揉了揉被拍红了的手,温妲委屈的看一眼亚瑟,可怜兮兮的说道“尊敬的亚瑟大人,我只是想求您放我一马罢了。”   看到温妲的作态,亚瑟没有任何波澜,但是她的话却让亚瑟心中一动,随即低声问道“你想投降?”   把脸贴到亚瑟的耳边,温妲对
  • 0
    亲爱的各位吧友:欢迎来到冰与火之歌的篡夺者
百度小说人气榜

  • 发贴红色标题
  • 显示红名
  • 签到六倍经验
更多定制特权

吧主申请名人堂,解锁更多会员特权

  • 本吧专属印记
  • 定制名片背景
  • 名人自动顶贴
  • 定制头像边框
收起特权

赠送补签卡1张,获得[经验书购买权]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