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吧
关注: 232,322 贴子: 1,245,340

争当百度散文领域领跑者!

  • 目录:
  • 文学话题
  • 4
    长长走廊的尽头 一扇冰冷的隔离门 门内是病痛的躯体 门外是无助的等待 眼神里交流着各自的忧伤 没有床 席地而卧的他们 有各自的温暖与爱 还有一份深沉与责任 家人 就是现在的人称 什么时侯对金钱的渴望 胜过一切 不是为了自已 是因为现实 对生命的渴望 门重复开启着 仿佛在诉说着苦难
    墨缘旧友 00:04
  • 0
    文洋美食:大骨板栗汤,气势非凡(下) 这边的松动,至少我又可以蹭饭什么的了。小小的问题,不是三两天就说的清楚的,说老实话,现在大冬天的,晚上一个女孩子出门,确实不是很方便,虽然现实是这样迷幻,让我们想小小能帮助家里,但是这些事儿并不能强迫她去做,如果她自己留意到了,也愿意助一臂之力,那是最好不过。 可是小姑娘还年轻,她没有去想这些事情,也很正常。我是想蹭饭什么的,我有时候会伸出援助之手,那是应该的。
    谢克儿 1-23
  • 64
    谨以此帖记录难忘的巴塞罗那之旅,小伙伴们快来吐槽灌水哇
  • 3
    2022年1月21日星期五 中雪 断了网就如同断了呼吸。昨天学校的学生都走了,老师们也陆续走了。我有些失落也有些欣喜,一所学校的钥匙都交给了我。我就是这里的大掌柜。但是空落落的校园就剩我两个老头,有些孤独有些寂寞。 昨天下午忙忙碌碌,天快黑了才发现我门房没有网了。空落落的一个大场所,没有网,我一个人的孤独是可想而知的。这近一个月如果没有网,我的生活将怎么度过?我有些着急了,先是问中心校长,他说:“不清楚,让我
    言亦善 1-23
  • 1
    缓缓的江水流过弯道时,它们停了片刻:似乎在抬头看了看初升的太阳——寒冷的空气中洒落下温暖的光芒;轻柔的风吹光秃秃的树梢,它们停了片刻:在从东边回来前,南方仅是短暂的终点;经过大桥上,我停了下来:枯黄,是一道风景,岁月,衍生着生命。 有人说,别去恨她,别去爱她,也有人说,争一些,多一些。 有人说平凡的、短暂的,又有人说,可敬的、可悲的。 我说,不就是一个冬季的晴天么,何须如此纠结,如此妖娆,如此贪婪。
  • 0
    文洋美食:大骨板栗汤,气势非凡(上) 王小小生活极有规律,白天在家,完成师傅交给的任务,我曾经见到过她的工作,就是为博物馆临摹一些字画,家里的一间起居室被开辟成了她的工作间。晚上就和朋友一起出去玩。 对夏蓉来说,晚上这个时间,是比较忌讳朋友来往的。所以,等于是断绝了异性朋友的来往,白天王小小在。晚上老公出车赚钱,她的一举一动,就纳入了邻居周围的视线。这种局面很可能是王大参与调整的一个结果。 但是,堡垒
    谢克儿 1-22
  • 8364
    首先 祝自己生日快乐! 又老了一岁,时间就这样不经意间溜走…… 愿时光荏苒,岁月静好!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只是故事的主角与内容不一样罢了,无论怎样的故事,最终逃脱不掉岁月的摧残。 明天和意外,谁知道哪一个先来! 没发生的事,永远都是无常的。不能设定,只能计划。好好爱身边的人,人世间每一次相遇都是久别重逢,而每一次分开可能今生再也不相见。 除了生死,其他的都是小事 未来充满着无数可能 永远无法知道下一秒
  • 7
    氵曼画都看这边来找
    哟哟喔 1-22
  • 0
      五月,本就是温暖热闹的,又何况是下午放学时刻。您又在校门口打扫那散落一地的传单了,可是我多么希望,伴随您的是整洁。 北门口不是正门,却一点也不冷清。小贩的叫卖,纷杂的传单,是构成北门口喧闹的元素。我背着沉重的书包,抱着那个无从下手的装杂物的纸箱,朝马路对面走去。 多数人是看了一眼传单便扔掉了,久住在这个城市,便知道散发所谓“寻人启事”不过是补习班招人的广告,“衡水集训营”充其量也就是个差强人意的
    蔗糖橙 1-22
  • 22
    大家好,我是简单的歌。 这只是我在散文吧里面的感受。 很多人来加我问我如何写作。其实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在这里慢慢的成长。用自己的感受去
  • 250
    2月14日 早就听说老解有病了,昨天见到宋老师,问她:你公公近来身体怎么样?宋老师说,他已经走了,去年腊月廿七殁的。多好的一个人啊,怎么说走就走了!老解六十五岁,高大个,人也精悍。相貌也英俊。去年前半年经常去老干局打扑克,打牌看牌风,老解的排风很好,从来不怨报对家。出错了就错了,各人根据各人的牌来出牌哩!所以谁都愿意和他打对家。老解的老婆经常跟了他一起去老干局玩,老两口子琴瑟和谐,待人又热情。喜欢和人
    言亦善 1-22
  • 1
    你昏睡的样子,紧闭着双眼,苍色的须眉长长的弯到眼梢,他们说这样的眉眼是长寿的标志,我不知道该怎么界定长寿的意义;你大张着的嘴,像是无底的深渊,干裂的嘴唇,随蜂鸣的呼吸颤动如蝉翼,生命好比一朵花,从朝阳到迟暮不过一开一落的瞬息,一生一落,一落一生…… 那一夜,你急促的喘息,凄凄地喊我名字,央求我一个平顺的呼吸,声声如利刃,刺在我心坎,我忘记了该怎么去疼痛,黑夜里,只能拥你入怀,用沉淀了四十多年的深爱
  • 0
    各位杂志编辑、文学爱好者,请问有关发表写作表现歌颂马的散文的杂志、报刊有哪几种,请知者告诉这类有关马的报刊、杂志的名字。谢谢!
  • 11
    请文学至尊、楚寒星先生在百忙中不妨抽出一点时间耒品味一下网上某人别具一格的自嘲诗:''工资不高血压高,体重增加多烦恼,半百人生无业绩,无儿无女江湖飘,买莱洗菜又烧莱,散步下棋乐陶陶,逛逛贴吧写博客,不枉人间走一遭''。蕴石老人。许秀岚从网上见到此自嘲诗后推荐。公元2022年元月18日大寒于中华神州,,,
  • 4
    家丑不可外扬,可我必须要说一说,一天了,我头都是痛的,心慌,胸闷。 8🈷️1日因疫情失业,我在家没事就用那个人的电脑学习公共基础知识,整整一个月,我学完了几百页,都打印成了小本子厚厚的,我把上面写满了笔记。最近一周我看起了申论,看了一周,我要回去背公基的时候,却发现我的书只剩下了几本,其他的都不见了。我真的要崩溃了。我问了那个人的一家人,谁都说没见,但是我却又找不到。那是一个月的心血,我没有再多一个
  • 4
    尔盼_ 2020-09
    距离新冠病毒爆发到现在已经过了一个季度的时光,面临毕业的我已经放弃了过去对于生命意义的思考,工作把一度陷入心理学和哲学漩涡的我扯回了现实,至此我依旧怀疑我们所能认知到的世界是否真实,人类建立的辉煌文明是否值得一提,陷入社交不能自拔的我们是否还有未来?但怀疑的程度不足以让我放弃当前的生活.这段时间懒惰就像一摊厚重的泥一样覆盖在我身上,如果让它再压着我从而凝成固土那我就真的不知道会让自己堕落成什么样子了.这让快要
  • 4
    --------四言诗一首。蕴石老人。许秀岚:战天斗地,生命胜利;冬去春来,生命永在。公元2022年元月17日于中华神州
    baojinruo 1-20
  • 19
    星星 2021-12
    重新诠释善良吧 善良 时间可以诠释,可以告诉你很多事情的答案 有些善良喂给了不该喂的人,就显得善良可悲
    星星 1-20
  • 3
    有一部电视剧叫《梧桐雨》,故事经典,耐人寻味,好看的很;有一首歌曲,也叫《梧桐雨》,词曲都很优美,真乃好听至极,歌中唱到,又是秋夜点点梧桐雨,恰似离人悄悄在哭泣,想当年,我和你,心相映,影不离,如今的你又在哪里……   南京的四季,处处梧桐,处处梧桐雨,尤其到了初夏,潇潇洒洒的梧桐絮整日纷纷扬扬,宛如天女散花,又似漫天飞雪,有人烦它,也有人爱它。如果到了淅淅沥沥的雨季,细细的丝雨暂时不能直接落到地
  • 3612
    请散文吧蕴石老人将您的文集跟贴发在下面。
  • 0
    --------七言诗一首。蕴石老人。许秀岚:胸怀祖国不能忘,一箭双雕除宿怨;喜迎华夏光明景,笑看神州天艳阳。公元2022年元月20日于中华神州,时年90岁
  • 2
    雪夜思行 夜覆盖了全部的天地,雪掩藏了整个的世界。 走出深深的校园,来到无际的旷野,大千的世界任我尽情的观赏。眼中的世界是一片晶莹的白------ 那是雪原。 雪-------洁白的雪,晶莹的雪,一种独特的白,无法比拟的白,仅为它所有的白。我实在找不出什么东西的颜色来形它-------灰白、棉白、不是的,都不是的只有它自己可以形容自己———雪白。 我因为爱那种白,因而有雪的爱。我因为爱在宁静中遐思,因而拥有夜的爱,而今,我却在雪夜
  • 4
    从缝山针公园到圆融寺 缝山针公园坐落在焦作市区的北部,是连绵不断太行山脉的一部分。以前上面是个石料厂,地下是煤矿。当煤矿挖完的时候,市政府为了改善环境,把石料厂改造成了一个公园。名字就叫缝山针公园。 公园门口是一个宽宽的用青石板铺成的台阶,石板上被人踩的多的地方已经光滑如镜,在阳光的照耀下散发着幽幽的暗光。 拾阶而上,视野突然就开阔了起来。在中间有一个大大的广场,中间建设了一个圆形的水池。夏天如果水池
  • 593
    人生走走停停 总会迷茫 心若在,梦就在 时光带走了我们的梦想 让我们越来越力不从心 想要放手追逐自己的梦 暮然回首,却忘了来时的路 人生苦短,乐更短 也许未知的明天让我们沉醉
    陈5205 1-19
  • 0
    儒家有道,儒家的道是仁爱,人要爱人,人人相好,人人互挤,人人相爱,共创美好的世界,人人同其美好,这就是世界大同。孔子认为:远小人近君子,君子之道是人间相同的大道,小人之道是崇尚自我难以容人的小道。 道家的道法自然,人自然,有境界,天人合一程度较高的人是至人。天道有常,自然规律是单纯的周而复始的,天道有常,人少有自然之心,人心欠常,人不强不弱不美不丑不大不小不高不低不前不后的保持稳定有序的状态是为有常
  • 1
    多年前的一个深秋,我与朋友闲逛,溜达在中山区友好路西面一条的马路市场,马路两侧还有些商铺门店。摆地摊的小贩多是郊区的村民兜售自家产的农付产品,马路边,地上铺块塑料布,蛋禽,果疏,就摆在上面品种还是蛮多的,村姑、农妇、手背粗糙,手掌有茧,脸颊或多或少经过秋风吹刮都有起皴并显青紫色,她们似乎感觉不到寒风的侵扰,用乡音吆喝着“便宜了,自家种的”路上的行人不是很多,有的急急忙忙不屑道路两旁小贩匆匆而过,有
  • 6
     岁月似乎有能力带走一切,  但又为何忘了带走我的寂寞呢?  何时能随心所欲地看破,好放下心中的眷恋呢?  我所希望的并不是难以实现的愿望,  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岁月啊,如果最后要留些什麼给我,  有多少寂寞,便给我等量的愚痴吧。  你和我好比是两艘船,  有如横渡於漆黑大海独自前行的一只一只的船。 就算彼此的身影被海浪隔绝,   仍是极有默契、一唱一合而进的两艘船。  在时代的潮流中,囚泳的海鸟们,  不断
  • 0
    ---------七言诗一首。蕴右老人。许秀岚:一箭双雕落二恶,雄鹰展翅飞苍穹;除恶务尽利宇宙,天下万物竞繁荣。公元2022年元月19日于中华神州,时年90岁
  • 0
    ---------七言诗一首。蕴右老人。许秀岚:一箭双雕落二恶,雄鹰展翅飞苍穹;除恶务尽利宇宙,天下万物竞繁荣。公元2022年元月19日于中华神州,时年90岁
  • 2
    也不知道有没有九零后的和我有过同样的记忆。回忆里都荡漾着甜。 家在山水环绕的小村庄,河水叮咚 鸟语花香。每当清明前后山里的油茶花开的时候最为期待。小时候烧柴做饭的经常要和妈妈去山里捡柴,平时是不乐意去的。而这个季节想着和妈妈去捡柴还不想透露自己的小心思 。 就连步伐都变得轻盈欢快,而目标就是那油茶花 ,去找那一朵朵洁白的油茶花,一朵朵的寻,哪里花多就往哪颗树上找。我想也许你们在纳闷找花干啥呢?哈哈,其实
  • 1
    1976年我在农村当知青时,混迹过“赤脚医生”行列,还当过“接生婆”。 我第一次亲眼看见的接生,是当医生继父在1967年春天,给我母亲做的。这年4月的一天早晨,母亲突然对继父说:“是时候了。” 母亲素面朝天躺在床上,继父对我说:“快去烧水,温度不要太高。”也就是把冷水加温,很快就做完了。我走到里屋,见继父正在用听诊器在母亲隆起的肚皮出听着什么。只见他放下听诊器,把双手叠起来,放在母亲的大肚子上,使劲往下用力一按
    yu且焉 1-18
  • 0
    请文学至尊、楚寒星先生在百忙中不妨抽出一点时间耒品味一下网上某人别具一格的自嘲诗:''工资不高血压高,体重增加多烦恼,半百人生无业绩,无儿无女江湖飘,买莱洗菜又烧莱,散步下棋乐陶陶,逛逛贴吧写博客,不枉人间走一遭''。蕴石老人。许秀岚从网上见到此自嘲诗后推荐。公元2022年元月18日大寒于中华神州,,,
  • 2
    文洋美食:鲜椒生拌,乡情的发散(下) 我们这里和湖南比,四季稍微分明,可以制作各种不同的辣椒酱,有的可以做成生椒鲜拌,有的可以做成鲜椒酱,如果有恒温的环境,还可以做成湖南口味的熟辣酱。熟辣酱就是发酵时间稍长的辣椒酱。 这么多辣椒,我用了两个多小时才弄完,足足装了十大塑料桶。王大家的亲戚想的很周到,甚至多备了两只塑料桶。 他们真热情。我说。随后,我们无言相对。她走过来帮我擦了一把脸,我闻到这毛巾的一股清
    谢克儿 1-18
  • 2
    等一场雪,落满我的城 作者:白薇 等一场雪落,等一朵花开。不为渲染心事,也不为将谁记起,只为在这浅色的流年里,学会宽恕和感恩。 我所在的城市,被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笼罩。十天时间把莫大一个古城搞得人心惶惶,不安终日。于23日凌晨彻底封城。 这段时间,我们过着没有阳光的日子,整天整天呆在家里,足不出户,除了下楼做核酸之外,哪儿都不去。短短几天,仿佛过了几个世纪。 由此我默默祈祷,如果能下一场雪,该多好呀!
    yu且焉 1-17
  • 340
    成长,是伴随着放弃和告别的。我将那段岁月潜藏去心底,我愿为你打破所有伦理框架,我愿成为罪人,只可惜,我的一路偏执,只换来你的转身离去
百度小说人气榜

  • 发贴红色标题
  • 显示红名
  • 签到六倍经验
更多定制特权

吧主申请名人堂,解锁更多会员特权

  • 本吧专属印记
  • 定制名片背景
  • 名人自动顶贴
  • 定制头像边框
收起特权

赠送补签卡1张,获得[经验书购买权]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

本吧信息 查看详情>>

小吧:小吧主共10

会员: 逍遥散人

目录: 文学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