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北京吧
关注: 56,803 贴子: 1,692,521

这里有胡同上空的鸽哨声

  • 目录:
  • 人文学科
  • 23
    要说家常,恐怕没有任何一道菜比得上西红柿炒鸡蛋,本人也炒了几十年,不敢说第一好吃,但出菜上盘绝对好看。鸡蛋金黄,西红柿鲜红,最后翘点葱花嫩绿。 最近在网上看了几个专业厨师做的西红柿炒鸡蛋,包括著名的老饭G,居然要放酱油,甚至胡椒面。理由是要盖住西红柿的“青气味”,但个人觉得,如果是一些不太熟的西红柿确实有类似的味道,但如果选熟透的西红柿或者炒的时候加一勺番茄酱,则完全不存在这个问题。 您家炒西红柿鸡蛋
  • 20
    1990年全国人民的一件大事儿就是北京亚运会,北京亚运会可以说是举国集资用过去的话说就是集资办亚运,那会儿国家没钱就发动老百姓捐款。吉祥物是熊猫儿盼盼,90年还火了盼盼防盗门。《亚洲雄风》也大火,我觉得《亚洲雄风》、《铿锵玫瑰》比《北京欢迎你》、《一起向未来》更有阳刚气。
    微型乌兹 03:11
  • 16
    并非所有北京人都喝得惯豆汁,事实上也不是所有北京人都能接受香菜,也称芫荽。事实上我本身就是成年之后,才开始逐渐接受它的味道。小时候总觉得这玩意一股怪味,甚至接近“臭大姐” 后来因为在外边喝馄炖,通常都有香菜才慢慢的接受。至于做冬瓜丸子汤的时候,没有香菜就觉得少一味。 现在很多小饭馆,放香菜纯属为了“配色”,红红绿绿的图好看。完全没有章法规矩可言,按老话说就是---胡吃
    涛七爷 5-22
  • 7
    现在公交车的种类很多,最上档次的应该是那种高底盘,旅游车类型的公交。是软座,空调也比较给力。 而当年公交车只有三种, 一:无轨电车,要拖一根长长的辫子,从架空线路取电,在一些特定区域,还需要司机下车,把辫子倒入轨道。现在依然在运行。比如108。 二:红色大通道,什么牌子不记得了,优点是拉的人多。但无所谓舒适性可言,特别是前后车厢的链接处,冬天漏风,夏天甚至漏雨 三:红色单车厢车,这个就比较差了。拉得人少,
  • 2
    老年间的北京人相互尊称是--爷(读书人也有称”先生“的),张爷,李爷,并不涉及伦理或者辈份,一种尊重而已。 父母那代尊称是“师傅”,大概是从“工人阶级”那化出来的,甚至我这一辈都深受影响,很多时候会脱口而出,虽然有些怀旧,但还算平等亲切。 现在的尊称换成了“老师”,大概是从文艺圈开始,最恶习的是,医院里也这么叫,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说着不牙尘,我听着非常别扭,甚至恶心。
    winherlich 5-22
  • 199
    在我印象中,土著意味着原始、落后、未开化、没文化,比如美洲土著、澳洲土著或非洲土著。咱们老北京人是嘛,论文化、论修养、论素质,老北京人不输给任何一个人。有些人说咱们是土著,那是贬义的称呼,意思是要不是政策保护,咱们早被淘汰了。可笑的是有些北京人居然以北京土著自居,动不动就我是北京土著我自豪。我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呀,是不是我想多了。
    涛七爷 5-22
  • 1
    上海疫情被关在家里两三个月,频繁做一些污秽的梦,莫名其妙的那种。在梦里自己潜意识里知道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但事情发展不能按自己的思维来。 ——。 今天又做了一个特别清晰的梦。我貌似是旁观者的那种,一个男的是变态杀人狂。经常找一些女人上床。做到一半或是一做完就把她们杀掉分尸。整个过程我看的一清二楚。很多起案件。 个别没及时搞死的女的害怕极了。想反抗逃命没有幸存的。有一个从窗户那跳下去,窗户下方有个台阶一
  • 0
    春风并酒,可醉万千风月🍵
  • 9
    找南三环周边周中室内足球
  • 7
    前两天在石景山,看到叫卖首钢面包的,小时候只记得首钢有个购物中心,厂里补贴,东西卖的比外边便宜很多。 但对所谓“首钢面包”完全没印象,有人吃过吗?当年很出名?
  • 18
    老年间,家里突然来个不外的朋友,又都是好喝一口的,临时忙慌的又没什么准备,一般都会出动几样快捷的酒菜。 凉菜首推 拍黄瓜,两条黄瓜洗干净,拌上新鲜的大蒜末,三合油,极其爽口。 糖拌西红柿,当年夏天西红柿便宜,几毛钱买一堆,挑个大鲜红熟透的,洗净切块,拌上棉白糖。又酸又甜,最妙的是糖可以西红柿汁“沙”出来,吃完了连汤喝下,就是最健康好喝的果汁。 老腌鸡子,当年普遍有腌鸡蛋的习惯,从坛子里摸出两个,一切两
    涛七爷 5-21
  • 8
    现在人民医院那块地方,当年奶奶家在哪,叫南河沿还是西河沿记不得,谁还记得那片胡同叫什么来着? 不知道当年的老街坊还有后人在吗?记得小时候的一年夏天,北京的雨下得特别大,奶奶家山墙和院墙塌了,我印象最深的是,几乎没有一块整砖,但平时看着非常整齐规矩,老北京当年泥瓦工的手艺,让人惊叹。 由于修复困难,当年奶奶被安置到蓟门里小区,住上了楼房,也算因祸得福。当然,老街坊们也就分开了。我的童年回忆也没了。回来
    涛七爷 5-21
  • 3
    爆三样虽然材料家常,但基本没人在家做,因为想做的好吃,要求火功水平极高,很多职业厨师都掌握不好。 而有些材料家常,门槛不高的家常菜也没什么人在家做。醋溜木须就是一个例子。 材料很简单,鸡蛋(木须),里脊肉(一般肉其实也行)葱姜醋,酱油,料酒,香油,盐,糖 味道香气扑鼻,酸甜适口。 可几十年来几乎没看那家自己做着吃,第一次吃还是在苍蝇馆子。
  • 68
  • 10
    别老吃炸酱面了,换换肉沫碎米芽菜拌面!
  • 19
    很长时间没在外边吃早点了,今天买了包子和豆腐脑,包子就不说了。发现豆腐脑依然都是素卤。可能为了节约成本吧,都是黄花加黑木耳,最多有点香菇。主要用酱油调味。 事实上老北京的豆腐脑原本是有荤卤的,黄花木耳加上肥肉片(贵教用羊肉),加上雪白的豆腐脑,极其解馋,几乎可以更打卤面比肩。 可惜多年已经没人做了,干早点的北京人都不多了。
  • 5
    现而今,老年间原本属于穷人乐,开荤解馋的下水,却越来贵,甚至成了奢侈品。唯独剩下的恐怕就是熏鸡架了。 和鸭架相似,所谓鸡架,就是把能去掉的好肉都去掉的剩余部分,由于不可能除去的很干净,多多少少还有一点剩肉,然后用锯末,白糖或者柏树根熏制而成。 价钱嘛,通常一张“大团结”(老版十元)就可以买上一个。虽然谈不到“物美”,但颇为入味。老酒腻子们,扣扣嘬嘬也能吃得很开心。 也算现在为数不多的“穷人乐”了。 但
    yao6960 5-20
  • 15
    1992年,电视里出来了一个教人做菜的节目「天天饮食」,一个看起来有点“娘”的男人,刘仪伟主持,我对他教的菜一个也记不得了。唯独颠覆了一个北京人对酱油认知。 对老北京人而言,酱油就是黄豆(黑豆)酿造的一种调料,位置仅次盐,做菜拌面而已。牌子也只有一个--金狮 但自从这个节目开播后,北京人才知道酱油还分老抽,生抽,蒸鱼豉油...... 但一般北京人能买到这些高贵酱油,基本是90年代末的事情。事实上直到现在,很多北京人也没
  • 3
    我查网上,居然没查到。谁知道请告诉我。
    钟一 5-19
  • 11
    95年前后北京特别流行打保龄球,保龄球被称为贵族运动,因为价格比较高所以一般人消费比较困难。保龄球正经在北京火了10多年,最火那会儿好多人都是在保龄球馆里谈生意的。后来大概2007年左右保龄球就没落了
  • 80
    前阵子纠结的央产房上市问题,终于解决了,历时55天,还得亏是找到那孙子的领导,老百姓真不容易,太弱势了。 想到,再过几个月,就要离开西城,搬到门头沟,心里面说不出来的滋味,在此生活了41年,就要离开了
  • 75
    我先说我自己的,都是真的,不信的您就当笑话看,信的一起聊聊…… 你们身上有的遇见的也进来聊聊…… 请吧务吧主手下留情
  • 60
    很小时候完全没有任何烤串的记忆,老先生们的书里也没有北平有这种吃法的记录。北京人开始撸串,应该是80年代中后期开始的,来北京的新疆人传入 很简单的一个装木炭的槽子,肉串,盐,辣椒面,孜然,几样简单的调料,就可以干起来。迅速受到热烈欢迎。由于串肉串的钎子消耗很大。后期甚至有人直接用上了自车车条。 当年刚上小学,零花钱有限,但总要攒点钱,每天吃个两串才过瘾。 每个羊肉串摊子都会围着很多人,以至于后来春晚,陈
  • 4
    我看有人念兔儿爷,有人念兔爷儿,哪个是正确的呢
  • 35
    听说外面炒肝小碗的都卖14了?我家这一大锅加起来也没超过100…火烧外面买的,很香。炒肝还是自己家做的料多,就是收拾麻烦
  • 9
    牡丹花开
  • 10
    第一次尝试,还需要不断改进。下次用沙姜、洋葱、米酒后味道和颜色会更好。
    winherlich 5-17
  • 9
    或者说睡个香觉了,印象最深的高质量睡眠,还是很小的时候,那还是过年,玩得很累,挣扎的洗脸洗脚。上了床,头刚挨着枕头就“着了”,完全无需任何酝酿,更别说翻来覆去的“烙饼”,再一睁眼,就是第二天早晨,纯粹的睡眠,一个梦都没有。证明大脑得到了充分的休息。 另一次,高二的时候,寒假前夕,准备期末考试,每天疲惫不堪,最亲的就是被褥和枕头。加上当年冷的早,晚上盖上一床厚被,暖暖和和的,在枕头上听着外边北方呼啸
    jk2326 5-16
  • 14
    1992年11月5日《电视商场》在咱北京电视台开播。每周一、三、五播出,每期节目20分钟,首播一次,重播三次。节目定位为不能站在厂家的角度卖商品,要为老百姓服务,贴近老百姓的生活,要像观众的家里人一样,实事求是地介绍商品“。节目播出一年后,一位热心观众在《北京晚报》上发表了一篇署名文章,称主持人李焕和小秦(秦洪峰)是百姓媳妇和大众女婿,从此这个称呼便叫起来了。主持不单单要介绍商品,还要跑商场专柜、走产品厂家,
  • 5
    老年间老北京人刚住上楼房的时候,除了老人(爬不了楼梯)一般不愿意要(当年都是福利分房)一楼,主要原因除了采光问题,因为人们素质偏低,楼上除了值钱东西之外,什么都往下扔。 但一楼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它会比楼上“送”一个院子,实用面积多了不少,除了可以存放东西之外,喜欢养花种菜的,也算多了一个苗圃和园地。 但后来很多人为了增加居住面积,私自把院子盖上了房,完全隔绝了以自然的联系,楼上起码还有个阳台。 至于
  • 49
    今天收拾屋子,突然翻出一本百年崇文图鉴,虽然已经没有崇文这个区了,但心里一直认为自己还是崇文人、从幼儿园到初中一直都在前门附近,后来搬到了永外,那会看电影就去花市、水道子、广河、看病去四院、游乐场就去北游、吃饭就前门或是台基厂的花竹餐厅、玩游戏机就磁器口的崇文文化馆或是新世纪下面的游戏机厅、没事逛逛自然博物馆、买东西就去崇文门、前门商业大厦或是天桥商场,要不就永内的丹必华小商品、还有大天坛鞋城。这
  • 33
    先报个到,突然发现可能没什么机会回北京常住,虽然一直认为现在的北京已经不太适合人居,不过毕竟有一份不能割舍的回忆。童年时的理想是退休后在小酒馆里喝那么一二两等着孙子放学,然后牵着孩子的手顺着胡同慢慢走回家里吃碗炸酱面,这辈子实现不了了。
  • 3
    赞永定门民乐队
  • 14
    小时候去理发是件很痛苦的事情,虽然老家单位很大,配套齐全,大院里就能洗澡理发,而且价格与外边国营理发馆相比几乎是象征性的。 家属院的理发馆只有一个师傅(后来才带了一个徒弟),看着很体面的一位伯伯,似乎是南方人。当年很小的时候,记得他就是个老头了,现在应该已经不在了。 因为职工和家属都在这理发,虽然是内部理发馆,但几乎每次都要等,去理一次发,花费一两个小时非常正常。 老式的白色转椅,可以放到的那种。老年
  • 13
    早年间,老北京外出渴了是不用买水喝的,茶馆虽然收费,但卖的是茶叶,续水是免费的,走到那个井台,甚至一般人家讨碗水喝,人家也给,而且断没有收钱的道理。 实在需要自己带水的,通常就是一个水葫芦,49后改成了铝水壶。通常都是军绿色的。当年小孩子春游,秋游,一个军挎书包,和一个绿水壶是标配。灌上一壶凉白开,加上面包香肠(家境差点的一盒蛋炒饭),是很多人的儿时记忆。 90年代初,矿泉水(瓶装水)被引进了,很多人除了

  • 发贴红色标题
  • 显示红名
  • 签到六倍经验

赠送补签卡1张,获得[经验书购买权]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