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掌门人吧
关注: 3 贴子: 77

  • 0
    这小说写的还不错,为什么贴吧没人来
  • 0
    我蹲下身子打量了一眼这个女孩,她身上穿着一套浅蓝色运动服,脚上穿着粉色网球鞋,身上的衣服都挂破了。她的脸脏兮兮的,看不清她的模样如何。只能看出女孩身子较瘦,身高能有一米六五。   刚刚本来还想尿尿,被这女孩吓了一下后,现在石偶尿不出来了。   师父和冯师叔看到我进入到浓雾中十多分钟也不出来,他们俩有点着急了。   “这小子怎么还不出来?”师父念叨了一句。   “这小子会不会出什么事了?”冯师叔也有点担
  • 0
    “冯师叔,你没事吧!”我冲着冯师叔喊了一声。   “我没事。”冯师叔抹了一把额头上吓出来的冷汗对我摇摇头,便轻手轻脚地向二楼走去。   大家知道楼梯不结实,等冯师叔上了楼后,我们才一个接着一个上了楼。   二楼一共三间屋子,三间屋子里面摆放的东西很简单,简易的木床,实木柜子,西面屋子多了一个梳妆台。梳妆台上放着一面圆镜子,镜子上面落满了灰尘。   我拿起镜子,用手擦了一下镜面上的灰尘,并对着镜子照了一
  • 0
    师父,冯师叔,张宜春师伯蹲下身子,将右手放在地面上,并将道法力从体内散出来,要破鬼打墙之术。   他们三个人将体内的道法力散出来后,没有破除掉鬼打墙,而是将周围的能见度扩散到十米,此时大家不敢乱走,只能聚在一起。   “这地方也太邪门了。”政府的一个工作人员,望着周围升起的白雾念叨了一句。   “现在的年轻人也真是闲,没什么事就不能去网吧打打游戏,偏跑到这个鬼地方做什么。”说这话的是另一个政府工作人员
  • 0
    “这样吧,那块灵骨我们想要,你开个价!”师父坐在算命先生的身边说了一句,就拿起茶壶给对方倒了一杯茶水。   “那块“灵骨”你们要着没用,但它对我来说很重要,多钱不卖,我希望你们能还给我。”算命先生压着心里的怒火对师父回道,   “刚刚你说过,这“灵骨”跟了你三十年,也就是说这“灵骨”是三十年前制作好的,制作“灵骨”,必须要用命中带有三奇的人身上头盖骨,而且还要将死者的魂魄封印在头盖骨中。早在五十多年
    Noo_X7潇 5-30
  • 0
    没等大个鬼魂从地上爬起来,我又掏出一张神雷符咒对着半空中甩了出去,同时我还念了一句催符咒语。   神雷符咒飞到半空中“呼”地一下就燃烧了起来,神雷符咒燃烧成灰烬后,上空中快速地聚集了一片阴云,然后是电闪雷鸣。   大个鬼魂刚从地上爬起来,“轰轰轰......”云层中降下九道大拇指粗的闪电,劈在他的身上。   大个鬼魂被劈得直挺挺倒在地上,浑身抽搐,瞬间失去了战斗力,如果我这个时候冲过去,挥起银龙霸王枪对着他的
  • 0
    田伟诚的父亲住在凤凰市与云海市交界处的一个小村子里,名为新平村。村子三面环山,一面平原。这个村子一共有二十多户人家,这二十多户人家住的都是那种老三间红瓦房,通往村子里的是一条坑洼的土路。   “你们能不能帮我把钱还给田伟诚的父母?”到了田伟诚的父亲家,夏彤萱将二十万交到我们的手里面,他不好意思面对田伟诚的父母。   “我觉得这件事还是你亲自去一趟比较好,该面对的总要面对,逃避是没用的。”对夏彤萱说这
  • 0
    两个人在争辩的时候,我和徐燕一句话都插不上。   “臭娘们,把你的嘴给我闭上吧,信不信我弄死你。”   田伟诚说不过夏彤萱,他从沙发上蹦起来,用手指着夏彤萱吼了一嗓子,此时田伟诚的表情变得极其狰狞。   夏彤萱这才反应过来,自己面对的是一个鬼,而不是一个人,她害怕地再次躲在徐燕身后,不敢看田伟诚。   “你这个家伙,怎么还动怒了,你这是不按套路来。”我站起来为夏彤萱撑腰。   “是她这个女人不讲理在先,
  • 0
    “小何,你下车去问问那些阴兵鬼差在做什么?”师父转过头对我吩咐了一声。   “师父,我,我,我该怎么问?”   “你表明一下自己的身份再问。”   “好吧!”我对师父应了一声,下了车向前追了过去。   这一队阴兵鬼差一共十一个人,走在最前面的鬼差是捕头级别,后面跟着的十个鬼差整齐地排成两排。   “鬼差大哥。”我跑到鬼差捕头身边拱着手喊了一声。   “你能看到我们?”鬼差捕头停下身子好奇地问我。   “我
  • 0
    柳木锏还在半空中进化着,也不知道多久能成功。   “小何,把你的奔雷剑给我用一下。”师父对我喊了一声。   “师父,你可以吗?”   “我没事了。”   我对师父点点头,就将手中的奔雷剑向师父那边甩了过去。   师父接过我手中的奔雷剑,就向僵尸的身边冲了过去。   我转过身向停放在路边的车子跑去,要去取我的银龙霸王枪。   跑到路边,看到负责警戒的警察们坐在警车里大眼瞪着小眼看热闹。   “你们怎么还不走?
  • 0
    “何志辉,你打个电话给刘队长,让刘队长想办法把咱们几个人弄进去。”师父对我吩咐了一声。   “好!”我对师父答应了一声,就从兜里掏出手机打给刘玉柱。   “刘队长,我们有件事要麻烦你。”打通刘玉柱的电话,我对他说了一句。   “小何,我出差在外地,过两天才能回去,你们的事很急吗?”   “是这么个事,咱们市金华老剧院被拆了你知不知道?”   “这事我知道,去年就被拆了,说是要建一座商业城,我小时候常去那
  • 0
    “你说的是哪件事?”   “跟着我一起干电工,赚钱买房子娶媳妇。”   “张启东,谢谢你的好意,我早就不跟着我爸做捞尸人了,我现在跟着一个师父学本事。”   “学什么本事?你跟着的师父靠谱吗?”   “我一时半会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这事,以后再说。”我表现得很为难。   “这样吧,咱们俩互相留个手机号,你以后要是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就给我打电话,千万别跟我客气。”   “也行。”我和张启东互相留了手机号,然
  • 0
    “百年老宅子,我上哪找去呀?”我为难地嘟囔了一句。   “我师弟那里好像有百年伏龙肝,但是价格有点贵,一克要三千三百块钱,你现在这情况,恐怕需要三克百年伏龙肝。”   “什么玩意,就那破灶坑土一克卖三千三,你是在忽悠我吧!”   “你要是认为我在忽悠你,请你出门左转。”陈远山对我下了逐客令。   我这个人也要脸,见陈远山这么说,我觉得自己没必要再留下来了,我站起身子就向道尊堂外走去。   就在我伸出右手
  • 0
    “这,这,这黑手印,是,是怎么一回事?”我指着手腕上的黑手印,吱吱呜呜地问向陈远山,此刻我的心里面是要多害怕就有多害怕,腿都吓哆嗦。   陈远山凝重的望着我手腕上的黑手印没有做出解答,我手腕上的这个黑手印正以我肉眼能见的速度改变颜色,先是由黑转青,接着是由青转红,五分钟后手印慢慢地消散不见了。   “这是水鬼在你的身上做了一个印记,如果你再次下水,必定会被水鬼拽到水底成为替死鬼,奉劝你一句,不要再做
百度小说人气榜

  • 发贴红色标题
  • 显示红名
  • 签到六倍经验
更多定制特权

吧主申请名人堂,解锁更多会员特权

  • 本吧专属印记
  • 定制名片背景
  • 名人自动顶贴
  • 定制头像边框
收起特权

赠送补签卡1张,获得[经验书购买权]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

本吧信息 查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