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文小说专区吧 关注:22,358贴子:511,130

「杰娜╭★╯聆听幸福初音」110715【兽妃】by:潇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一楼,给杰娜。


回复
1楼2011-07-15 18:24
    这一楼,
    给度娘,
    希望他别吞我的文!


    回复
    3楼2011-07-15 18:28
      咳咳咳、、、
      这一楼,留给自己。。。


      回复
      4楼2011-07-15 18:28
        第1章刺杀

        这是一个乱世,七国并立,群雄逐鹿。
        齐国,七雄之一,立国二百三十一年
        齐都,云城,乃水陆交通之要道,极是繁华,正王字型街道蜿蜒开去,车水马龙,人流传动,好一片火热之态。
        人来人往的街头,两个粉妆玉琢的小女孩,手挽着手,极亲密的走着。
        细看两人,都是一副小巧瓜子脸,细细弯弯一对柳叶眉,晶莹剔透得双眸光华流转,好像两个瓷娃娃。
        不过大点的飞情艳色一点,有种雍容华贵的感觉,而小点的丁叮眉心正中位置有一颗粉红色的,像樱花一般的胎记,则衬托的她整个人比较灵气,若说飞情是牡丹,那谢娜就是兰花。
        沿路,无数的眼光崇敬的注视着飞情,丁飞情,丁家五小姐,未来的齐国太子妃人选,这可是云城人都知道的事,等闲难得一见,今天可要仔仔细细看了。
        在一处卖棉花糖的摊子面前停下,丁飞情笑眯眯的看着丁叮,叫着娜娜的小名道:“冰儿,要吃吗?”
        因为娜娜这个名字,与那冰儿(寓意是冰雪聪明)动起来的形容一般无二,边奠定了这小名的存在。 娜娜听着姐姐问她,立刻重重的点了点头,眼睛亮亮的道:“要。”
        “五小姐……”
        “多话。”身后寸步不离的侍卫的话才开口,丁飞情已经皱眉打断,本来想偷偷出来玩,却被这些人发现,这下好了,那头面上摆着丁家的名号呢,害她暴露出齐国未来太子妃的身份,无法肆意游玩,可气。
        娜娜见姐姐生气了,当下眉眼弯弯的递上刚买的棉花糖与丁飞情道:“姐姐,你吃,不气了。”
        丁飞情立时温柔的看过来,宠爱极了的道:“你吃,姐姐不气。”边说边伸手摸着娜娜的头,眉眼中闪过浓浓的宝贝之情,对上娜娜甜甜的笑容,却暗自叹了一口气。
        生在齐国的最大两个家族之一的丁家,无法修炼音攻,无法学习武功,保护不了自己,护卫不了皇族,生来就是一种绝对的悲哀。
        看着姐姐分外温柔的看着自己,娜娜一边吃着棉花糖,一边道:“姐姐……”
        “嗖。”话还没说两字,耳边突然空气动荡,两柄箭头带着杀气朝丁飞情射去,娜娜顿时吓的一愣。
        而只比娜娜大一岁的丁飞情,却只眉头微微一动,抱住丁叮临空一个漂亮的踢腿翻身,堪堪避开那利索的两箭,身后跟着的侍卫们在这顷刻功夫,齐齐扑了过来,对上那黑衣蒙面的刺客。
        “杀人啦……”惊吓不过一瞬间,街道上川流不息的人群爆发出巨大的尖叫,奋勇着朝四面八方逃去,一时间整个大街一片惊慌,人流乱串。
        “五小姐,快离开,快。”几个侍卫一边对上疯狂的刺客,一边焦急的朝丁飞情叫道,同时有人扑上来,一人一个抱上俩姐妹就逃。
        侍卫们抱着丁飞情和娜娜跑了没几步,一个侍卫的身躯“呼”地从身后飞了过来,重重的撞上了一两人抬的小轿子,吓的乘轿之人屁滚尿流的尖叫着跑开。
        娜娜爬在侍卫的肩头,清楚的看见那黑衣的刺客,一剑挑开了她们的侍卫的胸膛,那血下雨一般的洒向半空,而那黑衣刺客一解决完面前的侍卫,立刻踏步人剑如一一般朝抱着她的侍卫刺来。
        只一剑,那血色的花朵就盛开在她的眼前,绽放出一地温热,有些溅上了她的脸颊,那是人的温度,而她被抱着她的护卫临死前的一抛,不远不近的扔了出去。
        那刺客见此,扫了一眼已经跑远的丁飞情,手中带血的剑一挑就朝被扔在地上还没爬起来的娜娜刺来,带着狂烈的杀气,娜娜坐在地上,只能呆呆的看着那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剑。
        而一旁在武功最强的侍卫的护卫下,早就跑远了的丁飞情,眼看着这幕,急的大叫一声,一把推开那侍卫,飞跃着朝娜娜扑来,一边从袖子中抽出一碧绿的短笛,放在唇边吹奏起来。
        音攻,看不见的风刃从笛声中射出,伤人与无形,瞬间拦截住那刺向娜娜的刺客攻击,与刺客缠斗起来。
        “五小姐,你快跑,你现在功力还不够。”被丁飞情推开的侍卫,跟着就冲上来,抱住丁飞情就要拖走,丁飞情挣扎着,最后狠狠的咬了侍卫一口,在侍卫短暂的呆愣下,边吹着笛声,边朝着娜娜和几个刺客逼了上去。


        回复
        7楼2011-07-15 18:40
          又是古文?


          回复
          9楼2011-07-15 18:42
            唉~
            没办法,运气不好,都市的,没我看得下去的,看得下去的,多半也是没完结。


            回复
            10楼2011-07-15 18:43
              等等、、、
              我感觉,这不是穿越的、、、


              回复
              11楼2011-07-15 18:44
                好吧= =


                回复
                12楼2011-07-15 18:45
                  的确、、、
                  不是穿越文、、、
                  汗死、、、
                  看错了、、、


                  回复
                  13楼2011-07-15 18:45
                    其实我喜欢纯古文的~


                    回复
                    14楼2011-07-15 18:45
                      呵呵,这回,和你的意了。


                      回复
                      17楼2011-07-15 18:52
                        第3章痛

                        她爹爹就那么淡然的看着,看着她的娘在另外一个男人的怀里,展现另一种本只属于他看的风景,而那眉眼中一丝波动都没有,也许还酝酿着一丝兴奋和算计。
                        娜娜不懂了,就那么怔怔的看着她爹爹,花园里群花斗艳,微风微微吹过,荡漾起一片婆娑,清悠的香味飘扬在风里,沁人心脾。一地银色的月光,却让人越发的冷了。
                        狠狠的眼光,带着绝对警告的眼光,低下来瞪着娜娜,娜娜看着她爹爹的目光,突然一阵心凉,冷月寒光,树影婆娑,她也许明白了。
                        茫然的转过身子,娜娜打了一个寒战,这夜太冷了,虽然这不过才中秋时节。
                        丁茂申看见娜娜看见了,狠狠的皱了皱眉头,伸手就去抓娜娜的后领,没想华服碰触到边上的桂花树,带起点点的波澜。
                        “谁?”一声惊喝伴随着琴声一响,一道看不见的音攻,伴随着这一个字,飞速的朝丁茂申所站的位置击打过来。
                        丁茂申见此,斜斜一个转身避让了开去,那一风刃立刻穿过桂花树,远远的击了出去。
                        “哎。”一声闷哼从远处传来。
                        “是谁?谁敢伤太子殿下,是谁?”一阵杂乱的声音响起,有惊怒,有慌张,有……
                        身形闪动,待得娜娜看清楚,她的娘满是寒霜和惊恐的站在了她的面前,目之所及,则早没有了那个男人,也没有了她的爹爹。
                        主屋大厅,从来没有来过这里的娜娜,站在大厅中间,看着大厅上满满坐满的人,主位上坐着她的爷爷,叔叔,还有很多她不认识的人,以及她的爹爹。
                        而最中间的位置上,则坐着一个俊秀的男孩,男孩一身明黄,衣服上绣着不知道是老虎还是龙的花纹,看起来很好看,肩膀上微微有丝血迹,此时正定定的看着她,而他的旁边她等的姐姐则站在那里,又惊又担忧的看着她,目光中满是询问。
                        “是娜娜伤的殿下,是……”
                        “胡说,娜娜根本不会音攻,在太子殿下面前,你敢撒谎。”丁飞情面色愠怒的瞪着下方站着的奴仆,语气中全是愤怒。
                        一句戏言太子与她齐来丁家,不想进门未久,就被暗伤,这事情要是传出去,那还得了,可是,绝对不会是娜娜。
                        “丁飞情小姐,我等前去的时候只看见丁母抓着娜娜在那,若不是娜娜,那……”冷淡的声音响起,是太子的侍卫。
                        丁飞情闻言,立刻抬头看着她娘,目光中满是询问和不信。
                        丁母微微抖动着身子,没有看丁飞情,只咚的一声跪在当中而坐的太子殿下前面,颤抖着而又坚定的开口道:“是娜娜……”
                        “娘你……”
                        “就是她。”娜娜的娘狠狠的磕下了头去。
                        一旁的丁茂申看了一眼丁飞情,与丁博然对视一眼,眉眼中一片决绝,沉默不语。
                        “就是你伤的本太子?”高坐最中的俊秀男孩,看了眼下方站立的,一直没有说话娜娜,突然开口道,很温和,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降低语声,只是这女孩身上的空灵给他很舒服的感觉,不知不觉就温和了下来。
                        娜娜没有回答。
                        “是,她就是……”
                        “本太子没有问你。”淡漠的声音不冷,但却给人一种无法反驳的压力,娜娜的娘吓的不停的颤抖。
                        娜娜望了眼窗外,夜色越发浓了,中秋了,树叶儿要开始黄了,也不知道来年是不是还是一样,在回过头来,看着背对着她的娘亲,微微叹息了一声,娜娜朝那男子微微一笑道:“是的,就是我。”
                        “娜娜,不准胡说。”丁飞情一下就急了。
                        立在那太子殿下身边的一侍卫长模样的人,一脸冷酷的道:“丁博然,该怎么处理,你明白吧。”
                        “是,娜娜伤了太子殿下,按皇家规矩,废了她的右手,让她永远也不能在弹琴。”丁博然毕恭毕敬的站着回话。
                        那侍卫长淡淡的道:“学武不过就是为了保护皇家,虽然是令千金,也不能例外,学武要是不知道她的用途和该做什么事,那就不如不学了,今天这事就小惩大诫,全当孩子失手。”


                        回复
                        18楼2011-07-15 18:57
                          第5章反击

                          娜娜见此也不躲避,只淡然的站在水中,几乎像没看见那人要杀自己一般,连眼都没有眨。
                          而这个时候,边上的草丛中一道黑光一动,迅猛无比的朝那男子面门射去,快的根本看不清楚是什么东西。
                          黑光快,那男子也快,一见有变,手中长剑一翻,不及取云轻的命,反手就是横向一砍,朝那黑光临空砍去,居然又快又准。
                          那黑光眼看着要撞上那刀剑,居然临空一翻,不朝面门而去,一个翻滚斜斜向下,灵巧之极的从血衣男子的胯下一翻而过,从他背后飞速的窜出,复窜到云轻的肩膀上,停下不动。
                          血衣男子在快,也没快过它,当下飞速的往后一退,眉眼中一片杀气的瞪着云轻肩膀上的东西。
                          一只小小的黑色的貂儿蹲在娜娜的肩膀上,巴掌大小,皮毛光滑的几如油一般,此时瞪着两黑眼睛,恶狠狠的瞪着那血衣男子,毛都炸起了。
                          娜娜见此温柔的摸了摸小貂儿,不理睬刚要杀她的男子,缓步上了岸,理了理自已的衣服。
                          那血衣男子一看,眉眼一沉,反手就是一剑欲向娜娜砍去,却手到一半,陡然发现无力,身体一阵麻木,几乎动弹不得,脚下一软朝后便倒。
                          “公子。”那边上受伤不轻的三人,同时一声惊呼,齐齐扑了过来。
                          本来苍白的唇,此时已经布满了一层黑色,早就伤痕累累的身体,飞速的转换上一层灰白之色,快的让人几乎以为眼花,不过血衣男子眼中却无一丝惧怕,只狠狠的盯着娜娜和她身上的貂儿。
                          “毒,这是毒。”那文弱书生模样的人惊声叫道。
                          “姑娘手下留情。”温柔书生旁边的一铁色衣裳的男子,一个转身就朝云轻低下头来。
                          那些杀手刀剑上没有毒,那么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在这个女人手中中了毒,那貂儿有毒,貂喜食毒蛇,自然口抓带毒,他们没有带解毒的药,若耽搁时间,定然不救。
                          娜娜抚摸着貂儿,看了一眼血衣男子,淡淡的道:“他刚才可没对我留情。”边说边抬脚就走,居然是不加理会。
                          “姑娘,是我家公子的不对,只因我们的行踪不能泄露给外人知道,姑娘,本非冒犯……”
                          “那我就该死吗?”娜娜轻轻的打断了那文弱书生的话。
                          文弱书生顿时语结,娜娜见此抬脚就走。
                          “你没死。”血衣男子凶狠的咬牙切齿的话,突然冒了出来,声音沙哑,中气不足,却该死的低沉和肯定。
                          娜娜闻言转过头来,温和的点点头道:“所以,我也不能杀了你?”
                          没有回答,但是那凌厉的眼,就这样狠狠的瞪着娜娜,仿佛他的意思就是如此。而娜娜也没说话,就那么同样淡淡的看着血衣男子,一淡然温和,一凶狠冷酷,两道眼光在空中交锋着,对峙着,不知道在交涉着什么。
                          旁边的三人见此虽然莫名其妙,但是也不敢吭声的静默着。
                          半响,血衣男子的唇更黑了,呼出的气都带起一丝腥臭的味道,垂在身旁的五指紧紧的握成拳头,几乎能听见他的咯吱作响,杀气,不因为中毒而减弱的杀气,越发酝酿的渲染了整个溪边的上空。
                          娜娜仿若未见一般,依旧淡淡的看着那血衣男子的双眼,一派淡然和幽雅。
                          “抱歉。”已经转至酱黑色的唇,紧咬着,从牙缝中憋出来这两个字,冷淡却掷地有声。
                          边上那三个男子齐齐一楞,显然没有想到他们公子会说这两个字,这两个字在他们公子心里是不存在的,他的字典里没有这个词语。
                          娜娜闻言恩了一声,点了点头,返身走了过来,俯下身去开始察看血衣男子中毒的地方。
                          旁边三人见此,对视一眼,这算什么,原则问题?
                          一眼扫之,中毒的地方居然在那男子的大腿内侧,距离隐私地方实在是不远,几条血痕划过,正是貂儿的爪子印记。
                          娜娜见此,侧头看着貂儿摇头,轻点了一下貂儿的脑袋,温柔的笑道:“你这调皮的小家伙。”小貂儿亲密极了的蹭蹭娜娜的脸。
                          “你不怕我杀了你?”血衣男子眯着眼看着娜娜。
                          娜娜划开血衣男子的裤子,露出很隐秘的地方,目不斜视的一边伸手用小银刀挑开血痕,放血,取特意为貂儿的毒配置的解药,一边道:“只要你有这个本事。”
                          血衣男子眉眼中杀气一闪,眼光深处暗潮汹涌,深深的看了娜娜一眼,眼前一个昏晕,下意识的反手就抓住娜娜的手臂,狠的几乎要扣进娜娜的肉里去,娜娜不由微微皱了皱眉。
                          “公子?”那三人顿时大叫。
                          “只是暂时昏过去了,貂儿很毒,而且他身上的伤太多了。”云轻边解毒,边查看了一下血衣男子的伤,很多,前胸,后背,胳膊,腿,几乎都有,若是没有这些能够影响他行动的伤,估计貂儿可能伤不到他。
                          “多谢姑娘。”书生模样男子点头为礼道。
                          娜娜一边为血衣男子喂药,一边道:“举手之劳而已。”
                          另一铁色衣服的年轻男子,闻言看了一眼周围后,沉声道:“此处不能久留,我们必须马上离开。”
                          “他毒还没清。”娜娜头也没抬的轻声道。
                          书生模样的人皱了皱眉后,朝云轻道:“能不能烦请姑娘一路,我们必须离开。”
                          娜娜闻言还没答话,那书生模样的人赶紧的接着道:“只求姑娘能待到公子醒来就好,那时候姑娘要走,我们绝不阻拦。”
                          娜娜见这人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这血衣男子的毒也真不是一时片刻能解的,貂儿的毒可厉害着,在看看那人抓的自己死紧的手,想挣开也不容易,当下微微沉吟了一瞬间,轻微的点了点头,反正她也要离开这,一起走也无所谓。
                          见云轻点头答应,那三个男子顿时大喜,也不顾自己等身上的伤势,快速的拉过马匹,让云轻和血衣男子同骑,他们步行跟随。
                          娜娜见他们所走的正是自己要走的方向,她和婆婆所住的地方,当下便默不作声的一边为血衣男子解毒,一边催马前行。
                          身后,清风刮过,一地血气随着风吹散,腥腥血气酝酿开来,缓缓渗透至溪水中,泛起一溪晕红,真乃多事之春啊。


                          回复
                          21楼2011-07-15 19:04


                            回复
                            22楼2011-07-15 19:11
                              一来就SF,好开心啊


                              回复
                              23楼2011-07-15 1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