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异界吧 关注:167,247贴子:6,371,660

有点色情的故事、(转)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求粉’


1楼2011-10-26 10:44回复
    在学校读书时,我有两个地方是不去的。

    一个地方是女生宿舍楼。

    我们学校有一个奇怪的地方,就是会在男生宿舍楼前的公告牌上写道:“禁止女生来访、过夜!”而在女生宿舍楼前的公告牌却只字未提禁止男生怎么样怎么样,好象男生在到女生宿舍“参观访问”甚至爬上某个女生的床铺上肆无忌禅地进行人体磨擦运动,也不在乎旁边还有几双雪亮的群众的眼睛——至少这个现在在很多学校都普遍存在——就受校方的欢迎。

    但是尽管校方欢迎,但我在校几年的时间里仍然只步未进女生宿舍楼。

    认真地追究原因,就牵涉太多的人了。首先是要怪我的父母,当初没有按照优质互补的原则进行组合,后来又太遵守**老爷爷的话以艰苦朴素的作风抚养我长大,搞得我现在成了严重二等残废外加面黄肌瘦,宿舍的舍友夏天开落地电风扇时,都不敢将风开得最大,因为怕我往那里一站,就随风飘出八楼高的宿舍——那时若有谁再吼一曲齐秦的《让往事随风》:就让往事都随风,都随风,一切随风,哦、哦、哦……”那绝对成了本年度最佳哀乐!

    基于本人的长相如此困难,自然没有女生相邀。而本人的脸皮又是特薄型的,自然不会死皮赖脸地往人家宿舍里蹭。

    所以,在校几年本人基本上只能对女生宿舍楼望洋兴叹。

    还有一个地方,就是图书馆。

    虽然我在异性方面遭到如此不公平的待遇,可我并没有因此化悲愤为力量,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上学这么几年我仍不思进取,基本活动范围只是教室——宿舍——床铺,当然有偶尔有时候也磨蹭到牌桌前或网吧里。但对于好学生经常去的图书馆我是从来就没有踏进过半步。

    ——我肯定加确定我在大学的几年时间里从来没踏进图书馆的大门半步,可是我几乎所有的舍友都坚称我在某年的某月的某几天去了几趟图书馆,而且回来之后还说了一些奇怪的事。我刚开始跟他们说那些事的时候,他们并不相信,可是后来发生的一系列的事情证明了我并非胡扯。

    我的舍友们为证实那些事情的真伪,还特地跟踪了我到图书馆——他们擅长“跟踪”之术这一点我倒是清楚,不过他们的跟踪对象一般是某个漂亮的女生或他们的情敌,至于跟踪过没有什么利用价值的我,这件事倒着实让我怀疑。

    按他们的说法,当他们看着我走进图书馆之后,就再也找不着我了。把图书馆里里外外上上下下三层——我们学校的图书馆是民国时期的老建筑,只有三层楼——都找遍了,就是找不到我。

    我象是在听别人的故事,或者有时候会琢磨,这些家伙有何居心,是不是想耍我寻开心。但仔细观察,他们却不象是在开玩笑。

    “那我怎么会不记得这些事呢?”我感到怀疑。

    “后来你发了一场大高烧,就把这些事全忘了。”他们异口同声地说道。

    至于是些什么事,他们却只字不提,似乎每个人对这些事都很忌讳。

    因此我对此仍然将信将疑。
    


    2楼2011-10-26 10:45
    收起回复
      还好我这个人有个好习惯,就是对自己想不明白的事,便拒绝去想——反正想也不是徒劳的,何必浪费脑细胞?!更何况我都毕业四五年了,对那所学校也没有什么好留恋的,所以跟它有关的事不想也罢。

      直到有一天,我收拾旧物时,从旧书堆里翻出一本日记本。

      我好奇地将日记本翻开来看,发现里面记载的一些事,似乎跟我的舍友讲的那些事有关。可是我一点儿记忆都没有,若不是认得是自己的笔迹,我真以为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

      但是那个日记本越往下看,越发现它带给我的只是惊慌和恐惧!

      特别是在日记本的最后一页写着几行字:

      “我要尽快将这个日记本销毁掉,在我彻底忘了这些事之前。

      如果我有一天再次记起这些事,那么,我的厄运既将来临!”

      我发现那“厄运”两个字写得特别的大字、醒目。

      我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最后没有将日记本销毁掉,我看了看写下这最后几行字的日期,按推测应该是我发高烧的期间。

      之后几天“厄运”那两个字一直在我的眼前晃来晃去,我的右眼一直不停地跳。

      左眼跳财,右眼跳灾。这种征兆不得不让我感到心惊胆跳的。



      这天我下班回家已经很晚了。

      刚从公司的电梯走出来,发现电梯口蹲着一只暗褐色的猫,它在冷冷地盯着我。

      见鬼,这个地方怎么会有猫呢?我觉得很奇怪。

      但我不做细想,我得去赶那最后一趟公共汽车,否则又要多花几十块钱打的了。

      还好,当我跑到站台时,我要乘的那路车正沉重地喘气着,屁股后面冒着烟,准备起动。

      我飞快地爬上车,车门在后面“啷当”一声关上了。

      我寻个位置坐下,不一会儿,便感觉今天这趟车有些不大对劲。

      平时这最后一趟车都会有几个固定的乘客,可是今天这车空空如也,只有我和司机两个人。

      或许,是因为前两天看到那本日记的原因,我的心里有些怪怪的。

      当我将视线从车内移到窗外,发现大街已然空荡荡的。突然一个熟悉的画面映入我眼眶:

      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老妇人跪在沿街的人行道上,在她的面前摆着一个铁桶,铁桶里正燃着火,只见老妇人好象在口里不停地念着什么,而且不断地往桶里扔着纸钱。

      我不禁想起了那日记本里所记载的内容。

      车渐行渐远,那老妇人被远远甩在了身后。
      


      3楼2011-10-26 10:45
      回复
        车行驶过两三条街后,我的心神方定。

        但正在这时,车拐入了一条小路。在街角的拐弯处我突然又看见那个老妇人!

        她依然跪在那进里烧着火,跟刚才见到的情景一模一样!

        我吓出一身冷汗。

        为了缓解心中的恐惧感,特意走到靠近司机后面的位置坐下,和司机搭讪起来:

        “师傅,今天这车上怎么没什么人呀?”

        这路的末班车司机是个山东人,为人豪放。夏日开车时,总不喜欢扣衣服,坦胸露腹地坐在驾驶座上,象是尊弥勒佛。由于常坐他这一趟,渐渐地跟他也熟络了。

        那司机转过头,笑呵呵地说道:“小伙子,你可真会说笑,这车上不是有人吗?而且比往常这个时候的人要多呢。”

        这个司机我从来没有见过。

        我一惊,赶紧转身长去看!

        确实车上坐着好几个人。

        有一对情侣偎依地坐在第二排,有一个少妇坐在右边第三排的位置上焦急地看着手表,那个学生模样的年青人独自坐在最后一排听着MP3。

        还有,还有我刚才坐的位置旁边正坐着一个老人!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使劲地揉揉,没错,车上是坐着人!

        那刚才……

        !!!

        车“嘎——”一声停下了,我到站了。

        我飞快地下了车,心慌意乱的。

        今天这些事真的有些蹊跷。

        我快步地走进我租的公寓所在的那条巷子,想快一点回到家里。

        可在巷口,我又看见了刚才的那个老妇人!

        她刚好跪在巷口的中央,挡住了我的去路。

        这可怎么办,除了这条路,我就没办法回家了。

        我犹豫了好一会儿,在决定是否硬着头皮走过去的时候——

        依稀地听到有个声音说道:“时候到了……走下去……不要回头,不要往回走……”

        周围并没有什么人,我怀疑就是这个老妇人在跟我说话。可是又不象,因为这老妇人似乎很专心地烧着纸钱,口中念念有词,不知在念着什么。

        然而我决定走过去了。当我忐忑不安地从老妇人的身边经过时,那老妇人似乎并没有什么反应,依旧如故地烧着纸钱。

        我走着走着,忍不住好奇地往后看,发现那老妇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

        这时候,从不远处传来一声猫叫的声音:“喵——”

        我寻声看去,发现一只猫正在一动不动地盯着我。

        借着路灯,我一眼就认出这只暗褐色的猫正是我刚才在公司的电梯口见到的那只!

        


        4楼2011-10-26 10:45
        回复
          没人看,不转了


          5楼2011-10-26 10:46
          回复
            继续


            IP属地:安徽6楼2011-10-26 11:10
            回复
              LZ你的头像真盖了 坦坦的 很不错 哈哈哈


              7楼2011-10-26 11:17
              回复
                求粉啊


                8楼2011-10-26 11:20
                回复
                  我擦,继续呀……


                  IP属地:河南来自手机贴吧9楼2011-10-26 11:20
                  回复
                    谁粉下,我就继续到天黑


                    10楼2011-10-26 11:24
                    回复
                      下面我不用第一人称了,太色了,吃不消,我用小王做第一人称吧


                      11楼2011-10-26 11:26
                      回复
                        小王走回公寓,马上打开那本日记,想把它看完。
                        一看,第一篇日记是农历的。
                        上面写道:某某年阴历七月十五!

                        我觉得很奇怪,因为我记日记时,写日期从来不用农历,只用新历。

                        我赶忙翻开万年历察看七月十五到底是什么日子。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万年历上面写道:阴历七月十五,盂兰盆节,俗称中元节或鬼节!
                        


                        12楼2011-10-26 11:26
                        回复
                          我记起小时候老人曾对我讲过,每年的这个时候阎王就下令大开地狱之门,让那些终年受苦受难禁锢在地狱的冤魂厉鬼走出地狱,获得短期的游荡,享受人间血食,所以人们称七月十五为鬼节,连七月这个月份也被人们视为是不吉利的月份,既不嫁娶,也不搬家。

                          我算了一下,那时学校还没开学,可是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事,那一年署假还剩下很长的时间我便到了学校。

                          我拿着日记接下去看:

                          令天我起来得特别早,不知道为什么,而且突然很想去图书馆看书。

                          我觉得自己的这个念头很奇怪,图书馆那个地方我是从来不去的,好不容易坚持了这么多年了,怎好现在却要突然“要去”呢?

                          可是心中的这种想法却越来越强烈,于是我便找出了从未用过的崭新的图书证。
                          


                          13楼2011-10-26 11:26
                          回复
                            我急着要去图书馆。
                            图书馆共有三层。
                            第二层人不多,看了一会又去了第三层。第三层就两个女生。


                            14楼2011-10-26 11:27
                            回复
                              不知怎么,或许是因为旧书的霉气味的刺激,我的脑袋不知不觉开始有点胀,渐渐地整个人都变得晕沉沉的。

                              我“呼——”地一声站了起来,由于用力过猛,将椅子给推倒了。

                              “叭当——”椅子击地,发出了一声巨响。

                              在场所有的人都侧目以视。

                              可是我却一点反眏都没有,椅子也不扶,便没头没脑地走了出去,连图书证都不拿。

                              这时的我心里尚保留着一丝清醒,亦觉得自己的行为不合适,可是就是控制不了自己。

                              我走出三楼的阅览室,径直向通往天顶的楼梯走去,由于是旧式的楼房,采光性不强,那楼梯黑乎乎的,伸手都快不见五指了,根本看不清前方。

                              我越走越觉得不对劲,因为我知道再往上走应该就没路了,但我仍然控制不了自己的脚步。

                              奇怪的是,这楼梯拐了一个弯仍不断沿伸着,似乎三楼上面还有一层楼(按理说这种旧式结构的房子,通往天顶的楼梯是没有拐弯的)。

                              我继续往上走,蓦然发现在楼梯的尽头有一扇门,上面挂着一块木制的旧式的提示牌(这种提示牌,很早以前就被淘汰换作塑料或金属的了),上面用古朴的毛笔字写着:某某学校图书馆。

                              ——而这某某学校,便是我们学校原来的名称,但这名字在十几年前就已经改了。

                              这时,突然一阵风“呼呼—”地刮来,那扇门被风吹开了一道缝。

                              透过那个缝隙,我看见了一个身穿黑色衣服的老妇人跪在门旁,往她的面前的一个铁桶,烧着纸钱!

                              老妇人的满头银丝,在这时显得特别的诡异。

                              这时又吹来一阵风,门扉洞然打开。

                              我迷迷糊糊地绕过那个老妇人走了进去。

                              当我经过她时,我发现她喃喃私语不知在念些什么。

                              只见门口不远处坐着一个管理员模样的人,这人身着黄色的长衬衫,绿色的的军裤,很土的样子。这人有点面熟,我似乎在哪里见过。

                              里面被一分为二,左边靠近门口的位置摆着几张破旧的课桌椅,上面坐着几个人:

                              一个瘦长的高个子,穿着一套崭新的运动服坐在离管理员最近的地方,正伏首认真地看书。

                              一对情侣模样的人正肩挨着肩亲密地坐在高个子的左边的一张桌子前,他们在窍窍私语着,从侧面看过去,我发现这两个人的面貌都相当的漂亮。

                              还有一个女孩子背着我坐在更远的地方,她梳着马尾巴,用一根红丝线扎着,至终至终,我都没有看见她的脸。

                              在这个女孩子的边上一张桌子旁还坐着一个男生,梳着很新潮的爆炸头,穿着也很嘻哈。他正抖动着肩膀轻声地哼着歌。
                              


                              15楼2011-10-26 11:27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