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忍吧 关注:1,678贴子:17,627
  • 22回复贴,共1

【原创】明日何其多(乾忍,H)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记得贴吧河蟹有点严重,试试能不能发
以前的文。突然觉得好寂寞,出来发发看冷cp有没有可能遇见同萌;_;
并不是生日贺文,但既然赶在了今天,还是祝侑士生日快乐


回复
1楼2012-10-16 00:00
    忍足回到房间看见乾盘腿坐在窗下,膝上打开笔记本电脑。
    “行行好,你该不会是在查……”他靠过去瞅一眼,恨不得咬掉自己舌头。
    究竟是什么人用这种像医学挂图一样的图示来讲解这种……!
    乾猝不及防地伸过手臂搂住他的腰,手掌以奇异的力度斜斜向上滑到后颈。忍足触电一样跳了一下,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嗯,突然出手的效果,果然会比较好。”
    乾若有所思地合上电脑。忍足古怪地笑了一声。
    “出手时机之类都属于附加点数的辅助项目,攻击判定还是要看攻击方式和战斗力啊……”他小声嘀咕着拿掉眼镜,趁对方倾斜身体把电脑放上矮柜的时机,迅速扑上去顺势压倒。两个人缠绕着倒在榻榻米上,衬衣纽扣很快散开。
    忍足占据上风,眼看被压制的那一方无意挣扎,只是喘气渐渐急促了,隐藏在厚厚镜片后面的眼睛也灼灼地发亮了。他这儿正满心得意,忽然才感觉到乾的手在背后移动。
    移动的速度很慢。隔着衬衣,触感似有还无。指压时轻时重,点了一路暗火。
    等那只手徘徊几圈终于不慌不忙地滑进衬衣下摆,那火便腾地窜上头窜遍全身,烧得眼眶发热,手脚发软,额上一点一点烧出汗来,气喘得厉害连自己也听不下去。
    这种,超会煽情的摸法。
    “……你,至于懂到这种程度嘛……”他气喘吁吁地说。
    被抚摸的背部冷冷热热仿佛变成了具有独立意志的独立存在。它在呼吸。它在思考。它试图发表意见——它感到饥饿。
    “理论虽不是全部,”乾欠身推一下眼镜,“但也占很大一部……分……”话未说完,忍足抬手勾走了他的眼镜。视野骤然变得模糊,紧接着对方的嘴唇不容分析地压过来。
    忍足近乎泄愤地咬了他。一个冗长的吻。他想被咬破的嘴唇会肿起来的概率高达……
    ……无法确知。
    无法计算。头脑暂缓运行,身体自作主张。他的手探到皮带扣,拨开时金属轻轻发出“嗒”一声,像个简短的讯号。忍足睁开眼睛。他觉得他眼睛颜色很深,虹膜和瞳孔的界限不甚分明,当然,他想到部分原因是由于自己近视度数太高。


    乾双手撑在两边停止了一切动作,不知道在想什么。忍足头脑一片空白,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满脑子都是距离自己不到一尺的这张脸。散发荷尔蒙的样子简直只是用眼睛看着就有感觉似的。
    “你在想什么?”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话。
    “……天呐。”
    忍足努力压下翻白眼的冲动,伸手环上他脖子,去咬他的喉结。他的喉结轮廓很清晰,讲话的时候上下滚动明显。
    “告诉我,你在想什么?”
    “即使你这么问,我也没办法用语言回答啊,”忍足抬起头,低低地笑,“如果看不清楚的话,试试感受一下怎么样?”
    乾看着他停顿了三秒。
    肌肤贴合的触感似乎发生细微的变化,颤栗与渴求。
    ……只是看着就有感觉,被看着就更是要了命了……
    “嗨嗨,别再感受了。我什么都想不了。认真的。”
    什么都想不了。
    感觉到对方的手指深深埋入自己身体的时候,什么都……


    两个人彼此摩擦,发生变化的感觉很明显。乾犹豫一秒钟,放弃用数据描述这个感觉。忍足把额头抵在他肩上,呼吸声又急又重。
    下一步……大概……
    理论可以指导实践,但只有理论的确是不够的。
    “早说让我来嘛……”
    忍足凑在他耳边故意呵了口热气,左手仍然环住他脖颈,右手顺脊梁一路往下溜,四处游荡花样百出。轻微的排斥和剧烈的灼热相混杂,很快就爆发。他一分心,手下动作不由自主地加重加快。忍足手臂猛地一收紧,叫了半声,后半声硬生生地咽了,就搂着他一起倒下去。
    纸门不隔音。他们抱在一起,各自疑惑为什么自己的心跳声如此震耳欲聋,过了半分钟才先后明白是两个人的心脏在同一个紧张的节奏上突突直跳,冲动和莫可名状的恐慌一同水涨船高,于是更加抱紧彼此。
    “你在想什么?”乾问。他不喜欢没有把握的感觉。
    忍足歪着脑袋端详他一会儿,没有答话,慢慢靠过来轻轻吻他的唇角,碰一下,再碰一下,几乎不能称之为亲吻。
    然后端端正正极其隆重地吻上去。
    这个吻漫长得转瞬即逝,主观感受里大约持续了有一个世纪,分开的一瞬却依旧恋恋不舍。





    回复
    4楼2012-10-16 00:03
      进入比想象中要顺利得多,多半归功于某人的理论知识和耐心。忍足郁闷地想着这家伙居然选了草莓味,虽然薄荷味绝对……更不舒服。
      骨头咯在榻榻米上很疼,疼得眼冒金星,他试图扯个坐垫垫在肩膀后面。坐垫在条桌那边,够不着。
      “别再问我在想什么,”忍足尽可能地抬起上半身,让自己饱受折磨的肩胛骨休养片刻,“讲实话,真的试着感觉一下吧。感觉。”
      如果已经如此贴近却仍然无法了解彼此的感受。
      如果人类只是被囚禁在各自躯体里永远无法交流的灵魂。
      如果……
      “根据刚刚的数据,你什么都没在想,所以我不打算问你。”
      “……亲爱的,如果你再提到数据或者资料,我就给你一拳。我是认真的。”
      是啊,什么都没办法想。
      这种意识完全融化、不知自己身在何方去往何处的时候……
      他合上双眼,任由意识化作黏稠混沌的液体。
      似乎是风声嗡嗡回旋在头脑里。忍足无意识地睁开眼,无意识地盯着面前这张脸发了呆。
      因为看不清而微微眯起眼睛,因为忍耐而微微蹙起眉头并且紧紧抿着嘴。唇间缓缓吐出深重的叹息,汗水划过额角滴落在自己脸上。
      已经很有成年人的样子了。之前一直不觉得,在身边的这个人,体格精悍,骨架端直,线条刚毅,俨然已经是年轻男人的模样。
      从十五岁之后就没有过一周以上不见面,因此难以察觉到对方身上发生的变化。
      其实只不过三年功夫,十五岁时是以怎样的心情面对那个总是习惯站得笔直的高挑少年,就已经记不得了。反正,多半没什么正面评价。
      ……不,比起这个……居然真的只是盯着看就有感觉了啊…………
      他为自己感到了不寒而栗。
      “你在走神。”乾突然说。饱含情欲的声音有种特殊的磁性。
      “哎?我……”忍足清清嗓子,给自己留出缓冲时间,“我在想,今晚你回不去了。”
      看天色,距离末班电车的钟点顶多还有半小时。眼下既然搞起来就绝对不是半小时能搞完的状况。
      “我以为,你会觉得,这种时候考虑别的事情,这个举动非常不浪漫。”
      “…………”我以为你不至于拿浪漫当成一件事儿说……


      回复
      6楼2012-10-16 00:06
        后半程进行得异常激烈。冲动终于到达理智的临界点。忍足锲而不舍地伸手去拉坐垫,手肘撞在桌脚上,整条手臂都发麻,麻得不像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但是很快乐。这种程度的冲撞与麻木,都带上一种新鲜奇异的兴奋,似乎生平头一次经历。
        大致应该就是这个样子吧。他模糊地想。名叫恋爱的东西。
        爱着的人在爱情里探索并且被探索,获取的同时也给予,感受而后接受,承受并且享受。
        获取的给予的,接受的享受的,都是很多很多的爱。
        不止意识,连身体也即将融化在其中。
        拥抱的姿势和力度似乎要合为一体而死去。
        大致就是这个样子了吧。爱的样子。


        回复
        8楼2012-10-16 00:08
          头脑重新开始转动的时候,发现自己仰面躺着,瞪眼望着吊灯的白光。
          强烈的余韵仍然在身体里四处回荡,撞击出令人心悸的余响。他们动弹不得,连话也说不出,一动不动地躺了大约十分钟。
          “搞什么啊……”
          忍足心有余悸似地开口,听自己的声音好像是从旧磁带里面放出来一样失真,似乎还有一点点颤抖。他用手臂支撑身体坐起来,不到一秒又慢慢躺下去,脸色并不好看。
          “刚刚高度紧张,神经高度兴奋,以你的血压状况,一下子要坐起来,供血不足引起晕眩是可以肯定的。”
          “……”
          “早就想说了,”乾抬起手仿佛是习惯性地要去推眼镜,意识到此时此刻没戴眼镜之后相当不甘心地摸摸鼻梁,“血管舒张压偏低,虽然不至于称之为疾病,但终归影响健康,对运动员来说也不是完全没有危害。你自己该不会不知道吧?以前打网球的时候。”
          “…………”
          “试试看吧:乾版青箭鱼饮料,富含维生素A和欧米伽-3脂肪酸——即DHA,每天服用七百毫升,增强体质的效果十分显著。”
          “………………”
          “话说回来,”乾找到眼镜戴回去,如愿以偿地推推镜架,“你的情绪应该有所改善,想继续温书吗?”
          “……这种时候再继续温书,连我自己都要被自己感动。”
          忍足闭着眼睛深呼吸,然后起身披上衬衣去收拾摊在条桌上的书本练习册。时间接近十点,可以直接洗澡睡觉了。


          回复
          9楼2012-10-16 00:09
            乾回到房间,先洗完澡的忍足已经跑去向房东借了一套被褥。
            “你需要电热毯吗?”他跪坐在并排铺设的两个铺位旁边,看起来略显纠结。
            “不用,”乾咳嗽一声,莫名地想发笑,“我认为今晚你也不用。我可以让你热起来。”
            忍足像吃饭噎住了似地瞪他。
            “插头是连通的吧。如果觉得冷,打开它就是了,”乾钻进没有铺电热毯的那一边,“那么劳烦你关灯。”
            忍足的表情看起来好像很乐意踹他一脚。


            回复
            10楼2012-10-16 00:09
              ……好奇怪,中间被删除了一次,但分开发又顺利发上来了,我该不会被跨省吧……遁走


              回复
              12楼2012-10-16 00:10
                噗!在H的时候还不忘数据…这种事也只有乾能做的出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3楼2012-10-17 10:19
                  我是好奇这对CP才进来的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2-10-19 13:07
                    写的很不错,我很喜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2-10-19 21:31
                      同好在这里呀同好在这里~~~~~喵喵喵我在图书馆看到这篇开心的跳起来了喵喵喵~~~~~

                      【被抚摸的背部冷冷热热仿佛变成了具有独立意志的独立存在。它在呼吸。它在思考。它试图发表意见——它感到饥饿。】
                      这句话好漂亮~~~~~~~~~~~~~~看起来就很饿【不对!


                      收起回复
                      16楼2012-11-12 17: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