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忍吧 关注:1,677贴子:17,627
  • 9回复贴,共1

【翻译同人】胜败常事(真田忍足 一篇完)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寂寞病发作,跑来丢以前的译文;;;
看了吧规,不知道翻译同人可不可以发,不合适的话麻烦吧主删帖,抱歉m(_ _)m
1L空给百度


回复
1楼2012-12-24 23:38
    翻译授权:Please feel free to translate my fics into Chinese - just please mention somewhere that they are mine :)

    原题:Win or lose
    (原文见fanfiction.net上的网王fandom 链接似乎发不出来)

    配对:真田/忍足
    分级:指导级
    文案:
    有个莫名其妙的家伙跑来安慰真田——而真田不愿意听、并且自认为不需要听到什么安慰。忍足懂得他的感受。
    “我不需要怜悯。”
    “对,我压根儿就不可怜你。”

    胜败常事
    作者:Mad the Badas
    译者:小呆(Karen / 轻云)


    回复
    3楼2012-12-24 23:44
      真田不需要安慰,坦白说,其实没人敢去安慰他。幸村也知道世界上有很多事儿比这更糟糕——在全国大赛中获得亚军,作为一支队伍,立海既然已经全力以赴就可以说几乎没有遗憾。这个结果只能说明对手比他们更强,或者运气更好,抑或是两者兼有。

      他看着那枚银牌,搞不清自己究竟感觉如何。颁奖仪式上他努力显得自信、强大而坚定,但现在呢?现在一切尘埃落定,他独自站在东京的一个露天球场,戴着那枚无用的奖牌,感觉如何?奖牌突然变得沉重,像一个敌人,勒紧他的脖子,让他窒息。他应该有什么感觉?他不知道。

      一切努力都是白费的。那些严苛的训练、那些快乐或痛苦的回忆、那些耻辱和光荣的时刻——作为一个团队,作为一名选手——这一切都因为一场彻底的失败而变得毫无意义。只有一件事情清晰如昨:他放弃了自己坚守的骄傲却依旧败落,一切皆属徒然。

      “你明白那种感觉么?一切都结束了,真田。”他听到身边响起一个并不熟悉的声音。那是冰帝所谓的天才忍足侑士。他在这个露天球场做什么?太阳早已下山了。真田没有问出口,毕竟他自己才是最没有理由出现在这儿的人。他家不在这儿,他的队友们已经回到神奈川、正在举行一个小小的庆祝会。回去,铩羽而归……他还不想面对这件事情。他没什么可庆祝的。

      “那是什么?”尽管对忍足说的那个什么一点儿兴趣都没有,真田还是问了。他有他自己的问题要考虑,他需要为自己得出一个结论。忍足为什么会在这里,这个问题根本没有进入他的思维。他不关心这个。

      感觉如何……

      “做个失败的赢家,或者与之相反。说到底,无关紧要,不是吗?你舍弃了你的骄傲,却仍然以失败告终,这让你感到痛苦?……”忍足发问。真田上下打量着他,多少有点儿疑惑,但对方并不看他。被称为天才的少年望着空旷的场地,面无表情,毫无情绪——扑克脸球员,冷漠是他的风格。

      “我不需要安慰。”真田喃喃地说。话一出口他就隐约觉察到自己是在故意曲解忍足的话。他故意的,出于自己无法解释的缘由,想挑起对方的反应。他不想看见忍足那副样子,平静得仿佛心如死灰——或许因为,那样就可以证明自己尚未心死。

      “我才不想安慰你。”天才面无表情地回答,语气依旧毫无情绪。真田油然感到焦躁,想叫他走开、让自己一个人呆着。他沉默不语。

      “那些没法儿体会这种感受的家伙才会无关痛痒地安慰。我能懂的,真田。”

      真田很怀疑,忍足怎么可能如此堂皇地自称懂他呢,这会儿连他自己都搞不懂。袖手旁观,眼神空漠,假装世界简单得只剩下一场网球赛的输赢,这很简单。就这么回事儿。他们两个几乎可以算是互相不认识。这种对话有什么意义?……

      “你不可能懂。”真田摇了摇头,转身欲走,虽然他没打算去任何地方。今晚他无家可归。

      “不可能?”忍足柔声反问。真田确定他在笑,但眼下的对话根本没什么可笑的。“但是很遗憾我太懂了。我也干过这种事儿,就跟你现在一样神经兮兮的。一旦失败,会有什么在等着你?苦涩、怨愤、后悔、孤独;向身边的人发火,埋怨他们夺走你的荣誉;你简直觉得没脸再见他们了,但没关系呀,其实你也没脸再见自己了。你最宝贵的骄傲弃你而去,你以为自己可以打败对手一路走向期待已久的胜利,你觉得被骗了,失望吞噬了你。你不再考虑团队了,你渴望自由独立,如果没了那些东西你什么都不是——这一切的想法你没有向任何人表露,不过,相信我,如果你当真陷进去,事情只会变得更糟。”

      无聊。真田心想,但他知道自己是错的。忍足说的每句话、每个字都意外精准地描述了他的感受。苦涩,面对立海的伙伴们感到情绪低落,无助并且愤愤不平。忍足怎么会了解?他怎么会如此理解?

      “你打赢了。”真田猛地想起来。忍足点点头,第一次抬起眼睛直视他。那双眼睛依然空漠。


      回复
      4楼2012-12-24 23:47

        “对阵青学的桃城。那是我的逆袭。我曾经丢弃了自己的骄傲,付出了一个运动员可以付出的最高代价,争取到这次与青学比赛的机会。我做了一切非做不可的事情。我赢了。然而归根结底我却输了,因为我们的队伍不够强,或者不够幸运,我们又一次输了,”天才少年的眼神再度飘远,“我们凭着主办方额外名额才能参赛,真田,听那些评论风言风语说我们有多么一败涂地是一种羞辱。我赢了,我以为我跨过去了,我以为我赢回了自己曾经失却的自尊,但我又一次被迫失去,”他动作缓慢地摇了摇头,“打那之后直到现在我还没碰过网球拍呐。”

        真田忽然意识到二人的处境究竟有多么相似。之前输给青学,这次他准备拼尽全力打败手冢、带领立海夺得冠军;为此他放弃了尊严,放弃了堂堂正正的比赛,放弃了球场之王的称号。只要立海赢了,那些荣光统统都会回来。立海输了。那是耻辱。

        “我不会放弃网球的。”真田开口作出保证——对忍足?对自己?这时候对谁都无所谓。这个誓言庄重而真诚。

        “我知道,”忍足回答,“对我来说网球不过是兴之所至,我刚好挺拿手这项运动罢了。那不是我的生命,从来不是。而对于你,网球却是一切。这就是我们之间的区别。你可以走出来,真田。你从未被打倒,皇帝。”

        最后两个字音落入耳中,真田发觉自己下意识地动作起来——他经常这样,但并不怎么引以为豪——他走近几步站在忍足面前,伸手强迫对方抬起头来,直视他的双眼。他需要看清楚他在想什么。头脑中有个声音在说你疯了,但他无法分出一丁点儿注意力去搭理那个声音,因为忍足,由于惊讶或疑惑或其它什么原因,忘记了摆好自己的扑克脸面具,眼睛里充满着情绪。那儿有痛楚、孤独、热望和感伤,还有柔软和脆弱。

        真田吻了他。

        这感觉很奇怪。嘴唇贴合的触感像是疼痛,角度也很怪异,忍足的眼镜撞到了他的颧骨。真田完全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于是动了一下嘴唇,忍足也动了一下,感觉还是很奇怪,但也很好。很棒,很柔软。决定了,喜欢这种感觉,真田又吻下去。接着再一次。每一次都比上一次更好。

        “请跟我比赛。”过了很久很久他才开口说。天已经差不多全黑了,他和忍足依然傻站在街头,彼此相对。这是个温暖的夜晚;又或许夜凉令人战栗,不过真田感受到了来自别处的温度。

        “不要。”忍足拒绝了。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莫名其妙,脸上露出毋庸置疑的懒散笑容——虽然几乎看不见他的脸,但真田对这点确信无疑。

        “现在不要。”他补充道。

        “什么时候可以?”真田觉得自己好像也笑了,尽管自己没留意到。他的嘴唇破了、他想睡觉、他的队伍只拿到了全国大赛亚军,而且忍足在拿他寻开心,然而这些都无关紧要。 “马上,”忍足说,“现在打的话,你会打败我。没准儿我要连输四局。这样的比赛我可不爽,”他摇头,至少真田认为他在摇头;黑暗中什么都难说,但这真的无关紧要,“等到我们势均力敌,我们就比一场。”

        真田忍不住笑出声,笑声短促甚至沙哑,但其中有些什么东西。他不曾真正地持续大笑。“你认为那是‘马上’就会到来的吗?”他问。他很奇怪为什么心情变得如此之好。因为亲吻?但吻的是个男孩子,一个几乎不认识的男孩子,这不可能让人心情变好。好了,算了,其实这也无关紧要。

        “当然是。”忍足的嗓音明晰而笃定,“毕竟我是天才呀。”

        于是真田再次吻了他,那感觉仍然诡异,然而非常、非常好。他知道自己找到了另一件事情,除了网球……或许还有剑道之外,让他愿意花费时间去做的事情。他考虑着暑假剩下的日子能不能每天都来东京。他考虑着能不能邀请忍足去神奈川。他考虑很多事儿,每件事情都那么好。他们各自都有些问题没搞明白,但一切都会好。

        感觉如何?……他还是不知道。但有些东西已经无可否认地改变了。即使立海没有拿到全国冠军,世界也没有毁灭。重要的是比赛本身,他为什么要执着于胜负呢?明天他就上火车了,跟柳或者赤也一起——赤也必须跟着他,因为来年带领立海取得冠军的将会是赤也——或者大家一起。

        将来与忍足打比赛的时候,他要调整到最佳状态。毕竟对方是个天才。

        (完)


        回复
        5楼2012-12-24 23:47
          再看一遍,好怀念我还是小清醒的日子……


          收起回复
          6楼2012-12-25 16:39
            恩……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7楼2012-12-25 18:21
              于是这篇和那篇文是同系的呐…真忍什马的也超有爱啊嗷嗷!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8楼2012-12-28 0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