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忍吧 关注:1,677贴子:17,627
  • 10回复贴,共1

【原创】忍足中心的21个段子(汗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玩意儿都好意思发出来,可见我有多寂寞orz
1L留空


回复
1楼2012-12-25 00:01
    大部分是良识,有几个cp段子(乾忍、榊忍),cp段子会有标记,请雷的同学自动跳过^^;
    没有标明的全都是良识





    Adventure(冒险)
    轻手轻脚地爬出帐篷,外面是黑沉沉的夜,他深深吸入一口清冽的空气。
    瀑布的声音隐约回荡在远方,他站在原地让眼睛稍微适应黑夜,向溪水走过去。
    “迹部?”
    已经有另一个人蹲在小溪旁边,回过头的同时似乎抬手扶了一下眼镜,语气听得出吃惊。
    “哼,睡不着吗。”他一直走到他身后。
    “我睡不着这种事情很难理解吗,”忍足站起来,甩甩手上的水,“我又不是岳人,跳来跳去玩累了就睡了。倒是你——”他转过身,装出恍然大悟的语气,“哦,露营你也睡不着——”
    迹部翻翻白眼,“本大爷是特地出来吹风。”
    “嗨嗨,那就机缘巧合区区鄙人我有幸陪您一道吹吹风怎么样。”
    “……哼。”
    两人沉默地顺着小溪往前走,直到忍足突然出声:“呐,迹部……”
    “干什么?”
    “你敢不敢,帮我回头看看呐,”忍足颤巍巍地说,“我从刚才一直觉得,背后有东西呀……”
    忍足的嗓音低沉并且有一点点颤抖。一直轰响的瀑布隆隆的水声,不知何时居然消失了。
    忍足伸手过来,轻轻戳了戳他的手背,指尖冰凉。迹部觉得一股凉气顺着手臂窜上脖颈,冲得头发根根倒竖。两人不约而同地停下脚步,难以形容的诡异氛围陡然降临。
    “你感觉到什么?”迹部问。
    “就像是有东西逐渐笼罩过来了,或者有一双眼睛在看着你……看着你……”
    “别说了!”
    迹部用力一掐他的手腕,猛地回头。
    山林好整以暇地躺在他们身后。瀑布水声响着,响着,令人瞌睡地轰响着。
    “什么都没有吧,你这笨蛋!”
    迹部狠狠摔开他的手,恼怒地听见自己心脏砰砰狂跳。
    “我就是觉得背后有动静嘛,深更半夜深山老林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松鼠,喜鹊,蜥蜴,什么都有可能啊,”忍足无所谓地摊手,“莫非你怕鬼?”
    “……无聊!!”


    回复
    2楼2012-12-25 00:04
      Crackfic(片段)
      签到处人来人往,忍足打望半天没找着迹部,倒是瞅见另一个修眉凤目的少年,委实抢眼,忍不住多看几眼。
      少年穿蓝白运动衫,站得笔直,立在青学部长旁边交待比赛事宜,最后微微颔首:“就是这样了。那么请各位切勿松懈。”
      不小心听见了这句话,忍足牙根一凉顿时想起神监督有事没事挂在嘴边的“去吧”。
      “侑士侑士,”向日扑到他背上,“你有没有看见青学的那个副部长?”
      “早就看见啦。”那么显眼的家伙,想看不见都是不可能的吧。
      “听说他跟我们同年,但看起来根本不像中学生耶。”
      “对啊,一张扑克脸不够性感哩。”
      “侑士你又说‘哩’了,重新说一遍!”
      “是是,摆着一张扑克脸,不够性感‘呢’。”
      “你在故意模仿什么奇怪的腔调啊!”
      “……不赶快调整进入比赛状态,在这里聊天,啊?嗯?”
      迹部突然出现在两人背后。
      “嗨嗨,相互激励也是一种调整哩。去热身?”
      “你又说‘哩’啦!”
      “相互激励,也是一种调整‘呢’。我在问你啊岳人,去不去热身?”
      “你们无论什么时候都有那么多废话要讲吗,”迹部已经走到前面,转身不满地看着他们,“快去做热身运动。”
      “去去去,马上去马上去。”向日拖了忍足的手,大跨步向前走,几步就冲到前面去。 忍足边笑边走,经过迹部身边时抬起另一只手用食指中指碰了碰额角向外一扬。迹部朝他撇撇嘴,他笑嘻嘻地被向日拖着走远了。


      Crime(背德)【忍→榊】
      回到二楼房间之后榊才回想起忍足出门前的反常神情。
      是为什么呢。擦肩而过的一瞬间,眼底涌出深不见底的失望。
      从来没有、也并不希望如此汹涌地泄漏情绪吧,这个孩子。
      在大阪的时候,比赛输得一败涂地——大概从未经受过那般惨痛而莫名的败落——他也只是在低头的刹那从眼角流露出一点点委屈,听到问话就很快抬起头,脸上已经绽开无懈可击的笑容。那时忍足很明显是个小孩子,五官线条圆润,细长手指扣紧网线,漆黑的眼睛熠熠发光。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镜片后面那双眼睛变得深邃模糊,有时笑起来甚至流露出某种戒备森严的桀骜。
      “不要告诉我我是个天才,”他带着那种神情说,“那个词已经有很多人在我耳边说过。不要告诉我我是特别的,除非那是老师真正的想法——对您来说,我毕竟不是什么不同于别人的存在吧。”



      Death(死亡)
      车水马龙。霓虹交织。
      浅草,多摩川,彩虹大桥,东京湾。
      即使像这样阖上双眼,也仍然看得到变幻的光影掠过眼睑。
      他把头靠在车窗玻璃上,无声地微笑。
      真是个灿烂的城市啊,东京。


      回复
      3楼2012-12-25 00:06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榊忍】
        会议室在顶楼,榊放弃电梯,从楼梯慢慢往下走。
        午休时间在网球场遇见的那个小孩,身上显然有着无限的潜力可供发掘。
        会不会愿意,去全国网球名门的冰帝打网球——
        他稍微转了转这个念头,暂时没有深想。
        经过教室下意识地往里瞥一眼:后排靠墙的位置,忍足手肘撑着桌子,双手交叠撑着脑袋,貌似在看讲义,其实可以想到是已经睡着了。



        Fantasy(幻想)【榊忍】
        榊走到门厅的时候,忍足正对着镜子打领带。通过镜子看见监督,他的动作停顿了一瞬间。
        两人在镜子里彼此对视——也许十几秒,也许不到十分之一秒,然后榊放下公事包,上前替他拉平衬衫。忍足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把领子翻得完美。
        “走吧。”
        嗨嗨,偶尔能搭监督的顺风车去上学也不错?

        【↑我是说我自己的幻想……ORL】



        Fetish(恋物癖)
        课间休息,向日猫在教室后面悄悄拨电话。
        “喂?侑士,帮我领一下体检表好吗,下堂课要考国文……”
        “知道了,就交给我吧。”对方的嗓音低沉懒散一如既往,可靠亦然。
        向日刚松口气,冷不丁听到电话那头传来迹部不耐烦的声音:“双眼视力二点零,你戴的什么眼镜啊?扔了扔了。”
        然后就听忍足嗷地一声惨叫,“Ahobe!你都不觉得没有眼镜的忍足侑士不是完整的忍足侑士吗?!”
        收线之前,对面已经沸反盈天。喂喂别扔啊,我的心我的肝我生命的四分之三呐!别吵了,这种美学品位以后少让本大爷看到!诸如此类,向日抱着手机笑了一个死。


        回复
        4楼2012-12-25 00:09
          Spiritual(心灵)
          迹部走到球场边的时候忍足已经在那儿站了很久。场内向日正在跳脚埋怨宍户后场跑位不好;他们刚刚试着组双打打完了半场练习赛。
          忍足没有回头,但好像知道迹部站在自己身边。因为他轻轻笑了一声。
          “岳人他啊,自己都不晓得自己打球的方式有多漂亮。”
          迹部望着他的侧脸,他抱着手臂,脸上还是那一幅似笑非笑的招牌表情,语气听起来更像是自言自语。
          “越漂亮越脆弱,好像生来就是为了被折损的东西。”
          “少废话,”迹部嗤笑一声,似乎鄙视他的言论,“上场慢慢说去。”
          忍足眉毛一扬,嘴角浮起一个胸有成竹的笑。
          “……啊,就交给我吧。”
          他笑着转过脸。他的眼睛漆黑明亮,坚定而深沉。



          Suspense(悬念)
          “侑士那家伙,不会睡过头了吧……”
          作完热身训练后解散,正选准正选各自进入场地自由练习。向日平均每隔五秒钟瞄一眼体育场入口,忍足却始终没有出现。
          “你知道忍足在哪儿?”迹部语气压着怒气。要打排位赛的是忍足,迟到未免太失礼。 “不知道啊。”
          迹部阴着脸拨电话,显然没接通,因为他的脸变得更阴了。
          “怎么会呢,”向日皱眉喃喃自语,“我都帮他交了作业……”
          然后他眼瞅着迹部脸色大变,转身疾步走出球场。
          直到活动时间结束忍足才笑嘻嘻地走进锁室,穿着校服空着手,手里没拿球袋。
          “岳人啊,”他晃过来,“多谢你啦。”
          向日没吭声,边收拾东西边摆给他一张要哭的脸。
          “哎,真是抱歉,我没来是被督学叫去检讨了,没办法嘛,可惜辜负你的好心啦……”
          “……侑士,侑士,”向日扔下书包扑过来,“侑士对不起对不起我害你挨骂我自作聪明你别对我笑你也骂我一顿……”
          书包落地扑通一声。忍足扎着两手哭笑不得,“哎哎,哎哎哎,没关系,真的没关系,你别真哭啊……”
          向日挂在他脖子上满脸委屈。忍足心说其实应该是我比你更想哭吧,况且这会儿我不说话你都能把自己弄哭了我要当真骂你一顿你可怎么办哟。
          “我知道你和迹部是好意,”他摸摸对方的头,“我很谢谢你们。”
          远藤先生同时收到三份署名忍足侑士的作业是怎样。本尊兼受害者一眼就认出了另两份报告的笔迹。
          向日抽了抽鼻子,“可是我没问过你也没问迹部……就害得你挨骂。”
          忍足脸上的笑越发泛滥得收拾不住了。迹部也没问过他,也没至于这么过意不去,然而迹部跑去办公室说是因为他们弄洒了他的讲义夹所以替他补一份实验报告但不知道他自己已经补全,就这样免去他的检讨。
          “这点小事当然没关系啊。我们是朋友来着。”
          这种事情可真不是每个人都有福气消受啊。他笑着抬手摸向日的头发。
          “……好朋友?”
          向日眨眨眼,又张开双手扑上来抱紧他。


          回复
          8楼2012-12-25 00:17
            诶呀你不寂寞我们来玩儿~!
            我似乎看过这个系列…………


            收起回复
            10楼2012-12-25 01:24


              收起回复
              11楼2012-12-25 02:30
                >3<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2楼2012-12-25 18: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