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写作吧 关注:113贴子:372
  • 14回复贴,共1

《荒世纪》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在一座华丽的大礼堂内,座无虚席,掌声雷动,讲台上一名身穿白大褂的中年人正朝下面蓝色的人潮挥手致意,礼堂里一下子就安静了。所有人都屏息静气,注视着中年人。
“200多年前,人类的文明遭到了不知名的灭顶之灾。那是一个黑暗的时代,几乎所有的文化都毁灭了,我们对那个时代知之甚少。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当时的幸存者——也就是我们的曾祖父这一辈人,没有放弃希望,经过不懈努力,终于重新点燃了文明的火炬——我们林德大学,就是在这黑暗中点亮的第一把传承文明的火炬(掌声响起,中年人不得不再次示意大家安静)。林德大学既古老又年轻……之所以说它古老,是因为它已经有200多年的历史;说它年轻,那是因为有你们,你们年轻人,不断地加入,不断地为它注入新鲜血液……”掌声再一次响起,中年人这次没有阻止,他只是站在讲台上,看着所有人。
阳光透过礼堂穹顶的彩色玻璃落到他身上,使他看起来有了一种超凡脱俗的气质,如同圣人一般。
哐当——
如同响起一道炸雷——穹顶的彩色玻璃一下子碎了,玻璃屑如雨般落下——随玻璃片落下的还有一个黑色的人影。
那个人穿着黑色的斗篷,戴着兜帽和口罩,不让人看出他的真容。
他像猫一样轻巧地落到讲台上,半蹲着,面对中年人。
全场一片寂静,都为这个不速之客所震惊。
黑衣人背对听众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中年人。
“你是……”中年人说。
黑衣人注视着中年人,迅速地从腰间掏出一支亮银色的手枪——
“砰”、“砰”、“砰”——!
三声枪响,中年人饮弹,血溅白衣,灿烂的红玫瑰在他胸前绽放。他的身体弯成弓形向后倒下,衣角飞扬,眼神空洞茫然。
刹那间礼堂里一片寂静,只听见众人粗重的呼吸声。
这寂静的一刻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然后一声尖叫打破了时间的凝滞——“校长……”
台下听众大乱,都抱头朝礼堂大门涌去。大门一下子打开,数十个警卫逆着人潮冲了进来。
黑衣人转身看着这一混乱的场面,微微欠身,似乎一个演员刚做完一次表演向观众致意,只是这场表演充斥着血腥与杀戮。
“轰”……是石破天惊地一声巨响,黑衣人身后的墙壁突然被炸开了,露出一个大洞。黑衣人看着举枪的警卫,嘴角浮现一丝狡黠的微笑——一道闪光瞬间亮起,几乎所有人都陷入了暂时的失明。当他们恢复视力时,黑衣人早已消失。
警卫立刻追了出去。
黑衣人沿着大道迅速地奔跑,数百名警卫在其后紧追不舍。
此时是清晨,大街上几乎空无一人,周围低矮的民房门窗紧闭。
黑衣人边跑边看表,转身冲进一条小巷,这并没有阻止追击者的脚步他们紧随其后。黑衣人冲出小巷后折向一个十字路口。追击者如同潮水般跟在后面。追击者在经过十字路口时, 一辆马车徐徐驶出,横在路中央,恰好挡住他们的去路。
“混蛋!”警卫队长破口大骂,他刚想绕过,却突然脸色一变,惊叫:“快退……”
但是为时已晚——一条火龙从马车上冲出,袭向追击者——整辆马车在人群中炸开。
黑衣人一口气跑过几条街,最后在一条阴暗的小巷里放缓了脚步。他拉下兜帽,取下口罩,露出真容。他看起来十分年轻,苍白的皮肤,大眼睛,看上去多了几分阴柔的气质,他有一头亮银色的短发。
“甘诺英,你弄出了好大的动静啊。”一个妙龄少女从阴影中走出来。她留着斜刘海,扎着马尾辫,身材高挑。她穿着一条牛仔短裤,白色的短衬衫和黑色马甲以及黑色高帮皮靴。
“没办法,他们跟牛皮糖一样黏人。”甘诺英摇头道。
少女嗤笑道:“跟牛皮糖一样黏人——这不是其他女孩子用来形容你的吗?”
“别闹,舞琳。”甘诺英面色尴尬地说,“林德市不宜久留,我们快走吧。”
舞琳靠墙站着,双手抱在胸前,“那这个呢?”她说着,一门迫击炮从阴影里倒了下来,“这玩意挺贵的啊。”
“不要了,”甘诺英果断地说,“我可没兴趣背着那么沉的玩意跑路。”


IP属地:陕西1楼2013-02-21 22:22回复

    第二章
    午夜,一辆破旧的马车疾驰在空旷的荒原上。一路上不见人烟,荒原里除了风还是风;远方是连绵的黑色群山,如巨人般屹立沉默地凝视远方;一轮巨大的银月悬挂在山峰上空,月光如水倾泄一地;马车偶尔经过巨大的建筑废墟,惊得一群不知名的生物从中飞上天空。
    甘诺英驾车,斗篷在风中飞扬。舞琳则在车里裹着一张毛毯子酣睡。
    “喂,几点了?”舞琳从睡梦中醒来问。
    地面坎坷,车摇得厉害,让人很不舒服。
    “看样子是凌晨。”甘诺英回答说,“黎明时就能赶到天空市。”
    舞琳披着毯子从车厢里出来,坐在甘诺英身旁。
    “不冷吗?”甘诺英说。
    “不冷。你呢,不困吗?”
    “困,挺困的。”甘诺英说,“要么你开驾车,让我去睡会儿?”
    舞琳:“开玩笑,让一个路痴来开车。”
    甘诺英:“那是,你把你自己丢了无所谓,可别把我也弄丢了。”
    舞琳大笑,然后又陷入沉思。
    “在想啥?”
    舞琳说:“我想起了一个故事。”
    “啥?”
    “据说两千多年前,有个诗人司马带着一个女子卓,不顾世俗偏见,一起出逃,结为夫妻。”
    “哦,很好看吗?”
    “不知道,我只是觉得挺浪漫的。”
    “我没那么浪漫,”甘诺英说,“我不是诗人。”
    舞琳叹了一口气,说:“时代变了,在这个时代,能活着就是最大的幸福。我怀念古时,那时还有青山绿水,站在什么也没了。”
    “多愁善感的小女孩啊。”甘诺英撇撇嘴说。
    “切,你又比我大多少呢?”
    “至少在我眼里,你永远是十年前那个哭哭啼啼的小女孩。”
    “你也是!我依然觉得你是个老不擦鼻涕的小男孩!”
    甘诺英大笑,高高扬起鞭子,马车以更快的速度奔驰着。
    甘诺英的心绪此时似波涛般起伏,他想起十年前那个大雪纷飞的夜里,作为流浪儿的他遇到了同样在流浪的舞琳,从此他们就在一起相依为命。他还记得15岁时第一次杀人后大病一场,是舞琳在照顾他。在他们各自心里,互相都有一种特别的情愫。
    舞琳背靠车厢,呆呆地看着黑暗的旷野,她的头发没扎起来,在风中乱舞。
    马车朝月亮驶去,背后留下长长的车辙。
    一座城市的影子出现在曙光里,提醒他们天空市到了。天空市的外围是高耸的城墙,城墙背后是林立的烟囱,有白色的烟雾不断从中冒出,整座城市如同一个活火山。他们很远就听到城里传来了金属煅造时发出的声音。一条稍加修整的路直通城里;路旁有条河,上面雾气缭绕,因为在城墙底部有个巨大的排水口将城里工厂的冷却水排进河里。
    他们驾车径直驶入城内。城里街道宽敞,笔直得同尺子画出来的一样;房子很整齐地并肩而立,连高度、外观都是一致的,给人一种严谨、刻板的感觉。街道两侧的下水道,时不时会有白色的蒸汽弥漫出来。路上的行人脚步匆匆,一副冷漠的表情。
    他们在一家酒馆前下了车。甘诺英手里握着一把太刀,舞琳背着一支大口径的来福枪。这样的装束对于赏金猎人们来说再正常不过了,而酒馆之类的地方则是他们最爱的聚集地,一般都是在这些地方接受委托的。
    他们进去后在一张桌子旁坐下,同时叫了几份菜。
    在上菜前他们不断地打量四周,周围乱哄哄的,各色人都在大侃特侃;而在一堵墙上,密密麻麻地贴着各种告示。
    “接下来有什么打算。”舞琳问。
    “等去战争学院的火车呗。嘿嘿,我还得先睡会儿,太困了。”
    菜上来后,他们浅斟慢酌,全然不理会周围嘈杂的环境。突然,周围一下子静下来,他们都好奇地抬起头四顾。
    酒馆的门一下子就开了,一个人影站在门口。


    IP属地:陕西3楼2013-02-21 22:25
    回复

      来人身着鲜红色的风衣,白色的衬衫,白色的长裤,白色的鞋子;还留着黑色的长发,因为背光站着,让人看不清面容。
      “那个人是男是女?”舞琳小声说。
      “很简单,看胸部。”
      舞琳下意识地低头看了下自己,道:“你好坏……”她拍了一下甘诺英。
      甘诺英浅呷了一口酒,不禁露出一丝坏笑。
      “都过去那么久了,我的委托还没人敢接吗?”红衣人走进来开口说,他的声音略尖,让人觉得很不舒服。
      酒馆很多人都噤若寒蝉,默不做声,这令甘诺英很好奇。
      红衣人慢慢走着,扫视周围的一切。同时,也让甘诺英看清了红衣人的容貌,这令他,还有舞琳,不得不惊叹世界上竟有如此美丽的容颜!甘诺英觉得,任何词语都不足以形容其美丽的万分之一!
      只是令人诧异的是,拥有如此美丽的容颜的人,居然是个男的!
      想到这里,甘诺英心里不禁一阵恶寒。
      “逆天啊……”舞琳小声道。
      “简直就是妖孽。”甘诺英嘀咕着,“连你都嫉妒吧。”
      舞琳听了,不露声色地狠狠地在甘诺英手上掐了一下。
      舞琳:“你该在可惜他为什么不是一个女的吧!”
      “明薇少爷,不是没人接你的任务,而是你的要求太……太……”有人小声说。
      “过分?对吗?”明薇接过那个人的说。
      那人默不做声了。
      “可是,我的委托哪里过分?我只是要求在接受我的委托前,要通过我的测试而已。”明薇高声说。
      嗖……一阵物体破空而过的声音,一张扑克牌被夹在他两指间,而刚才说话的那个人无声无息地倒在地上,身下慢慢有血渗出,染红一地。
      “妄言者死。”明薇残酷地说。
      酒馆里的空气似乎凝固了。但是无人敢出怨言。
      明薇慢慢地踱步,扫视着所有人,许多人不敢与其目光相触,都不自觉地低下头。
      “若没胆量接受我的委托,就滚到一边去。”明薇冷冷地说。
      结果,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和桌椅碰撞的声音后,酒馆中间一下子就空空如也。大伙都站到墙边去了。
      只有甘诺英和舞琳还坐在原地。
      “哦,看来还有勇敢的人。”明薇道。
      甘诺英听后暗自腹诽:“靠,谁想到你说的是真的!大伙走得也太快了!”
      他觉得明薇简直就是在无理取闹,他可不想淌这浑水。
      明薇在甘诺英和舞琳面前坐下。
      “你好,先生?”甘诺英挤出一丝笑容说。
      “看来你愿意接受我的委托咯。”
      “这个……”
      “你放心,我会付给你很高的酬金。”
      “得有命花才得!”甘诺英暗道。
      “这个……”
      “那么你已经接受我的委托咯?”
      甘诺英:“……”
      “好,那就先通过我的测试吧!”
      “你的测试是?”舞琳突然说。
      甘诺英:“……”
      “与我决斗。”明薇斩钉截铁地说。
      甘诺英倒吸一口气,看着明薇。
      “既然避无可避,就来吧。”
      “好!”明薇说着,眼前一亮,猛地推开桌子,向后倒退;同时,他手里将13张扑克牌如扇子般展开,然后一齐扔出去。
      13张牌气势汹汹地朝甘诺英和舞琳飞去。
      甘诺英见状,大喝着将桌子立起来作为盾牌,挡住了13张牌的进攻。
      不过这也让他很吃惊,这些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制的,竟有一角深深没入桌面。
      明薇也只是淡淡一笑,手一挥,所有牌脱离桌面飞到空中,从不同的角度向他们发动攻击。
      “小心他是异能者。”有人对甘诺英说。但是他刚说完,就有一张牌割喉而过,那人倒地。
      “谢谢你的提醒,但是我不喜欢别人打扰。”明薇微笑着说。
      甘诺英和舞琳各自抽出太刀和匕首,背对背立着,四处格挡。
      “怎么办?”舞琳边问边挥动匕首抵挡。
      “不知道……我们今天好倒霉,居然莫名其妙地惹到一个疯子!他就是来找碴的!”甘诺英无奈地说。
      明薇站在原地看着这一切,似乎更加兴奋了。
      他打了个响指,然后再扔出了一把牌,这些牌围绕着甘诺英和舞琳飞舞。
      甘诺英感到自己似乎置身于一场风暴的中心,纷乱的气流令他目眩。突然,舞琳举枪,扣动扳机……
      “砰”……
      一枚子弹出膛,与一张朝他们射来的黑桃K撞在一起!
      但是,子弹却被黑桃K从中剖开了,甘诺英再出刀,将其击落在地。
      接着,一道闪光充斥了整个酒馆,所有人都陷入了短暂的失明……和眩晕!
      明薇在短暂的黑暗中感到一丝危险,本能地动用念力将其后推了好几米,但是还是感到有一丝凉风在其面前掠过……
      当视力恢复正常时,明薇看到甘诺英持太刀指着他,他的一缕头发慢慢地飘落。
      “没想到吧,闪光弹。”甘诺英得意地说。明薇长舒一口气,说:“好,你们通过了,跟我来。”


      IP属地:陕西4楼2013-02-21 22:26
      回复

        “爸,为什么您不将事情委托给他们呢?”明薇在送走甘诺英和舞琳后问。
        “我改变主意了。”明父说,“还是由你去做比较好。”
        “是。”
        “你去准备一下吧,明天出发。”
        “是。”明薇说着离开了大厅。
        明父双手抚过脸,转身走到一个阴暗的角落里,那里挂着一个相框,里面是一张泛黄的照片,照片里有五个笑容灿烂的年轻男子,其中有个人,有一头银色的头发。
        “大哥……”明父轻声说。
        火车的汽笛声打破夜的寂静,一列蒸汽机车缓缓地驶进车站。停稳后,成百上千的乘客从上面下来,原本安静的车站一下子变得吵闹起来。
        “走吧。”舞琳高兴地拉着甘诺英的胳膊,“第一次坐火车哦。”
        甘诺英苦笑了一下,点点头。
        他想起刚才的事情,心里突然有种不知名的情绪在滋长,是迷茫?他总感觉明父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
        但最后他摇摇头,叹了口气,随舞琳挤上火车。


        IP属地:陕西7楼2013-02-21 22:27
        回复

          第五章
          舞琳在火车轻微的摇晃下醒来,她看向窗外,天色微明。
          他们坐在一个小隔间内,对面的座位上空无一人。
          而甘诺英怀里紧紧抱着太刀,头枕在舞琳肩上熟睡。舞琳在不惊动他的情况下,轻轻把太刀从他怀里抽出来,放在面前的桌子上。
          之后舞琳双手抱在胸前靠在座位上看着窗外灰蒙蒙的天空,在视野所及的范围内,是一望无际的荒原,地平线上是黑色的群山。
          这个世界已经死去了吗?她这样想。
          当太阳升起来时,舞琳拉上了窗帘,因为隔间的窗子是朝东开的。
          这时候,隔间的门突然被拉开了,舞琳连忙转头,看到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子站在门口。
          那个女孩身材娇小,比舞琳矮一个头;她的眼睛很大,皮肤白皙;头发披散着,略有卷曲,平刘海。她穿着白色的长袖衫和一件粉色的马甲,脚上穿着土黄色的靴子,背着一个暗绿色的包。
          “对不起,打扰了。”女孩开口说,“我可以进来坐吗?”
          舞琳点点头:“没问题。”
          “谢谢啦,姐姐。”女孩说着走进来,顺手把门拉上,然后坐到甘诺英和舞琳对面的座位上。
          “你们吃早餐了吗?”女孩友好地说。
          “还没呢……你呢?”
          “我也是,不过我这里正好有一些。”女孩说着拉开背包的拉链,然后站起来一倒,一大堆罐头叮叮当当地落到桌子上,几乎把原来放在桌上的太刀埋住了一半。
          “不好意思,我只有这些了。”她说,“给——”
          她挑出一个罐头推到舞琳面前。
          “谢谢,你叫什么名字?”舞琳感激地说。
          “卓琳。”女孩道,“你呢?”
          舞琳不禁莞尔,说:“我们的名字很相似。”
          “哦?”卓琳不禁扬起眉毛。
          “我是舞琳。”
          卓琳听后不禁大笑,说:“看来我们还蛮有缘的啦。”
          舞琳脸上也浮现一丝笑意:“额,可能吧。”
          “哦,那他是谁?”卓琳看着甘诺英说。
          “他……”
          “哦,我明白了……他是姐夫——”卓琳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舞琳一下子就脸红了,她感到耳根发热,小声地切齿道:“不,他就是一个小混蛋。”
          “谁是小混蛋啦?”甘诺英突然说,把舞琳和卓琳吓了一大跳。
          “原来你早就醒了?!”舞琳大叫道。
          “你们两个女孩子说话那么大声,就算是个聋子也会被你们吵醒的。一点也不矜持。”甘诺英阴阳怪气地说。
          卓琳可怜兮兮地说:“这样啊,对不住哦。”
          甘诺英嘻嘻笑道:“嘿嘿,看在你请我们吃早餐的份上,我就原谅你。”
          “没节操的家伙。”舞琳鄙视地说着,将甘诺英一把推开。
          甘诺英眼神朦胧地靠在座位上,一副恹恹欲睡的样子。
          “你们怎么认识的?”卓琳兴致勃勃地问。
          舞琳迟疑了一下,含糊地说:“从小认识。”
          但是甘诺英比她回答地更快:“我们是青梅竹马啊。”
          舞琳听后狠狠地在甘诺英腿上掐了一下(“用不着那么恶毒吧?”甘诺英同时大叫)。
          卓琳意味深长地看着他们:“哦,原来如此啊。”
          舞琳很尴尬地干咳了一声,而甘诺英一副神态自若的表情,脸不红,心不跳。
          甘诺英:“折腾了那么久,我感觉有点饿了。”
          卓琳:“那就吃东西吧。”
          甘诺英讪笑着拿起一个罐头:“那我就不客气了。”
          三个人边吃边聊,甘诺英告诉卓琳他们是赏金猎人(“感觉很刺激啊!”卓琳崇拜地说),他们也了解到卓琳是个旅行家。
          “我去过很多地方,”卓琳自豪地说,“哪怕是大陆最南端的西塞市我也去过。”
          “好偏远的地方。”甘诺英感叹说,“好像只有坐船才能去。”
          “那你的家乡在那里呢?”舞琳问。
          “诺兹多姆。”卓琳得意地说,“大陆最富有的城市之一,我爸是该市的议长。”
          甘诺英只是耸耸肩。
          “那你为什么喜欢旅行呢?”舞琳说。
          卓琳闭上眼睛,做沉思状,说:“额——如果真的要有一个理由的话……那就是我喜欢去看看其他地方的风土人情,而且我还喜欢画地图。我用了一年的时间绘了一副大陆简图。”


          IP属地:陕西10楼2013-02-21 22:28
          回复
            名字好装逼呀!没看懂干什么,可能线展开的太多了。


            IP属地:广东来自手机贴吧12楼2013-02-21 23:43
            回复
              还没写完呢


              IP属地:陕西来自手机贴吧13楼2013-02-21 23:55
              回复
                这只是开头的一点点,预计写50章


                IP属地:陕西来自手机贴吧14楼2013-02-22 00:00
                回复
                  其实,我也不想表达什么主题,能从中读出什么是你的事情,我只是在创造一个世界


                  IP属地:陕西来自手机贴吧15楼2013-02-22 00:02
                  回复
                    看着晕


                    来自手机贴吧16楼2013-02-22 11:13
                    回复
                      小说注重的是故事,不是你构建的世界,也不是你奇异的想法。那些融入故事才能成为好的小说。


                      IP属地:北京来自手机贴吧17楼2013-03-30 20:19
                      收起回复
                        好长的哦 唔 你想必也是没有写过太多东西的吧 我还是倾向于一开始用一些短篇练手徽标较好的吧 的说


                        IP属地:山东18楼2013-06-10 16:50
                        收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