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吧 关注:2,841,622贴子:31,841,550

【耽氏小说】【搬文】吃肉时间到,触手慎入。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小吧主



回复
1楼2013-10-13 04:00
    楼主,就算你怎么换马甲都是没有用的,你的亿万拥戴者早已经把你认出来了,你一定就是传说中的最强id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楼2013-10-13 04:00
      有肉有剧情。触手!慎入、


      回复
      3楼2013-10-13 04:01
        这麽怕羞,就叫你羞羞好了
        回到家之后已经是傍晚,沈顾随手把小鱼缸放在了玄关的柜子上,换好拖鞋就直接去书房打开了电脑——顿时被铺天盖地的电子邮件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浪费了大半天的时间在宠物店,周日一点工作都没有做呢。连家居服都来不及换,沈顾耐心的回复完了每一封邮件,又开始准备起第二天开会的PPT。
        终於把所有的工作都做完的时候,已经到了凌晨3点锺。匆匆忙忙冲了一个澡,直到钻进了被窝,他才想起了还安安静静呆在漆黑玄关处的小章鱼苗。脑海里又浮现出阿v的喋喋不休,什麽【每天晚上睡觉之前一定要道晚安】啦,什麽【尽量多的把它放在可以看见自己的地方啦】,还有【多多与它交流,它都听得懂的】,【一定要尽快给他起个名字】,【章鱼苗最怕黑,睡觉时最好给它留一盏灯】……然而对於浑身上下酸痛不已的沈顾,这些话像极了催眠咒,不一会就进入了梦香,完全遗忘了此时正在黑夜的陌生环境中不知所措的章鱼苗。
        第二天早上被急促闹铃吵起来的沈顾,在经历了打仗一般争分夺秒的洗漱早饭后,终於在临出门前,第二次见到了被遗忘在玄关处的章鱼苗——正没精打采的蜷缩在鱼缸一角,触腕抱在一起,像极了一个委委屈屈的小球。见到在新家第一晚就受尽委屈的宠物,沈顾顿时感到羞愧无比。他将食指伸进水中,摸了摸章鱼小球以示安慰,没想到小球竟然在被触碰到的一瞬间,打了个哆嗦,立刻缩得更小了。
        “你真胆小”沈顾说“这麽怕羞,就叫你羞羞好了”急急忙忙完成了阿v留下的”每次上班前都需道别”和”起名字”这两个任务后,沈顾满意的穿鞋离开了。
        驱车来到公司,就受到了前台小黄大呼小叫的热烈欢迎“沈总早!宠物店去了麽?有没有收获?”
        “早,哪来的时间,周末一直加班。”匆匆留下了这麽一句话,沈顾一头扎进了办公室。要他承认他不仅去了宠物店,还是一家神秘的宠物爱人店,并且购买了一条章鱼准备当做xx棒来使用,他宁可从19楼跳下去。
        开了一上午的例会,午餐时间他还没进员工餐厅的门,就能听到以小黄为首的小丫头们正在叽叽喳喳的聊天。不用说,一定是小黄又在聊她饲养的那条狗子了。与他饲养的章鱼不同,小黄养的只是一只普通的狗,并没有高智商以及爱的能力的单纯宠物。
        “周末领著旺财去了公园”小黄道“教他捡球的游戏,虽然一下午都没有怎麽进步,但是他学会了吓唬鸽子,看到鸽子就去追呢!” 【喂,这完全没有联系好不好!】沈总感觉很暴躁。
        “旺财不喜欢吃狗饼干”小黄又道“周五晚上给他煮了猪蹄,他一口气吃了五个!” 【喂,你养的这是狗还是猪!】沈总感觉更加的暴躁了。
        “旺财还洗澡了”小黄还真没完没了了“洗澡的时候可乖了,一动不动让你冲水!” “喂小黄你养的那只到底是中华田园犬还是犬夜叉转世啊,都成神仙了!”沈总怒吼道。他终於忍不住了,后果严重了。
        员工餐厅顿时一片寂静。过了一会,才听到小黄委委屈屈的小声回击“沈总您又不养宠物,怎麽能理解养宠物人的心思呢。即使旺财是一条普普通通的狗,在我心里他还是特别的啊。”这时周围群众纷纷附和,都是为小黄打抱不平。什麽沈总你太冷漠了,沈总你太没爱心了。更多的是安慰小黄的声音。
        沈顾冷哼了一声,转身出了员工餐厅。【这饭是吃不下去了,这帮子没心没肺的小丫头,也不想想是哪个没爱心的人在发工资】他想,【再说了,我也是有养宠物的好不好!】
        想到了自己的宠物,沈顾突然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小黄宠她那条土狗子宠得跟宝贝一样,而他那条小章鱼苗,来了之后一顿饭都没吃过,水也没有换,名字取得随随便便,鱼缸也是被随手放下,连位置都没被挪一下。
        【总之,回去再说吧】在埋进文件堆前,沈顾决定。




        回复
        5楼2013-10-13 04:01
          自 慰的时候为什麽不看著我(浴盆H)
          “自慰的时候为什麽不看著我?”羞羞说。 等等,羞羞为什麽会说话? 但羞羞确实在说话,就在脑海里,并没有清晰的字句,但沈顾完全能理解,仿佛是一种脑电波,一闪而过。 “还有昨天晚上为什麽把我一个人丢下?”等了一下,不见回答,羞羞又问。 “你,你给我出来……”强烈的不适感让沈顾说话都有些困难,话音未落,突然一阵刺痛从下体传来,羞羞竟然在尿 道里面乱动了起来,每一丝细微的动作都无比清晰的转换为疼痛传送到大脑里。
          “你……你快点停下……啊——”剧痛让他不禁歇斯底里的大声呻 吟起来,感觉每一秒锺都是那麽的难熬。终於,下体的痛感消失了,羞羞又说 “回答我的问题”
          “我,昨晚上……工作……一时忘记你了,对不起”沈顾刻意逃避了第一个问题,勉强答道。他坐在已经逐渐冷却的水里面,许久都不见回应,知道不回答完整它是不会出来了。不禁又羞又气,【绝对不能,绝对不能被一条两厘米的虫子威胁!】他想【我要打电话,打电话给阿V,对!退,退货!】
          事不宜迟,也不顾深秋的天气,沈顾猛的从水里站起,什麽都没穿只顶著个硬邦邦的大分 身就冲到了客厅给宠物店老板打去了电话。
          说明了原因,电话那边老板口气倒是轻松的很“退货倒是可以,但是我们公司不支持上门退货,因此请客人您带著您的宠物来店里一趟吧” “上门就上门,你等著” “还有,如果要退货的话,请客人您阅读一下《主人宠物权力及义务条例》,详细列出您退货的原因,即宠物所违反条例的细节,如果宠物并无不遵守要求的历史,我们将不支持退货。谢谢。”说完,不等沈顾的回答,阿v就挂了电话。 【这是什麽服务态度吗!】沈顾气的直哆嗦【不管了,先杀到店里再说。】 顺手翻出了一条牛仔裤,沈顾一边骂娘一边不管三七二十一往腿上套。然而越著急,裤子越提不上去,低头一看,可不是就直挺挺的分 身卡住了拉链! 沈顾大怒,跑到浴室拿出了小小的鱼缸,随便灌了一点自来水,饲养宠物要求的温度,盐度什麽的,都管不了了。 “想知道老子为什麽打飞机不对著你吗”沈顾此时的语气,几乎可以用冷笑形容了,“老子要的是大鸡巴,你是个什麽东西,说你是陀鼻涕都是夸奖你了!哼,对著你打飞机,你想让老子阳痿麽!”要论毒舌的功力,沈顾说第二没有人敢自居第一。果然,话音落下没一会儿,就见小章鱼一点,一点从铃口里挤了出来。轻轻落到了盛满自来水的鱼缸里,显然是不适应没有经过处理的环境,摇摇摆摆的游到了角落里,不动了。
          精 液并没有随著章鱼一起射出,分身因此还是硬邦邦的,沈顾只得胡乱的套弄著自己,刚刚巨大的火气此时都转化成了欲望,不一会儿,伴随著剧烈的喘息声,他身寸了。
          “你不是一顿都不能饿著的大少爷麽,吃啊,吃啊”胡乱的把身寸出的精 液浇到小章鱼的鱼缸里,沈顾的火气也下去了大半。精液先是在水中漂浮著,后来渐渐晕染开来。沈顾看到羞羞微微的游开,无力的躲避著自己的精液。 【他生气了麽?】冷静下来的沈顾皱著眉头思考。
          ========================================================== 与章鱼的对话功能基本可以参考USB,插入——读取这样子 当然随著章鱼的成长,该功能将逐渐转化为移动硬盘以及联机线。




          回复
          7楼2013-10-13 04:02
            宠物的义务
            一股寒意自脚底传来,沈顾意识到自己正赤身裸体的站在浴室中央,鞋子也没有穿。他叹了一口气找来了浴衣披好后,望了一眼窗外浓浓的夜色。 【算了,还是明天再去退货吧。】
            翻出来了买羞羞那天,阿V塞给自己的一大堆文件纸张,他决定好好研读一下。作为一个在职场打拼多年,如今事业小有成就的高级白领,钻法律空子什麽的,他最在行了。更别提这种业余档次的宠物协议了。
            【这种往主人身体里面乱钻的危险动物,我不要求精神医疗索赔已经很给他们面子了。】
            戴好眼镜,扭开台灯,沈顾拿出了对待工作一般严肃认真的态度,翻开了那本薄薄的《主人宠物权力及义务条例》大约四五页的样子。最后面赫然还有自己的签名。 【真不知道什麽时候被诱骗签署了这样的东西!】
            “主人的义务”
            1.主人有义务每天喂饱宠物 2.主人有义务每天为宠物更换水 3.主人有义务每天带宠物出门走走 4.主人有义务与宠物尽量多的谈话 5.主人有义务为宠物提供娱乐设施 6.主人有义务向宠物表达爱意(尤其是幼年的宠物,这点非常重要) 7.主人有义务平等公正的对待宠物 ……
            沈顾看到这里时,已经有掀桌的冲动了 【这是养宠物还是请了个妈回来伺候啊!】 不耐烦逐条研究了,他翻到了下一页,发现还是密密麻麻的“主人义务” 一脸黑线的继续翻,继续翻,一连翻了4页,仍然是“主人义务”。 沈顾已经开始砸桌子了,因为他发现了一个事实,“主人义务”整整有4页,而“宠物义务”只有一页!只有一页! 他用气的颤抖的手翻开最后一页,果然是“宠物义务” 竟,竟然只有一句话——
            【宠物有义务终其一生只爱主人一个,主人就是你内心的全部,无论主人富贵贫贱,无论主人高尚低俗;在危难时刻保护主人;在伤心时候安慰主人;在高兴的时候与主人分享;永远对主人忠诚;永远做好为主人牺牲一切的准备,哪怕是生命】
            时间突然凝固住了一样,沈顾陷入了沈思,许久,许久。
            【真的会,付出全部,哪怕生命麽,真是,真是笨蛋,傻瓜……】 神使鬼差的,他竟然开始翻看那本厚的可笑的《软体类宠物饲养法则》,而且认真的读了起来—— 【软体类动物的幼年是脆弱的。它们对主人的态度很敏感——因为自身太微小而不能满 足主人的生理需求令它们感觉羞愧自卑,因此主人们切记一定要安抚它们,哪怕在手 淫 的时候叫出它们的名字也可以,让它们能感觉到自己仍是被需要的,被爱著的。】,【它们对周围环境的要求很苛刻,水温以及盐度切记要按照配比调配,在阳光下晒3小时以上才可以使用,不然会造成幼苗受到严重的伤害。24小时保持室内灯光,幼年时期它们及其害怕黑暗——】
            【糟糕】沈顾猛然醒悟过来,他的那条全心全意爱著自己的章鱼苗,此时正在冰凉没有经过任何处理的自来水里面,并且是在黑暗的浴室!连忙跑到厨房将调配好的水拿出来,沈顾看了一下墙上的锺,羞羞已经在不合格的环境里呆了足足一个小时。
            【希望,希望它不会有事。不会这麽脆弱吧……】忐忑不安的安慰著自己,沈顾打开了浴室的灯,小鱼缸安安静静的放置在洗手台上,微微眯了下眼睛,沈顾才看到了一动不动趴在鱼缸底部的羞羞。
            【你这家夥,我不准你死!】沈顾咬牙对著鱼缸说道【宠物有义务听从主人的话,所以,不许死!】




            回复
            8楼2013-10-13 04:02
              求你,进来
              用最快的速度换好了鱼缸里的水,羞羞仍然是一动不动的。沈顾著急了,用食指碰了碰水中的章鱼苗,还好看到了微若的反应——羞羞的小触臂轻轻动一下。
              【真是麻烦小东西。】为了安全起见,沈顾决定带它去阿v那里做健康检查。尽量稳当的拿起小鱼缸,生怕水流冲击力会给这只半透明的小生命造成伤害,他直到启动了车子,行驶在去阿V店里的路上,才发现自己正穿著浴衣拖鞋。
              【千万不能让公司的人看到】他心惊胆战,如果让小黄他们看到平常西装革履一丝不苟的沈总竟然穿著浴衣拖鞋出门,不啻为第二天的头条新闻!
              好不容易捡著僻静的小路,绕道了宠物店,宠物店已经打烊了,只有二楼阿v住的地方留有橘黄色的的灯光。阿V宠物店的招牌在月光下竟有几分阴森的感觉。
              【阿嚏——】刚刚打开车门就被深秋的晚风吹了个正著,只穿著单薄浴衣的他哪里是秋老虎的对手。三步并作两步的走进院子,叮咚叮咚的按了门铃。 【幸好事先有打过电话,不然阿V那个臭脾气一定会推三阻四。】阴暗的猜测别人的内心显然是这位沈大总经理的长处。
              打过三五个喷嚏以后,门内才传来啪啦啪啦的脚步声。 浓浓的暖意随著门内温馨的灯光顿时把沈顾全身笼罩住了。 踩著吱呀吱呀的木地板,穿过小小的旋转楼梯,长长的昏暗的走廊,
              沈顾来到一间看上去像是书房的地方。打量了一眼手中的羞羞,它仍然无精打采的停留在原处,显然没有故地重游的激动。
              “谢谢你亲自跑一趟”在沈顾坐在舒适柔软的欧式沙发上面,喝了一口暖和的红茶之后,阿V开口道“其实如果宠物没有违反规定,就不允许退货,是骗您的。”虽说是狡猾的欺骗,但阿V的脸上没有丝毫的狡诈,仍然是一本正经 “想必您也看到了,宠物的义务只有一条,而通过您的叙述,我已经了解到了您的宠物确实有违背条例的行为——在没有经过主人允许的情况下进入了主人的体内,对主人的身心造成了伤害,因此我同意退货。请在这上面签字。”
              不等沈顾说明来意,一张《退货协议书》就递到眼前。 他用余光扫了一眼协议书,刚想开始解释,突然发现协议书最后一条写著“一个宠物的一生只能拥有一个主人,因此被退货的宠物只能接受处置。”
              “处置,这是什麽意思?” “就是要被杀死的意思”阿V冷漠的说,完全没有在购买羞羞的时候那种娘家嫁女儿的姿态了。“不过您无需自责,这完全是因为宠物咎由自取,行为不当对您造成了伤害。”话音还没落下就伸手把旁边茶几上羞羞住的小鱼缸拿走了。
              “等等”沈顾连忙阻止,“我,我这次来不是要求退货的。” “哦?”阿V转过身,嘴角露出了一丝不易觉察的狡猾笑容。 “是,是这样子的,我刚把羞羞放在了自来水里,所以……” “什麽?!”阿V细长的眼睛里满是愤怒“你放了多久” “一个小时……” “你竟然把章鱼苗放在自来水里,还放了一个小时!”完全没有了平常温文尔雅的形象,阿V忍不住大声斥责眼前这位不负责任的客人。说完,不等沈顾解释,就头也不会的拿著小鱼缸向门口走去了。
              ——————
              带著羞羞离开宠物店,回到家已经是凌晨三点锺了。全身疲惫的沈顾耳边,仍然回响著阿V喋喋不休的叮嘱。刚刚阿V用极其细小的针头喂羞羞吃了康复的药剂,并且吩咐沈顾在接下来几天,都要将这种药剂调配到饲养羞羞的水中。并且——
              “请您务必向您的宠物道歉,并且得到它的原谅”阿V说“软体动物的自尊心极强,如果您的道歉不真诚,或者它不接受的您的歉意的话,有可能会绝食而亡。”
              【道歉吗——】愁眉苦脸的盯著眼前小小的鱼缸,沈顾为难的要死。从小天之骄子,被众人捧在手心上的他,总共道歉的次数用一个手就能数的过来。不过作为商业精英,随机应变的能力是很强的,很快,他就把自己调整到了与客户谈判的状态,一本正经的说道——
              “首先我认为,这次事件是由於我的疏忽造成的” 道歉法则第一条,主动承认错误。
              “是我在购买了宠物之后,没有认真阅读饲养手册而伤害到了你,我表示抱歉。” 道歉法则第二条,认真剖析犯错的原因。
              “当然,经验不足也是有的,这毕竟是我第一次饲养宠物。” 道歉法则第三条,用客观原因压倒主观原因。
              “当然,你在我没有准备的情况下,进入了我的身体,才诱发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 道歉法则第四条,对方责任也不可推卸!
              “不过,错误全是由我引起的,我郑重向你道歉,请你原谅。” 道歉法则杀手!,虽然你也有责任,但我很大度,我大包大揽,不与你计较。
              说完,沈顾得意洋洋的抱著手臂,等待著对方的原谅。无敌谈判五部曲,至今所向披靡,令沈总在商场战无不胜。然而,多少狡诈的老油条都无可奈何的利嘴,此刻却并没有说服眼前的“小”客户,羞羞仍然是一副好死不死的模样,姿势都没动一下,显然是没有接受对方的道歉。
              【这该死的虫子!】沈总没有预料到这样的结果,【为什麽完全没有反应!】
              “喂,我说你,究竟怎样才能原谅我?”沈总无奈了。“都是我不好,好不好,我的小少爷,小祖宗……”奶奶哄孙子的招数都用上了,嘴皮子耍了半天,羞羞还是全无所动。眼看天已经快蒙蒙亮了。
              “你,你不要太过分”沈顾又急又气,从小到大还没有谁让他这麽低声下气过呢。 突然,他灵机一动,【难道——,算了,只能这样了】
              沈顾把小鱼缸放在地上,红著脸跪下来。用颤抖的手把浴衣的带子解开,露出了匀称优美的肌肉,细致的皮肤。他把两条腿尽量大的分开,正沈睡在耻毛里著的分身一览无遗。
              思考片刻之后,一狠心,他把分身浸到了鱼缸里。 “我们谈谈好麽。”他说。耻辱的姿势,微小到几乎看不到的道歉对象,努力的解释了半天仍然没有得到原谅的委屈,使得他的声音都是沙哑的。 而羞羞却依然一动不动的爬在水底,不知道是不是睡著了。 他著急了,皱著眉头,眼角红红的,几乎带著哭腔的低声道: “求你了,进来吧——”



              回复
              9楼2013-10-13 04:03
                会不会太肉被删帖啊!人多了在更。


                收起回复
                10楼2013-10-13 04:08
                  有人~好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3-10-13 04:23
                    喂饱我就原谅你
                    听到了沈顾最后这句低声下气的哀求,羞羞这才懒洋洋的爬起来,蹬著八条腿,晃晃悠悠游到了沈顾的铃 口处,停了下来,在水中轻轻漂浮著,仿佛正在饶有兴致的打量主人的神色——
                    沈顾脸“!”的一下就红到了耳朵根子,不想看到自己被羞羞进入时丢脸样子,他深吸了一口气,微微别过头去,牙齿不自觉的咬著嘴唇,眉头也是皱得紧紧的。
                    【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干过这麽丢脸的事!】
                    过了一会,分身传来微微被扩张的感觉,不知道是早就做好了心里准备,还是羞羞这次动作轻柔,总之第二次被进入的感觉竟然是温柔而小心的——没有丝毫的不适与疼痛。沈顾这才意识到了原来上一次的进入是羞羞故意捉弄自己。
                    【竟然被自己的宠物惩罚了】这样的念头在脑子里闪现,令他又是气恼,又觉得羞愧。
                    羞羞在自己的体内调整了一下姿势后,不动了。沈顾这才松了一口气,脑子开始飞速运转,准备与他这位霸道的宠物好好谈判一番。没想到自己还没有开口,对方已经发话了, “你的体温很低,去被子里躺好。”
                    【竟然是命令的语气,喂,谁才是主人!】只能在心里面默默的回击,沈顾动作却是一点没有拖拉的提著鸟顺手拿著鱼缸溜回了卧室,光著身子跪在冰冷的地板上,令他也感觉到了寒意。
                    【好汉不吃眼前亏,我不过是觉得冷罢了,并没有在听从谁的命令。】让顾总听从谁指挥这样的事,还从来没有发生过呢。
                    、躺了一会儿,觉得周身暖和过来了,困意也随之而来的笼罩了全身。 “不许睡,我饿了。”小章鱼说,“喂饱我就接受你的道歉。” “什,什麽……”听到羞羞的话,沈顾瞬间困意全无,“不行,今,今天已经身寸过了,没,没有了。”
                    如果以前的自己,听到如此笨拙的解释,一定会自扇耳光的。
                    “放我出去”羞羞说 “什麽,你……”沈顾著急的说“你,还没有接受道歉呢。” “放我出去”仍然是这句话,难道今天晚上不再身寸一遍,羞羞就不会原谅自己了麽?会回到小鱼缸里,绝食,死掉?在被自己买回家的第三天?
                    【作为一个有责任心的成年人,暂且先答应它这一次吧。】认真思考了一番后,沈顾想【以后再慢慢调教这只没大没小的章鱼,让它知道到底谁才是主人!】
                    “我,我喂你就是了!”明明在心里算盘打得很明确,可说出来的话仍然是断断续续的。 “不是已经身寸过了麽”羞羞仍然不依不饶。 “不是的,……有,还有……”脸上火辣辣的,沈顾真恨不得挖个坑钻进去再也不出来了。 “哦?有,还有什麽?”
                    听到刨根问底的问题,沈顾气的差点昏了过去。过了好一阵子,他才低声回答“精。。。精液”
                    被一只指甲盖大小的生物逼出了如此丢脸的话,沈顾在被子里面抱著腿缩成一团,打算重新审视自己做了精英快三十年的人生了。



                    回复
                    12楼2013-10-13 10:27
                      没办法照顾主人,对不起
                      从床上爬起来沈顾双腿发软,看到天已经完全亮了,无心再睡,冲了个澡便上班去了。
                      对他这个年纪的人,彻夜不眠的考验还是很大的。外面明晃晃的太阳光好刺眼,人群的嘈杂声,汽车的鸣笛声像是要把他的脑袋打破了一样。
                      沈总的两个黑眼圈著实吓了小黄一跳,每天精神焕发来上班的工作狂,竟然疲倦到这副摸样,更何况——
                      “沈总,李老板已经在会议室等您了。”小黄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很残忍的事儿:提醒自己明明不在状态的上司有一个重要会议要开。
                      “我知道了”沈总鬼魂一般的飘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没过一会儿,就有模有样的拿著开会的资料走了出来。
                      【下次一定要问问沈总用什麽牌子的眼霜】小黄咬牙切齿【立竿见影!】
                      李老板李承志,行业里的天之骄子。他的X氏集团,从爷爷一辈开始,经过了几代打拼,在业界里的地位早已不可动摇。如果能抓住这个大客户,沈顾刚刚起步的小公司,一定能乘上X氏的翅膀,顺风顺水,脱颖而出。第一次见这位风云人物,他难免有些紧张,当打开会议室门的那一刹那,一阵寒风吹来,顾总打了个喷嚏——【天凉了麽?】
                      与想象中不同,对面李老板的长相几乎可以用温和来形容。虽说在杂志上见过几次,但脱去相机犀利的镜头,平常状态下的他温文谦逊,丝毫没有架子。会议的气氛也是和谐融洽的。简明有力的叙述了自己公司的优势与潜力之后,李承志饶有兴趣的就细节问题详细的询问起来。
                      【有戏!】沈顾断定,更加卖力的自夸了。
                      不知不觉间,竟然已经到了下午,连午饭都错过了。要不是小黄有眼色的进来询问要不要帮忙订便当,自己说不定会连午餐都忘记招待这位大老板。
                      他连忙招呼道“这样吧,李老板,出去吃个饭,再顺便讨论细节怎麽样?”
                      刚刚站起来,就感到一阵眩晕,头上不知何时开始冒起了冷汗,会议室里明明温度不低,他却瑟瑟发抖。
                      想起昨天晚上穿著睡衣吹了寒风,又一夜没睡觉,早饭也没吃就急忙来到公司——不会是生病了吧!
                      【绝对不能病倒!】沈顾暗下决心【一定要说服李老板答应签合同的事儿!】
                      撑著桌子缓了一口气,再抬起头来,沈顾找回了那张无懈可击的精英面具,脸上哪还有一丝病容?
                      【有意思】李老板似笑非笑看著沈顾【看你能硬撑到什麽时候。】
                      硬撑著陪李老板来到餐厅。情况好像越发糟糕了,对方的谈笑风生沈顾一点都听不到,只能机械的点头应付著。 周身更加冷了【好想钻进被窝,好累。】眼前一片白晃晃的,视力也开始变得模糊。
                      已经这样明显的生病表现,对方却仿佛丝毫没有察觉。 耳边突然隐隐约约听到李老板的问话, “沈总,你觉得呢?”
                      完全没有听到问题!这回真是糗大了。 【总之,先,先找个台阶下吧】
                      “那个,李总,我去下洗手间。”说完沈顾【哗】的站了起来,身体碰到了桌子,顾不得疼,也顾不得考虑洗手间的方向,他扭头就往外走去。没走两步,又是一阵眩晕袭来,他无力的倒在地上。
                      醒来的时候沈顾发现自己已经回到家,躺在了床上。 “没发现沈总生病了,真是不好意思。”耳旁传来李老板温柔的声音“开会的时候,很辛苦吧”
                      “谢谢李老板送我回家”沈顾的脸仍然火辣辣的,烧还没有退“耽误您的时间了,我会打电话叫人来照顾我的,您有事先走好了。”
                      “就那麽不欢迎我?”李老板坐在床边的凳子上低声询问著,沈顾能觉察到对方说话喷出来的热气,暧昧的拂过耳朵,痒痒的令他很不舒服。“是工作太拼命了,还是——”
                      没头没脑的问题却犀利的刺穿沈顾的心,想起自己生病的原因,他更加窘迫了,好在发烧,脸红什麽的也看不出来了吧。 “对於合作对象,我可是会很仔细调查的哦”
                      【仔细调查?这是什麽意思?】想要思考但欲裂的头痛令他无法集中精神。
                      “不要胡思乱想了”似乎察觉了自己的内心,李老板答道“先把药吃了。”
                      第一次生病被照顾却忐忑不安,沈顾几乎是小心翼翼的跟随著李老板的吩咐:吃药,喝粥,换冷毛巾……直到入睡前,李老板这才像是有要走的打算。
                      “无论什麽,也没有身体重要”临走前,他说“合同的事儿,我会另通知你,先养病吧。”
                      李老板走后不久,沈顾就昏昏沈沈的睡著了。
                      第二天早晨醒来,他觉得浑身轻松了不少,想必烧已经退了。 起床给自己弄了一点早饭厚,他想起昨晚没有给羞羞换水喂食。 【那家夥这麽小气,一定又气坏了吧。】 拿起羞羞的鱼缸,沈顾见羞羞八脚站立在水中央。
                      说明书上讲,这是要求与主人对话的姿势。
                      【不会是,吃醋了吧】沈顾皱眉思考著昨天李老板照顾自己时种种暧昧的动作【真是敏感的小东西】
                      无奈只得照著老办法让羞羞进入了自己,刚生完病就要挨骂了麽,真是没有良心的宠物。这种行为绝对不能纵容!
                      正想教育羞羞一顿好表明自己的主人地位,却听羞羞说: “没办法照顾主人,对不起。”
                      【什麽?】沈顾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昨天看到主人生病,很著急。却完全没有办法帮助您,无法离开【家】”羞羞的语气也不知道是自责还是委屈“我太小了,对不起。”
                      安慰人什麽的,沈顾以前的确是不屑为之的。今天却完全是下意识的笨拙开口道:“没关系的,我等你长大。”
                      清晨的太阳照耀著整洁房间中的一人,一鱼。谁都没有再说话,许久,许久。



                      收起回复
                      14楼2013-10-13 10:28
                        楼主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3-10-13 10:47
                          露珠加油⊙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3-10-13 10:47
                            没有了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3-10-13 10:55
                              눈▽눈泥嚎毕竟俺是软萌软萌的伪酱口牙!
                              ------------「十五字之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3-10-13 1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