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丸英二吧 关注:28,058贴子:586,481

【猫猫万岁YEAH】In Our Twenties「OK完结」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老规矩,也说一些话。
这篇文章是二月刚完结的原创小中篇,纠结了好久要不要搬过来,因为吧里36党居多,我也怕因为自己的文导致西皮粉互殴之类的事情。
所以发帖之前特意看了一下吧规,上面没有说绝对限制某对菊西皮的,所以我就壮着胆子把这篇石菊文发了过来。不喜石菊的童鞋们可以不看我的文,但是请不要在看了之后又说不喜之类的话,我会很困扰的。
这篇文章在石菊吧、大石秀一郎吧、网王bl吧、网球王子吧自己英二同人吧都有发过,这一篇是「修」「改」「版」,所以看过的童鞋也不要对两篇文章有不同而表示异议。
我是石菊的Coco。
未见「全文完」勿砍,谢谢合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4-02-21 12:52
    第一幕
    深冬,微冷。
    在中学时代学过那么多气候类型,几年过去也终于想不起来什么地方吹什么风。英二只知道,今天本来是可以窝在自己的办公角落安逸地靠着暖气喝着热可可的,但签约的复印社停工的消息打了出版社一个措手不及。楼下的复印社虽然可以租用,但高额的彩印费让这个白手起家的出版社绞了舌头。全员只能加班加点地浓缩杂志内容,英二也不例外。
    正当英二一脸无奈地改稿子时,手机震了震。两长一短的节奏,是大石。
    躲在成山高的文件后面,再拉来盆栽做掩护,英二才接起电话:“下班了?”
    “没有,还剩一台手术。”大石翻阅着病人的病例,用铅笔在上面圈圈点点,“你那边呢,工作还顺利吗?”
    “社长盯着我们改稿子,”英二窝在办公桌下,时不时回头观察社长动向,“长话短说,有什么事情呐?”
    出现“呐”了,说明心情还是不错的。
    “没怎么,想起你了。安心工作吧,我要去准备手术了。”大石抿嘴笑了笑,接过护士手中递过来的手套和口罩,“先挂了。”
    “等等等等一下!”英二用不被社长发现他开小差的最大音量拦住大石。
    “嗯?”虽然在戴手套,但依旧耐心听着。
    “今天晚上,应该可以一起回家吧。”
    出版社离大石就职的医院不远,再加上两人的房子,刚好凑成等边三角形。按理说在下班时间差不多的情况下可以一起回家,但两人还是决定各绕圈子,从不同方向回家。不是因为什么矛盾,而是因为两人关系过于不同寻常。
    英二全名叫做大石英二,虽然没有“菊丸英二”那么好听,但英二还是欣然接受了这个名字。成人礼后那一周,两人把丹麦玩了个遍儿,临走前跑到教堂宣了誓。
    回国后,与家人的冲突是必不可少的。大石一直是个乖乖仔,父母给了他一条康庄大道,谁知道他会做他们眼里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事情来。相比较而言,英二那边就轻松了一些。几个姐姐倒是没理由地支持,哥哥们被磨了一阵子之后也就不再反对。大石出面后,英二的父母也才被说通了,两家这才勉为其难地同意了这段不伦不类的恋情。
    英二是杂志的副主编,大石是市医院神经外科主刀医师。大石和英二从不露面,怕两人的关系影响了正常工作。副主编的位子不能丢,主刀医师也是个高薪职位,两人只能减少白天的交集,保护好夜晚仅有的彼此的温存。
    听上去惨兮兮的,还是说回对话吧。
    大石在听到请求后不知该怎么回答,反倒是英二的一句“呐呐,我去接秀一郎吧”打破沉默,结束对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4-02-21 12:53
      大石看着发出“嘟”音的手机笑了笑。自己都多大的人了,还要让爱人上班开小差,还真是不成熟。相比于英二的成长速度,大石多少有些自惭形秽。
      去过丹麦,宣过誓,再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之后,不得不承认英二变得成熟了。碰到不开心的事情不会当面炸毛,出现问题不会弄得一团糟,不会在不恰当的场合开不恰当的玩笑。这些都是他的改变,大家有目共睹。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不再童心未泯。新上市的牙膏总会第一时间买回来,做早餐时会在大石的蛋包饭上用番茄酱涂鸦,在大石刷碗的时候会跑过来挂在他背上——或者像大多数时一样帮他洗碗。
      他才翻到二十五岁,本该是K歌电游酒精的年纪;但是岁月剥掉了他的缺点,因为他爱他爱得深刻。
      机灵鬼。大石这样想,笑着走进手术室。
      出来的时候,才不过是六点多,英二的红色雪佛兰早已在停车场等候。这样的季节,又是这样的时间,天漆黑一片,只剩一两点路灯光照着车内的驾驶员修改文稿的身影。
      开门,上车,扣紧安全带,同驾驶员一起整理凌乱的文稿。
      “今天又是两台手术?”
      “是。小手术,没什么。”
      “晚上想吃点什么?”
      “没想好唉,英二做什么都好吃。”说完便抬眼冲驾驶员微微一笑。
      英二发动车子,顺手把大石那侧的空调温度调高,略带得意地嘟起嘴道:“秀一郎又开始哄我了呐。”
      “才没有,认真的。”大石笑得更深。
      “那我就勉为其难地接受了。”英二的表情里从来藏不住喜悦。
      “明天再做一台手术,后天就能放一天假。”大石面向窗外,漫不经心道,却激起英二心中千层浪。
      “该不会又在哄我玩吧?”从方向盘上空出一只手下来,搭在大石手上,迟疑地问。
      大石反握住英二的手:“早就报告过了。”
      感动得快哭,便紧紧握住大石的手。
      原来他已不像十年前那样迟钝。
      红色的雪佛兰,在京都的夜晚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映衬着明亮如白昼的斑斓街头,碾过雪,咯吱咯吱地发出暧昧的声响。
      后天,是二月十四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4-02-21 12:53
        一起生活了三四年,却已经像老夫老妻一样不再期待什么节日礼物。柴米油盐变成了琐碎生活中最为重要的事情,英二也放下心性来过人间生活。他本以为自己的一生会轰轰烈烈,激情四射,痛快地享受爱恨纠缠,悲欢离合。可是他爱上的人却平静如水,一点点浸泡着他的浮夸,最终把他打磨成一位生活家。
        怎么就会想要和他在一起呢。
        是因为曾经双打太过默契?
        是因为他太过体贴?
        是因为那夜他跑来磕磕绊绊地诉说自己的歉意与思念?
        还是因为他平静如水的墨绿色的眸子太过深沉?
        或许都是,或许都不是。
        这世界上总有那样一个人,他爱你的方式不是包容你所有的缺点,不是整夜的蜜语与缠绵,更不是承诺你到海枯石烂,而是在默默无闻中,微笑着把你打造成你最想成为的样子。他会让你学会体贴,学会照顾,学会珍惜,学会过柴米油盐的日子,学会沉下心来陪他过极平淡的一朝一夕。
        通常,这种人就是对的人。
        京都又开始下雪了。白茫茫一片的日子就好像十年前那场比赛,赢得干净痛快。两个少年在赛场上相拥而泣,在全场为他们的黄金双打欢呼时,彼此心中有一颗种子正在发芽。
        情人节就要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4-02-21 12:56
          等大石端上来虾仁蛋包饭和猪骨汤的时候,英二沉重的心情早已变成心神荡漾。正当英二大快朵颐时,大石淡淡地说:“我从没想过我会喜欢同性,我只是单纯地想和你在一起。”
          英二发觉,自己熟记的那些感人至深的电影台词在这句话面前,都显得微不足道。
          早就习惯了大石的细水长流,不经意间还是会被感动到。
          “情人节快乐,英二。”
          看着爱人拿出闪闪发亮的铂金戒指为自己戴上,英二突然觉得爱情美好莫过于此。
          “因为还不允许结婚,就没有买戴在无名指的,所…”
          没等大石说完,英二就已经绕过餐桌扑进大石怀里。
          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感动了。
          按照电视剧的桥段,就在主人公快要吻上去的时候,电灯泡手机先生会适时响起。所以此时英二听到大石手机响起,才觉得那些狗血电视剧还是有点儿靠谱的;只好一脸无奈地放开大石,耐心等电话结束。
          “我去一趟楼下,同事把我收到的情书送来了。”
          “嗯,好呐。”大石出门,英二对着爱心早餐感叹了一句,“喵的秀一郎还是好招人喜欢的喵…”
          冬雪已经开始融化,在柏油路上留下一道道曲曲折折的痕迹,像是化在恋人心上,磕磕绊绊过日子,最终也会顺利到达终点。
          春天快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4-02-21 12:58
            第四幕
            大石童鞋最近很胃疼。
            作为医院的重点培养对象,大石已经接手了好几台重要手术,本来再做一台就可以稳拿奖金,结果最后一台手术失败了。其实错不在大石身上,而在于最后缝针的那个同年进医院的助手。要不是他失误就不会导致伤口感染…胃疼。
            十拿九稳的工作失误了,医院扣了大石大部分的季度奖金;正在大石郁闷着下个月要如何省吃俭用时,爱人突然对西服上的小物件「胸针,袖扣等」起了兴趣。要是英二自己买再带大石一两个,家里也不差钱;问题就出在英二回家路上新开的西服店的店员认准了英二这忠实顾客…胃疼。
            那胸针和袖扣个个都是带钻的啊英二你是被那blingbling的闪光闪到看不到价签了吗英二!
            再加上的生日也快到了,英二又开始想帮忙置办礼物。好在英二行动之前,大石已经明令禁止英二在三月不向上级请示就擅自行动,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猫咪是好啊,可是它们抓沙发啊!
            尽管如此,但大石还是尽量耐心地和英二叙述了家里的财政状况,英二也乖乖地保证自己不在乱花钱。好在英二的做饭水平可以化腐朽为神奇,这也让家里稍微省下了一点钱。
            这几天神外科的工作异常繁重,光是做手术就让大石的生物钟几乎掉了个个。尽管自己已经尽力控制住烦躁的心情,但回到家面对英二偶尔的任性还是会绷不住地生气。在气得胃疼的情况下,大石还去沙发上睡过好几晚。虽然英二也哄他回去睡,但在气头上的石头执拗得哄不得劝不得,英二只好自己暖床。
            就这样过了一周,工作终于安稳如常。得到了充分休息大石终于感觉到了英二的别扭情绪。
            回家后话比平日少得多,自己的蛋包饭上也没有番茄酱画的笑脸了;有不少次躲到厕所里给别人打电话,用的都是敬语;大石虽然已经回到房间休息,但英二晚上睡觉也不会主动抱他,甚至都不会和他面对面睡下。
            虽然从来没有怀疑过英二会变心,但毕竟是自己造成了现在英二貌似开始讨厌自己的状况,大石不免有些担忧和懊恼。
            巧了。
            大石的轮班,照例是独自一人的;这天晚上还有一位新来的萌妹小护士。查完房之后,两人坐在医院前台,各自无聊着。就在两人收拾着准备下班时,小萌妹突然跑到大石面前,直接了当地问:“大石医生!”
            “…啊。怎么了?”“请问…您是不是认识某某杂志的副主编菊丸先生?…”萌妹的勇气顿时消失,说到最后干脆就没了声。
            大石心里一沉。胃疼。
            “…啊,是。请问有什么需要我帮忙?”
            好好先生在处理爱人的问题上总是不像处理手术那样冷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4-02-21 13:00
              “那就麻烦您转告他…我很喜欢他的杂志…他一定知道我是谁,我说过我会来他在的城市找他,但不敢和他当面说话,所以大石医生,告诉他我已经来过了…拜托了…”
              这孩子是韩剧看多了吧…
              大石就快要疼昏过去了。
              嗯…
              虽然英二的确很招人喜欢这一点我不否认但是这女孩子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就应该怀疑一下可是被英二发现我怀疑他这就不太好了可是但是可但是英二他是我的恋人啊本着他好我也好的优良作风我倒是应该插手这件事啊!
              大石快要纠结哭了。
              打开家门,第一眼看见的就是精致的宵夜。长舒一口气,将公文包放在桌子上,又发现了窝在沙发上熟睡着的英二。
              亮红色的发梢蹭在皮革面的沙发上稍微起了点静电,熟睡的英二还在不断地点头,身上只围着大石的薄毛毯。
              大石这觉得自己忙碌的一周的所作所为的确过分了些。于是来到英二身边,打横抱起,送他回屋安睡。
              “…秀?”
              可能是动作太大,弄醒了怀里的人。大石在英二额头轻轻吻了一吻,把他送进被窝。英二躺在被窝里,主动钩上爱人的脖颈。
              “秀…不生我气了?”
              这话问得大石心疼。于是大石原原本本地检讨了自己,包括回家路上纠结的情敌问题。英二将下巴抵在爱人锁骨,笑说那萌妹只不过是经常和他在网上互动的粉丝。
              “而且啊,秀,”英二意味深长地看了爱人一眼,“不论是拍照还是采访,我都有戴着你送我的戒指呐…所以…”
              “所以…他们都知道你订婚了…”
              “Bingo~”
              就像十年前嫉妒不二一样,现在又开始嫉妒起了英二的粉丝。占有欲太强,果然自己还是不够成熟啊。
              “还有,秀,”困意大发的英二依旧硬撑着解释完所有的事情,“我今天往咱家的账户上存了一笔钱…所以,下个月不要再那么卖命工作了…”
              喉咙像是被一团棉花死死堵住,硬生生扯着大石眼眶的湿润。即使这样,大石还不忘问一句:“…你哪里来的钱?”
              “真是个破坏气氛的家伙呐,秀一郎,”英二像是批评着做错事的孩子那样白了大石一眼,“本来打算在升职会之后再告诉你的…”
              “升职会?”
              “让我说完,”英二立刻堵住大石,“年初的时候,主编因为身子太弱,住院了,直到上个月主编的工作都是我来做的。主编上周辞职了,所以社长决定让我当主编。”
              大石抱着英二,安静地听他叙述着。
              “我也想过要拒绝啊,但是看你上个月那么忙,我觉得还是要分担一些呐。”英二从大石怀里钻出来,拿起床头柜上的小簿子,在大石面前打开,“这是我的聘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4-02-21 13:01
                “很想邀请你去升职会的…但是因为怕我们两个的关系会有影响,所以…还是要忍着不说出来呐…” 英二收回聘书,又窝回大石怀里,“升职了就要打点人情,我也不想在那些袖扣什么的上面花那么多钱。”
                “所以,秀一郎可以原谅我吗?我再也不花那么多钱了。”
                大石站在床边,给爱人来了一个九十度大鞠躬:“对不起,英二!”
                “秀去吃宵夜吧,我不生气。”英二将自己裹在被子里,说了句“打点人情什么的还不是秀教我的吗”很快便睡了过去。
                少有的误会,有时却可以成为恋人之间沟通的桥梁。就像温润如玉的大石先生也会泡醋缸,天性纯真的英二小喵也会成熟处事,没有谁一成不变,有些改变,是为了让他更爱你。
                丝婚四年,你还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4-02-21 13:02
                  于是大石转过身来,吻上英二;不是恋人之间打趣似的浅吻,而是当年一吻定情时的深吻,甚至比当年还要更深。
                  锅里还烧着菜,玻璃杯中的石竹茶还没泡开,厨房窗户依旧氤氲着一层水汽,客厅鱼缸里的水泵还在哗啦啦地换着氧。
                  他依旧在他的怀里。
                  “…秀。”
                  几分钟的拥吻,除了口舌纠缠发出的声音外,一切静如止水。英二的脑海里闪现了无数个他们拥吻的画面,这些吻好像都一样,但哪里又有些不一样。
                  对了,是心情。
                  那些时候是怎样的心情呢?是想要剖白自己,或是想要拥有彼此,又或是情事进行到深处的不由自主。
                  唯独这一次,是英二在向爱人确认,他们是否还爱着。
                  英二已经不想再问了。
                  他忠贞不渝的陪伴就是最好的回答。
                  大石一手向后撑着灶台,另一只手搂住英二的腰。虽然三四年的夫夫生活已经把年少的热情磨得很淡很淡,但大石依旧知晓英二能否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意思。
                  大猫窝在自己怀里不出声,看样子是明白了呢。
                  “所以说可以帮我把牛肉拿过来了么?”
                  “好…”
                  英二不禁白了大石一眼,本来还指望着大石又会像以前那样抱着他说一些朴实但感人的情话,结果却只是回归但柴米油盐。
                  以前问过大石为何会有如此精湛的手艺,大石的回答却是“中学六年的午饭都是你做的,到了大学就要回到单身汉生活啦”。英二当时就红了脸,未曾料到原来大石这些年一直都寄情于自己,自己却在中学时迟钝地扯着大石收下各种巧克力。
                  没有酒足,至少保证饭饱。结婚过了这几年,两人都不会像热恋之初那样黏腻。忙着工作,睡觉时间也来得快。
                  “你那么会做饭我就没有优越感了呐。”
                  右床位的英二爬到左床位,黏在看书的大石身边。大石只好合上书,托着英二的腋下,把英二拖到自己身上。
                  “那可不一定。”大石开始玩起英二卷起的发梢,“你的性格比我开朗得多啊。”
                  “那算什么,只不过是天性。”
                  “有可能,”大石依旧是笑盈盈的样子,漫不经心地说,“我爱你,英二。”
                  正当英二沉浸在自己的困意中时,突然发觉自己好像错过了什么。
                  “秀,”英二睁开眼,双手撑着床,紧紧盯着大石,“再说一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4-02-21 13:04
                    “英二这个姿势是准备反客为主吗?”
                    大石一把搂过英二的脖颈,重重地吻向英二。英二将双手搭在大石肩上,在亲吻中模糊地说:“秀一郎刚才说了什么,再说一遍呐。”
                    “我爱你,英二。”
                    意料之外的愿望达成,又让大石在英二心里的增重了几分。于是英二翻身下床,拉紧厚厚的窗帘,又扑回那个温暖而熟悉的拥抱。
                    如果我没遇见你,你这句“我爱你”又将对谁说出呢?所以,我庆幸能够在这样热情洋溢年纪拥有你,再在你的怀中贪婪地享受你对我的好。
                    因为遇见了你,所以随时都是最美好的时光。
                    我爱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4-02-21 13:04
                      第六幕
                      春天是万物生长的时节,一切事物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除了儿科和骨科一如既往的繁忙,大石在神外科难得清闲;多读了一些医书,也没耽误培养实习生。
                      既然心情好了起来,大石也就不追究同办公室那个长了一脸怪蜀黍像的医师泄露自己的基本资料;令人担忧的,便是某些护士直接询问大石想要什么生日礼物,吓得大石脊梁冷风直窜。已经委婉拒绝了,可护士们还装作看不到他手上的订婚戒指。
                      于是怕英二吃醋的念头越来越重。
                      捻了捻额头的两根毛,告诉自己不要想太多,又重新流连于档案室。自己毕竟还算是新人,还有很多前辈们的经验要学。可是有句话不是说“经验主义害死人”么?
                      “大石医生,”实习生气喘吁吁地跑过来,“有病人挂您的号。”
                      “知道了。”
                      收好档案,大石心里突然特别期待有患者找他帮忙。不过,还是没人生病比较好。
                      “中午好…唉?”
                      错愕的大石看着自家大猫一脸兴奋地坐在桌子前原地转着凳子,尽量控制住自己的无奈心情,回头对实习生道:“你去楼上再帮我整理几份典型病例,我看完这位病人就上去。”
                      看着实习生上楼,大石这才关上门,坐到英二对面:“还好最近没什么病人,不然我一定批评你。”大石拿起英二的挂号本,顺手写了个日期。
                      “这不是不忙吗,”英二低声笑道,“因为最近秀一郎下班后都没有黑着脸啊。”
                      笔在空中顿了顿,又被放下。大石十指交叉,叠在桌上,注视着英二,问道:“那我忙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呢?”
                      “嘛…”英二撑着下巴,“问你事情的时候你只会‘嗯,知道了’;回家大部分时间都在书房看病历;晚上抱着我但很快就睡着了。”
                      那是什么感觉呢?内疚?或许吧。自己竟然那么在意工作以至于没去关注爱人的感受,真是自己的实职。
                      “对不起,英二,”伸手揉揉爱人的亮红色短发,再次露出温柔而歉疚的表情,“为了这个家,辛苦你了。”
                      “不会呐。”大猫一如既往。
                      “话说英二,好不容易能在家休息干嘛还跑出来啊?你也知道,你来这里万一被人看见了,那就…”
                      “又开始婆婆妈妈了,保姆,”英二看着这样的爱人感到一丝可爱,“我这不是挂了号么?不会有人怀疑的。”
                      “我还是给你写上点儿什么吧,”大石在挂号本上写了几笔,“给你开了点维生素和钙片,按时吃,晚上就不会抽筋了。以后就不要来了,太危险了。”
                      “我只是给秀带午饭来的,饭盒送到,我就离开。”说着,英二从包里掏出一盒散发着蛋香的饭盒。大石闻一下便知道是英二拿手的蛋包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4-02-21 13:05
                        “谢谢。”又揉了揉爱人的头,“不过下次就不用这么操劳了。你在我这露面也不好。”
                        “知道了…”
                        英二的“呐”还没出口,一个小护士敲了门进来,完全无视英二和蛋包饭闪亮的存在:“大石医生,主任叫我来学配药。”
                        “啊,我知道了,”起身,又俯身贴在英二耳边,“快走吧。”
                        “好。晚饭等你回来。”
                        配药室就在大石诊室的旁边,有一道门将两个房间连接在一起。大石和护士去了配药室后,本答应大石早走的英二呆呆地坐在大石的座位上。
                        接待患者,开药,办手续,看一会儿书,查房,再接待下一个患者。
                        英二刚想感叹爱人工作好无聊时,隐约听到配药室有近乎低声争吵的声音。于是踮脚挪到配药室门口侧耳听。
                        “为什么大石医生就不能欣赏一下我呢?”
                        醋意从尾椎骨一下子窜上耳根,英二惊得起了鸡皮疙瘩。虽然想冲进去的冲动很强烈,但英二还是贴在门边听了下去。
                        “对不起。我说过了,我订婚了。”
                        “如果您没订婚就会试着接受我对吗?”
                        “您曲解了。我爱我的…妻子。”
                        喂喂喂等一下人家貌似性别男好吧!
                        “您知道我比您小三届对吧?我刚上大一就和您表明了,难道那时您的伴侣已经成为妻子了吗?”
                        “还没有,但是我们已经在一起六年了。”
                        …什么?
                        大猫表示现在的思维有些跟不上了。
                        “到今年秋天就刚好是十三周年了,希望您不要再说这种容易让人误会的话。您也不要再试图威胁我们的婚姻,您没有能力吸引我。所以请您不要做无谓的尝试。”
                        护士要从另一个门出去,被大石叫住:“如果不是您三番五次想要破坏我和我爱人的关系,我不会说得那样重。冒犯了。”
                        开门,意外发现英二靠在门边出神。
                        “…英二是生气了吗?对不起,其实我也…”
                        “秀!”不敢抱着大石,英二只好攥紧大石的手腕,低下头,“谢谢你刚才那么说…”
                        “傻瓜。”大石握住英二的肩膀,两人视线相接,“为了你而放弃,都是值得的。”
                        诊室外人来人往。白色的大衣,绿色的病服,金属与轮子摩擦在一起的吱嘎声,家属的哭泣,高跟鞋与皮鞋飞奔而过的留下的沉重声音。没人在意诊室内究竟发生了什么,就像没人了解不伦之恋的主人公饱经非议后仅存的感动多么弥足珍贵。
                        这世界太嘈杂,没办法静下心来听听彼此心里的话。忘了,忙了,都不是理由;当你真的以一颗热忱的心去爱别人时,上帝会让你听到最动听的剖白。
                        “秀…”
                        “嗯?”
                        “我为什么是妻子呐?我也是男的呐!”
                        “…因为你在下面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4-02-21 13:06
                          第七幕
                          大石的生日当天,英二童鞋略有不爽。
                          答应帮自己向社长请假的的同事居然把这件事忘了,导致英二接到社长电话时与烤箱里的海绵底蛋糕面面相觑。等到主编准假,海绵底已经过了最好的制作时间,导致英二在房间里上蹿下跳了一个多点儿才静下心来做第二个蛋糕底。正当英二把第二个放进烤箱,自家大姐来电话说晚上为大石庆生,导致英二不负众望地把烤箱拧过了火。
                          现在面对着一堆焦黄色的不明液体,英二已经由略有不爽进化到了暴走状态。
                          近朱者赤这话怎么如此精辟;就连平日里心情好没烦恼的英二都被大石带得纠结了起来,英二感觉甚不爽。
                          美剧《生活大爆炸》中,天才Sheldon说过一句将情态动词发挥到了极致的台词:"If I could,I would.But I can't,so I shan't."字幕组的版本则更加简洁:“纠结不是我想停就能停的。”
                          对,以上就是在地板上滚来滚去的英二大猫的状态。再这么下去可不行,毕竟是爱人的生日,还是该打起精神准备。
                          做蛋糕,对于全神贯注起来的英二不算什么。除了习惯性地360°旋转搅拌器结果鸡蛋液撒了一地之外,整个过程还算顺利。
                          蛋糕从冰箱里拿出来时,是下午五点。
                          英二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对着镜子打好领带。淡蓝色格子衬衫,黑底细红斜条纹领带,纯黑色短西装外套,经典款直筒牛仔裤,黑白高帮篮球鞋。
                          英二对着镜子潇洒地打了个响指,提着蛋糕盒,出发。
                          大石做完手术回到办公室和同事们简单告辞,说家里有事,要提前离开,知道大石生日的同事们立刻以一种异常暧昧的眼神注视着大石离开。
                          大石开车向着家的方向行驶。
                          不是他和英二的小屋,是菊丸家。
                          于是大石一进门就被欢呼声掩盖。英二跑过来拉着大石到餐厅,大石和菊丸两家人也纷纷就坐。
                          饭菜是英二的哥哥姐姐门做的,虽然不及英二的手艺,但大石还是对他们所表达的欢迎表示感谢。两家家长也分外热情。看着大石和英二两人互相支持着把日子过得不算差,家长们心里多少有了一丝欣慰。
                          “英二啊,为什么蛋糕没有奶油!”大哥对英二的蛋糕首先表示抗议。
                          “因为秀一郎胃不好呐~”
                          如此随意的一句话里放了多少心思,大概只有大石知道吧。看着英二认真说这话的样子,大石觉得就算这辈子治不好胃病也都无所谓了。
                          英二的父母也露出意外的神情。家里的老幺已经学会了关心他人,菊丸夫妇的顾虑也免了不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4-02-21 13:06
                            现在英二再透过橘红灯光与水流看亲吻着自己的这个男人,想着“也许这辈子就栽在他手上也好”,又一次在他怀中沦陷。
                            真正的爱,大概是花青素一样的物质。停留在青春年少,但造就了人这一生中最美好的光华。
                            初见你是几岁,你现在便仍是几岁。就算你老了,你疲惫了,你的面容变得不再像你了,你看我的眼神,依旧停留在你我初见的春日之中,不曾老去,不曾褪去。
                            接下来要老去的路,我会陪你一起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4-02-21 13:08
                              第八幕
                              大石是被英二的叫喊声吵醒的。
                              虽然右床位的床单被它的主人拱得皱巴巴,但床头的衬衫已经不见了,留下的是几本散开的杂志,凌乱地躺在地上。
                              英二略带颤抖的声音从厨房传来,夹杂着铲子和煎锅碰撞的声音。大石还是担心英二,于是起身套上牛仔裤,叠好被子,跑向厨房。
                              “我们绝对不答应!您签字经过我的意见了吗?是,您是社长,但你无权决定我们杂志的命运!因为我菊丸英二才是主编!”
                              走到客厅,看到英二和电话里的人吵得满脸通红,空空的胃隐约传来痛感。
                              看到大石,英二渐渐冷静下来,用尽量平缓的语气说了句“我上班再和您谈”,便挂掉电话,继续专注于他锅里的黄油吐司。
                              大石走上前去,从后面抱住英二,下巴抵在英二的后脑勺,一言不发。英二将煎好的吐司切成四片,装盘,又往煎锅里放上两个三角形的铁片圈,打上鸡蛋。
                              “消消气。”大石贴着英二耳边说,又吻了吻他的脖颈。英二轻叹了口气,拿过涂好吐司,夹入煎蛋火腿,说了句“欺负人”。
                              大石把吐司端上桌,等英二盛出热牛奶。
                              “秀一郎我跟你说,那个社长,就是看我们杂志社的太好欺负。”英二拿起小巧的铝锅,将牛奶倒进玻璃杯,“你知道社长要干什么?他竟然要把我们编辑部卖掉!”
                              英二激动得手一哆嗦,没拿住锅,滚烫的牛奶洒到手上。英二疼得呲牙咧嘴,打开水龙头用冷水冲着被烫的地方。大石忙从冰箱里拿出冰块,将英二的手擦干,搭在自己的手上,用冰块划着烫伤的周围。
                              “控制不好情绪就让我去做好了。”大石一面给英二敷着冰块,一面心疼又无奈。
                              “但是我真的很生气。”英二看着大石在医药箱翻找的身影,“社长要卖杂志社也该和我说一声啊,居然还自作主张在并购会的邀请函上签了字!”
                              大石拿绷带小心地缠上英二受了伤的右手,问:“所以等会儿上班就要和社长好好谈谈了吧。”
                              “一定要。我是前任主编一手培养出来的,不能让社长看扁了我。”
                              “和社长谈的时候,你千万记得要控制好脾气,”大石揉了揉英二的卷发,“以你现在这状态,很容易被社长压住。”
                              “秀讲过,我记得,”缠好绷带的英二又活泼起来,“不过话说秀一郎为什么不穿上衣就出来了?会感冒的呐。”
                              坐回餐桌的大石不禁扶额:“因为我今天要穿的衣服在你身上啊,英二。”
                              “…啊?”大猫愣了一下,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白衬衫,“如果是你的衣服,那它怎么会在我的床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4-02-21 1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