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灯下的光与暗吧 关注:136贴子:16,613
  • 6回复贴,共1

【艾利】《一无所有》(短篇已完结)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百度。
这里写手李谓忧。

id=3905969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4-11-14 07:48
      我已经许久未见张灯结彩的景象了,就连平时没什么人走过的小街小巷内也被小彩灯烘出了暖人的气氛。我进一间烟酒店报出了那烟的名字,递上我仅有的两张票子;老板娘把她丰腴的身躯翻了个面从架子上拿下烟,又翻回了正面抽走了我的票子,把烟还有几枚面额不大的硬笔扔在台子上。
      
      “涨价了?”我拆开烟盒,顺手拿了身边货架上的一只免费打火机。
      
      “最后一点存货了,买的人还不少。等下周过了新年就停产了,你没听说?”
      
      “……没。”
      
      出了店门,随手把打火机揣在兜里,有一搭没一搭地抽着烟。我有思考过市面上能不能找到这烟的替代品,但我没预料到它居然这么快就要销声匿迹了。一包十二支,省着抽或许能撑一个月;也就是说,我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寻找替代品。
      
      从小巷一拐就是主街区,我这一身破落户的样子与周围光鲜亮丽的行人与环境格格不入。这样的状态我太习惯了——上辈子走上街时总被人惶恐地闪避开,我都能看见他们握紧了腰间的佩刀——好吧,这辈子也没好到哪去,他们捂住了腰间的钱包。
      
      我一定是成长了,就像他说过的那样。前世被人称为怪物时,我还需要他在我身边予以安慰;现在虽然又是被人用那样的目光舔舐着,但我一个人也能承受得住了。
      
      没有想到,这条街居然繁华到我都不敢睁开眼看。
      
      几年前——这是我第几次这么说了?几年前,我和他第一次来到这里,那时这里还只是一条普普通通的商业街而已。这里有一家西餐厅,对面就是珠宝店,好多想要在饭后求婚的小伙子都会以“上个洗手间”为由,偷偷跑去对面取早就订做好了的戒指;配上西餐厅自带的小提琴背景音乐,求婚成功率高得令人后怕。
      
      我就是那堆小伙子中的一员,很俗套是不是?可是我成功了啊,我挺佩服自己。
      
      我的兜里只有几个硬币了;我要是敢穿成这副模样就和门口看车的小哥说我想进去转几圈来缅怀一下我的爱情,估计能被他一脚卷出来,从此荣登他们店的黑名单,而且还是榜首。悻悻地在门外看了一会,我转身走向珠宝店。
    【TBC】勿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4-11-14 07:49
        我并没有进去的意思,只是想隔着橱窗看一眼。这家店原本就生意红火,而在今天圣诞夜这样特别的节日里更是爆满。我不愿上赶子似的随着人群挤来挤去,他们太闹腾。
        
        橱窗被店员擦拭得一尘不染,窗内摆放整齐的首饰映着明亮街灯的光芒,晃得有些刺眼。我沿着墙根缓缓挪步,逐排看过那些价格令我咋舌的金银饰品。当年我年轻,腰包里还算富裕,爱张扬爱浮夸;可是他却成熟稳重,一直都是孤高的姿态。我相当了解他——毕竟是相处了两辈子的人——所以我按照他的喜好选择了纯银的宽戒指。
        
        等等。
        
        我后退几步,在一片珠光宝气寻找着被我不小心错过去的东西。
        
        看到了。压在一团上黑色鹅绒上,一圈棱角分明的纯银嵌边中镶着那枚灰蓝色的宝石;我不知道有没有那种颜色的天然宝石,可就算是人造的,它依然好看得很。
        
        他的眸子也是这个颜色啊。
        
        不论前世还是今世,他的眼睛总是有勾走我灵魂的魔力。我说我要驱逐全部的巨人的时候,他眼里那种赞许的光芒我不论转世几辈子都无法忘记。那年我只有十五岁,可我知道了什么是爱得真切。我和他一同战斗,最终换来了和平。
        
        我们这辈子又见到了。在那样拥挤的人群里,他换了发型,换了打扮,却没有让我错过那一双冷静的灰蓝色眸子。
        
        他和我说过,我们两人算是孽缘,不论是前世还是今世。上辈子和我在一起之后,他也成了他人眼中的怪人,不过怪人和怪物的组合看上去还挺搭调;这辈子我们又在一起了,结局却没像上次那样如人所愿。
        
        都是往事了。
      【TBC】勿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4-11-14 07:50
          我用力吸了一口烟,把烟卷扔在地上,火光立刻就灭了。我现在一无所有,只剩一包即将停产的中性烟。啊不,几分钟前是一整包,现在只剩十一支了。那一枚灰蓝色宝石下的价钱牌上写着的数字远非十一支烟比得上的——一百一十支也比不上。
          
          今天是他的生日。我还没有准备他的生日礼物。我真想把这一枚宝石送给他,哪怕把我卖了也行,只要能送到的手里。
          
          我多想买下来送给你。
          
          可是我没有钱。
          
          人们常说触景生情,曾经我不理解;现在我大概能体会到,就仿佛棉花充满了心口,情绪上不去也下不来,只能尴尬地平衡在令人心痛的回忆上。
          
          干冷的空气冻醒了我的感性意识,我别无选择,只好往我的公寓——曾经是家,现在也只能算是公寓而已——的方向走去。一路上来来往往许多情侣经过,我看到几对同性情侣大方地勾着手臂压着马路。我和他做不到这一点,主观原因解决了以后客观原因接踵而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所以我们不曾公开如此般恩爱过。
          
          想着事情,没看路,走过一段车道时被车尾刮倒在地。小腿撞到了保险杠,硬生生地疼,但是在能爬起来之前我都没做声。司机是位年轻的女士,穿着打扮和她的车一样看起来价值不菲。
          
          “对不起!”女人小跑过来,锥子一样的恨天高踏出“哒哒哒”的声响,“你没事吧?”
          
          “没事……”我捂着小腿被撞到的地方坐了起来,“是我自己的问题,我没看路。”
          
          “用不用去医院看一看?”语气听上去还算诚恳。我自然可以趁这个机会讹诈一笔,但我知道我的性情根本没有这样卑劣。“不用了。”我勉强站了起来。女人比我矮一点,仰头带着关心和好奇的神情。
          
          “你的眼睛……好漂亮啊,”女人这样说,“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的眼睛是金绿色的呢。”
          
          “过奖了。”要不是我现在小腿动不了,我在她说出这句话之前早就该逃走了。
          
          “啊!”女人像是要用眼神把我的脸舔一遍,“难道你就是——”
          
          “认错人了。”我瘸着腿仓皇逃走,留下还没把话说完的女人。
          
          跑出了整整一个街区,我才敢停下。刚才跑得太用力,小腿酸疼得厉害,我只好扶着街边的围栏挪着步子。
          
        【TBC】勿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4-11-14 07:50
            说起疼痛,他倒是很怕疼的一个人。当初问他为何能在战斗中躲避得那样灵巧,他却回答我说“被攻击到太疼,不过如果能胜利的话还不赖”。战斗是这样,在床上也是这样,甚至第一次的时候他疼得咬了我的脖颈。似乎从那一次之后做爱咬脖颈就成了他的习惯,我每天照镜子时还会看到就在脖子上浅浅的齿痕——他竟然都给我咬成了个疤。
            
            不论什么事都会让我想起他。
            
            一定是因为昨天酒还没醒。一定是。
            
            终于走回了家。楼道里的灯出了问题了,忽明忽暗地闪着。我摸了摸兜——纸质的烟盒,里面还有十一支烟和一只廉价的打火机。我这才想起我出门时根本没拿钥匙,同时我也没带电话——想要在阿明或者三笠家借宿的念头被彻底打碎了。
            
            我靠着墙根坐下,燃起一只烟。墙根贴着石板,冷气舔着我的后背,我无处可躲,也不想躲,偶尔离开温暖舒适的公寓也好。
            
            隐约听到了隔壁在放着歌曲。
            
            “我把自己藏在,一个角落里。静静地,我静静地想你——”
            
            心脏突然就被这段歌曲揉碎成渣滓。隔壁放的是原唱,单纯的吉他和弦,是我再熟悉不过的歌曲,《想》。
            
            “烟圈散尽,在墙角的阴影里,闭上眼睛想你,想你那么美丽——”
            
            我把头靠在墙壁上,闻着柔和的烟味,跟着轻声哼唱。这是他最喜欢的歌曲。刚在一起时,他总是做着家务就开始唱这首歌;我问过很多次他喜欢的理由,他却每次都笑而不答。接下来的动作一定是我把他拽到床上,然后做着见不得人的事情。
            
            “我把自己扔进,喧闹的音乐里。慢慢地,我慢慢地忘记。你的身影,依旧清晰。我睁大眼睛想你,想你无法抗拒——”
            
            他的身影就在那里,个不高子却帅得可以,一群一群成功女性往他身上扑,可他偏偏遇见了我,选择了我。如果不是我,那他会不会过着一种普通的生活?事业有成,娶妻生子,就像大多数人期待的那样?
            
            如果不是我,还会是今天这样的结局吗?
            
            “可不可以,我问自己,把这一切锁紧记忆?那些快乐,那些甜蜜;那些故事,故事里的你——”
            
            对啊,我为什么不能把他忘了呢?我为什么不把这所公寓——这所我们曾经纠缠不休的又充斥着各味回忆的该死的公寓——卖掉呢?为什么我要像今天这样死守着那两段不堪的回忆呢?
            
            我还爱你吗?
            
            我真的是,真真切切爱着你,并且也被你爱着吗?
            
            你真的爱过我吗?
            
          【TBC】勿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4-11-14 07:54
              “可不可以,我问自己,笑一笑回首过去?在没有你的日子里,不再躲进角落里哭泣……”
              
              豆大的泪滴坠落在冰冷的瓷砖上,我从未见自己这样流过泪。半梦半醒,又半醉半醒。在没有你的日子里,我就这样如行尸走肉一般度日如年。
              
              我不知道你是否还好,是否已经脱离了我给你造成的伤害;你说我永远是个小鬼,永远不敢直面困难与挫折。对,我不敢,不敢打个电话问候,不敢问你最近如何,天寒了有没有添衣,有没有生病,生病时有没有好好照顾自己。
              
              我怕——我怕听到你说你不好,你说你照顾不好自己,你说你身体越来越差,你说没人陪着你;如果真是这样,我就算连续几天几夜不合眼坐我讨厌的火车,我也要见到你。可是我又怕——怕你说你现在很好,和一个好人在一起,生活条件良好,不再需要我的存在。
              
              你还记不记得啊,利威尔?你记不记得我们轰轰烈烈爱过的曾经啊?
              
              如果只有我一人抱着残破不堪的回忆不肯撒手,你是会嫌弃地嘲笑我,还是会像在兵团时、在今世时那样用沉默不语的陪伴来安慰我?
              
              利威尔,我好想你。
              
              尽管我们已经分手了。
              
              四肢渐渐失去力气,抽完的烟卷只剩下烟头被我夹在食指和中指尖。我瘫坐在角落里,听着外头的喧闹声渐渐消失。
              
              生日快乐。
              
              就让我再说一次吧,利威尔——
              
              我真的很想买下那枚宝石。
              
              可惜我没有钱。
              
              也没有你。
              
            【TBC】勿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4-11-14 07:56
                
                【贰】
                
                
                
                “下面播报一条娱乐新闻:
                
                “今日,曾经的超人气歌手艾伦·耶格尔被邻居发现猝死在自己的公寓门前。死亡时间为凌晨一点左右,死亡原因为心脏衰竭。
                
                “五年前,艾伦因演唱电影《想》片尾同名歌曲而一夜爆红,从此开始接受正规的声乐训练,走上成为专业歌手的道路。自出道以来,艾伦蝉联国内最佳新人歌手奖,其唱片销量也遥遥领先。艾伦充满磁性的声线和俊朗阳光的外形,立刻俘获了大批少女粉丝的芳心。
                
                “三年前,艾伦在个人演唱会上公开宣布出柜。据小道消息,艾伦的交往对象是一位比他大十五岁的中年男性。据知情人士透露,艾伦与该男士在演唱会上一见如故,立刻陷入热恋。时至今日,该男士身份仍不明确,我们姑且称他为L——这也是艾伦亲口对外透露的唯一信息。
                
                “由于艾伦的一小部分粉丝太过狂热,以至于做出偷袭L先生等不理智举动,同时艾伦出柜这件事让娱乐界流言不断,艾伦隔年便宣布与L先生分手,从此演唱事业一蹶不振;L先生也下落不明。
                
                “艾伦这样年轻而有创造力的歌手的去世,对国内音乐节来说是一个巨大的遗憾……”
                
                埃尔文抬手关掉了电视。两旁单人沙发上的三笠和阿明一言不发。
                
                “利威尔,我当初是不是该违背你的意愿,把你的事告诉艾伦?”
                
                三笠和阿明顺着埃尔文的眼神看过去。
                
                那是电视旁书架上的一幅相框,黑白色的利威尔露出肩部以上,面部表情依旧冷峻,目光却带着一丝没落,延伸向未知远方。
                
                利威尔·阿克曼,四十岁时死于癌。
                
                
              【FIN】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4-11-14 07: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