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生存游戏吧 关注:19,607贴子:1,123,243

【后宫生存游戏】.12-27.生存.三世守候,执著那一世回眸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第一世,
他是她的青梅竹马,
两小无猜。
十七岁那年,他战死沙场,
她不信。
她等着他,
站在杏花树下,
花开了又落,落了又开。
青丝熬成白发,
她到底,
没能等到他。


奈何桥旁彼岸花开似火,

她没有喝下孟婆汤,
即使刀山火海,
第二世,
她一定要记得他的眸。




第二世,
她切实记得他,
可她没想到,
她却成了一只猫。
她守候着他,
守候了一世,
看着他,
子孙满堂,
看着他,
承欢膝下。
她很努力地活着,
到底,
没能熬过第十一年的冬天。
她在他的怀里走了。


她真的累了。
她喝下孟婆汤,
所有的爱恨,
烟消云散。
老人摇头,
道是孽缘,
然而终究不忍。
摆渡,
到了世事轮回转圜时,
她仍然固执地记得他的眸。




第三世,
固执的守候本该让她如愿以偿,
可命运嘲弄,
造化弄人。
他成了帝王。
后宫佳丽三千,
她不过其一。
就是这么的不公。
真情诺诺,
她不舍,
不舍让这三世情缘随乱红飞花去。
她终于走进了他紧闭的心房,
却发现,
时移世易,
人事早已不同。
当初的真情,
早已沾染了世俗,
同欲望纠缠在一起。
她累了,
真的累了。
终于,
尘埃落定,
奈何桥边,
花开如旧。


回复
通过百度相册上传1楼2014-12-27 12:33
    为了保证大家的阅读质量,插楼请勿带图签。


    收起回复
    2楼2014-12-27 12:34
      这里九月,在后生吧消失近一个月的九月,带着悉心打造的游戏,强势回归!


      收起回复
      3楼2014-12-27 12:35

        第一世,
        他是她的青梅竹马,
        两小无猜。
        十七岁那年,他战死沙场,
        她不信。
        她等着他,
        站在杏花树下,
        花开了又落,落了又开。
        青丝熬成白发,
        她到底,
        没能等到他。


        奈何桥旁彼岸花开似火,
        她没有喝下孟婆汤,
        即使刀山火海,
        第二世,
        她一定要记得他的眸。




        第二世,
        她切实记得他,
        可她没想到,
        她却成了一只猫。
        她守候着他,
        守候了一世,
        看着他,
        子孙满堂,
        看着他,
        承欢膝下。
        她很努力地活着,
        到底,
        没能熬过第十一年的冬天。
        她在他的怀里走了。


        她真的累了。
        她喝下孟婆汤,
        所有的爱恨,
        烟消云散。
        老人摇头,
        道是孽缘,
        然而终究不忍。
        摆渡,
        到了世事轮回转圜时,
        她仍然固执地记得他的眸。




        第三世,
        固执的守候本该让她如愿以偿,
        可命运嘲弄,
        造化弄人。
        他成了帝王。
        后宫佳丽三千,
        她不过其一。
        就是这么的不公。
        真情诺诺,
        她不舍,
        不舍让这三世情缘随乱红飞花去。
        她终于走进了他紧闭的心房,
        却发现,
        时移世易,
        人事早已不同。
        当初的真情,
        早已沾染了世俗,
        同欲望纠缠在一起。
        她累了,
        真的累了。
        终于,
        尘埃落定,
        奈何桥边,
        花开如旧。


        回复
        4楼2014-12-27 12:43
          缘起 南柯一梦醉浮生




          “长卿,待我戎马归来,定许卿十里红妆。”
          男子身披战甲,目光坚毅。
          女子点点头,泪水却止不住地落下来。
          像是陷入了打不破的轮回,
          花开花落,花落花开,
          女子站在杏花树下,任着容颜老去,青丝变白发,
          守候着最初的执著。
          然而奈何桥上,她不肯喝下一碗孟婆汤,
          任刀山火海,在所不惜,只为记得他的眸……


          我骤然惊醒,映入眼帘的物事皆是熟悉的。我抚了抚胸口,还好,只是一场梦。
          这样的梦不止做过一次了,每一次,梦中的场景都是相同的,梦中的情感都真实得让我心痛,可每次醒来,总是像在黑暗里捉迷藏,忆不起梦中男子的模样。
          我姓顾,名挽卿,字留。
          这名字说来还颇有些来历,据说我出生那日秋雨连绵,有个神神叨叨的老道士从顾府门前路过,见了阿玛便叫不好。阿玛刚得了二女本是喜不自胜,叫老道这么一说登时不甚开心。

          老道言说这女娃前两世种下了孽缘,夙愿未完,今世当有大劫,若是过了此劫,便得一世安乐,若是过不去,老道连连叹气,怕是不好。
          阿玛半信半疑,求解。
          老道只取了这挽卿啊,留的名字,又道府中经年杏花树下向东三步地下三尺有灵物,佩戴上了可保数年无虞。人事已尽,其余的,便只能看这女娃的造化,听天由命了。
          老道一步三摇,悠悠地消失在了街道的尽头,自此以后阿玛多次寻此老道,不得。
          再说老道走了之后阿玛就在老道所说之地掘了起来,刚好三尺时,便得一石,似玉,非玉。形似杏花,散发着盈盈润润若有似无的光芒。
          石上穿有一线,赤色。
          因着老道的缘故我打小便佩戴着那所谓灵石,阿玛额娘也是一味宠溺着我,更是关心着我的身子,平日里咳上一两声便急急叫郎中来看。
          日子一天天流水般淌过,十五年过去了。


          回复
          5楼2014-12-27 13:12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4-12-27 13:15
              春日里缠着长兄溜出去放风筝,然后躲在屏风后面看着长兄被骂得狗血淋头;夏日里摘了凤仙花涂指甲结果笨手笨脚得弄得满手都是;秋日里怂恿小弟爬上树去摘梨炖了冰糖吃;冬日里不顾靳娘劝告握了雪团同瑾柔姐疯玩一通……
              本以为日子就该这么平静地过下去,然后,然后到那老道说的所谓大劫。什么劫难不劫难的,总要快活过才算是不枉此生罢!可我偏偏就给忘了,我是官家的女儿,终究是要参选的。大姐早早嫁了如意郎君,我又没有小妹,这选秀是非去不可了。额娘说我自小娇生惯养的,又生性爱闹,怎么受得了宫里这许多的条条框框的约束,不过去紫禁城里走一遭充个场面回来便是了。我也是这样一般想的。
              罢了罢了,总归离选秀还有几个月,也大可不必为这事伤神。
              我挑开帷帘,唤佩玖梳洗了。闲散待在府中终归是无趣,去哪玩呢?
              a.闹市
              b.寺庙


              收起回复
              7楼2014-12-27 15:38
                a.触发剧情【潇洒王爷】
                我瞄了一眼佩玖,道:“佩玖,你陪我出去玩吧。”佩玖撇撇嘴,道:“我可不敢了,上次陪小姐出去,叫夫人好顿骂呢。”我偏过头,再转过头来时眼中已盈盈然含了泪水,佩玖忙道:“罢了罢了,我陪小姐出去就是了。”我狡黠一笑,自幼这招对佩玖便屡试不爽。“就知道佩玖你最好了~”

                出了门才想起今儿是灯节,此灯节非彼灯节。不是元宵节,而是这儿独有的节日,这一日往常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姑娘们皆可出来闲逛,整晚闹市灯火通明,猜灯谜、做糖人儿、集市上更有各样面具,从前我最是喜欢。近日为了那梦烦心,竟也忘却了。
                我带着佩玖溜出府去,择了一个葡萄紫描银面具戴上,又让佩玖自己挑了个荔枝白面具,拉着佩玖在街上转来转去,满目的五颜六色的小玩意儿,我玩得兴起,买下颇多。
                转眸看见不远处人头攒动,过去见是灯谜甚为高兴,自顾走上台去。
                一个老人慈祥地笑着:“姑娘可听好我这第一道题:落花满地不惊心。”
                我轻笑,这有何难,道:“谜底可是东晋谢安。”
                “春去也,花落无言。”
                “ 榭。”
                “君子之交。”
                “淡水。”
                “.柳拂翠首携幼主。”
                “羽樱。”
                “山在虚无缥缈间。”
                “雾峰。”
                …………………………
                “曾经沧海难为水”
                我略略犹豫,忽闻一男声掠众道:“此谜底便是‘滩’。”
                我心下不服,我自幼爱书,这才女的名号可不是徒有虚名,来来回回和男子对了许些字谜竟也难分上下,眼看时候晚了下来,老人上前道:“二位才学颇深,可知这‘鸳鸯双双戏水中,蝶儿对对恋花丛;我有柔情千万种,今生能与谁共融;红豆本是相思种,前世种在我心中;等待有缘能相逢,共赏春夏和秋冬。’何解?”
                我微微思索,尚未想出谜底老人便意味深长地一笑,转身离开。
                a.邀请男子喝酒
                b.邀请男子喝茶
                c.回府
                b.触发剧情【逗比少年】
                我瞄了一眼佩玖,道:“佩玖,你陪我出去玩吧。”佩玖撇撇嘴,道:“我可不敢了,上次陪小姐出去,叫夫人好顿骂呢。”我偏过头,再转过头来时眼中已盈盈然含了泪水,佩玖忙道:“罢了罢了,我陪小姐出去就是了。”我狡黠一笑,自幼这招对佩玖便屡试不爽。“就知道佩玖你最好了~”
                这一日寺庙人少,甚是清净。寺庙,也本该就是清净的。通往寺庙有几百阶石阶,我拾阶而上。雨后湿滑,我一个不稳整个人失去了重心,正在懊悔太不小心,预想中的疼痛却并没有袭来。我抬头见是自幼挚交宋初,还未开口宋初笑嘻嘻道:“念儿你怎么这样重,以后也不怕嫁不出去?”
                a.你才娶不到呢
                b.那我就去你家闹
                c.那你娶我啊


                收起回复
                8楼2014-12-27 16:23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4-12-27 16:24
                    很不错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4-12-27 17:21
                      【潇洒王爷】
                      a.男子好感+1。“公子也偏好灯谜一类么?可否请公子小酌一杯?”男子的唇角扬起一丝弧度,面具的掩盖下看不出太多表情。“我倒知道一家不错的酒馆,姑娘请。”我跟着男子走进了酒馆,忽觉方才言语不妥,我与他素不相识,倒是草率些了。“一醉解千愁,酒是好东西啊。”男子要了一壶玫瑰醉,饮了一口感叹道。
                      我笑笑:“岂不闻借酒浇愁愁更愁?酒自然是好东西,可是当成解愁的工具可就不妥当了。”我抿了一口玫瑰醉,果然是极好的酒。闲聊许久男子道:“今晚烟花繁,可愿同赏?”
                      a.好啊
                      b.不要


                      b.男子好感+2。“公子也偏好灯谜一类么?可否请公子品香茗一杯?”男子的唇角扬起一丝弧度,面具的掩盖下看不出太多表情。“我倒知道一家不错的茶楼,姑娘请。”我跟着男子走进了茶楼,忽觉方才言语不妥,我与他素不相识,倒是草率些了。“茶味清心,宁人心神呵。”男子要了一壶普洱,品了一口感叹道。
                      我笑笑:“一缕茶香,倒是多少人的一生了。”我抿了一口普洱,凛冽清香,果然是极好的茶。闲聊许久男子道:“今晚烟花繁,可愿同赏?”
                      a.好啊
                      b.不要


                      c.“天色也不早了,佩玖,我们回去吧。”退出支线【潇洒王爷】。


                      【逗比少年】
                      a.我吐吐舌,佯怒道:“你才娶不到呢!”宋初正正神色,担忧道:“过几月可就是选秀之日了。你可是要去参选的吧?”我耸耸肩,无谓道:“不过去充个场面走一遭便回来罢了。如你所言,我这样重,皇帝怎么会看上我不是?”宋初叹口气:“那就好,竟不知多少人毁在那里。”宋初从衣袖中取出一支玉簪簪于我发间,“我记得你最喜欢蔷薇。”诚然,蔷薇,那是我幼时喜欢的花儿了。如今,早已埋藏在记忆深处了。
                      a.我的确喜欢蔷薇。
                      b.我早已不喜欢蔷薇了


                      b.宋初好感+1。“我若嫁不出去……”我故意顿一顿“那便日日到你家府上闹去,定叫你不得安生!”宋初正正神色,担忧道:“过几月可就是选秀之日了。你可是要去参选的吧?”我耸耸肩,无谓道:“不过去充个场面走一遭便回来罢了。如你所言,我这样重,皇帝怎么会看上我不是?”宋初叹口气:“那就好,竟不知多少人毁在那里。”宋初从衣袖中取出一支玉簪簪于我发间,“我记得你最喜欢蔷薇。”诚然,蔷薇,那是我幼时喜欢的花儿了。如今,早已埋藏在记忆深处了。
                      a.我的确喜欢蔷薇。
                      b.我早已不喜欢蔷薇了


                      c.宋初好感+2.我狡黠一笑,玩笑道:“那你娶我啊!”宋初正正神色,担忧道:“过几月可就是选秀之日了。你可是要去参选的吧?”我耸耸肩,无谓道:“不过去充个场面走一遭便回来罢了。如你所言,我这样重,皇帝怎么会看上我不是?”宋初叹口气:“那就好,竟不知多少人毁在那里。”宋初从衣袖中取出一支玉簪簪于我发间,“我记得你最喜欢蔷薇。”诚然,蔷薇,那是我幼时喜欢的花儿了。如今,早已埋藏在记忆深处了。
                      a.我的确喜欢蔷薇。
                      b.我早已不喜欢蔷薇了


                      收起回复
                      11楼2014-12-27 17:22


                        回复
                        通过百度相册上传12楼2014-12-27 17:35
                          【潇洒王爷】
                          a.男子好感+1。“公子邀请,岂有不去之理?”结了账同男子走出去。湖边灯火通明,湖上一盏盏祈愿的小灯漂浮着。我抬起头,烟花绚烂。尽管烟花不过绚烂一瞬,到底也算是绚烂过了罢。“真的好美。”我喃喃道。“你喜欢焰火?”男子问。我点点头。男子勾起唇角:“我记着了。”闲聊许久,告辞。退出支线【潇洒王爷】
                          b.“天色也不早了,不便相陪。”退出支线【潇洒王爷】


                          【逗比少年】
                          a.宋初好感+1.我垂眸,“难为你还记得,我一直喜欢蔷薇。”宋初恢复了往日嬉皮笑脸的样子,“你喜欢就好,记得从前我陪你去偷蔷薇,叫人逮着了好顿说。你喜欢就好啊……”两颊浮上浅浅的绯红,宋初这是怎么了?退出支线【逗比少年】
                          b.“你记错了,我早已不喜欢蔷薇了。”宋初的眼神中闪过一丝黯然,“是我记错了。”退出支线【逗比少年】


                          收起回复
                          13楼2014-12-27 17:48
                            这帖子不错,楼楼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4-12-27 20:39
                              加油棒棒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4-12-27 2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