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吧 关注:94,104贴子:1,563,949

【穿越15】《优昙异梦》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镇楼!


回复
1楼2015-01-05 16:02
    简介 狰狞的面目,丑陋的血斑,一场车祸,这一世就此了结。独临异世,竟成了花妖精魅,离奇身世,神秘少年,这一世该何去何从?
    为何上一世的一生孤苦只换来今生远远的眺望?你的背影,怕是我这一生的追随。天道不公,要天又有何用?六界不仁,我便屠遍这六界又有何妨?!


    回复
    2楼2015-01-05 16:03
      @幸福伪


      回复
      4楼2015-01-05 16:04
        @完美洒脱88


        回复
        5楼2015-01-05 16:04
          @金色羽翼0


          回复
          6楼2015-01-05 16:05
            @荷水云


            回复
            7楼2015-01-05 16:05
              @南宫韵翎


              回复
              8楼2015-01-05 16:05
                新坑啊!快来顶!


                回复
                9楼2015-01-05 16:06
                  优昙一梦2 优昙花
                  很生气,真的很生气,林优昙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别人触碰她的脸,怒视着暗夜刚想出口骂两句,却发现暗夜一直平静的看着自己,她的眼里没有害怕,恐惧和厌恶,只是一片清明的看着。
                  看着她的眼睛,林优昙莫名的就感觉一腔的怒火竟然就这么熄灭了!
                  暗夜低下了头似是在沉思 ,林优昙和芷珊就那么坐着等着她的回答。片刻之后,暗夜拉开了桌子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了一个锦囊。林优昙好奇的看着她将锦囊放到了自己的手里。
                  刚要出声询问,暗夜却开口了“这是优昙花的种子,送给你了。”
                  看着手里的锦囊又看了看暗夜出声询问道:“为什么?”
                  “你是他的有缘人!”暗夜平淡的回答道。
                  “有缘人?是因为我的名字里有优昙吗?”林优昙疑惑。
                  “呵呵,这便是不能告诉你了!”暗夜淡淡一笑,晶蓝色的眸子弯弯的,有一种莫名的感染力,似乎带动着周围的人都想笑起来。
                  刚想打开锦囊却被暗夜制止了。“不要打开它,最好一直将他带在身上。”
                  林优昙更加疑惑了“既然是种子,不应该把它种下去才对吗?”
                  “它不仅是种子,更是你的护身符。”
                  “护身符?”
                  暗夜不知从哪拿出了一个水晶球,像是自言自语一样说道:“福兮祸之所依,祸兮福之所伏。最近会有一件很危险的事会发生在你的身上,但只要你挺过去了,自会否极泰来!”
                  林优昙垂首还在思考暗夜说的这些话,芷珊却激动了起来“很危险的事?是什么事?优昙她不会有什么事吧?”
                  面对芷珊的质问,暗夜只是沉默不语。最后林优昙只得拉着芷珊出来,奇怪的是暗夜竟然没有收她们的钱。
                  “优昙,你说暗夜的话是什么意思啊?你最近会不会有什么危险啊?”出了塔罗占卜屋芷珊还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林优昙顿感心里一暖,但表面上却是敲了敲她的脑袋道:“能有什么事啊!不过都是瞎掰!就跟咱孤儿院旁边的算命大叔一样骗钱的!”
                  “可是她这回没收我们的钱啊!而且她以前真的预测到了我会发生的事!”芷珊还是紧张的对她说道。
                  林优昙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就算她说的是真的,那也不错啊!你没听她说否极泰来吗?意思就是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林优昙的话音刚落,一连串嘈杂的声音便从四面八方传来。
                  “快闪开啊!货车失控了!快闪开!”尖锐的叫喊声接连不断的响了起来!
                  “快跑啊!”
                  “小心!”
                  人们惊恐的声音传来,几乎要震穿了林优昙的耳膜。下一刻,她就觉得自己好像飞了起来,而且越飞越高!
                  站住高空,林优昙面无表情的看着地面,没错,下面有一具尸体,而那尸体正是自己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自己!鲜血几乎染红了整个身体。芷珊这伏在“自己”的旁边痛苦的抽泣。
                  “哈哈,哈哈哈”林优昙大笑不止,眼泪倏倏的往下掉,到最后,笑声只变成了抽噎。
                  “这就是我的命吗?从小被人抛弃,人见人怕的怪物终于死了,应该有不少人都很高兴吧!芷珊,大概只有芷珊会真心替我难过了!”林优昙看着地面,淡淡的忧伤从心底蔓延开来。
                  “也罢,既然这是命,我又能有什么办法呢!我现在是什么?是鬼吗?”林优昙低头环顾着自己。
                  眼泪滴落在胸口的锦囊上,锦囊里发出了刺目的红光,身体也在慢慢的变淡,还没等林优昙反应过来,意识就开始消散了!
                  “是魂飞魄散了吗?”在闭上眼睛的那一刹那林优昙喃喃的道,一滴眼泪从眼角滑落,但嘴角却勾起了一抹凄凉的微笑“也罢!就这样结束也好!”
                  “好黑!”这是林优昙醒来的第一感觉,周身是一片黑暗,什么都没有,连光线都不知道隐藏到了何处,恐惧如蛆附骨般的侵占者她的内心。
                  “这里是地狱吗?呵呵”林优昙苦笑,没想到自己这短短的一生什么坏事也没做竟然也落了个下地狱的下场!
                  但很快,林优昙就发现不是这回事了,她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徘徊了多久,几天?几个月?几年?眼前一直是一片漆黑,没有丝毫变化。
                  “这里到底是哪?”不知道自己到底问了多少遍,可没有一个人回答过她的问题。
                  迷迷糊糊的在睡梦里,林优昙好像看到了一丝光亮。
                  光亮?!猛地惊醒,抬头看上去,发现头顶上不知什么时候有了一道裂缝,那光正是从那里洒进来的。
                  拼命的向上爬去,爬的大汗淋漓筋疲力尽,终于,爬到了顶端,向外看去,强烈的日光几乎刺伤了林优昙的眼睛!
                  好不容易适应了光亮,林优昙移目看了出去。
                  这是什么地方?一望无际的绿色,一根根碧绿的比自己还要高大的是什么?是草吗?草怎么可能长这么大?!林优昙试图爬出去,但好像总有一种无形的力量束缚着自己,任她如何挣扎都无法从这里爬出去!
                  终于林优昙放弃了!
                  在这以后,林优昙的生活里多了白天和夜晚的概念。白天的时候她坐在裂缝的边缘,看着外面碧绿的“海浪”。晚上她同样坐在那里仰望着闪烁的星空。
                  貌似日子这样一天天的过着也好,没有别人的嘲笑和厌恶,只是太过孤单了!
                  这天,天阴沉沉的,好像要下雨了啊!
                  一阵风吹过,林优昙感觉到自己似乎在随风摇摆,有湿湿的东西打在了脸上,林优昙抬头一看,果然是下雨了啊!
                  从裂缝上爬了下来,准备在里面避避雨再出去。等到外面的雨声渐小,林优昙又爬了出去,这是她能看见外面之后的第一场雨呢!心里竟有些小小的兴奋!
                  等林优昙爬上去,外面的雨已经停了,好奇的四处张望,等她看到自己的脚下时,林优昙顿时愣住了!“怎么会这样?我......我竟然变成了一株优昙花!!!”
                  在雨水的倒影下,林优昙清晰的看到了自己的模样,那水中倒影的正是一朵含苞待放的优昙花,而她正在那花瓣的缝隙之中!!!


                  回复
                  10楼2015-01-05 16:11
                    优昙一梦3 奇怪的少年
                    “这是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变成花的?!”林优昙在心里不断的问着。
                    愣愣的看着雨水中的倒影,林优昙迷惘了?现在她到底是生是死?还是......已经轮回转世了?可是为什么没有忘川河,也没有孟婆汤?
                    试图从裂缝中挣扎下去,但一直缠绕她的那股力量还是没有消失,任她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
                    力气已经耗尽了,林优昙不甘的看着缝隙之外的世界,眼前阵阵昏暗,最后变为一片黑暗......
                    “喂!女人醒醒!怎么在这睡觉啊!”
                    是谁?这么吵!
                    嗯?吵?是有人在说话!!!林优昙突然睁开了双眼,却猛地看见眼前的一张大脸。
                    “啊!”
                    “啊!”
                    两声惊叫同时响起。
                    “死女人!你想吓死小爷啊!这么突然地睁开眼睛!”
                    “你才想吓死人呢!离我那么近干嘛!”林优昙没好气的盯着眼前的少年。本就不知道自身的状况,心中正是烦闷,恰好就有个人撞枪口上了。
                    待看清少年的模样装扮得时候,林优昙愣了。
                    这是什么打扮?古装吗?还头戴银色发冠梳着发髻!不过要是不考虑这几点的话,眼前的少年倒是个帅哥,大概十七八岁的样子,俊美妖异的凤眼微微上扬,晶紫色的眼眸清冽而魅惑,呃,这是带了美瞳吗?白皙的面庞,眉目如画,唇色如樱,飘逸的黑发,配上那一袭白衣,恍若谪仙一般!
                    “你是谁?”望着眼前的神秘少年林优昙眯着眼睛问道。
                    “哈?问小爷是谁?小爷为什么要告诉你!对了,小爷还不知道你是谁呢!”
                    林优昙对着他翻了两个大白眼心道,你都不告诉我还指望我告诉你吗?你是白痴吗?于是酷酷的一甩头道:“姑奶奶为什么要告诉你啊!”
                    “你敢这么对小爷说话!你知道小爷是谁吗?凭你一个小小的花妖也敢这么跟小爷说话!”少年似乎怒了,俊眉一拧,大声喝道。
                    “你说什么?!花妖?!你说我是花妖?”林优昙似乎被这个消息劈傻了!愣了半天,难道真的变成妖精了吗?难道我真的轮回转世了吗?可为什么记忆还在?林优昙在心中疑惑。
                    “废话!你不是花妖是什么?当小爷是傻子吗?这都看不出来!”少年似是不屑的撇了撇嘴说道。
                    “我......”林优昙抬头看了看周围,没错,这的确是她原先一直待的地方,只不过,那株优昙花不见了,难道,我真的变成了一株优昙花,然后成了妖精?!
                    思虑一番后,林优昙望望那个少年道:“你也不是人吧!”
                    “哼!小爷怎么会是人那种东西,小爷可是......咦?小爷为什么要告诉你啊!”少年及时的刹住了闸,一脸不屑的说道。
                    林优昙无语望天,真是没法和他交流了,看来是没办法指望他回现代了,不过回不去也好,那个世界也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了,除了......芷珊!但愿她能平安幸福的活下去吧!
                    “喂!你想什么呢?对了你怎么会在这睡觉啊!这可是妖界禁地啊!还有你到底是什么花变得精魅啊!奇怪了,我怎么会看不出来啊!”少年似乎有些疑惑,上下的打量着林优昙。
                    林优昙自然回答不了他的问题,只能沉默。
                    “不过话说回来,小爷倒是第一次看见你这么漂亮的花妖,简直比魅儿还漂亮!”少年的眼里充满了惊艳。
                    “漂亮?!”林优昙惊疑不定的说了一句,摸了摸自己的脸,她现在的脸可没有刘海遮着啊!怎么会漂亮?虽然不知道他说的魅儿是什么人,但总归她现在的脸不可能漂亮的啊!
                    “你说我漂亮?”
                    “对啊!你......你不会是刚刚修炼成型的吧?!”少年惊异万分的说道。
                    虽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情况,但林优昙还是点了点头,至少这样就可以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了!
                    “真的是这样啊!”少年有些感叹的说道。随即单手一翻,只见手中有白雾升腾,慢慢凝实,最后变成了一面铜镜。
                    “喏,给你!”少年把铜镜丢到了我的手里。
                    林优昙愣愣的接过了铜镜,还没从刚刚的情景缓过来,那......那就是法术吗?!天啊!自己究竟到了什么地方啊?


                    回复
                    11楼2015-01-05 16:11
                      后面要屠六界了么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5-01-05 18:01
                        优昙一梦5 凤起长老
                        “果然是优昙花妖!原来是有人护着,难怪刚刚找不到气息所在。”那个黑衣首领盯了林优昙一会儿,就将视线转移到少年身上,眉头微锁的说道。
                        “小子!识相点,将优昙花妖交出来!”一个桀骜的黑衣人从黑衣首领的身后迈出一步冲着少年恶声恶气的说道。
                        “哼!小爷出来混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呢!敢跟小爷这么说话!没看你的头头都不敢这么跟小爷说话吗?”少年桀骜的抱着双臂,不屑的道。
                        “臭小子!不识抬举!”那桀骜的黑衣人大喝一声就欲动手。
                        “鹫戚,住手!”黑衣首领出手拦住了桀骜黑衣人。
                        “是”鹫戚闻言只好收手,还不忘威胁般的看了一眼少年。
                        “阁下是凤凰一族的吧!我鹫蚀也不想得罪凤凰一族的人,凤凰一族的人的确强大!不过,如今你孤身一人在此,这优昙花妖,你......可保不住!”
                        少年眼神凌冽,不屑的开口道:“是吗?你尽可以来试试,小爷奉陪到底!”
                        “这可是你自找的!”鹫蚀阴森的开口道。
                        在鹫蚀话音刚落下之时,他身后的十名黑衣人就附身冲了上来。
                        “唧唧!”十名黑衣人在俯冲的一瞬间就化身为了十只秃鹫,羽翼上的翎羽根根反射着幽光,显然锋利无比,尖利的鸟喙仿佛能撕裂千斤的重物。
                        林优昙第一次见到这种画面,手不由自主的揪住了少年的衣襟,微颤的手臂和用力过度而发白的指尖无一不显示出了她内心的恐慌。
                        “别怕!” 少年似是感觉到了她的害怕,柔声安慰道。
                        与此同时,少年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了一根洁白的鸟羽,喃喃的不知念了什么,松开鸟羽,它竟然凭空悬浮!只见少年手指翻飞,犹如蝴蝶穿花一般,突然,少年将鸟羽射了出去,只见那鸟羽竟然在半空之中变成了无数飞鸟,与那些秃鹫战在了一起。
                        “走!”少年趁这个瞬间将我拦腰抱起,飞向了半空。
                        “哼!想走?!没那么容易!”鹫蚀冷哼一声,就化身一只庞大的秃鹫追了上来,阻挡他的飞鸟在还未碰上他时就已变成飞灰,消散于天空之上!
                        “小心!他要追上来了!”林优昙看着背后越来越近的巨大秃鹫担心的提醒道。
                        “你这是关心小爷?!还有点良心嘛!”
                        看着少年在这种时候竟还有心思说笑,林优昙不由得恼怒的瞪了他一眼。
                        看着后面越来越近的秃鹫,少年也撇了撇嘴,似是无奈的朝着天空大喊了一声:“喂!老家伙,热闹也看够了,还不快点来救小爷我!”
                        随着他的一声断喝,天空突然就黑了,林优昙惊异的看向天空,那是一只庞大的巨鸟,几十丈的羽翼遮蔽了天空,投下了一片阴影。
                        那只巨鸟附身冲下,尖锐的利爪直袭秃鹫的脑袋,秃鹫似是感觉到了威胁,连连扑扇着翅膀后退,化作人形。
                        “凤凰族的凤起长老竟然也屈尊大驾来了这种小地方?”鹫蚀脸色阴沉的说道。
                        “连秃鹫一族的少族长都来了,我这老家伙能不来吗?”天空上的巨鸟震了两下羽翼,身体不断的缩小最终化为一个一袭白袍衣的老者,缓缓的降落在地面上。
                        鹫蚀脸色阴沉不甘的瞪了林优昙一眼,声音好似万年不化的玄冰一样阴寒“既然凤起长老来了,那在下也不好打扰了,告辞了!”说罢就和一群手下化为一道流光消失不见。
                        林优昙觉得今天一天所受的刺激简直比自己一辈子受到的刺激还要多!愣愣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林优昙狠狠的掐了自己一下,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喂!吓傻了?”少年伸出手掌在林优昙的眼前晃了晃。
                        林优昙回过神来,却不断的盯着不远处的白袍衣老者,刚刚,他是从一只鸟变成了一个人?!她......她没眼花吧!
                        凤起长老也注意到了林优昙的视线,转过身来看向了她,抚了抚长长的白色胡须,而后对着她身边的少年说道:“凤羽,你又胡闹了!身为少族长,你这样怎能担任族长大位!”
                        被唤作凤羽的少年撇了撇嘴道:“反正少族长又不止我一个!大不了让他们去争就好了!”
                        “你......”凤起长老显然是被气得不轻,白花花的胡子都一颤一颤的。“你身为白凤一脉的继承人,怎么可以说出这种话!我们一脉本就已经走向式微,你竟然还如此的不争气!难道真的要金凤,青凤一脉永远压我们一头吗?”
                        听了凤起长老的话,少年出奇的没有出声反驳,只是沉默着。
                        凤起见少年不说话,转移了视线看向了林优昙。“这真的是优昙花妖?”
                        少年点了点头,没有作声。
                        见凤起朝我走来,林优昙不自觉的向着少年靠近“你,你要干什么?”
                        “不要怕,凤起长老没有恶意的。”少年似是知道她的害怕,将林优昙从他的身后拉了出来解释道。
                        “唉!没想到竟是你找到了优昙花妖,竟已经产生了灵智,罢了,你就跟着我们走吧!”风起长老似是无奈的说道。
                        林优昙条件反射的想摇摇头,自己根本就不认识他们,怎么可能跟他们走!
                        “你不跟我们走难道想跟那帮秃鹫走!”少年像是知道林优昙内心的想法一样脸色不悦的说道。
                        难道妖都会读心术的吗?林优昙在心里暗暗的嘀咕,但想起刚刚那帮人阴鸷的眼神,林优昙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碜,跟他们相比,这个嘴贱的少年还是比较可以接受的,况且,她也没地方可去了!



                        回复
                        14楼2015-01-07 16:56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5-01-07 19:26
                            顶了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5-01-07 19:26
                              暖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5-01-09 07: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