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谓忧吧 关注:43贴子:340
  • 9回复贴,共1

【文】[艾利]《无瑕》[2014兵诞生贺]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id=3713198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5-01-13 10:38
      
      
      
    [放在前面的话]
      
      
      很高兴又和大家见面了呢。
      
      兵诞生贺真的改了好久,包括一开始的时间混乱啊,措辞啊,甚至还有情节上的BUG之类的……改到最后自己都没勇气回头看。况且因为进入冬天所以一趟一趟跑医院什么的就拖了好久_(:з)∠)_
      
      有人说上次《一无所有》虐到了,所以这次就来撒糖啦ww希望大家能喜欢。
      
      这里李谓忧,请多指教。
      
      
    2014.12.2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5-01-13 10:39
      [正文]
        
        
        
        
        
        从家走到公交车站的路程被铺着的积雪映得一片光亮。
        
        这是我在这座城市第一次见到雪,也是我这辈子第一次亲自体会到“雪”——这个国家几乎不下雪,我曾见过的都是电视上或是旅游宣传单上他国的雪景。我昨晚早睡了,没见证雪落的全过程,不过这样沿着雪走过的感觉还不赖。
        
        口鼻中呼出的白色气息受衣领和围巾的阻挡,顺着脸颊爬上睫毛,寒意更添一层。我索性把围巾拽到下巴以下,等公交车在我面前停稳后,上车挑了个还算干净的座位坐下。毕竟是冬日清晨里的第一班早车,数量永远多于乘客数的空座没有一丝热度。还好身边车窗的封条的封闭性不错,不然我哪里坐得住。
        
        我自己有车,而且是适用于各种路况的四驱车而不是后驱,在这样盖着雪的路面也能撒欢地跑;但我还是选择坐公交——已经坐了两个月的公交了,也习惯了,尽管并不像自己车里那样暖和。
        
        离公司还有好远的距离,我本可以选择窝在座位上眯一会儿,但即使我困我也不会那样做;不仅是因为我没有那样的习惯,也是因为我还有其他事情要做,比如,等公交车开到下一个站点。
        
        车在路口拐了弯,靠边停住,“吱呀”一声开了门,一刚上来的乘客与一团冷气一同擦过我身边,在离后门不远的地方站定。对这个身影,我再熟悉不过。
        
        艾伦·耶格尔,二十二岁,在我就职公司楼下的咖啡厅打工。
        
        是某次去咖啡厅看见他的,当时他在吧台后磨咖啡豆。和我熟识的咖啡厅店长和我聊天时提起艾伦,虽然嘴上说着“只是个新人而已还需要培养”,但那副洋洋得意的表情分明在显摆自己找到了一个这么帅气而优秀的服务生。
        
        当然了,我们两个平时并无交集;我在这公交车上能了解到的,也不过他高了我一大截、总是喜欢站在后门,以及我们两人上班时恰好顺路而已,真的仅此而已。
        
        我利威尔不是变态,但我不可否认的是,我确实是因为艾伦而选择坐公交车的;而我会为了这个并不熟识的青年而坐了两个月的公交,大概是因为他是艾伦,而我恰好是利威尔。
        
        车轮轧在白得发亮的雪地,留下灰黑的痕迹;而那个鞺鞺鞳鞳碾过我前世生命的人,我又怎么会把他忘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5-01-13 10:39
          
          
          
          
          冬季,壁内,兵团最顶层的天台。
          
          “兵长,您见过雪吗?”
          
          我说没有。壁内居民聚集,热度高得让雪下不来;就算是执行壁外勘探的任务,埃尔文也不会放在恶劣的气候中,所以我在壁外最多见过暴雨,至于雪,自然不曾体会过。
          
          “《壁外之书》上说,壁外巨树之森的最深处有大片的松林,每年十二月雪期时的雪是世界上最好看的景色。”
          
          艾伦说这话时,月光映在他的眼里,和他与生俱来的眸色一同闪亮着。《壁外之书》是月前韩吉借给艾伦的书,我记得它被韩吉视若珍宝又束之高阁;能这么痛痛快快地借给艾伦,好像是因为艾伦看到书架上这本书时眼神中溢满的向往。
          
          “兵长,等人类胜利了,我们一起去巨树之森看雪吧。带上三笠、阿明、让,还有团长和分队长……”
          
          我不屑一顾地“啧”了一声。我对未曾见过的事物并没有太大的兴趣,毕竟是三张出头的人了,总是习于安稳。艾伦却突然格外用力地转过身来,斗篷擦过我的胳膊。他尽力让自己看着我,可最后依旧是红着脸垂下眼神。
          
          “要是您不愿意,那就……只有咱们两个去吧。”
          
          艾伦没有像以前那样厚颜无耻地把我拉进怀里,而是与我分开了一点距离,低着头,刻意避开我的眼神,两手背在身后,不安地磨蹭着自己的衣物,深呼吸着等待我的回答。
          
          心脏深处最柔软的位置被戳中。
          
          他是误会了我那句“啧”的意思,以为我像他一样矫情地吃了醋;我真想给他一脚再骂一句“一天到晚发什么情”,可此时此刻的我做不到。
          
          我抬头看天,星星亮得扎眼。
          
          他从几年前就追着我跑,但我不知道一开始他口口声声说的“敬仰”是如何变异成“爱”的。从一开始的厌恶与嫌弃,到现在的习以为常;从大男孩,到现在成了个真正意义上的男人,这么长的时间里,我一直没有给他一个明确的答案。
          
          利威尔,你之于他,是像对待一只小猫小狗那样的喜欢,还是自他入兵团那一刻就渐渐开始了的不知不觉无法自拔的爱?
          
          短促地叹了口气,我把艾伦拉到我身边。
          
          “我只要你好好活着。”
          
          专属年轻人的体温紧裹着我,温热的液体打湿我的领巾。他接吻的技巧生疏而拙劣,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只有这一个要求。
          
          结局却不尽如人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5-01-13 10:40
            
            两个月前,在轿车出了故障的情况下,我不得不乘公交车。由于身材矮小——尽管我不愿意承认这一点,但毕竟是客观事实,我在公交车上吃尽了苦头,如果我可以用“苦头”这个词来形容被气味混杂的人群挤来挤去的经历的话。
            
            快要下车时我强忍住反胃的感觉,挣扎着挪到了后门附近。明明已经进入深秋,但果然像我预料的那样,于我而言,早高峰时的公交车是名符其实的修罗场;如果不是我住的地方打不到车,我才不会来挤这该死的公交。
            
            好不容易熬到了还有一站就下车,我却在后门处不小心弄掉了习惯性别在衣兜里的一支钢笔。我刚要去捡,就有另一只手帮我拾起,递到了我眼前。
            
            “先生。”
            
            熟悉的声线透过寒意扎进我的心口。我抬眼,迎上一对金光流动的眼眸。
            
            “艾伦!?……”我似乎是这样用讶异的语气喊出了他的名字。
            
            在我抬头的那一瞬间,他额前的碎发擦在我的脸上,有点硬,有些冷——这是他真真切切存在于我身边的证明。耳机塞在他的耳朵里,显然他没有听到我叫了他。
            
            那一刻,原本坚信着所谓前世记忆只是个梦的我,心脏被面前这个青年的出现揉成了渣滓。面前这就是我的爱人,我前世爱情的见证,是曾许诺我正片森林壮美雪景的少年,是抱着“人类希望”之名死去的英雄。
            
            鼻子酸得有点疼。
            
            “先生?”
            
            当我回过神,艾伦已经主动把笔塞到了我的手里,又把身子转了回去,唇形大概是在随着耳机里播放的音乐一起一落。
            
            他不记得我。
            
            可我却还记得他。
            
            手上的钢笔还有他指尖残存的温度。
            
            我突然特别理解那些看言情小说看到涕泗横流的人们了——在最绝望的时候予人以希望,又在最幸福的时刻赐予最深的不幸;地狱天堂、天堂地狱,不过如此。
            
            我不相信爱情,但我相信与艾伦直视时的我心跳不安的漏拍与狂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5-01-13 10:40
              
              
              “吱嘎——”
              
              公交车在雪地里一个急刹,我一失神,险些撞上前面座椅的靠背。我好不容易将自己从回忆中剥离出来,发现马上就要到站了。艾伦离我并不远,我能听到他棉服摩擦的声音,显然是在做下车的准备。毕竟晚上不是同一时间回家,所以这仅有的一点交集,也算是几乎没有。
                
              我在期待什么吗?我又奢望些什么呢?我是想让他重新爱上我以弥补前世的遗憾吗?
              
              都不是。
              
              我只是想再看他一眼——只一眼就好,让我铭记他真的轰轰烈烈汹涌地席卷过我的生命;让我为前世对他情感的不予回答,在今世付出代价。
              
              
              “下雪了!”
              
              不知道车上谁这样喊了一声,所有人的目光都向窗外汇集:雪片轻而小,落在地上软糯得像刚出生的婴孩一般温驯。有人开了窗,冷风与雪花一齐鼓入,激起了此起彼伏的感叹声。艾伦眼里有着我意料之中的喜悦,但又不像我预料的那样惊喜得过分。
              
              整车的人,大概只有我的注意力不在这场难得一见的雪上吧。我就像是游离于人群之外的一个魂灵,沉迷于回不去的曾经,无法自拔。
              
              我一直在自欺欺人。
              
              我怎么可能不遗憾。
              
              那些回忆比蜜糖还甜,却也像毒药一样令人痛苦不堪。午夜梦回,曾经的少年驱逐的决心一刀一刀刺痛我的神经;那时我的责任不仅是首当其冲引领战争,还有要保护他。
              
              我对不起他。这是我的报应。
              
              “请从后门下车——”
              
              头顶响起冰冷而机械的女声。我带好我的东西站起身,在走到后门的同时,隔着衣服摸了摸兜里的钢笔。
              
              今天,也依旧毫无交集。
              
              那么就这样吧。就这样结束了吧。从明天开始我会自己开车,我会不再去楼下的咖啡厅,我会不再打扰你的生活。
              
              走过艾伦身边时,我抬眼看车外温柔的雪,前世我在狂风暴雪中触碰到的你躯体的冰冷似乎还在指尖。我下了车,向前走,任由雪落在我的鬓角与肩头。
              来生,如果你有对巨人时期的记忆,请你忘了我。
                
              我对你的思念,只不过是一个满天霜雪的秘密而已。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5-01-13 10:42
                
                “先生!”
                
                毫无防备地,手臂被人猛地一拉,我不得不回过头去,却被金色的眸子攫住神经。
                
                雪花落在他的碎发上,很快化成水珠滚落。隔着我的西装传来他掌心的温度,那热度和我记忆中毫无差别。
                
                “先生。”
                
                他顶着一副茫然的表情,目光中却有着一丝坚定不移。
                
                “不要伤心。”
                
                雪落进了我的眼里。我抬起另一只手,揩去眼角的水滴。我看着他,他看着我,我们就这么映照在彼此的瞳孔里。
                
                “真是的……饶了我吧。”
                
                再这样下去我可要重新爱上你了啊。饶了我吧。
                
                我对他笑了,隔着这层若有若无的霜雪与寒风。
                
                艾伦。
                
                我们重新开始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5-01-13 10:42
                  
                  我冲下车追上利威尔先生,语言与动作都不受我自己控制了。尽管有些羞赧,但我庆幸自己的不顾一切。
                  
                  利威尔先生笑了。
                  
                  我第一次见到他的笑容,就像我第一次见到这满天飘飞的雪。
                  
                  “我叫艾伦!艾伦·耶格尔……”
                  
                  我在利威尔先生的笑容中磕磕绊绊地做着自我介绍。
                  
                  “今天真是……唐突了,对不起。”
                  
                  他说“没关系”,笑着。
                  
                  利威尔先生,我想请您像我爱慕您一样喜欢我啊。
                  
                  利威尔。
                  
                  您是我生命中初见的雪啊。
                  
                  无瑕。
                  
                  且我热爱。
                  
                  
                  
                [EN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5-01-13 10:43
                  前排!好温馨的文呢~


                  回复
                  12楼2015-02-24 00:12
                    伪前排,超级爱这文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2-19 1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