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琪尔思吧 关注:4贴子:76
  • 7回复贴,共1

[长篇小说] 《三世·江嫙传》 文/九月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雪纷纷下,葬千层塔。
青灯古佛,香雾缭绕。
咫尺长门,旧颜不复。
天各一方难寻昔日花。


回复
1楼2015-02-15 09:00
    架空妃阶

    皇后
    贵妃、淑妃、贤妃、德妃

    昭仪、昭媛、昭容、淑仪、淑媛、淑容、修仪、修媛、修容
    贵嫔
    婕妤
    婉仪

    小仪、小媛、良媛、良娣
    贵人
    常在、娘子
    选侍
    采女


    回复
    3楼2015-02-15 09:01
      夏日。

      挽卿泛舟湖上,悠悠哼着采莲小调,船尾摆满了莲蓬,犹带着清晨的露珠。

      挽卿有一搭没一搭地撑着桨,湖面泛起涟漪渐次向四面散开来。

      一双玉手却忙着剥那新鲜的莲蓬,投进嘴里去,却蹙了眉吐了出来。

      “琛哥哥,这莲子怎么这样苦?”

      “傻瓜,莲心你还未剔去,当然苦了。”

      “唔……”挽卿歪着头,若有所思。

      “看你苦不苦!”挽卿突然将手中刚剥完的莲子塞进叶琛嘴里去。

      “嗳嗳,你这个人怎么这样。”


      江嫙骤然惊醒。

      窗外一轮明月将落未落。

      为什么?为什么,她总是梦见过往。
      那段记忆,她以为早已被岁月尘封。


      可自己,居然那么放不下么?

      拂开沉积的灰尘,那里面,是她心爱又不忍触及的过往

      曾经的伤口早已结痂,可碰触到了,还是会隐隐作痛,不知何时才能痊愈。

      起码今生今世的时光,抹平不了它。


      回复
      7楼2015-02-15 09:03
        太后唇角浮上冷冽笑容转瞬即逝,缓缓道:“便依皇后所言了。经手过这珠子的,都给哀家站出来。”


        皇后、苏贵人向前一步,两个婢女秋萍和鸢儿则是跪在了地上。皇后强压了怒气只见温婉,苏贵人满目疑惑,秋萍稍见愠色,鸢儿诚惶诚恐。


        “就这几个人么?”太后黛眉一挑:“方才验珠子的太医和珠宝匠也出来。”


        章太医和珠宝匠闻言站了出来,江嫙眼尖,又是留心瞧着,便注意到章太医脸色微白,额角渗出细密的汗珠来,珠宝匠攥着袖口,身体微薇发抖。


        换了旁人该是什么反应?太后问话,自然是紧张的,珠宝匠的反应在情理之中。章太医的表现显然是畏惧了,太后位高权尊,诚然宫中不乏畏惧其者。但章太医身为太医,总总出入宫中,何以畏惧至此?莫不是做贼心虚。


        江嫙心里有了思量,章太医实在没有动机去做什么——也着实没有机会做什么,定时受人指使了。或许,是苏瑾柔?可瑾柔区区无宠贵人,如何使得这太医院圣手。背后必然还有更加厉害的主儿。


        回复
        11楼2015-07-22 11:23
          若问这人是谁,江嫙心里哪有底?入宫不过十数日,饶是江嫙缜密,宫中妃嫔的性子也不过了解个大概。凭这点儿了解,也只能模糊推出个范围来。


          杨贵人,云常在,娆选侍,苏贵人,夏常在再算上江嫙自个儿,这六位都是新近入宫的,没那么大的能力指使章太医做事。


          宫中的老人儿么,静妃城府颇深,家室亦高,膝下有一帝姬颇得皇帝怜爱,若说为了帝姬,这份心思静妃是有的;婳贵嫔爽朗,瑛淑媛活泼,甄婉仪刻薄,眼瞧着都不像心思重重之人。文昭仪温和,日前的事也让江嫙对她颇有好感。


          如此算来竟只有静妃了。


          回复
          12楼2015-07-22 11:35
            江嫙稍稍犹豫,这位份还真是顶要紧的,瑾柔被讽只能听着忍着,如今仍是碍于位份不便开口,即使开口说得有理有据怕也被高位三言两语堵回去。


            罢,先观望一番再做决断。


            虽说早已浓墨重彩水袖长衫等候,但除非开口吟唱,江嫙仍是台下看戏人。



            太后的声音陡地拔高了几度:“皇帝心疼皇后哀家知道,但为了皇后,皇帝连子嗣也不顾了么!”


            旁人看着或许只当是太后着急皇孙,可落在江嫙眼里也不过是一出揪着错处便不放几欲把捕风捉影的蛛丝马迹说成板上钉钉的事实般的闹剧。


            皇后虽温婉,但也不是怯懦无能之辈,随意把鬓边几缕碎发挽到耳后,正色道:“清者自清,太后但查无妨,也免得冤了清白之人。”


            回复
            14楼2015-07-22 19:50
              江嫙晓得立时半刻还无需开口,便安心做些许时候的看戏人。


              婢女如获大赦般匆忙离去,江嫙估摸着一炷香的功夫婢女总该带着内务府的人回来,这一炷香的时间里暗潮汹涌,局势不知如何变化,待一炷香后,便又是另外一番光景了。


              回复
              15楼2015-07-22 20:02
                天色近晚,似一大滴墨滴在天边,在天空中徐徐晕染开来。殿中极静,只偶尔院中秋叶落下,似树间相依偎的鸟儿几声喁喁私语。昭云殿并未焚香,桌上白玉瓶里插着几束百合香气清雅缓缓弥漫。


                江嫙一袭寻常宫嫔服色,只颜色稍暗。青丝梳了几缕自额前绕过,垂首时半遮脸颊。夜色中离得远了若不仔细分辨是断认不出的。


                回复
                16楼2015-07-28 16: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