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铃社吧 关注:9贴子:909
  • 5回复贴,共1

【柯哀王道】恰雪来故 [柯哀/中长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愿另一人真的读懂你眉间寂寞
从此长久陪伴你身侧
将你的双手捂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5-08-05 17:01
    〖壹.〗
    “喂,是不是有人死了?”
    “你说什么啊 ?”
    一名身穿不合身衣裳的小男孩,左脑勺破了一个血口子,昏迷不醒的躺在地上。两名衙役打着灯笼,正面面相觑地看着对方。 “我果然死了。”男孩意识涣散的想着。
    “不对,他还有呼吸。快去找大夫,快啊!”耳边传来震耳欲聋的呐喊声,使得男孩头疼欲裂:“我还活着?那么那个药对人类并没有效。”有脚步声向远处跑去,“振作点 可以站起来吗孩子?孩子?”
    “孩子?”男孩感到奇怪。
    “你还好吗孩子?”
    “孩子? 这家伙在说什么啊?”
    “你头上的伤口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男孩扶着脑袋艰难直起身子,迷迷糊糊在脑海回忆:“伤口…对了,我被穿黑衣服的男人打了一拳…”
    此刻,另一名衙役匆匆跑来:“大夫马上就来,那个小孩怎么回事?”
    “我现在是在保护一名受伤的少年…不对,是小孩。”
    “什么小孩,谁啊?这位衙役好奇怪,他在说什么啊…”
    “因为他的头上有伤痕,所以我怀疑有什么案件发生…”衙役诉说着情况,突然发现男孩已经拔腿跑远,消失在夜色中。急切道:“那个孩子怎么了? 如果和案件发生有关该怎么办,快找找啊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5-08-12 23:43
      工藤新一不知道跑了多少久,最终在一处湖水旁气喘吁吁停下脚步,略微懊恼道:“才跑一下而已就这么喘。”夜晚的月色皎洁如水,带着微微沁凉的舒爽气息,盈盈洒洒照向水面。工藤新一手捧湖水,借着月光清洗伤口。湖水微寒,伤口的疼痛令他龇牙咧嘴,使得动作颇有些小心翼翼。待再次看向水面时,发现倒印的蓦然是自己小时候的样子。
      工藤新一一怔:“我的身体变小了,为什么,”随后陷入沉思,“难道是那个时候…”意识渐渐清醒,记忆里的画 面变得鲜活。黑衣人的声音毫无起伏,波澜不惊的语调好似在说着无关紧要的小事:“就用组织开发的毒药吧。”
      工藤新一皱眉,难道是因为喝了那种药…目光向远处望去,湖边远处有几位大娘结伴洗着旧衫。如果是本地人的话,应该能够打听到我所处的位置。这么想着,工藤新一走到一位大娘身边,语气稚嫩而客气:“大娘,我好像迷路了。请问我现在在哪里啊?”
      “哟,孩子,”大娘放下手中的活,“这里是昆仑县稻花村啊。”
      “稻花村…”工藤新一略一沉吟,阿笠博士隐居的地方在稻香村,现在起身的话,约摸一天的路程就可以赶到。工藤新一随即展开一摸孩童般的笑容:“大娘,可以麻烦您给我指一下稻香村在哪个位置吗?”
      大娘手往南一指:“稻香村在柯国最南端,你一直向南走就能到了。”
      “原来如此,谢谢大娘了。”工藤新一道完谢后立即站起身,马不停蹄一路向阿笠宅奔波而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5-08-12 23:45
        【贰.】
        结束漫长跋涉到达的时候,恰好是隔天的夜晚。工藤新一面向阿笠宅,正踌躇之时,墙面蓦地被冲出一个大洞,阿笠博士咳嗽着从白烟中冲出来。
        工藤新一终于见到了熟人,欣喜若狂得连一整天没吃饭的饥饿感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当即雀跃呼喊道:“阿笠博士!” 阿笠博士感到奇怪:“你是谁啊?”
        “是我啊,我是新一啊!” “是新一亲戚的孩子啊,新一的府邸在皇城,莫要走错方向了。”阿笠博士一本正经的回答。
        “我就是新一,你不相信的话我可以说出你家的事情,”小小的男孩双手握拳,皱眉大声辩道,“阿里博士今年52岁,是作风迥异的发明家。虽然自称天才,不过制造出的东西全都是破铜烂铁。而且你屁股的那颗痔还长了一根毛!”
        阿笠博士摸摸胡子,有些尴尬:“这些事是新一才知道的秘密,这个小子是不是把我的秘密给说出去了。”
        工藤新一有着前所未有的挫败感,所有的辩解使得事实令人更加难以相信:“不是这样子的,我就是新一。我被人灌下奇怪的药,结果人就变小了啊! ”
        “因为喝了药变小?”
        工藤新一好似看见了希望的曙光,使劲点头:“嗯!”
        阿笠博士并不相信:“如果真的有那种药的话,我也想亲眼瞧一瞧。奇怪的小鬼头,我现在就带你去找衙役。”
        工藤新一急了,看着阿笠博士来回摸着的胡子,朗声问到:“博士,你刚才是从月来客栈急急忙忙回来的吧?”
        阿笠博士惊讶不已:“你,你怎么会知道?”
        工藤新一扬起自信的笑容:“是博士的衣服啊,你的前面有淋湿的痕迹,不过后面却没有,这就是在雨中跑步的证据。你的裤子还粘着泥土,在这附近会有烂泥巴的道路,就只要装修中的月来客栈前面而已。而且你的胡子上还粘着月来客栈特制的肉酱汁呢!”
        阿笠博士一模胡子,大惊:“ 你,你是…”
        小小的少年调皮的眨着眼睛,左手食指摇摆着,发出啧啧声:“这只是初步的判断喔。”此刻的动作与记忆中的新一重合,分毫不差。阿笠博士愣住了,动作迅速地突然把新一拉进宅邸。那个少年…也许就是新一。不知为何,有种莫名的信任在他的心间破土而出,直至发芽开花,让他相信了这个几乎疯狂的事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5-08-13 20:00
          阿笠宅内。
          阿笠博士听完工藤新一叙述完整件事情的过程,若有所思道:“新一,我知道了。因为那个毒药还没有发明完整,因此产生了不可思议的作用,所以导致你的身体缩小了。”
          工藤新一揉揉因为皱眉太久而发疼的额头,轻吁一口气:“就是这样,拜托你博士。你是个天才,帮我制造可以恢复原型的药吧。”
          阿笠博士显得有些勉强:“这可勉强不来的,又不知道药的成分,怎么可能呢?”
          “那么,查明那些家伙的所在之处,把药弄到手就有希望了。”工藤新一按照一贯的思维方式,初步做出决定。
          不出所料,阿笠博士露出担忧的神情:“你知道吗新一,如果他们知道你还活着的话,他们一定还会来杀你的。这件事情就当作我和你之间的秘密,绝对不可以告诉任何人!”阿笠博士摸着胡子认真考虑了片刻,严肃告诫:“当然也不能告诉小兰。”
          “那是自然,”工藤新一抿了一口茶,接着道,“今后,工藤新一这个名字怕是不能用
          了。改成什么新名字比较好呢?”工藤新一挑眉询问阿笠博士的意见。阿笠博士思索后仍未有合适的点子,开口道:“没关系,新一按照自身喜好来想吧。”
          “柯国一十六年有一位推理文学界的泰斗,名为江户川乱步。他的作品我有幸拜读不少,是我至今最喜欢的一位作家,”工藤新一顿了顿,“而今我所处柯国最南端,就叫江户川柯南吧。博士觉得如何?”
          “不错。我归隐多年,新一在此可以安心居住。黑衣人的下落,慢慢查总归会有结果的,”阿笠博士拍拍新一肩膀,“我让下人给你收拾好了卧房,是你最常住的那间榆荫苑。好好休息,明早我去集市给你置办些衣物。”
          工藤新一连忙起身道谢:“新一在此谢过阿笠博士,救命之恩没齿难忘。”说着就要抱拳单膝跪地。阿笠博士捋捋胡子,赶紧扶起新一,打趣道:“柯国太子行礼,我可受不起啊。”
          工藤新一起身微笑:“博士说笑了,现在我只不过是个过去的太子罢了。我应当不忘国耻,振兴柯国才是。”说着向外走去。
          “有志者,事竟成。加油喔新一,“阿笠博士音量调高,语气中有种满满的鼓励。
          “博士,现在在你面前的,是江户川柯南喔。”
          “记住了,柯南。”工藤新一挥挥手示意,随后身影消失在夜色中。阿笠博士转而望天,暗自感叹道:“柯南…这将是段无比艰苦的路途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5-08-17 21:38
            〖叁.〗
            阳光穿透清晨的薄雾,在房顶上跳跃着,反射出耀眼的光。工藤新一衣冠整齐在集市中左顾右盼。集市人群熙熙攘攘,叫卖声不绝于耳。两边的屋宇鳞次栉比,令人目不暇接。举目则可望见青楼画阁,绣户珠帘。雕车竞驻于街道,新声巧笑于茶坊酒肆。真真是金翠耀日,罗绮飘香。(注:此段部分摘录于《东京梦华录》第39-40页,第1页,第14页,上海古典文学出版社1956年版.)
            博士今日起得早,未吩咐厨娘准备早点,一时兴起便悠哉悠哉带着江户川柯南来集市转转,顺便用过早膳。行至月来客栈,博士嘿嘿一笑对柯南道:“今日早膳带你吃些好的。”随后携着江户川柯南踏入客栈内,在窗边一处餐桌就坐。
            “糖蒸酥酪、桂花如意糕、珍珠翡翠圆、梅花香饼、 莲叶羹、玫瑰酥。噢…再来两份碧粳粥。”江户川柯南见此,翻了个白眼后吐槽道:“喂喂,博士。早膳您不宜食用过多甜食。”“没事没事,我身体好着呢。再说,偶尔一次也没关系的对吧?”阿笠博士说着向柯南调皮挤挤眼。柯南拿阿笠博士没有办法,叹口气腹诽道:“昨日还吃了月来客栈的肉酱呢,这般年纪还同小孩般…博士真是的。”
            小二很快将早膳一一摆放好,毛巾往肩上一搭,爽朗笑道:“二位客官请慢用。”月来客栈果真并非徒有虚名,糕点甜而不腻,入口即化。食用完后味道依旧在口腔中萦绕扩散,当真是佳品。江户川柯南变小后,饭量也小了很多。即使桌上精致的糕点的确让人食欲大动,无奈食用几口后便饱。江户川柯南喝完最后一口碧粳粥,放下勺子开始百无聊赖起来。
            餐桌上博士还在风卷残云,所幸的是这个位置正巧可以使江户川柯南向窗外下望便看见楼下街道的景色,甚至可以听见卖菜大娘在议论着某家的八卦。此情此景,在庄严肃穆的皇宫,不过是些上不得台面的东西。但江户川柯南却觉亲切不已。相比较冰冷无情的宫殿而言,民间的人文百姓,江流船舸,甚至是一草一木,都令他甚至呼吸都更加轻快起来。
            思及此,江户川柯南心情倍感舒畅,更加兴致勃勃观望起来。蓦地,街道中央正随着人流缓缓移步的一位绯衣少女吸引了他的注意,少女约摸髫年左右,有着标准的东洋人面孔,干净利落的茶色短发,混血的冰蓝色双眸装满了傲视天下的神情。冰蓝色的瞳孔带着疏离而透彻的目光,眼眸不夹杂一点杂质。顺着下方看去,睫毛长而卷翘,眨动的时候就像两只飞舞的蝶翼。随着阳光的照射,凌乱的发丝微微波动,泛起一丝丝光圈,更是美得动人心魄。一举一动就好似被她的眼眸摄取了魂魄,剥夺了呼吸。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5-08-18 0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