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治通鉴吧 关注:39,249贴子:189,672
  • 18回复贴,共1

读《史通通释》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史通》是中国及全世界首部系统性的汉族史学理论专著,作者是唐朝的刘知几 。全书内容主要评论史书体例 与编撰方法,以及论述史籍源流与前人修史之得失。包括的范围十分广泛,基本上可以概括为史学理论和史学批评两大类。
《史通》包括内篇三十九篇、外篇十三篇,其中内篇的《体统》、《纰缪》、《弛张》三篇已佚,全书今存四十九篇。
《史通通释》清朝浦起龙所做注释,类于胡三省注《资治通鉴》。


1楼2015-08-14 12:39回复
    题外:作为常与“经”字相提并论的“纬”在国学中很少被提及,而历史上是曾经有过“七纬”的,对于《诗》、《书》、《礼》、《乐》、《易》、《春秋》、《孝经》等儒家经典,有《易纬》、《书纬》、《诗纬》、《礼纬》、《乐纬》、《春秋纬》、《孝经纬》等七纬。
    具体书目《易纬》:《稽览图》,《乾凿度》,《坤灵图》,《通卦验》,《是类谋》,《辨终备》也;《书纬》:《璇玑钤》,《考灵曜》,《刑德放》,《帝命验》,《运期授》也;《诗纬》:《推度灾》,《氾历枢》,《含神雾》也;《礼纬》:《含文嘉》,《稽命徵》,《斗威仪》也;《乐纬》:《动声仪》,《稽耀嘉》,《叶图徵》也;《孝经纬》:《援神契》,《钩命决》也;《春秋纬》:《演孔图》,《元命包》,《文耀钩》,《运斗枢》,《感精符》,《合诚图》,《考异邮》,《保乾图》,《汉含孳》,《佐助期》,《握诚图》,《潜潭巴》,《说题辞》
    谶纬之学将阴阳术数附丽于儒家经典。服务于统治阶级,尤其是改朝换代之际。很多帝王用谶纬为他的登基找说辞,之后又禁止谶纬之学。光武帝刘秀倒是个对谶纬乐之不疲的人。
    大道至简、小道至繁、邪道至玄。谶纬之学不仅是小道,甚至是邪道。相当于现在的阴阳、风水、算命之类的。


    3楼2015-08-14 13:43
    回复
      卷二:内篇:载言第三
      我们读纪传体,兴趣盎然之际往往被长篇的诏书(本纪)、奏章(列传)打断。针对这种情况,刘知几提出一个建议,将帝王的制册、诰令,群臣的章表、移檄,从本纪、列传中移除,单独收集成一类冠以适当的名目,列于“书”中,犹如“志”有“礼乐志”、“刑法志”等。
      对于这个建议,刘知几本人也是犹豫的,而浦起龙则根本执否定态度。对于主要以记事为主的纪传中所参杂的记言类的诏书、奏章,诚可谓无如之何。刘知几之后的史书也没有采纳他的建议。


      5楼2015-08-15 10:51
      回复
        好文,学习之……


        IP属地:浙江6楼2015-08-15 18:33
        收起回复
          卷二:内篇:本纪第四
          刘知几对司马迁以帝王为本纪、以诸侯为世家的区分是很赞同的。但在他看来,司马迁有些随意了,
          第一他认为天子的先世为诸侯的时候,应该列在世家,而不应在本纪,尤其举了秦的例子,自伯翳至庄襄,未为天子应列在世家。愚以为他的看法有削足适屦之嫌。非要将联系如此密切的记述,分到一半在世家、一半在本纪,不妥。
          第二他认为项羽不应该列在本纪之中。这个没什么可辩驳的,项羽列于本纪确实是司马迁的情感因素参杂了进来,也有对秦朝的极端态度有关。为推翻暴秦做出贡献的都是有大功于天下的。
          第三他认为本纪与列传的写法是有明显区别的,他对后世一些本纪写的冗沓提出批评。用他的话说:杂载臣下,或兼言他事,巨细毕书,洪纤备录。全为传体,有异纪文,迷而不悟,无乃太甚。针对的是魏收、李百药。


          7楼2015-08-16 10:32
          回复
            史通看法有时前后矛盾。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不是一时写成的原因。


            IP属地:湖南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5-08-16 16:02
            收起回复
              本纪的第二点不同意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5-08-16 16:57
              收起回复
                卷二:内篇:世家第五
                刘知几认为世家是针对诸侯的记述概念,犹如本纪对帝王一样。
                对史记世家的看法,正与本纪相承,他认为项羽不应该列入本纪,同样的他认为陈涉不应该列入世家,根本没有世代可考嘛。而司马迁将其列入世家还是因为他的揭竿而起对灭亡暴秦起了很大的作用。
                第二点,正如天子的先世是诸侯的列入本纪让他为难,诸侯现实为臣下的如魏、赵、韩及田氏,将他们未为诸侯时的事迹也列入世家,同样让刘知几感觉不伦不类。
                第三,对于汉朝的大臣和诸侯王,列入世家的同样不符合刘知几对于世家的标准。萧何、曹参也好,各个诸侯王也好,对于封邑内都没有生杀予夺的君主之权,严格来说都是中央政权的臣下。他对汉书不列世家的做法是赞同的,浦起龙所谓舍马从班。
                对于后面的朝代,他认为萧衍通史将吴、蜀列为世家是正确的。


                10楼2015-08-16 17:34
                收起回复
                  卷二:内篇:列传第六
                  在这一节里,刘知几再次就本纪和列传的区别,以及史书中本纪与列传的混淆发表评论,他说:“纪者,编年也;传者,列事也。编年者,历帝王之岁月,犹《春秋》之经;列事者,录人臣之行状,犹《春秋》之传。”再次对项羽列于本纪提出批评。
                  然后他提出了自己对于列传记载人物宁缺毋滥的态度。他说:“嗟乎!自班、马以来,获书于国史者多矣。其间则有生无令闻,死无异迹,用使游谈者靡徵其事,讲习者罕记其名,而虚班史传,妄占篇目。若斯人者,可胜纪哉!”
                  窃幸刘知几未见《宋史》,否则老先生不得气吐血了。


                  11楼2015-08-17 12:48
                  收起回复
                    卷二:内篇:表历第七
                    刘知几对史书的要求:文尚简要、语恶繁芜,上一节对列传的批评也是根据这一原则。在这一节中,他对史书中的表进行了批评,认为表是一个多余的东西。我们读史记也是,看完了本纪就去看世家了,中间的那些都是越过的。
                    在各种表之中,他认为史记的十二诸侯年表和六国年表当纷乱之际,各国各用其纪年,有这麽个表起统摄作用还是可以的,他尤其抨击了汉书中的人表,去看了一下,果然和汉朝没一丝关系,算是对史记的拾遗补缺吧,内容也没什么可取之处,上古的时候高尚的人多些,近世卑下的人多些。
                    表对于记载历史是个很有用的体裁。刘知几在外篇:杂说中说:观太史公之创表也,于帝王则叙其子孙,于公侯则纪其年月,列行萦纡以相属,编字戢孴而相排。虽燕、越万里,而于径寸之内犬牙可接;虽昭穆九代,而于方尺之中雁行有叙,使读者阅文便睹,举目可详,此其所以为快也。如班氏之《古今人表》者,唯以品藻贤愚,激扬善恶为务尔。既非国家递袭,禄位相承,而以复界重行,狭书细字,比于他表,殆非其类欤!
                    对史记中的表评价很积极了,这也就是吧友所说的自相矛盾处吧。


                    12楼2015-08-19 09:56
                    回复
                      浦起龙的水平实在不敢恭维,狗尾续貂而已


                      13楼2015-08-20 12:34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