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宫花开花落吧 关注:11贴子:1,222
  • 1回复贴,共1

[九月短篇] 张家小哥名起灵,吴家小爷字天真.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5-10-11 12:28
    类似爱情




    “其实直到七年后,我仍然固执地把它划为爱情一类。”苏芜半眯着那双桃花眼,“尽管我清楚,那只是一种类似爱情的东西。”她半眯着一双桃花眼,摩挲着手中的杯子。低声叙述着七年前一段青涩的感情。


    Part.1 那个孤傲的女生

    “孤傲”。旁人对高中时代的苏芜的评价,仅此二字,再无其他。他们眼里的苏芜,坐在教室的最角落,总是低着头,大腿上摊着一本厚厚的书,从不与人交谈,亦不会笑。当时的苏芜并不知道他人对自己的评价,她喜欢《红楼梦》,于是觅来最早的版本逐字逐句细品,她不喜聒噪安静,于是总是沉默,她不爱笑,于是便不笑。随心而为。旁人眼中的孤傲,在苏芜本人看来不过简单如斯。

    没有人清楚究竟有多少正值韶华的人为了吸引别人的目光而试图把自己变得与众不同,但那时的苏芜,活得简单纯粹。起码,她活出了她自己的样子。对高中的大男孩来说,苏芜这样白梅般孤傲而冷艳的女生,无疑是有着巨大的吸引力的。于是周迪楠,年级里响当当的学霸,悄悄关注起了苏芜。

    周迪楠知道苏芜,是在一本杂志上。周迪楠记得那篇微小说的结尾,“我曾以为花季是迷雾里的一枝花,美好而遥不可及。我奋力靠近,并憧憬着,憧憬着花儿的美丽。然而真正触及它,却没有想象中的欣喜。或许有些东西,只有在距离的前提下,才能令人心生向往吧。”周迪楠忽然鼻子一酸,这些文字恰恰写出了他一直以来的感觉。他翻回两页,午后的阳光暖暖地笼出胶版纸上作者的名字,苏芜。

    其实那篇文章给周迪楠带来的影响,不过是让她对苏芜生了几分钦佩罢了。或者说得文艺点儿,也可以叫倾慕。周迪楠比苏芜高一个年级,又对太复杂的人际交往不感冒,所以并不认识苏芜。他曾幻想过苏芜的模样,在他的想象中,苏芜是个长发如绸眉眼精致而温润似水的安静女生。他只猜对了一半,苏芜安静,但并不温润,苏芜有属于自己的棱角分明,只是不曾展露。苏芜一双桃花眼,高鼻梁,薄嘴唇,算得上精致,但未曾留过长发,乌发过耳,并未及肩,偶尔挽在耳后。

    因为苏芜的种种并不符合周迪楠的想象,所以即使在校园中擦肩而过,周迪楠也不会知道那个高挑清冷的女生就是令他倾慕的苏芜。

    认识苏芜,是在学校的社团。

    女同学们叽叽喳喳地争论着几个社团的团长帅气程度时,苏芜看着发到手里的单子迟疑了一下,还是在文学社团后面打了个勾。

    若单论兴趣,苏芜是决不会迟疑的。但苏芜顾忌的是文学社总会被学校分配一些类似撰写讴歌好人好事、宣扬校风校纪的文章之类的任务,苏芜对学校这种行为感到极其不齿。苏芜觉得,让她写这些东西,对她来说就是一种生理心理上的双重折磨。但除了文学社,苏芜似乎没别的选择了。

    于是几天后文学社社长周迪楠在清点人数时顿了一下。

    “苏芜。”

    “到。”正望着窗外小鸟的苏芜站起身应了一声。

    周迪楠循声望去,苏芜一件白色衬衫配着浅色牛仔裤,干净利落,虽不是周迪楠心中的样子,意外之余却也让他小小地惊艳了一下。他觉得这不像写出伤感故事的苏芜,但个人资料又证实了此苏芜是彼苏芜。爱文字的女生,总不会太差。周迪楠这样安慰自己,尽管他觉得这样的安慰有点二,有点无厘头。


    Part.2 那个白痴的学霸

    周迪楠发现自己的智商越来越低了,尤其是在和苏芜说话的时候。只有周迪楠和苏芜两个人办板报的时候,他时常会找找话题,苏芜极少开口,常是不冷不淡地嗯一声,但每次说话都必然让他措手不及。常常是周迪楠绞尽脑汁地找话题,苏芜一开口周迪楠反而没动静了,然后就呵呵呵地一个劲儿傻笑。有时做着语文题想起就傻兮兮地笑了出来,连一向迟钝的赵然都说周迪楠是被勾了魂了。周迪楠意识到自己或许是真的喜欢上苏芜了。

    这二货真是传说中稳霸前五的学霸周迪楠么?苏芜不大相信。只是周迪楠每每化身话唠时,她会觉出淡淡的温暖。看着周迪楠傻笑,苏芜就觉得笑好像也不是件很累的事。嗯,凭借多年来看小说写小说的经验,苏芜想,这大概就是喜欢一个人吧。

    一种淡淡的欣喜在苏芜心中弥漫开来,像爱丽丝掉进兔子洞,奇妙得难以言喻。目光无意扫到书架上的杂志,苏芜愣了一下。“我曾以为花季是迷雾里的一枝花,美好而遥不可及。我奋力靠近,并憧憬着,憧憬着花儿的美丽。然而真正触及它,却没有想象中的欣喜。或许有些东西,只有在距离的前提下,才能令人心生向往吧。”这是苏芜在夜里对显示屏自己敲下的。

    理智的弦骤然绷紧,苏芜翻开书页,淡淡叹气。是不是所有美好的事物都只能远观,一旦靠近后就会让人失望呢?

    苏芜怅然若失。

    单细胞生物周迪楠并没有像苏芜一样思考人生。苏芜是现实主义里的浪漫主义者,她活在现实,懂得在把自己的利益最大化的前提下让自己过得快活。周迪楠是浪漫主义里的行动主义者,他家境优越成绩优秀外貌出众,不会也不懂去想现实的种种。他只知道既然喜欢,就要立刻争取。二者相较,苏芜偏于理性,周迪楠更加感性。性格上的差异,注定了他们之间的关系。

    可惜当时的苏芜和周迪楠都太年轻,年轻到他们没有意识到他们的不合适。

    年轻到他们无法辨清这感情是否名为爱情。


    Part.3 那段青涩的感情

    “苏芜,我喜欢你。”

    又是一个傍晚,又是文学社里,又是苏芜和周迪楠两个人。

    夕阳的余晖慷慨地洒在两人身上,然后周迪楠突然看着苏芜认真地说。

    “所以呢。”苏芜的语调毫无波澜,像是说一件与自己不相干的事,她坦然与周迪楠对望,等待着他的回答。或许是周迪楠的错觉,日光朦胧中周迪楠似乎看见苏芜微薇勾起了唇角。

    “我喜欢你,非常非常喜欢你 。所以,请和我在一起吧!”周迪楠笃定道。快速说完这一串话后自己似乎略略松了口气,好像拿开了压在心头的石头。如释重负。而对方的回答,又好像不那么重要了。

    “那么,如你所愿。”

    这次周迪楠看清楚了,苏芜在笑。露出了八颗牙齿的标准的笑,难得出来透气的两颗小虎牙一脸无辜地嘚瑟着。

    周迪楠又在傻笑了。

    他不知道她为了这个笑容在镜子前练习过多少次。

    苏芜答应周迪楠后,周迪楠就开始很努力很努力地去学习做一个合格的BF,各种查资料搜秘籍神奇的是与此同时周迪楠的成绩并未下滑。苏芜觉得和周迪楠在一起很舒服,周迪楠会给她送伞写纸条冲奶茶,会买玫瑰花然后一个人傻乎乎地拔刺。她偶尔会被周迪楠的弄巧成拙逗笑,尽管她感觉少了些什么。然而细细数来恋人该做的周迪楠都做到了,苏芜也只能当做是自己多心。

    但这次苏芜是对的,真的少了些什么。

    对于苏芜而言,周迪楠少一份安全感。是,他是浪漫是幽默可是周迪楠太像个大男孩,没长大的男孩。这不能怪周迪楠, 他在蜜罐子长大,能做到这一步已是尽力。自己的安全感尚来自他方,毋谈什么给別人安全感。对于周迪楠来说,苏芜少一分小女人。苏芜太独立,虽然不是很强势但骨子里透出的霸气骄傲他并不能完全接受,他喜欢的类型本就是温婉的呵。只是他一直暗示自己,自己同样喜欢这样的苏芜。

    他们都需要重新审视这段感情。

    究竟是情窦初开的懵懂爱恋,还是湮没在题海里不甘的青春在悸动。

    Part.4 那个淡淡的结局

    苏芜和周迪楠分手了。

    淡淡地结束,正如当初淡淡地开场。

    “分手吧。 ”

    那个傍晚苏芜没有接过周迪楠递上的德芙。十七岁的苏芜没有想出他们之间究竟缺少什么,但这样的空缺让她有一种失落感,她最终选择了结束。

    “好。”周迪楠沉默了一会,仿佛释然般道。

    他也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后来他终于想明白,和苏芜在一起的日子太累,一直只是他变着法子哄她开心。开始换来她的笑靥他便觉得值得,时间久了,也就累了。

    很久很久的以后他们才惊觉彼此间不曾存在爱情,而那所谓的恋爱,也不过是荷尔蒙作怪使好感凌驾于友情之上,让他们之间的关系变得似是而非。

    想来倒也算是青春留下的美丽的误会。

    所有的故事无论悲喜都会有一个结局。后来苏芜和周迪楠同样进了上海的一所大学,同样报了大学的文学社团,周迪楠仍然是文学社社长。

    只是物是人非。

    若干年后,著名作家周迪楠和著名作家苏芜是圈里皆知的铁哥们。




    “无谓是非对错,要怪 ,也只能怪我们的年轻。三年前的我曾这样告诉自己。”苏芜抬眼看我。“但年轻并没有错,错在我们太固执,总以为类似爱情,就是爱情。”


    回复
    6楼2015-12-31 2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