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捭阖录吧 关注:4,737贴子:164,336

有喜欢豹变的没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我在手打《豹变》,已经手打了2/3,有人喜欢没,可以找我


IP属地:湖北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5-10-28 19:15回复
    我爱死这篇文了~~~~你在哪手打~~~~~给我个链接~~~~~~~~


    2楼2015-10-28 20:52
    收起回复
      抢占前排~


      IP属地:上海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5-10-29 10:03
      回复
        手打~~真有心~~


        IP属地:上海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5-10-29 10:04
        收起回复
          好,马上发一段


          IP属地:湖北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5-10-29 12:12
          回复
            【楔子】
            秋夜,朔北夜寒意袭人。

            博日图走到账外,不由自主地将身上的大氅裹紧了一些,身旁年轻的女奴乖巧地递来一对手炉,博日图能感到那对手炉散发着温暖的诱惑,他咬了咬嘴唇,挥手将它们打落,转身走进了帐篷,只剩下女奴瑟瑟发抖地跪倒在帐外。

            尽管有所准备,博日图走进帐内还是狠狠地打了一个寒颤。整个帐篷里充斥着阴冷的气息,
            仅有的一点豆大的烛火泛起的也只是惨白的冷色,在烛火照不到的帐篷深处,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贪婪地吞食着这帐内每一丝暖意。

            “尊贵的朔北部主君,楼寂.博日图.斡尔寒阁下,”黑暗中传来一个暗哑的声音,如同磨锉刀锋般刺耳,“你能坐过来一些,让我这个哥哥把你说的每个字都听清楚吗?”

            眼睛还未能适应帐内昏暗的光线,博日图已经不由自主向着烛火挪动脚步。摸索着坐在旁边的毡毯上,一股寒意透过大氅贴着脊背爬上来,缠紧了全身,逼他把腰挺得笔直。那一点点的烛光,却依然照不到对面人的相貌。


            IP属地:湖北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5-10-29 15:05
            回复
              ”是啊,我一直忘不了啊。“刀锋随着对方说的每个字跳动,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像是狼在舔舐生肉,”每时每刻,还都能闻到父亲和大哥的血的味道,听到他们的声音呢。”

              壮硕的身躯猛然站起,,带起的风扑灭了弥留的烛火。

              博日图感觉到两条精赤的臂膀猛地箍住了自己,那寒冷混合着狼腥气扑面而来,狂烈的灌入体内,在脏腑和骨髓中激荡。冷厉的刀锋贴着右耳压住了面颊,一股难以形容的铁腥味冲进鼻腔,刺痛了额头。

              “听到了吗?他们在哭啊,”暗哑的声音在另一边的耳旁低喃,“他们在哭着说......”


              IP属地:湖北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5-10-29 15:09
              回复
                刀锋轻巧的滑动着,像狼的利齿在摩挲着面颊,博日图开始觉得身子不由自主的瘫软。

                “真冷啊,除了豹子的狂血,还有什么能让我们觉得温暖呢?”

                男人的,像是打开了一扇门,博日图的泪水汹涌而出,透过眼泪,他终于看见了对面魁梧的身影。那是朔北部真正的主人,楼战.察纳赤速.斡尔寒,他的双眸在黑暗中闪动着幽绿的光。

                无限远处,群狼嗥月。


                IP属地:湖北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5-10-29 15:09
                收起回复
                  应该是男人的话


                  IP属地:湖北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5-10-29 20:44
                  回复
                    【第一章】北都城.鬼

                    这是殇州夸父入侵瀚州的第四个冬天。

                    殇州的巨人们跨过辟先山出现在瀚州的草原上的时候震惊了整个蛮族,他们跑起来的速度不逊于草原上的骏马,他们的力量抵得上四五个蛮族汉子,蛮族在他们面前一再溃退,被迫让出了大片茂盛的草原,甚至顶着羽人的箭雨,在宁州寻了小片草场苟延残喘。每个冬天,北都城外随处可见饥寒而死的奴隶。一百里外,夸父们百无聊赖地把玩着剔的干干净净蛮族人的头骨。

                    此时,青阳部帕苏尔家最后一个青铜之血的狂战士,吕青阳最小的儿子——吕岩.莫尊格.帕苏尔,已经死了十八年。

                    剑豹齿家族对草原的统治开始力不从心,他们低下曾经高傲地仰起的头颅,寻求其他部落的联盟,部落的首领们也因此不再忌惮豹子的利齿。

                    绝望持续着,直到这第四个冬季来临。


                    IP属地:湖北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5-10-30 15:32
                    回复
                      入秋时夸父对前往蔑昆部和亲的青阳公主帕伊琳进行了偷袭,整个护送队伍仅有青阳部十五岁的二王子——吕博罕.古拉尔.帕苏尔得以幸存,人们在蔑昆部外一百里的荒原上找到被染成了血人昏过去的吕博罕时,在他周围遍布着尸体,不远处的公主吕琳.帕伊琳.帕苏尔被夸父的巨刀钉在地上,而吕博罕的身下,是一个被砍得血肉模糊的,夸父。

                      夸父的这次偷袭激起了两族人的愤怒,青阳和蔑昆的骑兵融汇成了尖锐的箭簇刺向这些殇州来的野蛮巨人,第一次为蛮族在战场上赢得了主动。夸父也因此西撤十五里,让出了占据许久的大片草原。对于蛮族来说,草原就是他们的生命,有了草原,他们就可以安心度过这个寒冬,并开始对未来有所希冀。

                      最大的希冀,不正是那些在草原上奔跑的少年吗?

                      在这第四个冬季,盘鞑天神终于让他草原上的子民看到了一丝曙光。


                      IP属地:湖北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5-10-30 15:33
                      回复
                        这是什么朝代的事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5-10-31 09:07
                        收起回复
                          我要!!!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5-10-31 10:05
                          收起回复


                            IP属地:中国香港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5-10-31 15:26
                            回复
                              楼主好顶赞!!问个小白问题,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5-10-31 21:39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