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阡陌吧 关注:51,579贴子:1,823,727

【阡陌无歌】楚门的世界 单杀,不,准确说CP不明显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5-11-04 20:31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5-11-04 20:32
      这里六年级的楼主一只,更文速度慢,文笔差亲拍,二楼唠嗑,三楼正文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5-11-04 20:32
        我整个人都不好了!你要是写不完,我们都鄙视你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5-11-04 20:33
          我整个人也不好了,我在等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5-11-04 20:35
            不知道吧友有没有看过楚门的世界?一辈子都活在别人虚设的世界里……此文有些悬疑的色彩,但楼主智商偏低,所以文可能有些幼稚,文有些悲,CP不明显,文与原著无关,只有杀阡陌和单春秋,其他人我都很讨厌所以没写这文我在别的吧也发过,更文很慢,不喜亲拍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5-11-04 20:39
              “殿下,时侯不早了,今晚就先歇着吧,别累坏了身子。”单春秋有些心疼地望着坐在冰椅上的人儿。哎,殿下自从接管紫儇阁以来就没好好休息过,这样下去,身体迟早要累垮的。
              “好,叫些丫鬟帮我拿套干净衣服放在浴池里,我等会就去沐浴。”
              什么?单春秋觉得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自己曾无数次苦口婆心地劝殿下要早点休息,可换来的结果从来只有他不耐烦的敷衍,今天陛下怎么忽然转性,肯接受自己的建议了?
              “怎么?没听到我说什么吗?要我再重复几遍?”杀阡陌见单春秋愣在原地,对自己的话置之不理,心中不禁有些恼怒。
              “啊,不是,殿下,属下只是太高兴了,一时没反应过来而已,属下这就服侍您沐浴更衣。”单春秋说着就要上前搀扶杀阡陌。
              “慢着,”杀阡陌嫌弃地白了一眼单春秋:“谁说要你服侍了?蓝裔呢?”
              “奴婢在,不知殿下有何吩咐?”一旁侍奉的婢女中走出一名看上去十七八岁的女子,蓝发碧眸,皮肤白皙,身材高挑,在这一群容貌本就不俗的侍女中也很惹眼。
              “单春秋,你可以退下了。蓝裔,跟我来浴池,伺候更衣。”杀阡陌说着就拉起蓝裔往浴池的方向走去,却不想被单春秋拦住了去路:“殿下,孤男寡女半夜独自待在浴池里恐怕会引来他人非议,还是属下陪您去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5-11-04 20:40
                “单春秋,不是不我最近太惯着你了?居然也敢管我的闲事?”杀阡陌有些愠怒地瞪着单春秋。
                “殿下,我……”
                “闭嘴!”杀阡陌一向最反感的就是啰嗦:“怎么废话那么多?单春秋,你现在可以滚去睡觉了,以后我的事你少管!蓝裔,跟我来。”杀阡陌直接一把推开单春秋,牵着蓝裔就准备去浴池。
                看着熟悉的两个身影渐渐远去,单春秋不禁在心底叹了口气,他自然知道杀阡陌这么晚了召蓝裔去浴池是为了什么,孤男寡女,深夜共处一室,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会发生些什么,更何况殿下和蓝裔姑娘暧昧不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可不知为何,一想到杀阡陌和蓝裔……(和谐)的香艳场面,他的心就如被针扎一样地难受。他自幼就陪伴杀阡陌左右,没爹没娘,一直把杀阡陌视为再生父母,十分敬仰崇拜,甚至崇拜到有些偏执变态的地步了,他看向杀阡陌的眼神,除了属下对君主的敬畏外,又好似夹杂了另外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蓝裔一次无意间看到,还笑着打趣他,说他有断袖之癖,他闻言也只是笑笑,并未和蓝裔多说什么。
                可到了后来,随着和蓝裔的接触逐渐增多,他发现这个年幼的女孩子对杀阡陌的情感也不一般,她会经常趁练尼商外出来帮他收拾房间,整理衣物,会在他操劳之时为他端茶送水,烹饪宵夜,杀阡陌不睡她也不会睡,一直陪在他身边。
                一年的中秋夜,单春秋偶然间发现一个人躲在草丛中喝着闷酒,独自流泪的蓝裔,便快步走过去问她发生了什么。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5-11-04 20:41
                  噗……居然是真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5-11-04 20:52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5-11-04 20:53
                      沙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5-11-04 20:55
                        赞,高产楼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5-11-04 20:55
                          单春秋百思不得其解,最后干脆不去管这些了。
                          然而这种奇怪的感觉却没有消散,而是一直延续到了现在,延续到了杀阡陌刚刚叫蓝裔去伺候他沐浴……
                          “单公子,殿下已有蓝裔姑娘照料着,您就先回房休息吧。”一名侍女走上前打断了单春秋的回忆。
                          “好,我知道了,你们也快去歇着吧,时辰不早了。”单春秋随便应付了句便落荒而逃,他现在心里很乱,满脑子都是在浴池里可能上演的限制级画面,一想到这些,他就感觉整个人都要发癫了,他讨厌有别的男子接近蓝裔,也讨厌有别的女子靠近杀阡陌,可现在……这不是自相矛盾吗,难道自己要同时厌恶殿下和蓝裔?他的心莫名地抽痛着,想到自己守护了十几年的杀阡陌,他便开始嫉妒蓝裔能时时刻刻陪在他身边,自己却永远只能仰望他,哪怕对他有丝毫别的心思都觉得自己玷污了他;而一想到蓝裔,他就开始嫉妒杀阡陌,他知道,不论自己怎么努力,蓝裔心中的天平永远只会倒向杀阡陌,毕竟他曾救过她的命,救命之恩,启是自己陪她聊聊天,唠唠嗑就可忘却的?再加上杀阡陌又长着一张令男人都会心动的绝美的脸,还是魔界的领袖……自己又拿什么和他比……
                          “哎。”单春秋叹了口气,知道今晚自己又要失眠了。
                          然而,几家欢喜几家愁,就在单春秋唉声叹气,郁闷至极时,浴池里却充斥着一片春光。
                          “蓝裔,别一直呆在门口,过来帮我脱衣裳。”杀阡陌有些不满地看着一直站在门口的蓝裔。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5-11-04 20:57
                            赞,楼主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5-11-04 2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