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金总攻吧 关注:12贴子:1,40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6-05-05 00:14
    老族长遭遇“横祸”死去,乱世中风雨飘摇的张家经过了一系列明争暗斗波涛汹涌的争位之战后,终于迎来了短暂的平静,这个家族大部分的高位人士的利益巧妙地构成了稳定的结构,但张家这个强大了几千年的恐怖怪兽,却已在外来文化的侵蚀下逐渐显露出日薄西山的老态,这个年轻人,将成为力挽狂澜的英雄,还是作为张家灭亡的陪葬品?谁也不知道,都在默默的观望。
      不过毕竟是最高领导者结婚,表面上还是操办的相当风光。大红鲜艳的布花,美丽精致的宫灯,红焰闪闪的花烛,不嫌累赘的点缀在张家古楼的边边角角,暖红将一贯阴沉黑暗的张家古楼晕染的有了喜气和生气。在夕阳中竟带了几分普通人家的气息。
      黄昏时分,四方贵宾,张家天涯海角的张家人已齐聚一堂,少有的喧闹,年轻的张起灵站在古楼的一处天井处看着幽暗不明的高处。在孩童时他就常常这样看,今天他走到了这个位置,成亲,这建筑,这地方都没有任何的变化。也许,时间在这里没有意义。
      被张作勤随口喊过来请张起灵换喜服的小姑娘在远处看着新任族长的身影,咽了口口水,怯怯的小步跑进去,恭敬道,族长,大长老请您换喜服。
      张起灵看向小姑娘,小姑娘却不敢抬头,新任族长年轻而俊秀,是个安静的美男子。但张家的规矩的严苛是不允许像少女的爱慕这样梦幻而脆弱的东西存在的。
      他看着这个少女,许久,嗯了一声,瘦削漆黑的背影便走向宏伟明亮人影幢幢的张家礼厅。
      他喝了点酒,但漆黑的眼睛依然清明。受过训练,这一点酒是不算什么的。等外面的震耳欲聋的喜炮声响过他推开门,喜房满目的红塞满了他的眼,红色的喜烛,红色的地毯,还有穿着红色喜服的新娘。
      新娘端坐在大床的中央,他一步步的走进,注意到她人不动,但她叠在红裙上的手绞慢慢紧。好细的手指,像小孩一样的小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6-05-05 00:16
      她不停的躲闪着目光,不太敢看他,局促的动了动被描的鲜红的小嘴,但又什么都没说出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6-05-05 00:16
          
          他开口道:“阿媛。”
        她很带惊喜的诶了一声,便又尴尬起来。
        他站的远一点,缓声说到:“先休息吧。”
        新娘梳洗了红妆,穿着单衣有 些扭捏的从屏风后走出来,张起灵坐在房间的另一边的书桌 上,也抬头看向她。 
        他很好看,他看上去还是很安静。长大了还是这副样子。新娘也打量这她未来的丈夫,她小时候远远见过他一面,在六岁那年进本家参加祭祀时。这个人都经历过什么?在旁家口中新族长事迹已经被神化,她从来都不敢相信是,当初她看到的那个安静的几乎要淡出人世的少年竟然这样一步步走到了今天的位置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6-05-05 00:17
          正当她出神时,她的肚子响了,咕咕两声,在安静的寝房里格外清晰。
          她顿时大窘,匆忙抬起手去捂肚子又停在半空,正尴尬不知道该做什么 ,只听张起灵淡淡道:“饿就吃些东西。”
          这一夜到底什么都没发生,张起灵卧在大床外侧,没有碰她一下。两个人两床被子。她忐忑不安,听着她新婚夜窗外夜雨还有枕边人平均起伏的呼吸声,过了一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6-05-05 00:25
            “哦。”她点点头。
            又沉默了一会,他看着低头的她:“我明天要去下一个斗,大概半个月后回来。”
            她猛地抬起头:“去哪里?”
            他看着她,陕西二道口。
            她的脸色突然变得苍白,惊慌失措的上下看了他好几眼,不安道:“你要注意安全。” 他依然淡淡的看着她,她冲进房间说:“我帮你收拾一下行李。”
            大开的轩窗不能阻挡她的身影,张起灵站在院子里看着她匆忙的拭泪。等一切尽快结束,就把她送走,让她好好嫁人。他这么想。
            张起灵带着着族里几十号精英一走就是一个冬天,她也被族里长一辈的妇女教导着做起了娃娃衣。她总是忍不住想他是不是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仔细想想又觉的他这个样子是不会喜欢人的。她觉得有点安心,但又更加绝望。一个清晨她醒来,望着笼子里已经开始喳喳叫的燕子,忍不住抱过了张起灵睡的枕头,念叨着:“我也是被锁住的燕子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6-05-05 00:28
                她病还没好就到春节了,张家的古礼中年夜饭一直是她最喜欢的部分,那一天外家的族人也要进到楼里来,大家聚在一起,即使张家是一个非常严肃的组织,但是这一天大家还是会被辞旧迎新的氛围感染,在热气腾腾的餐桌上透露出温情的一面。张家的烟火一直都很美,能映红半边天。
                如今她竟然是张家主母了。她站在房檐下,看着几个穿着新衣服的外家的小孩在空地上玩耍。感觉好像看见了自己小时候。
              张起灵站在高处看着她微微笑着。穿着鲜红的貂裘也不显得浮夸,她在这半年里越长越美。张作勤站在他旁边,也看着她: “我不知道你对她是什么想法,我需要一个族长继承人,再过半年她还没有受孕,我就让起群让她怀上。”
              张作勤从来没有看到他这么可怕的眼神,你敢。
              张作勤的眼神混浊而阴沉,就好像一条幽居洞穴的大蛇。不是我需要,是我们都需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6-05-05 00:32
                她并没有注意到她丈夫和她父亲的对话,还看着院子里玩老鹰抓小鸡的小孩。突然一个长的最矮,笑得很开心的小姑娘被玩伴甩了出去,歪歪扭扭倒在地上,半撑着地怎么都爬不起来,小脸都痛得有点扭曲,周围的小伙伴手忙脚乱的扶着她,她提起裙子就跑了过去,蹲下问: “那里痛?”
                小孩们都没有见过这位族长夫人,并不惧怕她,此时见有人过来帮忙,小姑娘皱着眉头,带着她的手指到脚踝,她看看摸摸,只是扭到了,她揉了揉,小姑娘试着动了动,变哭为笑:“不疼了。”
                小伙伴们很高兴,她也很高兴,托起坐在地上的小姑娘,帮她扣上了身上的衣服,看着她的小脸有点青黄,便问到小姑娘,你冷不冷啊?
                小姑娘很认真的点点头,冷啊。
                怎么会呢?穿新衣服还冷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6-05-05 00:33
                  至死方休。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该多好。即使,后一句不作数。她一个恍惚就微微有些站不稳,但还是努力保持着坚强的背影。他看她一眼,和她握着的胳膊便轻轻拐到她的腋下提着她,她低头笑笑。
                  祭祀结束后是张家内部高层的总结会议,其余的人开始晚宴,也就是年夜饭。内容其实原本是大家都心知肚明且台面上能讲的东西,她这个平时不参与族中事物的也觉得没有什么值得听的。
                  但高潮来的太突然。
                  在所有人都说完|自己该的话后,司礼按照惯例道:“还有人想说什么吗?”大长老坐在她右手边,缓声道:“我有。”
                  他站了起来,语气阴沉:“张启媛身为主母,与家奴私通,背弃人伦,猪狗不如,不尊祖训,为全族耻,不尊夫道,枉背父训!小女不肖,不足以威仪族内,应沉塘谢罪!”语毕,一个平时在她院子里做杂活的男人被推进了回忆室,面色惊恐,不停的看向她,倒好像真与她有什么奸情似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6-05-05 00:35
                    但他演的有多像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父亲在想什么,她丈夫在想什么。
                    她看着父亲,很怀疑她到底是不是他生出来的。她对她的父亲而言还不如一条狗。
                    窗外的烟花“咻”的一声飞上天空,光彩明明灭灭照进了房间,外面一片欢声笑语,有老有少。看着周围面色一样冷漠的张家男人们,她觉得这个家族真是太混蛋了。
                    一时静极,没有人对大长老这个尖锐的话题接下去。
                    片刻只听到也坐在首位的张起灵淡淡道:“此事不明,两人暂且收押。”
                    她猛地回过头去看他。她知道娶她只是因为她父亲和他需要一个她这个位置的张家女人,但是,但是他,怎么能这样呢?
                    她此时此刻却说不上坚强,看着没表情的他眼泪就流下来了。他看着她,眼里还是什么都没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6-05-05 00:36
                      前方高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6-05-05 00:37
                        她被收押到了一间还算干净整洁的囚室。负面情绪突然爆发。她不吃药,也不吃饭,任凭本来就病着的身体被痛感折磨。几日后她无法起身,躺在床上看着囚窗外的天亮的刺眼,混乱脑海里有她娘,爹,偶尔还有他。她决定放弃。那个男人太残忍了。对他好也是这么个鬼样子。她也不会再惦记他。她晕乎乎的想。
                        她不吃药很快就陷入昏迷状态。偶尔有清醒的一小会她也希望赶快昏过去。极度的无力和酸痛折磨着她全身。她觉得死了也好,这个世界太残忍了,不太适合她这种人生存。
                        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一天夜里有人进来抱起她,给她喂药。其时她已经看不见了,她却没意识到,努力的睁着眼睛反抗那人,任性不肯喝。那人制住她牢牢捏住她的下巴将药灌进去。她歪着头努力吐掉,嘴就被封住了。
                        很柔软的触感。
                        她脑子轰的一声,就努力缠上那人,回吻上去。那个人愣了一下,猛地扣住她在怀里,死死的吻住了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6-05-05 00:37
                          五月的时候她怀孕了。
                          查出怀孕她带了一份忐忑和他讲,他也没有太大反应,彼时他在房内,脱袍子的手顿了一顿,片刻转过头来看她,眼里也没有太多的情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6-05-05 00:40
                            她觉得心里拔凉拔凉的,对他笑了一笑,他还是没有什么表情。
                            夜里,她莫名的醒来,她一抬眼就看见张起灵在黑暗里看着她。沉静的眼眸里有着……很深的哀伤。她呆呆望着他,轻声问:“怎么了?”声音在安静的夜里听上去柔软,好像怕损坏了什么。
                            他只是望着她,什么也不说。她等了一会儿,觉得气闷,便转过身去,却被他从后面抱住了。
                            他的怀抱很温暖而且宽广,她觉得,那怕他对于她永远慢半拍,她也会等着他。
                            第二天张起灵莫名其妙就出远门了,大长老就派了人来接她回“娘家”养胎。她肚子里的孩子注定是全族的焦点,容不得半点闪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6-05-05 00:41
                              这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6-05-05 0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