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武纪年吧 关注:2,376,734贴子:45,274,975

【授权转载】On The Way 瓶邪5000字短篇平淡向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5000字完结小短文
猜得中开头猜不中结尾~
平淡向,瓶邪文ㄟ( ▔, ▔ )ㄏ
我是锦十一,取自“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是不是很高大上→_→
昵称是阿瑾而不是11
昵称是阿瑾而不是11
昵称是阿瑾而不是11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6-05-21 19:01
    盗吧转了这里再转ㄟ(▔,▔)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6-05-21 19:01
      大荒原话:
      被前两天的季播剧先导集吓得我虎躯一震,文思泉涌
      [表情]
      一直翻到第二天凌晨六点,七点半爬起来考英语,心里还想着「嗯,我一定要写点什么!」
      [表情]
      这种强烈的情感支撑着我冒着被上交给国家的风险,从第一个字一直敲到最后一个字
      [表情]
      啥都不说了,满满都是爱
      [表情]
      5000字的小短篇,送给所有还在奋战中考和期末的孩子们,加油加油加油
      [表情]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6-05-21 19:02
        下面放正文
        配合BGM食用风味更佳哟

        平凡之路 - 朴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6-05-21 19:04
          【On the Way.】

          青铜门开的那刻,我看到了他早已烂成枯骨的尸体。
          张起灵死了。
          我护着怀里的鬼玺,千里迢迢赴了一场儿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6-05-21 19:05
            。。。。。。。。。。放BGM是什么鬼还是平凡之路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6-05-21 19:05
              「砰」

              我从座椅上猛地弹起来,巨大的冲击把束在胸前的安全带一瞬间扯到最紧,正在开车的胖子吓了一跳,歌声戛然而止,连忙伸出一只手把我按住。

              “咋的了,做噩梦了?”

              我惊魂甫定地大口大口喘气,没有尸体,没有推开的青铜门,眼前只有车厢里暖黄的淡色光晕,电台里正播放着朴树的《平凡之路》,而我坐在副驾上,胖子手中攥着方向盘,神情紧张地不断侧过头看我。

              “我们……”一张嘴才发现哑得厉害,我狠狠咳了两声,嘶着嗓子道,“这是在哪里?”

              “路上啊。”胖子上下瞟了我几眼,不放心地伸出手背搁在我额头上探了探,“马上就下高速了,过了二道白河就能直接杀上长白山… …靠,你小子怎么出了这么多汗?”

              我隔开他的手自己抹了一把,真的,额头已经湿透了,几根碎头发垂下来浸吅湿了贴在前面,黏吅腻腻的粘手。

              而我终于想起来了,今天八月十五,距离八月十七号还有两天,我们正在连夜赶往去接小哥的路上。

              是梦,原来只是一个梦。

              我松了一口气,只觉得全身上下通体冰凉,就像刚从浸满冷水的池子里被捞出来一样,连骨子缝里都透着寒气。胖子又担忧地叫了我两声,腾出一只大手在我面前晃动。

              “天真?天真无邪同志?”

              “我没事。”我把眼前碍事的爪子打开,瞟了一眼电台显示屏上的时间——十点四十,夜已经很深了。“我们还有多久下高速?”

              王胖子也睨了一眼时间,“二十多公里吧。”

              二十多公里至少还得一个钟头,我在脑子里飞速地换算出时间,决定再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

              胸口还有些闷,即使已经醒过来一会儿了,一想起梦里那个场景,我却还是没出息的胆战心惊。

              就像… …就像溺水的人被死死卡主了咽喉,肺里最后一丝残存的空气也被掏空了,只剩下汹涌的海水一波一波漫过头顶。

              窒息,满世界都是铺天盖地的窒息。

              胖子又偏过脑袋瞅了我一眼,“喂,真没事儿了?”
              “没事了。”

              “那没事儿我可继续唱歌了啊。”

              胖子扯着他那副破锣嗓子重新跟着电台吼了起来,「向前走 就这么走 就算你被夺走什么/向前走 就这么走 就算你会错过什么」,吼着吼着,慢慢没有调了,声音低了下去。

              “你放心吧,如果是担心小哥,那你就是瞎操心了。”

              我的身子一僵,原本已经涣散的注意力因为「小哥」两字猛地一凝。十年了,当初那个战战兢兢举着黑驴蹄子被粽子撵得屁滚尿流的小三爷已经彻底变成了道上赫赫有名的吴小佛爷,我以为我早就不知道恐惧是什么滋味了,可是为什么现在我的心跳会这么急促,咚咚咚咚,比狂风暴雨还猛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6-05-21 19:09
                胖子还在安慰我,“小哥那就是乌龟王吅八的命,全世界死了他还蹦跶着呢,当然啊,我不是骂他,这是一种寄托了深深思念的赞扬和夸奖。”

                我换了个姿势,没有作声。

                “真的,你就甭担心了,说不定咱们去了推开门一看发现,靠,空的?”

                “然后再一看,咦,这还有个洞?”

                “你猜是啥,原来小哥靠着他那阴阳二指天天挖啊挖,挖啊挖… …诶你别睡啊吴邪,你别觉得这很扯淡,人家《肖申克的救赎》就是这么挖出去的。”

                “得得得,你不听算了,那你要上厕所不?路牌说前面就有个服务站,胖爷我都憋了一路了。”

                我摇了摇头,比起休息,我现在只想下一秒就能飞到长白山去。我不知道之前的噩梦是不是在预示着什么,我是如此焦躁地渴望知道门背后的答案,却又如此胆怯地躲避着答案的揭晓。

                我觉得自己快疯了,每一分一秒的流逝都是痛苦到扭曲的煎熬。

                太阳穴的神经还在剧烈地抽吅搐着,仿佛连车里的空气都变成了山谷久潮的霉味,而巍峨磅礴的青铜门就在我的眼前,两旁是烈烈燃烧的火把,地上的白骨还保持着死去时的姿势,有几团黑黝黝的糊状物黏在上面,那是腐烂多时的蓝色连帽衫。

                我几乎又是全身狠狠一颤,才发现胖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厕所里回来了。

                “你咋的… …”

                “快到了吧。”我打断他关切的询问,疲惫地摇摇手。

                胖子深深看了我一眼,扭头望向窗外,路上黑魆魆的一片,高速没有路灯,只有两侧护栏上贴着的荧光标示反射吅出幽暗的黄光。

                “还有二十多公里叻。”

                我心下骂了句「怎么还有二十多公里」,烦躁地扒拉了一把头发。胖子余光里瞥见我的动作,忽然笑了起来,“我常听人说道上的小佛爷是个光头来着,怎的今天看着不太像啊。”

                我也跟着笑了起来,曲起食指中指拈起一缕头发,那撮发丝很软,摸起来又顺又光滑,不像真头发一样硬茬茬的难受。

                “干嘛,还不许光头带假发了?”

                “我这是夸你。”胖子握着方向盘耸肩道,“这发型不就是你以前的嘛,挺好,一模一样,乍一看还以为就是当年那个小天真。”

                他说到这里猛地就噤声了,同样的皮囊,一个是不谙世事的吴邪,一个是雷霆手段的吴小佛爷,个中的酸楚和痛苦,便是明眼人也能看出。车厢里一瞬间静得可怕,我垂下眼,从兜里摸出一根烟,还没来得及点上,忽然被胖子劈手夺了过去。

                “干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6-05-21 19:13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6-05-21 19:14
                    1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6-05-21 19:14
                      11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6-05-21 19:15
                        11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6-05-21 19:15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6-05-21 19:15
                            “要扮就要扮的像一点。这玩意儿,小佛爷碰,小三爷可不碰。”胖子摇下窗户,一点儿都不心疼地扔了出去,然后伸过手在我脑袋上乱吅揉一通,“我赌五吅毛,小哥见着你这幅模样会开心疯的。”

                            “扯淡。”我打掉他的放肆爪子。算了,扔了就扔了吧。“那闷油瓶子根本就没开心这项功能。”

                            “也对哦。”胖子难得认真地在考虑我的发言,“他娘的,早知道这阵子胖爷就不暴饮暴食了。”

                            我斜了他一眼,脸上写着「我就静静看着你装吅逼」。

                            胖子居然急了,“我说的是真的!我他娘的要不是怕张小哥在那破门里关久了又失忆认不出我们来,怎么可能吃那么多特地胖会以前的样子?”他一边说一边去掏裤兜里的钱包,非要找出前几年瘦下来的照片给我看。

                            我无可奈何地接了过去,还真是真的,没看出来这死胖子瘦下来还是支潜力股。

                            “怎么说?”胖子得意洋洋地哼了一声,看得出来心情大好,又跟着电台哼了起来,“这叫铁证如山。”

                            “得了得了,你换首歌先,耳朵都要听起茧子了。”

                            王胖子嬉皮笑脸地凑上来,“那你先评价个。”

                            我只能违心地憋出一个成语,“貌比潘安。”

                            “好好好,这个词胖爷爱听!”胖子心满意足了,终于摁住按钮换到下一个频道,“你想听什么?”

                            我随口扯了一个,“路况信息吧。”

                            “路况信息还需要听电台?我给你播报得了。”胖子清了清嗓子,煞有介事地打开GPS,“我看看啊… …嗯,前方畅通无阻, 500米处有个超速违章拍照。”

                            “喂,你能专心点开车么?”

                            我伸手就要去抢,被胖子灵活地一躲,忽然发现新大陆似的叫唤起来,“太好了,再走两公里就有个服务站,他娘的,我的大肠都要被撑爆了。”

                            靠!我忍住骂人的冲动,“你就不能一次性解决完么?”

                            “饭还要一天吃三顿呢,”王胖子一脸理直气壮,“谁规定了屎只能拉一次?”

                            我懒得跟他扯,车子慢慢开进服务站,空旷的坝子里零零星星停着几辆小车,四周都黑的,只有便利店里的灯还亮着。

                            “要吃啥东西不?”胖子一边解安全带一边问,“我待会儿给你带回来。”

                            我闭上眼睛摇摇头,没胃口。
                            胖子哦了一声,下了车关上门,又打开后座的门钻进来,窸窸窣窣地乱翻一通。

                            “你找什么?”

                            “书。”胖子停下来吸了吸鼻子,又开始满世界的翻找,“上厕所必备。”

                            我笑了一声,“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内涵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6-05-21 19:19
                              “你不懂,知识就是力量。”胖子膈应了我两句,终于找到了他的东西,宝宝贝贝地揣在怀里,“我现在可是文学中年,有事没事就读点《诗经》《周易》之类的。”

                              面对这种屁话我居然还回了他,“哦,那你现在读什么。”

                              胖子答得一本正经,“《庄子》。”

                              “滚滚滚,你说你读中国古籍,那我还说我天天看西方神话。”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吴邪同志,”胖子煞有介事地插起腰,“我顶多算个装吅逼,你这就是真逼了。你说你读西方神话,那你跟我随便说个四个字以上的名字。”

                              我动了动唇,“俄涅洛伊。”

                              胖子一脸吃了十斤翔的表情,“什么鬼?”

                              “当然是我顺口诌的啊,”废话,我又没真看过什么西方神话。“快滚去上厕所吧,你不是大肠都要被撑爆了么?”

                              这么一通打闹,一直沉重的心情似乎稍稍好了点。我看着胖子走远的背影,恍惚间觉得其实什么都还没变,胖子还是那个聒噪的胖子,我还是那个我,而小哥只是习惯性的又走丢了,所以我们要去长白山把他接回来。

                              你看,铁三角从来都没分开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6-05-21 1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