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绘吧 关注:382贴子:6,269
  • 9回复贴,共1

【小说】《旋律》小说完结撒花!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万4千字的短篇小说终于完结啦!
我好像写了一年。
接下来一章一章发。
还有,看过前面一点的朋友请你再看一遍,因为我都是有所改动的。
我很认真的!
每次都修改一遍。


IP属地:江苏1楼2016-06-24 10:35回复
    【三】
    空荡荡的空间里一片空白,明晃晃的。无边无际的白色延伸到远处,望不到尽头,也望不到源头。
    白色在这里像是被赋予了生命一般,它创造着一切,也毁灭这一切。是一条路的开端,也是另一条路的终点。
    什么也没有,只有虚无。
    空飘荡在空中,她像是这个空间的中心,周围的颜色似乎因她而显得有些扭曲。
    也不知道有什么力量托着空,她那双翅膀耷拉着,颜色却是梦幻,忽没忽显的淡蓝色在这白色背景下很是突出。
    那双湛蓝的眼眸也一样的明显,但它此时却没有光泽,没有灵气。它平时是海,是天空,浩瀚的无边无际。此时却如一张白纸,一层薄薄的,小小的纸张,没有任何颜色,看不出来任何东西。
    空现在处于一种神奇的状态,没有自己的意识,看上去也不知是生是死。她的身体忽虚忽实,飘忽不定,好像马上就要消失一般。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空还是保持这样的状态。时间仿佛成为了陪衬,是长是短,不再重要。没人注意到它,它就自己悄悄溜走了。
    白色一点一点侵占着蓝色,一点一点渗透进蓝色。原本很淡的蓝色变得更淡了,只有为数不多光芒在闪耀。它们挣扎着,拽紧白色从它们身上夺取的一滴滴生命。
    负隅顽抗。
    整个空间笑了笑似的颤动了一下。
    滴答——
    一滴墨水引起的波澜在迅速扩散。
    那个墨水的颜色,是绿色。
    它就像是泼洒的颜料一般,又像是融入水中的墨水,以一种奇怪的波纹吞噬着这个空间的主宰——白色。
    空间此时又像是在害怕而颤抖。
    在绿色的主宰下,淡蓝色在此时又恢复了它的颜色。就如潮汐褪去,露出沙滩一般。
    紧接着,空中出现了一个缺口,向里望去,一些植物的轮廓诺隐诺现。一股威严的气息从里飘出,无形的压迫着四周。空骤然向下沉了一点, 但空还是不动于衷,直愣愣的望着前方。不过,顺着她看的方向,你会发现她正望着洞口。只可惜那双眼睛还是一样的无神,没有因为这一切的事故而变动。
    空间再一次颤了颤。
    [来吧,孩子,你迷路了吧,快回到这里来。]
    缺口中传来的声音令空的瞳孔猛的一缩。
    [对,没错,我在这里。我是音啊,你不记得了吗?我是你的母亲啊。]
    空的翅膀微微颤了颤,一根羽毛因此掉落,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成“之”字形向下飘去,渐远渐小,最后被黑暗吞没。
    在这无限延伸的空间里,它,那根羽毛,根本没有落脚点,如果不被损毁,那么这条路只有开始,没有结束。
    那个声音又一次的响起。
    [你想起来了吧?孩子,真是太好了。快,快回到那片森林里去呀,让我来回复你的记忆吧。]
    空的反应更加剧烈,她抬起双翅,昂起头,朝着空中鸣叫了一声,尖锐而又响亮,声音回响,久久不能散去。
    [对,没错,就在那个黑洞里。你已经清醒了吧,那就快去啊,孩子!]
    那道声音却是异常的急切。
    空的身体更加实在,不再是忽虚忽实。那深邃又清澈的蓝色终于回来了,在那一刻,好似有一道光在黑暗中闪耀着,预示着某个事物的开端。
    空什么也没想,翅膀违久的展开,上下煽动着,卷起一阵气流,拖着那长长的尾羽,带着她一起去那神秘的黑洞。
    风将割破黎明,雄雄烈日在苍蓝的海面上燃烧,霞云之下,一独鸟飞去,留下几根淡蓝色的羽毛,随风飘落在远处。
    消失在黑暗中,未来的路已经铺好,但还存在无尽的不确定。
    加油吧,空,祝你好运。


    IP属地:江苏4楼2016-06-24 10:36
    回复
      【五】
      音放下了心中的小心,望了望因紧张而微微竖起的毛发,又看了看一动不动的空,叹了口气。
      堂堂自然之音,竟然会为一只小小的灵紧张,我这是怎么了?
      还不是因为现在不能重新创造灵。
      对啊,要不是因为某些情况,而导致自然神力极度匮乏,我才不会让空承受如此痛苦,一遍又一遍的循坏她微小的生命。
      其实在很久之前,音就感受到了某些特殊的,不好的情况,只不过她认为管辖那边的灵会处理好的。
      灵分为很多种,而空是冰灵,管辖一块区域的灵又属于另一个范围。
      可是谁也没想到,那边的情况越来越糟,音派出更多的灵,可是无济于事。
      那边的灵皆因为某些特殊的物质而死亡,音的本源也受到了创伤。
      要知道,灵有一部分就是因为音的本源而创造出来的呀!
      于是,音感觉情况有些不对劲,她原本想用自然神力恢复一下自身再去查看情况,可是,不知怎么的,自然神力也在不稳定的晃动,音根本无法获取。
      这下就糟了。
      烟火已经弥漫到根基,再不挽回,就晚了。所以趁现在亡羊补牢,音准备再一次恢复空的记忆后,去看一看。
      说实在的,音真的挺喜欢,也挺惋惜自己创造出来的每一个灵。
      突然的,音像是触电一般踏了踏蹄子。她回避似低下头,瞥了瞥空。
      刚才的意识唤醒还算比较幸运,没有遇到像上次那样的反抗强烈。上次她可是试了几次也没有成功,可谓是险象跌生。
      真是辛苦空了,那个可怜的孩子,上次一定很痛苦吧,那都快要触及到生命危险了。
      又是像触电一般,猛然的,音的巨大鹿角晃了晃,刺破了数道尖锐的阳光,似乎伴随着微小的“咔擦”声,森林,又活过来了,一切如旧,那些生物,还是一样的没有情感,没有个性,冷冰冰的。
      不,不, 你不能有刚才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唤醒记忆是必要的程序,我必须执行。空是众多灵当中的一个,我不能同情灵,就像我同情空在这个环节中受苦一样。
      你是自然之音啊!
      尽管灵是我创造出来,并且富于感情的——这样的想法不时的又冒了出来。
      同时的,空的双眸也睁开了。她静静的站在那里,跟她飞进来时一样的姿势,没有移动任何一小步。
      此时的空,才是真正的空,一只有蓝白相间的,神秘的鸟。
      她的身体不再虚幻不定,而是玲珑剔透,附有玉的灵性。 淡蓝色的纹路布满全身,不多,但是它们分布没有规律,也没有顺序,看起来,是会让空显得更神秘罢了。
      她的嘴巴和爪子并不长,眼睛却是灵光。较长的翅膀和尾羽彰显着她的独特,与她的身体,连成一道优美的弧线。她的羽毛多是白色,没有像阳光那么明亮,就是洁白的有些不正常,甚至有稍许的透明。其余的颜色,就是蓝了。
      “清醒了吧,空。”
      音的声音竟然有些颤抖。
      “你或许对这里的记得不太清楚。所以现在,你好好听着,就由我来跟你讲讲。”
      “我的名字,叫音。”
      “而你,是一只‘灵’。接收我,和狂的任务。”


      IP属地:江苏6楼2016-06-24 10:41
      回复
        【六】
        “我是一只‘灵’。”
        空重复了一边音的话语。
        “我好像有方面的记忆。也似乎记得这片森林是很特殊。其它的,真想不起来了。”
        她抬起头仰望着音,音的个头对她来说有点庞大,高大的身影望不到顶端,只有一层金边镀在边缘。传送阳光的道路被刺破,散落的碎片零零碎碎,虚虚实实,反射着迷茫的光泽,就如同碎冰一样。
        空站在音的阴影下,她不觉得冷,因为她本来就是冰;她不觉得害怕,虽然音看着她的眼光有些尖锐,就像钉子一样,使她动弹不得。但是,她隐隐约约地能够望到,那个不是像梦境一样虚幻的森林,那个不是像玻璃一样脆弱的阳光,那个不是像荆棘一样冷酷的心,在世界的另一头,那个梦幻的,美好的镜世界,是真实存在的。
        “是的,空。我知道你还有些模糊的记忆 。不过现在最主要的事情不是这个,不是回忆,而是听清楚你接下来要干什么,以及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不管你对这块记忆有没有印象,都要仔细听着”音停顿了一下。
        “首先,你要了解,什么是一只‘灵’。”
        空盯着她,沉默不语。
        “‘灵’,是一种生物的名称。它们专门接受我们的任务,并且会努力完成。”
        空继续盯着她。
        “好吧,你只要知道一下就可以了。接下来,你要去完成一个任务。”
        “而那个任务,就是打败混尧。那个怪物说坏也不坏,血染大地的情形不会出现;说怪也不怪,就是每次被打死后会复活;说强大也不强大,虽然每次实力不均。不过,以你的实力,还是可以打过去的。”
        空还是盯着她。
        “如果打不过去,我会派‘灵’来帮你的。”
        “有其它的‘灵’?”
        “有,而且还有不少,只不过你很少见到罢了。”
        “具体关于打败混尧的事情,你要去狂的山谷,就是那里。”音朝着远处看去,那一被一群黑云笼罩着的山谷,看不见其山,倒是时不时有污浊的光芒,尖利的划破了云层,隐隐约约的,只有阴森的,黑漆漆的,山峰。
        这边的天是蓝的,那边的天是黑的;这边的云是白的,那边的云是黑的;这边的树是绿的,那边的树是黑的。黑色的山谷,黑雾般的笼罩,只不知,以后的经历,是不是也是黑色的。
        空打了个寒颤,她也没想到,狂的山谷,竟是这样一个恐怖的地方。
        她抬起头疑惑地看向音:“ 他的山谷,是有多么危险?我马上要去的,就是这种地方?”
        “是的,你也看到了,那面有很多闪电,你一定一定要小心翼翼的躲过去,慢一点也没关系。狂就在最高峰的一颗枯树旁,你应该可以看到。”
        “你不带我去吗?”
        “不行。”音小心翼翼的说道,“我只能告诉你你该怎么做,其它的,只有你自己努力了。”
        谁也没有发现,音的眼中闪过一丝痛楚。
        “好吧。”空背对着太阳,丝丝阳光清晰可见,引领者她逃离无尽的深渊。
        此时,音张了张嘴,身体也向前倾,可还是没有说出那个词。
        加油,空。
        展翅,起飞,又一次的,离开了这片森林,宁静,祥和的森林。
        云层推着她向着漩涡的中心飞去,模糊的背影消失在远处,几根羽毛落下,不知何处。
        又一次,又一次,音叹息道,又一次看着她的背影,渐渐远去。
        什么时候,什么时候,才能停止呢 。
        或许马上就可以了吧。
        音的眼中闪过一丝坚定的光芒,她转身离去,直到树丛吞没了鹿角。
        碎玻璃般的阳光,依旧闪耀着迷茫的光芒,什么时候,不再浑浊,而是像冰一样,清澈呢?


        IP属地:江苏7楼2016-06-24 10:41
        回复
          【七】
          快到了。
          空鼓励着自己,她正努力的控制着方向,躲避着向她飞来的一道道闪电。
          什么都不要想,只要向前飞。
          就如那只鹿,音所说,然后找到狂。
          至于以前的那些记忆什么的,先别想吧。反正这些问题为伴随我一直向前走,还是无法避免的...吧。现在趁那些想法没有跳出来之前还是专心做好眼前的事情吧。
          话说这些闪电还真难躲避,他们就不能够消停一会吗,非要追上来把我劈死似的。空回头望了望,白色的光芒照亮了她的脸庞,微微参透到身体中,使得她淡蓝色的身体发亮。
          雷声轰轰, 黑云裹裹,寒风砭骨。白与蓝交织在一起,线与线之间,并无交点。一追一赶,飞翔在生死之间 。
          快了,快了。
          翅尖与空气摩擦出火花,向四周迸溅,碰撞在闪电上,发出一次次尖锐的爆鸣声。
          快了,快了。
          刺耳的声音渐远渐小,一开始尖锐的如同闪电一样,如同枯树的树枝一样,如同碎玻璃一样,闪着寒光,那是指向死亡的光。
          划过乌云,穿过一道道荆棘,空终于熬过了这段死夜中的黎明,但同时也付出了一些代价。不过,她很辛运,在危险的夹缝 间逃了出来。
          音说,狂在最高峰的一颗枯树旁,这应该很容易就能找到。
          就是那棵树了吧。
          几笔萧瑟的线条,勾勒出依旧顽强的生命。那棵树还真不容易啊,一直挣扎着活着吗。
          灰茫茫的大地,黑漆漆的天,只不知,何时闯出来一个红色。
          还是凄冽的红色。
          那是什么?是生物吗?还是什么古怪的植物?
          都不是。
          红点移动了一下。
          要过去看看吗?那是不是就是狂呢。
          空小心翼翼地降落到荒凉的土地上,它正在极力的把竖起来的羽毛抚平,然后谨慎地向前冒出一步。
          “你如果是音说的那只,灵。那么,跟我来。”
          空好不容易抚平的羽毛在一次竖了起来。这也难怪,在这个鬼魅的坏境中,连她这种类似鬼的生物都害怕了。
          看来我对这里的记忆很少,所以才会这么不熟悉的。所以说,无数次零碎的记忆重合在一起,至少还会有个结果的吧。
          谁知道以前的我是怎么想的呢。
          “快点,嘶——”
          “知道了。”
          紧接而来的是什么东西拖在地上的摩擦声,直到山洞的轮廓吞没了背影。
          山洞内部只有微弱的少许光点,空也只能看到狂身上最明显的颜色——红色,凄冽的红色,如似血色的红。
          “你的任务,嘶——,是,打败混尧,想必音也跟你说过了。而我的任务,就是辅助你打败它。”
          “这次的混尧,超出你的实力。所以,我会在你支撑不住的时候,派出两只灵。”
          “它们分别是风灵和雷灵。 他们一定会帮忙,至于帮多少,帮多长时间,那是他们的事了。”
          至于为什么音管冰灵,狂管风灵和雷灵,那是因为音是管理,狂是治理。
          “待会,我会传送你到战场。”
          “知道了。”
          随即,消逝无迹。
          该走了——


          IP属地:江苏8楼2016-06-24 10:41
          回复
            【十二】
            滴答。
            那是雨结束时的谢幕声。
            最后一滴雨落入水塘,伴随着倒影,泛起阵阵涟漪。
            水波不停的向四处扩散,水圈由多变少,又由大变小。倾盆大雨那磅礴的能量似乎凝聚在这一滴雨水上,它一头扎进水中,张开双臂,紧紧地拥抱着水,亲吻着水,把能量释放出来。
            水纹逐渐变小,在水塘四角散去,最终归于平静。
            当最后一滴雨水完全溶于水时。
            雨停了。
            空气中还残留着众多的水蒸气没有蒸发,有些粘稠。
            空气被雨,风和雷洗涮过一遍,焕然一新,清新宁静。
            世界不再烦躁,只有滴滴答答的声音敲击着心灵。
            一切,都是那么的宁静,而祥和。
            ......
            结束了啊,空和混尧的战斗。
            音自言自语道。
            她正在赶往那片严重的区域。
            当她到达的时候,音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因为她在很久之前看过,这是一个蔚蓝色的星球。
            现在它却被灰色覆盖,灰蒙蒙的一片。
            飞进这个星球之后,音被吓了一跳。
            这是怎么一幅场景啊——
            地面上的树木所剩无几,有水的地方都被污染,地表上全是黄沙,还有废弃的一个不知是什么东西的东西。黄沙滚滚,,死气沉沉,不见天日。
            这是怎么一个星球啊——
            难怪我派出那么多灵也毫无作用。
            它的旋律完全混乱,看来我要将它调整过来还的花费精力啊。
            这个星球的颜色很像空失去记忆时的眼睛呢,都是那样的没有生机......
            空?
            好像,我给她起的名字好像是叫:
            雨。
            是雨啊。


            IP属地:江苏13楼2016-06-24 10:42
            回复
              没人sad


              IP属地:江苏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6-06-24 17:14
              回复
                啊暗夜的文笔一如既往的好u!场景的描写特别细致啊,就像在看巨幕电影一样u!兑现承诺,加精啦u!
                顺便一个小bug,第四节里中间部分冰鸟的名字没有改qu】话说中心是环境保护吗?我理解能力就到这了orzzz


                IP属地:天津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6-06-26 01:10
                收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