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成霖吧 关注:34贴子:377
  • 20回复贴,共1

★JA成霖☆【东纶三十题】第二十七题探班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6-09-15 19:53
    时隔多年,炎亚纶终于从日本回到了台湾。刚刚结束签售会的炎亚纶望着夜晚灯火阑珊,疲倦地瘫坐在行李提取处旁边的贵宾休息室中。
    “亚纶要回来了,我们是不是该去接一下。”吴尊提议到。“肯定去呀!”汪东城努力压抑住激动的心情。“是啊。”辰亦儒说到。
    三人驱车来到机场,正好看到炎亚纶提着行李走出来,“亚纶,欢迎回来。”“这么多年了你终于回来了。”辰亦儒和吴尊上前迎接。就在这时,汪东城激动地朝炎亚纶飞奔而去,一把抱住:“老婆,我想死你了!”炎亚纶吓得连忙向后退:“妈呀你谁!”“亚纶,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大东啊!”听到亚纶这番话汪东城一脸失落。“你变态啊!都说了不是朋友了你突然干嘛!”“不是朋友是爱人嘛。”“滚!”炎亚纶转身要走,汪东城一把拉住:“亚纶不要走啊!”辰亦儒有些疑惑:“亚纶,还在生气?”“哎呀,你俩这么长时间没见了怎么一见面就吵架。”吴尊说道。“亚纶,对不起,我当初不该拒绝你的,原谅我,我现在知道错了,你放心,我会好好爱你的,真的,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好吗,我真的好想你。”汪东城极力请求炎亚纶的原谅,炎亚纶好像并没有领情,仍然一脸冷漠。汪东城继续问道:“亚纶这么多年了你真的不在意?”辰亦儒上前搂住亚纶肩膀:“好了,别生气了。”“他生气?”汪东城继续说到,“炎亚纶,我知道,你只是在闹。”炎亚纶连忙矢口否认:“我没有,你以为我还是当年那个炎亚纶吗?”“你当然不是,你不叫炎亚纶,你叫吴庚霖,我一直爱的吴庚霖,那个骄傲任性的吴庚霖。”“你强词夺理!”炎亚纶有些急了。汪东城解释到:“我知道我很大条,不知道怎么去安慰人,我也知道我很傻,不知道怎么讨你欢心。”
    在汪东城和炎亚纶的争吵中,不知不觉的四个人已经走出了机场。顿时,机场外众多粉丝一哄而上:“哇,飞轮海诶,好久不见了,可不可以帮我们签个名啊,我们好想你们了。”“被认出来了。”炎亚纶小声说到。汪东城扳过亚纶肩膀,炎亚纶挣脱开:“放开!被人看到了!”“快走啦!我去开车。”吴尊催到。炎亚纶抓住吴尊,狂奔而去,汪东城只好放开爪。“喂喂吴尊等等我!”“还有我。”辰亦儒和汪东城也狂奔而去。“你俩快点上来了。”吴尊发动了车子。“诶......飞轮海别走啊,等等我们。”粉丝们边追飞轮海边叫。“哎呀,让他们走了。”粉丝们气急败坏的往各自回家的方向走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6-09-15 20:03
      炎亚纶突然被拉到场外。看到吴尊和辰亦儒有些惊讶:“你们怎么来了?”吴尊急忙说:“先别管我们了,出事了!”辰亦儒缓了缓情绪:“亚纶,听到下面这个事情,你别激动......大东,出车祸了。”炎亚纶有些难以置信:“你骗人吧!”辰亦儒看着炎亚纶:“没有,是真的,刚刚有人给吴尊打电话。”听到这个消息炎亚纶如雷贯耳:“我不信!你们别拿这种事开玩笑闹我!”吴尊坚定地看着炎亚纶:“真的,刚刚真的有人给我打电话。”辰亦儒忍住悲伤:“亚纶,我们没有闹,不信,你跟我们走一趟。”炎亚纶还是不敢相信:“你再说一遍,汪东城怎么了?”辰亦儒安慰炎亚纶:“大东......出车祸了,亚纶......你别激动。”炎亚纶欲破门见汪东城。炎亚纶再次确认:“谁车祸,我问你谁车祸!”“汪东城!”吴尊和辰亦儒异口同声。炎亚纶发疯似的破门而出。辰亦儒追上去:“亚纶!你冷静点!吴尊快去开车!”辰亦儒奋力追上疯狂奔跑的炎亚纶:“亚纶!亚纶你冷静点,也许……也许大东没事的。”炎亚纶突然冷静的可怕。辰亦儒看到亚纶有些不对劲:“亚纶......你......”炎亚纶从牙缝中挤出来几个字:“我没事。”吴尊也看出炎亚纶不对劲:“你哪里像没事的。”辰亦儒向吴尊投去求助的眼神:“亚纶......大东会没事的。”吴尊连忙安慰:“大东一定没事的。”车内气氛突然凝固。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6-09-15 20:04
        三人开车到了医院,医院门口围满了记者。三人进入医院,看到医院内的电视播放着新闻:某台报道,汪东城出车祸,炎亚纶中途离开片场。三人管不了这么多,直奔手术室。炎亚纶仍然冷静地坐在一旁,眼睛盯着前面,一言不发。辰亦儒一把抓住炎亚纶的衣领:“你为什么这么冷静!”医生紧皱眉头,踱步而出:“谁是病患家属?”被吸引注意力的辰亦儒放开炎亚纶。大家面面相觑。过了一会儿,辰亦儒说:“我们......是他朋友。”医生再次重复了一遍:“谁是家属?”吴尊辰亦儒看了看炎亚纶:“亚纶,快去啦。”医生又说:“病人情况危急。”辰亦儒吴尊异口同声:“医生,他怎么样了?!”“我们需要家属签字。”医生递过一份文件。辰亦儒惊住:“他......没救了吗?”炎亚纶走到医生面前:“我签!”医生看着炎亚纶:“刚刚那位先生说你们只是朋友,就算签了也没有用。”炎亚纶内心苦涩:“我知道,我是他弟弟。”炎亚纶签完字转身看向辰亦儒:“你问我为什么这么冷静?那我告诉你,因为我已经想好了,他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不 会一个人或者,他要是好好的,我们还是各过各的生活。”辰亦儒吼道:“你就真的这么绝情!”
        手术成功,汪东城被转移到普通病房。炎亚纶走进病房,看到汪东城还没醒,有点傲娇:没事的话嘛……”
        辰亦儒看了看病床上的大东和旁边的炎亚纶:“吴尊,我们先出去吧。”“好。”两人走出了病房。过了一会儿,汪东城醒了,碰了下包着纱布的头:“唔......这是哪里......我的脚怎么动不了了......啊,头好痛......”炎亚纶冷漠地看着他:“你醒了。”看到炎亚纶,汪东城十分惊讶:“亚纶,你怎么在这里?”“你没事就好,我先走了。”炎亚纶正要出门,汪东城一把抓住他:“亚纶不要走,啊,亚纶!”汪东城忘记自己一只脚瘸了,暂时动不了,先是摔了一跤,又加上脑震荡,晕了过去。炎亚纶一把接住了汪东城:“大东!”此时汪东城已不省人事。一直在门外的尊儒听到屋里的动静,直接推门进来了:“大东?!”“亦儒,快叫医生!”吴尊催促着。炎亚纶搂着大东,瞬间呆住,什么话也说不出口。
        听医生说,汪东城只是暂时昏迷,没什么大碍。炎亚纶一动不动地守在熟睡的汪东城旁边。吴尊提醒辰亦儒:“亦儒,我们出去吧,让亚纶好好陪陪大东。”“嗯。”两人再次走出病房。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6-09-15 20:05
          数小时后,汪东城醒了,看着一旁的炎亚纶,用沙哑的声音说道:“你还是没走?”炎亚纶沉默地看着汪东城。汪东城艰难弯起嘴角:“谢谢。”炎亚纶终于开了口:“为什么会出车祸?”汪东城随口说了一个理由:“因为色盲看不清红绿灯。”炎亚纶知道汪东城是在瞎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坐的出租车,跟你看不清红绿灯有什么关系,一点都不好笑。”汪东城握紧炎亚纶的手:“我有事。”炎亚纶不解:“什么事?”汪东城问道:“记得前天是什么日子么?”“我好像没资格管你这么多。”说完起身要走,忽然停住脚步,想到前天是自己的生日,又想起了之前自己跑遍台湾给汪东城买礼物的事情。“那边衣服口袋里有个盒子,麻烦你,拿出来。”炎亚纶拿过盒子递给汪东城:“这是什么?”汪东城摸了摸炎亚纶的头:“生日礼物啊傻瓜,你拆开看一下。”炎亚纶拆开盒子,是对耳钉。汪东城拿起耳钉:“之前你戴的是前女友送给你的,现在可不可以戴我送给你的?”炎亚纶有些感动:“你出车祸是因为买这个?”汪东城解释到:“对,因为我记得你跑遍了台北为了给我买生日礼物。”炎亚纶有些心疼:“你为什么要这样。”汪东城迟疑了一会儿:“对不起,我爱你。”炎亚纶眼眶微微泛红:“为什么现在才说,我都等到绝望。”汪东城抱住炎亚纶:“所以我,很抱歉。”“我爱你。”说着,炎亚纶眼泪夺眶而出。汪东城继续说:“我不知道怎么形容,炎亚纶,不,吴庚霖,我喜欢的你,不论你对我好也罢,冷漠也罢,我一直,我心里的风一直是吹向你的。”炎亚纶也抱紧汪东城,“以前总是年少气盛,不懂得挽留,不懂得珍惜,抱歉,让你绝望。”“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炎亚纶的声音有些闷闷的。汪东城放开炎亚纶:“我对你的感觉,就跟你对我的感觉,是一样的,吴庚霖,我爱你。”说完,两人四目相对。汪东城极力张开双臂,嘴角撑起弧度:“让我再抱抱你,好不好?”炎亚纶主动抱紧吻上去,不一会儿,炎亚纶就趴在汪东城的病床上睡着了,汪东城努力伸手去摸炎亚纶的脸,炎亚纶突然惊醒:“大东你怎么了?”汪东城笑了笑:“我好爱你,快睡吧,我家庚霖就是那么可爱,我不想再离开你了。“好。”炎亚纶抱住汪东城,“你快点休息。”“嗯,你也是哦。”汪东城答应道。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6-09-15 20:05
            第二天清晨,汪东城伸了个懒腰,却发现一旁的炎亚纶早已不见。汪东城揉了揉眼睛:亚纶......你在干什么?”此时的炎亚纶正在被记者追问,吴尊辰亦儒在旁边护着他。
            汪东城起床去找炎亚纶,看到那么多记者问东问西,上前帮炎亚纶解脱:“我住院这段时间很好,多谢了炎亚纶的照顾,亚纶现在要陪我去做检查,我们一会见。”摆脱了记者,炎亚纶扶着汪东城朝病房去。炎亚纶略显生气,质问道:“你怎么出来了?干嘛不好好躺着。”汪东城解释说:“出来找你了。”汪东城拿出粉丝送的饭:“一起吃吧,亚纶,肯定饿了。”炎亚纶摇了摇头:“你吃吧我不饿。”汪东城十分关心的说道:“你还没吃早饭呢。”炎亚纶再调侃道:“我真的不饿,你想让我喂你就直说。”汪东城微微一笑:“再怎么也是我喂你呀,张嘴,我喂你,吃饭,不吃早饭不可以,还有,这几天真的要好好谢谢你,过不了几天,我就可以出院了。我送你的,不仅是那个耳钉,还有呢。”说着,汪东城拿出一个新华字典 厚的本子,“上面,写着我们的曾经,和分开时,对你和我未来的憧憬。”看到这些,炎亚纶惊呆了:“你……”汪东城打开本子:“插了一些我为你画的画,本来还想一直藏着呢。”炎亚纶拉住汪东城:“我说过音乐这条路我们四个就是要一起闯。”“嗯!”汪东城坚定地点了下头。“把飞轮海还回来好不好?”炎亚纶恳求道。“好的,说实话,我真的没想到,你会这么说。”炎亚纶的话让汪东城心:满意足,“说实话,我没认为你会这么说。我一直认为你会说:我们不熟......飞轮海太累了。”炎亚纶心想:这个傻子真的不知道我心里怎么想的吗?我一个人更累好嘛!
            几天后,汪东城出院了,记者熙熙攘攘的围着刚刚办完出院手续的汪东城。“汪东城,请问你出车祸的原因是什么?”汪东城摸头傻笑:“其实原因倒也没什么,只是过路没有分清红绿灯。”“请问今天飞轮海其他三位有到场吗?”辰亦儒露出标志性的sunshine boy笑容:“hi。大家好。”吴尊也过来向大家打招呼:“大家好。”“所以他们是有来的。”汪东城撇头看看炎亚纶在哪里。“三位感情真好,那个......炎亚纶在车祸当天缺席了他的采访,听说是来医院了?”辰亦儒笑而不语。“请问他人在哪里,还是说并没有他的事?”汪东城尴尬地笑了笑:“他忙。”这时炎亚纶走了过来,露出久违的飞轮海炎亚纶式微笑:“大家好。”辰亦儒扭头:“看吧,我们又聚齐了。”汪东城感慨万千。吴尊也感慨道:“是啊,我们终于聚齐了。”汪东城宠溺地揉了揉炎亚纶:“我们不是朋友,是兄弟。”炎亚纶害羞地笑了笑:“是有误会。”“那请问四位有合体的计划吗?”炎亚纶表情异常坚定:“我之前说过音乐这条路我们就是要一起闯,其实我们一直都是在一起的。”“当然,我们是永远在一起的。”“是的,不论怎样,从现在开始,我们永远会在一起,不会分离。”“对,我们不会分开的。”大家纷纷表达了自己的想法。最后,汪东城目光水平看过辰亦儒,吴尊,最后落在炎亚纶的身上,嘴角微微上扬。
            隔天电视新闻报道:汪东城痊愈出院,飞轮海其他三成员纷纷去到医院,汪东城称和炎亚纶不是朋友是兄弟。下面是当天视频内容。
            炎亚纶:我们再把曾经说过的话说一次吧。
            辰亦儒:我,辰亦儒。
            汪东城:我,汪大东。
            炎亚纶:我,炎亚纶。
            吴尊:我,吴尊。
            辰亦儒:飞轮海永远只有四个,永远只有这四个,兄弟们口号:我有。
            汪东城:我要。
            炎亚纶:我可以。
            吴尊:飞轮海。
            合:Go!Go!Go!
            四个人拥抱在一起。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6-09-15 20:07
              😂我看到第二段就开始笑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6-09-16 01:12
                😂我的天哪,真的几乎完全按脑洞,不过,还是鼓励一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6-09-16 01:17
                  分段好亂胖子揚....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6-09-16 08:48
                    二扬?真的用了这个脑洞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6-09-16 1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