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c吧 关注:263,156贴子:12,136,104

【动漫-宣传】Fate语c(兼跑团)招人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敢问,汝可是吾之Master?
站立于庭院之中,一头金发,发下蓝眸此刻正凝视着远处一道身影
……
战争、无声的算计、所谓的硝烟
人情、无数的离别、所谓的隔离
胜利、无尽的鲜血、所谓的胜负
阴暗的角落,失败者静静等候着下一个60年的到来,胜利者站在至高的巅峰,迎面许下辉煌的心愿
英灵,各为其主
御主,各自为战
生而必死,从一出生开始,有些人,便是必须要去战争,因为,这场战争,关系着——圣杯所属
我们无所渴望,因为,圣杯可以满足一切
于此具现——即为圣杯
“王道是法,你犯法,我制裁!”
“天帝乖离,初开之心!”
一人独立于天空,无人所知他心中所想,高高在上,一身金甲,实则孤独,自称高贵,凡人皆为杂种,又可知自己?孤独……
“我想要改变过去……”
想要改变自己的过去,让一切重来,无数次的否定,让她动摇,却可曾想过,那些骑士追随着,一路向前,从未后悔
“我的王道,就是掠夺!”
妄想掠夺世界,称霸天下,胸怀大志,致力于争霸,无数次纷争,见证着他的战争意志,军团的集结,心中的不死,留下了意志
本群为Fate语c与跑团结合,日常语c,偶有活动跑团,支持打戏、支持战争,请勿撕逼,仅此一要求
跑团要求高,语c略审核就好
白可有人带,老人欢迎加入
不求本群如何,只求,一片真心,因为,真的爱fate,所以才做
因为,所爱,才来
欢迎加入【原创语C】Fate国度,群号码:513742928
欢迎加入,一个家庭
不允汝实力增长多高,只允汝一丝温暖
所谓语c,其实,就是送你一个家


IP属地:河北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1-02 21:33回复
    下面,戏录


    IP属地:河北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1-02 21:34
    回复
      【古城门口】
      霹雳电光火石般撕裂暗淡的夜空,暴雨倾盆掩盖了人世间所有的喧嚣。她将长剑握在手里,用一种超脱世俗的静遥望着远方。是的——那感应绝对不会出错,是魔力的波动。强劲的魔力波动如惊涛骇浪般侵袭入大脑,她阖眸转身,叩响了房间门。
      “明明很近了,你还在等什么,蠢货。”
      她打着伞,以防瓢泼大雨沾湿了她的铠甲,以至于行动不便。雨水用力地砸在空中,她透过雨水感受到自己已经接近了许多,便朗声喊道:
      “不要蜷缩在温暖的巢穴中了,蝼蚁。不管你是何方英灵,吾会尽量让你死的光彩些,出来迎战吧。”
      古城门口
      暴雨倾盆之下,自天际而来的光点在夜色中化为一个人影。青色的铠甲在模糊中显得黯淡,连带着他的样貌都有些不清楚,不过旁人至少隐约能辨认出那是一个男子。他的手上是一柄长枪,斜斜地垂向地面,但是那种锋芒却怎么都无法掩饰。
      “怎么,如此迫不及待地前来领死么?侮辱性的挑衅绝非骑士所为。迫于这种战争的特殊性,在下不能报上名号,所以在下会将至高的敬意倾注于这一战中。”Lancer瞥了一眼对方手中的武器:“看样子是剑之座的英灵啊,那么就让在下领教一下你的能力如何?”
      地上的水洼突兀地溅起水花,那或许是战争的信号。Lancer迈出一步,以弓步的姿势摆开架势,瞬间发力前冲。赤色的长枪在雨幕中划过一道明亮的弧线,向着Saber当头砸下。
      【古城门口】
      手中紧握着的伞柄被轻松扔在一边,大雨从眉眼滚落下去又滑过持着长剑的手,眼瞳好似猫眼一般迸发出锐利的光芒。缓慢勾起轮廓精致的唇角,略带嘲讽和不屑的笑意。
      “啊…汝也敢肆意拿腔做大了呀,真是难得”她微抬眼皮“别太狂傲,这一战,汝没有胜算。”
      右脚后退架出阵势以剑抵挡对方骤然来袭的攻击,手臂微颤,向右疾走摆脱僵持的局面。“啊,不错的嘛?”她再次抵挡住猛烈的攻击,显然比上回的动作圆滑了些,复又用身高优势灵巧地甩开对方,横向劈刺对方的腰间。“怎么样,还那么高傲么,弱者没理由话说那么多噢。”


      IP属地:河北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1-02 21:36
      回复
        古城门口
        “哦?狂傲?”Lancer看了Saber一眼,似乎颇有些惊异,“敢于直接断言在下没有胜算,似乎阁下的性格也并没有好到哪里去吧。”长枪架住袭来的剑锋,枪柄一甩便接续了新一轮的攻击。英灵之骄傲,恐怕在两人身上都有着体现,这也直接导致两人谁都不会妥协,所以激烈的交战是绝对无法避免的。
        “弱者的称呼,恕在下不能接受。”简单地交手过后,Lancer能够明显地察觉到对方的力量并不能在自己这里占到优势,而在敏捷方面两人也同样是不相上下。如此一来,速战速决似乎成为了可能。
        枪剑交击声中,Lancer淡淡地说道:“在下昔日曾听闻枪之极境为不可目视,今日却是有意效仿一二,阁下小心了。”说话的同时,Lancer的枪速也开始渐渐加快。
        枪尖的攻击逐渐变得诡异起来,按正常来说,出枪一次便会刺到一处。然而Lancer的枪在缭乱的枪影中却脱离了这种原则,每次在血影中都是连续刺向多处要害,甚至等同于抹消了必然出现的时间差。
        心脏、咽喉、眉心,在同一时间遭到同样的刺击,同时被枪影所笼罩的还有对方的肩头与四肢,而那绝非是华而不实的残影。甚至没有给她反应的时间,攻击已经来临。
        【古城门口】
        显然她可以感受到对方对她筋力上的压制,闻言她本想给予轻蔑的回应,然而未等要说的话溜出口中,攻击就已经眼花缭乱地来临。她下意识后仰倒退,手中的剑挡开要害的攻击,在瓢泼的雨中崩裂出细小的火花,四肢不可避免的收到了伤害,长枪刺入铠甲留下深深的划痕,伤口的血汇聚成一小股缓缓流下。
        “啊,不错嘛。是个值得记住的对手。”她轻笑着“那吾便报上姓名吧——”
        【真名解放】
        随着这个威震四方的名字为人所知,她的力量逐渐大幅度提升起来,她活动了一下因雨中寒冷而僵持住的骨骼,身体也更加灵敏了许多。既然是个身体灵敏的枪兵,不比他更加灵敏怎么可以呢。下着雨啊,真是个坏天气。她轻声咳了咳,退后几步,趁着雨稍小的间隙将大火凝聚在剑矢上,幽暗的火苗将淋在其上的雨水瞬间吱吱地蒸发。她嘴角抿出一丝弧度,这次受伤的,可不再是吾了。她后退翻在墙上跳起飞速冲向对方,长剑刺破雨帘,蒸汽的热量烙在两个人的身上。
        【宝具发动】
        “受死吧,Lancer!”


        IP属地:河北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1-02 21:38
        回复
          古城门口
          “来自上古的帝王啊,你的确是在下所钦佩的人,即便这女子之身让人惊讶。”Lancer逐渐露出了严肃的神情,“但是这不会成为在下受死的理由,因为在下是骑士,故而有责任尽全力为Master争夺最后的胜利。”
          目前还看不出来自己造成的伤势对她的影响,看来对方的剑术与自身能力都是相当卓越,那种伤口并不能造成多少阻碍。不过那倒也正常,毕竟久经沙场的大将若是这样就扛不住,可就太让人笑话了吧。
          双手将长枪微微攥得更紧一些,Lancer重新露出了笑容,能与这样的盖代英杰交手是自己的荣幸,应该高兴才对。强忍着灼烧的不适感,Lancer抡动长枪,由攻势逐渐转为守势。在多次刺空与被拦截之后,Lancer明白无论是力量还是速度,自己现在似乎都稍微逊色了不少,看来有必要真正地倾尽全力了啊。
          在那个遥远的国度,法兰西帝国曾经是欧洲的霸主,而他则是当时最负盛名的骑士之一。永远尊崇骑士美德的骑士驰骋于疆场,在每一场战役中身先士卒,所依凭的就是他引以为傲的武勇。
          破阵斩将,拓土拔城。他击败了一位又一位著名的骑士,即便在竞技场也是纵横无当的,至少在那场骑士比武中,他未尝一败,是谓……
          “【宝具解放】!”高声呼喊出宝具之名,Lancer的精气神前所未有地集中起来,力量与速度在宝具的作用下得到提升,但这并非是最重要的。先前不断逼退对方的枪影再一次出现,并且无视了可能出现的敏捷差距,那是Lancer自信绝不失手的,毕生技艺之精华。防守与攻击,两个矛盾的概念,同时出现在了Lancer的枪上。
          “法兰西之骑士,【真名解放】,在此正式向阁下发出挑战。”


          IP属地:河北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1-02 21:39
          回复
            古城门口
            【暗戏发动,优先级高于明戏】
            于隐藏处走出。随手击毁安排在身边的观察术式。在远距离的情况下以步枪向交战中的Lancer发动了进攻。
            子弹被双方的攻击余波弹开,但应该都有所警觉了。
            【宝具发动】
            “Lancer,你的枪理应指向我!”
            随着喊出这样的话语,在丢弃手中所持有的枪支后,从隐藏处以高速接近双方交战之处。
            【宝具发动】
            自身的各项能力被大幅度提升,血液中流动的是奔腾的战意。
            紧握右手,一把单手剑于手中出现,斩击,紧接着迎来的就是Lancer的枪影。
            【宝具发动】
            横剑身前挡住对方的进攻,
            “来一场正面的较量如何?Lancer”
            自己的Master不知出于各种心态下令让自己优先解决Lancer,不过既然已经下达命令,自己也只会服从。
            在听到对方是“法兰西的骑士”时,血液就变得好似要燃烧起来了。
            随后望着娇小的Saber不自觉的大笑出声,
            “Saber啊,退开吧,军队受伤时理应暂时撤退,将士们可不会服从于野蛮的领导者!”
            或许也是因为自己对她的敬仰从历史照进现实那一刻起被其所惊艳,但同时却也带来一丝失望吧,或许自己再不出手……
            就此有所遗憾也不一定。
            古城门口
            淅淅沥沥的雨一直在下。
            Lancer提着枪,看着面前之人,不知为何总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看来对方……是法兰西的敌人啊。敌人,需要被歼灭,这是Lancer的一贯信条,更何况此人隶属于法兰西的敌国。仅此一条便是死罪。
            “正面的较量?好啊。”Lancer甩动赤红的长枪,一道血色的光影凌空划过。枪尖停顿之处,直指面前的从者,锋芒毕露。他没有丝毫畏惧,因为不存在畏惧的理由,长枪被平举而起,下一刻已经掠过两人之间本就不长的距离。
            “来吧,让在下看看阁下的真本事。”暴雨一般的枪影自水幕中爆发,一时间竟有近百道锋芒迸射出来,综合威力更是直接超过了与Saber对决时所展露出的。在Lancer的眼中只有敌人,而现在,这个敌人的浑身上下的每一处都受到了骑士枪的笼罩,可以说Lancer出手就是毫不留情的杀式。
            以骑士之荣耀为名,敢称兵而犯帝国者皆斩。


            IP属地:河北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1-02 21:40
            回复
              古城门口
              “嘿,骑士,你这样的招数可用过了太多次了!”
              提起手中的单手剑象征性的防御身前的攻势,然而却仅能挡住一部分枪影,其他的攻击全部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在更高级别的魔力攻击下,如果是正常的自己可能就会因承受不住而死亡吧。
              因为终生守护天主教,死后被葬在著名的教堂旁边,以及现世后可以获得这样的物品也算是对自己的一种认可吧。
              ————圣骸布
              全身泛着暗红色光芒的概念武装在狂暴的枪影中为身躯抵抗下了难以计数的攻击,但防御也只是防御,冲击的伤害自身却不得不承受下来,顺着这样的冲势Rider被迫后退。
              【宝具发动】
              在短暂时间内速度获得了优势,向后脱离了攻击范围。
              “法兰西的骑士啊,我听过你的事迹,不如在此地让它再次显现吧!”
              “以我之名——”
              【真名解放】
              “团结起来,骑士们,你们是我的剑,我的枪!为巴伦西亚建立起坚不可摧的城墙!”
              【宝具发动】
              旗枪被握在手中,枪尖指向那位有着惊人事迹的法兰西骑士,随着宝具的解放,大批的骑士幻影从军旗中冲出,实体化的冲击即将正面迎击那位骑士。
              古城门口
              “哼,再现吗?”盯着冲过来的士兵,Lancer笑了笑,浑身上下散发出了惊人的战意。看准了战旗的方向,Lancer孤身一人冲向了这虚幻的战阵,一如生前那个永不退缩的骑士。尽管这一次,他的身后不再有可以信赖的兄弟们,但那些也都无所谓了。Lancer的意志只会在战争中得到磨砺,而不会被动摇。
              枪影挥洒于士卒之间,几乎笼罩所有方位的士兵,带起大蓬的血雨。Lancer毫不停留地向前突进,凭借属性的压制击杀一路上遇到的士兵。身上被血液染成了红色,虽然多数是敌人的血,但他自己也同样负了伤,不过还不必在意就是了。Lancer并没有在一个地方恋战,而是始终处于前进状态。作为一名指挥官,他很清楚唯有毁掉军队的灵魂,军旗,才能真正打击到这支虎狼之师。
              已经接近到了足够的距离,视线中,飞扬的旌旗近在咫尺。“说是要重现那一战,或许说得有些不对呢。”Lancer的脸上满是鲜艳的红色,但是他并没有去擦拭,因为没有遮挡视线。他的眼中只有Rider这个目标,赤红的长枪陡然涌动起光芒。“因为今天,在下只要击杀你就足够了。”
              枪势依旧未停,在逼退四周的士兵后,对准了Rider:“自沙场而来,纵横百战不败,孤身以退其军,此乃,【宝具发动】!”
              恢弘的光芒带着惊人的魔力波动横越战场,向Rider展露了噬人的獠牙。


              IP属地:河北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1-02 21:40
              回复
                以上——结


                IP属地:河北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1-02 21:40
                回复
                  欢迎来到fate国度,进群后请认真阅读群规,本群目前已有审,月戏还得看情况,清人等群里发展起来。
                  禁fate设定全白,半白和语C白可手把手带洗白,禁苏禁玻璃心,禁QQ的大表情,禁刷屏,语音可能会开活动集体群魔乱舞。禁大图禁颜表禁厘米秀,发言带套本体记得+b,可能是个磨皮的小场所不过也别太崩了。以上违规者罚公屏字母150+,多犯依次累积。
                  本群为fate语C,有关游戏小说动画全开,开时期,拟人和性转待定。
                  选皮请勿重皮或双皮,不要出现串皮等行为。可改皮,没有次数限制也没有字数限制,不过改之前通知一下管理。
                  改皮格式:剧组缩写-人物名(职介)
                  最后祝大家玩的愉快
                  注意:表情和小图不可超过三张一小时内,圣杯战争期间不允许发这些


                  IP属地:河北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1-02 21:42
                  回复
                    1:作为英灵,你可以在群内磨皮,但请尽量模仿出原型,难道,你不觉得吉尔伽美什邀请一个不认可的杂修一起吃饭,很奇怪?这可能吗?【注意:不会演绎他的性格,请加括号,说明,询问如何演绎】
                    2:Master不具有与英灵抗衡的实力【卫宫少侠,两仪式不算】请勿崩皮,对英灵做出不符合常理的行为,做出手撕英灵等行为,也不可做出龙傲天、赵日天等行为【注意:申请两仪式、卫宫少侠要有四位管理员同意,才可选择!】
                    3:不要给自己的英灵、御主等表格加一些奇怪的设定,以表示自己可以抗衡闪闪、手撕英灵等这一系列行为
                    4:表格不可玛丽苏,普通表格,两名管理员评定后,即可通过
                    5:创造好表格后,请截屏发至群相册,然后,进行改皮
                    6:如有不懂,咨询群内的长老们,他们很乐意为你解释,只要你不是一个顽固,不愿意学习的人
                    7:Fate国度主群:【此群只收真正懂得人】302423942戏群群号:暂无


                    IP属地:河北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1-02 21:43
                    回复
                      欢迎加入【原创语C】Fate国度,群号码:513742928


                      IP属地:河北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1-02 21:44
                      回复
                        欢迎加入【原创语C】Fate国度,群号码:513742928


                        IP属地:河北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1-02 21:45
                        回复


                          IP属地:河北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1-02 21:45
                          回复
                            自顶


                            IP属地:河北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1-02 21:45
                            回复


                              IP属地:河北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1-02 22:07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