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司白吧 关注:9,973贴子:120,717

回复:【S】续写(剧情走向) 当时只道是寻常 S&苏眠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要啊,快向我投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5楼2017-04-06 00:13
    楼主最近在准备一模,正文没灵感,发篇 微甜(色~情)番外,就当一更了吧~~
    浴室的门打开了,徐司白腰间只系着条浴巾便走了出来。
    这几日苏眠都被徐司白软禁在房间里,看着徐司白自然没什么好脸色,只翻了个白眼便转过身去。
    谁知道徐司白见她这样也不生气,也换了个边,又走到苏眠眼前。
    她再转身,他就再换……
    来来回回好几次,她终于不耐烦,冲着他冷哼一声,嗤之以鼻:“徐司白,你似乎很喜欢'卖弄风骚'?嗯,你倒不必对着我一个人卖弄,去红灯区当个少爷估计也是头牌。”
    徐司白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少爷”是什么意思,双眸有些危险地眯起。
    知道她是故意说话气他,他也不反驳什么,静静看她怎么收场。
    果然,一时间气氛无比尴尬,良久之后,才听到苏眠的声音:“徐司白,去把裤子穿好。”
    徐司白闻言挑了挑眉,并不准备行动。
    苏眠看到岿然不动的徐司白顿时冒了火。
    他那一副玩味的表情是什么意思?以为她不敢看吗?
    苏眠心一横,把手搭上徐司白浴巾的边缘,下一秒,她便用力将浴巾抽掉。
    这下换徐司白窘迫了。
    他没想到苏眠会这么做,一时间竟俊脸通红,急忙背过身去。
    几秒过后,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些什么…
    呵。
    害羞个什么劲呢。
    徐司白迅速平复了下心情,接着便转过身去,大大方方地让她看。
    他本以为苏眠总归会有些羞涩愠怒的。可苏眠看到他转过身来,只稍稍惊讶了下便又恢复常态。接着便以一种审视的目光上下打量他,手还不时地比划着。
    半晌过后,才幽幽开口:“哦,和韩沉的差不多长。”
    ………
    徐司白的脸黑了:“苏!眠!”
    徐司白瞪向她,她是成心要拿韩沉和他比?
    瞪什么瞪,关我屁事。
    苏眠本想潇洒地回敬一个卫生眼,可当她的目光再次看向徐司白时,那原本能和城墙媲美的厚脸皮居然难得地变得通红。
    还有什么事比和一个一丝不挂的男人共处一室更尴尬的?有!那就是你瞪着这个男人,瞪着瞪着,他居然就这么在你面前起了反应……
    苏眠现在就是这个处境。
    她连忙警觉地往后退了几步。
    呵。
    苏眠自嘲一声。她知道S对她有想法。可即使他不着寸缕地面对着她,她却对他没有丝毫的戒备,直到刚才看到徐司白身体的变化才猛然惊觉。
    是因为已经习惯徐司白那四年的陪伴了吗?下意识地觉得他不会对她怎样。苏眠冷笑了声,不知是对徐司白还是对她自己。
    可我怎么会忘了,S就是S,再也不会是……那个法医……
    想到这,苏眠竟难得地有些伤感,默默转过身去不说话了。
    嗯?徐司白见苏眠这样十分诧异。这野猫这些天来不是天天和他作对?这下怎么突然这么安静?
    不过,这样也好。
    “睡觉吧。”苏眠拉开被子的一角躺了进去。
    徐司白见状无奈地摇摇头,紧跟着苏眠钻进了被窝,双手环着她,身子与她贴紧。
    苏眠立马感觉到他小腹处的紧绷,比起之前有过之而无不及。
    操。
    苏眠在心里骂了句脏话,“徐司白,你睡觉也不穿衣服的?!”
    徐司白看着苏眠跟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似的,抿了抿嘴。果然,他还是喜欢安静些的苏眠。“我确实在洗澡的那天喜欢裸睡,平时无所谓。这你得适应。”
    适应你妹。
    苏眠觉得他这分明是在耍流氓,转过身,随手抄起床头柜上的剪刀:“徐司白,你如果对我有什么过激举动呢,我这剪刀可不会留情的。”
    “你觉得用一把剪刀就能干掉我?”徐司白下意识地就觉得她说的“不会留情”是指杀了他。
    “谁说我要杀了你?不过剪了你还是可以的,我可不介意让你们家绝后。”苏眠撇撇嘴,她不杀徐司白倒不是因为怕字母团的报复。在没有生命危险的情况下,她不会杀任何一个人,否则她的行为和字母团没有区别。
    而且她的“剪了”也只是说说而已。
    她本以为这句话会激怒他,可谁知徐司白听到后倒没有露出她想象中的愠怒或者是尴尬之色,只深深看了她一眼,然后把她的头按在自己肩膀上:“睡觉吧,别想那么多。”想了想又道:“我不会对你怎么样。虽然为了得到你我不介意不择手段,可强暴这种低级的行为在我看来连手段都算不上。”
    “你别自命清高了……”苏眠嘲讽地一笑,却把剪刀放回了床头柜。
    徐司白这次没回她的话,只是又搂紧了些。这下子,苏眠便感觉地更清楚了,他的灼热几乎正抵着她的小腹,使她感觉很不舒服。她刚想叫他离她远点,一抬头却愣住了。
    徐司白没有睡着,眼睛却闭着,下颚自然地抵着她的肩膀,刘海稍稍遮住了前额,整个人放松至极,没有一丝防备。
    她甚至觉得她此时拿枕头都能闷死他。
    况且徐司白身上还不带武器,房间里唯一一把剪刀就在她手边触手可及的地方,即使S是个男人,力气大,可她在警校训练时力气也不比大部分男警察小。
    拿着剪刀的苏眠徐司白未必能抵抗,而他没穿衣服又不能跑出去,苏眠想杀他简直不要太容易。
    她怎么觉得……徐司白故意裸睡是想要表示他对她没有任何戒备呢?
    “徐司白,你说,我如果现在要杀你,你躲得了吗?”苏眠轻声说道,她知道他没睡着。
    “不需要,”徐司白亦轻声回应:“你想要杀我的话,我会自己替你动手。”
    呵。
    多么动听的情话……如果不是从S嘴里说出来的话……
    “徐司白,现在装什么情圣?你若真那么在乎我就不要把我软禁在这。”
    徐司白听到她这句话才睁开双眼,神情认真了不少,不似刚才的慵懒:“苏眠,你听着,你要我死,我死;你要我放你走,下辈子。”
    “徐司白你……”苏眠气结,这是什么逻辑?要他死可以,但要他放她走却没门……
    徐司白仿佛看出她心中所想,开口解释:“因为信仰远比生命重要。”
    言下之意,就是指苏眠是他的信仰。
    苏眠怔住了,似乎没想到徐司白会这么说。
    许久过后,久到徐司白以为苏眠已经睡着了,她才淡淡地说道:“徐司白,其实你爱的不是我,只是那段你13岁时和苏眠的回忆。”
    “有区别吗?”他反驳道,语气依然温润轻柔:“人是回忆的载体,我们所有人爱上的,都只是回忆罢了。包括你和韩沉。”
    苏眠没再说话,也没再抵抗徐司白的怀抱——明天的事明天说,她今晚是真的累了。
    两人相拥而眠,同床异梦。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6楼2017-04-06 01:02
      还想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7楼2017-04-06 05:5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8楼2017-04-06 08:05
          爱一个人就应该放手,而把是占有欲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9楼2017-04-12 11:24
            留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0楼2017-04-12 12:24
              写的好,继续,我收藏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2楼2017-04-12 16:43
                写的好,崇拜您


                回复
                73楼2017-04-13 23:06
                  我期待楼主写滚床单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4楼2017-04-15 00:2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5楼2017-04-15 19:26
                      跟文更文快更文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6楼2017-04-19 20:41
                        写的好……但是就是求保留徐司白那种禁欲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7楼2017-04-19 21:3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8楼2017-04-19 21:58
                            更新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0楼2017-04-22 23:31
                              怎么被吞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1楼2017-04-23 0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