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司白吧 关注:9,973贴子:120,713

【S】续写(剧情走向) 当时只道是寻常 S&苏眠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嗯,这篇文不算严格意义上的同人,因为算是个电视剧的续写吧,一直想给S一个机会,一个可以在苏眠恢复记忆后仍可以和她成为恋人的机会,但作者没给,我就只有自己写了。没有写原创女主,因为觉得不爱苏眠的S就不是真正的S了。楼主初三毕业狗,算是S的男粉,文笔不如女作者细腻,还请见谅。另外,这篇文可能会稍微黑化韩沉,喜欢韩沉的吧友可不要跑错楼了哦。正在码字,如果有人想看就发第一章。
另附我S盛世美艳【我知道没图你们不会来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7-02-17 23:52
    居然没人……好尴尬的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7-02-18 00:05
      第一章
      徐司白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那场爆炸发生过去一周了。
      “太好了,S,你醒了。”A原本打着瞌睡,已经快要粘上的眼皮突然精神了不少,哪还顾得上其他,连忙跑去向其他人汇报。
      几分钟后,L,R和A同时出现在徐司白眼前。
      他不禁有些傻眼……
      按他的计划,他自己包括字母团成员……不应该都被炸死在那艘船上吗?
      “你们谁给我解释下怎么回事?”徐司白故意板着脸冷声问道,目光不时阴冷地扫向L。
      L被他看得有些心虚:“那个,S啊,我不是故意想要向你开枪的,当时我意识到K想要催眠我,便将计就计演出被他催眠的样子,想看看他在搞什么鬼把式,谁知道,哎……”
      “船将要爆炸的时候,L带着我,R背着你,一起跳入了大海,那艘船上炸药的分量虽大,可到底不至于使已经跳入海中的我们丧命,后来,我们被在附近捕鱼的船救了。”A顺着L的话解释。
      “总之,S,欢迎你的回归,以后我们还要一起并肩作战。”R拍拍徐司白的肩膀。
      并肩作战……
      徐司白的目光逐渐暗淡了下去,他哪还有资格,哪还有那个心思去“作战?”
      所谓的“并肩作战,”也不过是去杀更多的人,他难道要让苏眠更痛恨他一点吗?
      三人看着徐司白沉默不语,以为是他痛心于K的背叛和字母团其他成员的陨落:“S,这一切都会好的,只要你在,字母团就不会消散,因为S是我们的信仰,是上帝,是神,而神,是永远不会死亡的。”
      徐司白闻言后抬头看着他们……那一副副真诚到虔诚的表情不可能伪装,可他注定,只能辜负他们的信任…
      “不是这样的,我……不想再杀人了…”徐司白底气不足地回答道。
      话落,屋里一片安静,其余三人似乎都有点被他的决定惊到了。
      “是因为…她吗?”R试探性地问道。
      徐司白沉默不语,表示默认。
      “为什么,那个女人她抛弃了你!你为她做了那么多,可她在最后却只想过韩沉,你的死活她根本不管!S,你不能让我们看见被我们视为信仰的人却被一个女人如此糟蹋!”R情绪有些激动地喊道。
      徐司白刚想反驳 ,就被一阵警报声打断。
      “不好,我的防御系统遭到黑客入侵了。”R听到警报声也顾不上质问徐司白,立马打开电脑捣鼓着:“这个人居然在这么短时间内就突破了我的防火墙……等等,这熟悉的手法……是托沃兹?”
      “托沃兹?”徐司白听到这名字立马从床上起来,想要查看R那的情况,A和L连忙在旁搀扶着他。
      托沃兹是世界有名的黑客,本来R想要收他为己用,不过托沃兹可不是个善茬,野心大的很,当年还企图对苏眠不轨,被识破后便一直记恨字母团和苏眠。眼下挑字母团实力最弱,需要养精蓄锐的时候来挑事,究竟存的什么心思?若是只针对他们也就罢了,万一再波及到苏眠……
      想到苏眠,徐司白心中更加焦急,两步并作三步地走到电脑前,可他哪里想到自己身体虚弱,腿部受伤,不能疾走。
      “S!”A惊叫道,徐司白刚从床上下来便又一屁股摔在了地上,伤口再次迸裂,血立马染红了绷带,可他却像是感觉不到疼似的,抓着R就问:“那家伙究竟想干嘛,苏眠没事吧?”
      “苏眠苏眠苏眠!整天就知道苏眠,”L看到徐司白那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自己跌落在地,狼狈至极仍不自知,就气不打一处来:“S,你就不能多为自己考虑?”
      “自己?我从来就没有自己,以前我的命是父亲的,现在我的命……是她的。”
      话落,L也不再多说什么,R仍然操弄着他的电脑,只有A神情担忧地看着L和S。
      “S,恐怕你得失望了,”R开口打破了僵局:“你看看这个吧。”说着把电脑推到徐司白跟前。
      他只看了一下便脸色煞白,电脑上是托沃兹给L的一封加密文件,大概意思是说他会在近期对苏眠下手,让字母团做好准备。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7-02-18 00:30
        果然深夜码字无人不过也无所谓,应该会把坑填完,中考结束后会更得比较勤,毕竟楼主同时挖了五个坑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7-02-18 00:48
          马上开始二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7-02-18 00:49
            接上
            “苏眠…托沃兹,不……”徐司白怔了会便立刻反应过来,托沃兹这人虽然狡诈,人品差,但能力确是极强,他的目标基本上没有可以逃脱的,若是苏眠真的入了他的手……
            徐司白不敢往下想,草率地披了件披风就准备出门。
            “S,你去哪?!”
            “保护她。”
            “你别闹了,你伤还没好呢,到时候把自己再搭进去。”L有些不满。
            “我知道,”徐司白顿了下:“但我还是要去。”
            “算了,随他去吧,”一直未说话的A叹了口气:“我们跟在他后面吧,以防S到时候犯傻要和托沃兹硬拼,话说S一遇到苏眠的事就完全乱了阵脚,以前他永远是冷静的,现在……”A话没说完,就匆忙换了双鞋跟在S后面,L和R对视了一眼后也立马追了上去。
            “扑通。”
            A一出大门就看到徐司白再一次跌了个跟头,立马上前想扶他起来,却被L拦下了:“这是S的私事,我们不需要过多干涉,在他有危险时帮助就行了。”
            “可是S他……”A着急地辩解,照这么个摔法,还没见到苏眠S估计半条命就没有了。
            “S有他自己的考量,而且我觉得他也不希望我们看到他这么狼狈。”R帮腔道:“我们尾随吧,不要被他发现。”
            A沉默了一会点了点头。
            他们的基地离苏眠和韩沉的住处并不远,但对于徐司白来说这段路却格外漫长。
            由于徐司白醒来时已经近深夜了,现在街道上基本上没什么人,更别说车了,徐司白找不到代步工具,R的车在和黑盾组交锋的时候也已经毁了,他只能徒步走去苏眠家。
            徐司白几乎是走三步就要摔一下,绷带完全被血水浸透,他就撕下衣服的一角重新包扎。他的脸色惨白,刘海混着汗液贴在前额上,裤脚沾染了血液和跌倒时蹭上的泥巴,再加上衣服的破损,使他看起来落魄极了。他懊恼地抓了抓蓬松的头发,有些痛恨自己的无能,殊不知这样一来他看起来和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没有什么差别。
            偶尔有下夜班的年轻人路过,男孩子看到他都只是唏嘘一叹或者丢下几个硬币就走了,徐司白一言不发地继续走着,他已经没有力气去辩解自己不是个叫花子了。
            女孩子经过的时候,大多会多看他两眼,不过两眼过后也只会继续跟自己的闺蜜说笑。
            “那乞丐还挺帅的。”她们大多这样说道。
            “你说那叫花子要是洗干净了应该是个大帅哥吧,哎突然好想包养他怎么办……”有个女孩开玩笑似的跟自己闺蜜打趣。
            徐司白听到她这种有些轻浮的语言不太舒服,但也只是皱了下眉就继续朝苏眠家走去,不,准确地说,是苏眠和韩沉共同的家……
            徐司白的眸光黯了黯。
            “小帅哥,”有个大胆的女孩朝他走来,“小帅哥,跟我回家怎么样啊,我家有……”女孩一脸恶作剧的笑容。
            “滚。”徐司白有些恼了,刚才那几个只是议论,这个倒直接行动起来了。
            女孩似乎没想到徐司白会这样回答,微怔了下后便悻悻离去。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7-02-21 20:22
              更个番外(可以当作铺垫和后文风格走向吧)
              十年之后(短篇番外)
              “嫂子!”周末,A拉着R和L兴致冲冲地跑到苏眠家,一开门就大叫大嚷道。
              R和L都一阵无语,这都30好几的人了,怎么比以前更不懂事,做事毛毛燥燥就不说了,现在居然对苏眠的称呼直接从姐叫起嫂子来了。
              “小艾来了啊,”苏眠倒是不介意地笑笑,接着招呼两个孩子:“墨然,苏寻,出来跟舅舅打声招呼。”
              紧接着就见两个小鬼从屋里缓缓走了出来,两个孩子一男一女,姐姐叫白墨然,弟弟叫苏寻。
              A看着眼前的两个小侄子侄女,或者说外甥外甥女,心里欢喜地不得了,只是……
              “嫂子,话说我一直很疑惑,你和司白哥的孩子为什么一个都不姓徐?”
              “他不希望。”沉默片刻,苏眠才回答道,思绪被拉回若干年前的一天。
              那时,她刚刚检测出来怀孕,徐司白当时得知后开心得差点就要抱着她满医院跑一圈,可她自己倒没有那么兴奋,她当时甚至想,如果是她怀的是她和韩沉的孩子,她也许会高兴不少。
              转头看向一旁为她忙前忙后的徐司白……
              这个男人为她放弃了很多,为她放弃S的身份,勒令字母团的人不许再称呼他为S,用朝自己开枪自残的方式证明“S”的消亡,为她挡过无数颗子弹,为她……
              他为她做的事,她已经数不清,但为什么,她面对他的时候总没有一种和韩沉相处时的悸动?
              她知道,她大概真的是爱徐司白的,只是这种爱,不是爱情罢了。但那又如何?有爱不就行了?
              “徐司白,我们以后的孩子该叫什么啊?”想通之后,她挽着他的手臂问道,她不再像以前那样叫他老徐,也不想像别的女人一样叫他司白,所以就直接叫全名了。
              “你决定。”
              “嗯,要我说,女孩就叫徐默然,男孩就叫徐寻吧。”苏眠想了一会说道。
              “为什么想叫这个?”
              “怎么了?你不满意的话就换个名字呗。”苏眠有些吃惊,她以为徐司白不会反驳她的。
              “不是该换个名字,”徐司白揉了下她的脑袋:“换个姓吧。”
              “换姓?”苏眠愣了下:“换成什么?”
              ……徐司白无奈地看了她一眼:“孩子如果不跟爸爸姓,那自然就跟妈妈姓啊。”
              “姓苏?可是,为什么不姓徐呢?”苏眠以为这又是徐司白“讨好”她的一种方式:“要不我们生两个,一个姓徐,一个姓苏吧。”
              “不是为了迁就你,”徐司白像是看出她心中所想:“只是,'徐'这个姓,不配作为你的孩子的姓氏,从我父亲那一辈,到我,都给你带来了很大的伤害,这个姓连我自己都看不起它。”
              苏眠注意到徐司白说这话时眼里那股浓浓的自卑之情。
              她答应了,只不过,他们约定好第一个孩子姓白,第二个孩子姓苏。
              后来,苏眠生了一对龙凤胎。
              姐弟俩不是一个姓而且都不跟父亲姓就直接导致了他们在幼儿园被人说闲话,有人说他们的父母离婚了,有人说他们的爸爸不要他们了……
              “ 才不是呢!”每当这时,苏寻总是十分气愤,“我的爸爸妈妈才没有离婚,而且我爸爸很爱我妈妈。”
              苏寻不懂什么是爱,但他印象中爸爸总喜欢搂着妈妈到处走,但妈妈吗…好像跟爸爸不太一样,她很少像爸爸那样做饭给他们吃,也很少能像爸爸对她那样把他逗得哈哈大笑,记忆中,爸爸总是看着妈妈,但妈妈很少看着爸爸…
              但我知道,妈妈也是很爱爸爸的。苏寻想到这不禁笑了,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妈妈总会在爸爸睡着后偷偷给他盖好被子,会偷偷亲他……但这些,爸爸都不知道。苏寻腹黑地一笑:我永远也不会让爸爸知道的。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7-02-22 00:25
                没人看好没动力啊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7-02-22 00:31
                  第二章
                  苏眠最近正为和韩沉的婚礼忙得不可开交。
                  倒也不是韩沉想让她累着。当时韩沉本想包揽婚礼的一切事宜,但被她吐槽为“大男子主义”,甚至差点扣上“直男癌”的帽子。无奈之下,他只有让苏眠策划他们的婚礼了。
                  “嗯,受邀宾客的名单我等会发给你,对了还有记住婚纱裙摆的长度一定要控制好,你知道我最怕这种衣服了,花童的话……”苏眠正打电话跟周小篆吩咐着。
                  “喝杯牛奶吧。”韩沉将一杯牛奶递到她跟前,打断了她的滔滔不绝,电话那端的周小篆听到韩沉的声音也很识趣地挂断了电话。
                  苏眠听到那头传来的盲音,瞪了韩沉一眼后还是将牛奶端起来喝了一口。
                  “苏眠,你急于准备婚礼这我能理解,但凌晨两点还不睡觉你总得给我个解释吧。”韩沉有些微恼,虽然看到她对婚礼这么重视他很高兴,但到这个点还不睡觉,而且连续几天都这样,她身体还要不要了?
                  “嘿嘿嘿,”苏眠听到这话立马心虚地赔笑,“反正我也睡不着,周小篆也是,还不如……”
                  “睡觉去。”韩沉没听她说下去。
                  “切,小气的韩处长。”苏眠极小声地嘀咕着。
                  “你说什么?”韩沉转过头来,只不过这次表情里带了一丝玩味:“韩处长?”
                  “我……我什么也没说。”苏眠着急辩解。
                  “嗯,看来我是'处长'这件事让你很不满意。”韩沉压根不信她的话,只是径直把她抱起走向卧室。
                  “喂,韩沉,把我放下来,你这个种马……"苏眠抗议道。
                  徐司白刚赶到苏眠家听到的就是他们这样的对话。
                  苏眠家的卧室拉着窗帘,但徐司白大概能听到屋内的声音。
                  在听到苏眠让韩沉把她放下来时,徐司白下意识地想要冲进屋去,但随后又自嘲地一笑。人家夫妻间的事,人家把它当成一种情趣,你一个外人插什么手呢。
                  “别躲了,都出来吧。”徐司白冲着不远处地一排灌木丛喊了声,声音喑哑无比。
                  从一开始徐司白就知道他们跟着他,只是懒得戳破。
                  R,A和L自知暴露,只好从灌木丛中走出来:“S,你的洞察力还是那么好。”
                  徐司白没有回应他的话。
                  屋内
                  “韩沉,我刚刚怎么好像听到了老徐和A的声音?”苏眠的衣衫已经褪去一半,眼神有些迷离。
                  “怎么可能,”韩沉微愣了一下,因为他刚才也听到了徐司白的声音,他还以为是错觉:“字母团已经全军覆没了。”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他们不可能还活着,除非是你太想徐司白,以至于产生了幻觉。”韩沉显然不想跟她再就这个问题讨论下去。
                  “我哪有太想他,只是刚才那声音真的太像老徐的声音了,虽然有些喑哑,但肯定是他没错。”
                  “苏眠,”韩沉板着脸:“我可不想在跟你做这种事的时候听你提另外一个男人。”
                  苏眠噤了声,没有再反驳。
                  女人的娇喘声和男人的低吟声很快充斥了整个房间。
                  徐司白站在门外,将他们的声音尽收耳底。然后,他默默地蹲了下来,将头埋入膝盖,用手环着,形成保护自己的一种姿势。
                  其他三人都担忧地看着他,S赶到这,几乎浑身的伤口又再次崩裂了,本来就极度虚弱,这下要再一次刺激……
                  “走吧,S,你也看到了,不要再为这种女人费心费力了。”
                  徐司白没有说话,只是蹲在那,像一尊雕像一样一动不动。只是在听到苏眠***声时,他会把自己蜷缩地更紧。
                  “嗯…啊…韩沉你轻点,嗯…”苏眠嗔怪道,话还没说完便又化成了一阵酥人的娇吟。
                  徐司白只觉得苏眠的每次**都好像是在发动一次绞肉机,已经不是心如刀割可以形容的,而是在把他的心绞成一团烂肉糜,然后再踩上几脚,直到再也看不出来那是人的一颗心为止。
                  屋内,女人高*潮时的**声不绝于耳。
                  徐司白仍然蹲在那没有动。他不动,其余三人也不敢贸然行动。
                  直到很久过后,他们依稀听到徐司白在低声啜泣,声音很小很小,如同幼兽哀鸣。
                  最后,徐司白因为伤口化脓感染发起了高烧,昏迷过去。
                  R和A对视了下,决定把徐司白拖回基地。
                  这个夜晚,伴随着一些人的幸福,也伴随着一些人的绝望。

                  PS:400肯定要挨虐的,不然苏眠不可能接受他,不过虐到后面能讨到媳妇,我相信400也是乐意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8楼2017-02-26 16:49
                    发自我的iPad第三章
                    自那天晚上已经过去3天了。
                    徐司白一直把自己锁在房间里,每天只喝些房里的自来水,吃些干瘪的黑面包,那本来是用于避难时维系生命用的东西。
                    “哎,”A把一盘饭菜放在徐司白房前,顺手把已经馊掉的饭菜端走:“S这几天粒米未进,他伤口又……”
                    “A,你难道不觉得这是个好契机吗?”L打断了A:“自古以来,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之前S为了苏眠可以抛弃我们,抛弃我们的信仰,现在让他看清现实,他痛则痛,痛过之后便又可以和我们并肩作战了,总比一味沉溺在幻想中好。”
                    “fuck,fuck!”话音未落,徐司白暴躁的声音便从房中传出。
                    A有些担忧地看着房门却又无能为力。
                    S有精神疾病他们是知道的。
                    但S在面对别人时从来不会让人觉得他精神有问题。反而,大多数和S相处过的人都说他温良和善。M也曾经调笑S是个“优雅而魅力十足的精神病。”
                    像现在这般暴躁而狼狈,大概是S一生中从未有过的。
                    A和L站在徐司白房门口站了许久,都叹了口气,准备离去。
                    然而,就在他们转头的那一刻,门开了。
                    徐司白颤颤巍巍地从房里走出,双眼猩红,身上的伤口原本进行过简单包扎,现在却又被他自己划烂了,原本在他昏迷期间长好了些的肉,现在却又沿着伤口裂开,甚至有些部分延边向外翻出,露出里间雪白的肉和隐隐约约的白骨。
                    “斯~”A不禁倒吸一口凉气:“S,你这是?”
                    “自己划的。”徐司白解释道:“只有通过这种方式,我才能使自己冷静下来,克制住自杀的欲望。”
                    这几日,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疯狂而痴迷地看着苏眠以前拍的照片,脑中却又浮现出那晚苏眠在韩沉身下的***声和那隐约可见的活色生香的画面……
                    他突然觉得自己就是个笑话。
                    这三日,他每晚看着苏眠的照片入睡,脑中那酥入骨子里的娇吟却不绝于耳,他想,他大概是产生幻觉了。
                    有几次、他甚至想要冲过去将照片撕裂,可但他触摸到照片的那一刻,满腔的愤怒又好像变成了委屈。最终,他只是轻轻摩挲了下它,然后开始嚎啕大哭,哭着哭着,他便抱着照片睡着了。
                    他做了个梦,是关于他和苏眠失忆的那四年,没有韩沉的四年。他梦见他鼓起勇气跟苏眠表白。苏眠似乎有些意外,撇了撇嘴:“我还要再考虑考虑。”但脸上那某绯红却早已出卖了她的内心。
                    之后,他们便像普通情侣一样,开始交往,约会,谈婚论嫁……
                    他梦见他和苏眠的婚礼,梦见他们的婚房……
                    梦见苏眠轻轻解开他衬衫的扣子,那双灵巧的小手灵活地滑进他的衬衫中,在乳晕部分不停地打着转。然后,她开始往下,掠过那已经有些形状的腹肌和人鱼线,单手解开他的裤子和皮带,直往小腹部位……
                    徐司白的身形怔了怔,他从未想过她会如此热情。
                    徐司白擒住她在他身上乱动的手,在她耳边低语:“苏眠,我想自己来。”
                    她欣然应允。
                    进入的那一刻,苏眠倒没有露出他想象中的闷痛或者生涩的神情来。
                    反倒是徐司白,被她的紧致包裹着,略微有些喘不上气,夹得生疼。
                    苏眠看着他通红的脸庞,只笑了笑:“你是处吧,韩沉?”
                    轰……
                    徐司白愣住了。
                    韩沉?什么韩沉?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4楼2017-03-06 18:12
                      接上
                      徐司白愣住了。
                      须臾,他像是突然想到了些什么,迅速抽离苏眠体内,鲤鱼打挺般的做起,接着便衣衫不整,跌跌撞撞地朝卫生间走去。
                      果然……
                      徐司白站在镜子前,可镜中的男人却是韩沉的长相。
                      “韩沉,你干嘛啊?做到一半就跑是什么意思?现在就开始嫌弃我了?”苏眠嗔怪道,随着徐司白到了卫生间。
                      徐司白看着眼前的女人,表情难得地凝重,背过身去。
                      为什么……现在韩沉不是还没有出现吗?为什么?难道之前我和她的一切都是假的?在她看来都是和韩沉的回忆?而不是和徐司白……
                      “啊!”锐利的刀刺入背部,徐司白满脸难以置信地转过头。
                      苏眠冷笑着:“那么,你可以下地狱了呢。”
                      那种眼神,徐司白见过——在她伪装成H的时候。
                      他也不反抗,就那么站着让她刺。
                      然后,徐司白就醒了。
                      他一睁眼,便发现自己仍在基地里。
                      冷汗浸透了他的背部。
                      徐司白皱了皱眉,他最讨厌这种湿黏的感觉了。
                      单手将衬衫解开,徐司白决定去衣柜里拿件新的衣服。可就在他刚站起身的那刻,忽然怔住了,脸上露出一抹尴尬。
                      于是,他不得不把床单和内裤也换了。
                      以至于之后A准备帮他整理房间的时候,看到那换下的床单便暧昧地笑了笑,之后便屁颠屁颠地跑出去跟R和L汇报:“是该给S找个女人了……”
                      徐司白却只是耐心地等他们调侃完后淡淡地说了句:“把Beta组的人调出来。”
                      其他三人听到这话瞬间严肃。
                      “呵,S,你终于想通了,”L第一个开腔:“看来R说的没错,你被苏眠和韩沉刺激下倒也是好事。至少现在,你的那股斗志又回来了。”
                      R什么也没说,只默默拨通了一个号码:“Hi,this is R。Q,立刻带着你的那帮拥簇,到基地来,S有新的命令了。”
                      徐司白站在R身后,眼里掠过一抹阴狠。
                      苏眠,我本来不打算再杀人,准备解散字母团所有成员的。出动Beta团,是你和韩沉逼我的。Alpha团中E,T,K和M都死了,怎么也得来个复仇吧。
                      徐司白拿出R为他定制的通讯手表,向通讯录中的第一个人发送了条信息:徐司清,把你那边的人手准备好。很快,我们兄弟两个就可以并肩作战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1楼2017-03-18 18:46
                        …………突然好想写徐司白的爸爸没有死,并且徐司白有两个亲生哥哥的情节……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4楼2017-03-18 22:40
                          楼主最近在准备一模,正文没灵感,发篇 微甜(色~情)番外,就当一更了吧~~
                          浴室的门打开了,徐司白腰间只系着条浴巾便走了出来。
                          这几日苏眠都被徐司白软禁在房间里,看着徐司白自然没什么好脸色,只翻了个白眼便转过身去。
                          谁知道徐司白见她这样也不生气,也换了个边,又走到苏眠眼前。
                          她再转身,他就再换……
                          来来回回好几次,她终于不耐烦,冲着他冷哼一声,嗤之以鼻:“徐司白,你似乎很喜欢'卖弄风骚'?嗯,你倒不必对着我一个人卖弄,去红灯区当个少爷估计也是头牌。”
                          徐司白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少爷”是什么意思,双眸有些危险地眯起。
                          知道她是故意说话气他,他也不反驳什么,静静看她怎么收场。
                          果然,一时间气氛无比尴尬,良久之后,才听到苏眠的声音:“徐司白,去把裤子穿好。”
                          徐司白闻言挑了挑眉,并不准备行动。
                          苏眠看到岿然不动的徐司白顿时冒了火。
                          他那一副玩味的表情是什么意思?以为她不敢看吗?
                          苏眠心一横,把手搭上徐司白浴巾的边缘,下一秒,她便用力将浴巾抽掉。
                          这下换徐司白窘迫了。
                          他没想到苏眠会这么做,一时间竟俊脸通红,急忙背过身去。
                          几秒过后,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些什么…
                          呵。
                          害羞个什么劲呢。
                          徐司白迅速平复了下心情,接着便转过身去,大大方方地让她看。
                          他本以为苏眠总归会有些羞涩愠怒的。可苏眠看到他转过身来,只稍稍惊讶了下便又恢复常态。接着便以一种审视的目光上下打量他,手还不时地比划着。
                          半晌过后,才幽幽开口:“哦,和韩沉的差不多长。”
                          ………
                          徐司白的脸黑了:“苏!眠!”
                          徐司白瞪向她,她是成心要拿韩沉和他比?
                          瞪什么瞪,关我屁事。
                          苏眠本想潇洒地回敬一个卫生眼,可当她的目光再次看向徐司白时,那原本能和城墙媲美的厚脸皮居然难得地变得通红。
                          还有什么事比和一个一丝不挂的男人共处一室更尴尬的?有!那就是你瞪着这个男人,瞪着瞪着,他居然就这么在你面前起了反应……
                          苏眠现在就是这个处境。
                          她连忙警觉地往后退了几步。
                          呵。
                          苏眠自嘲一声。她知道S对她有想法。可即使他不着寸缕地面对着她,她却对他没有丝毫的戒备,直到刚才看到徐司白身体的变化才猛然惊觉。
                          是因为已经习惯徐司白那四年的陪伴了吗?下意识地觉得他不会对她怎样。苏眠冷笑了声,不知是对徐司白还是对她自己。
                          可我怎么会忘了,S就是S,再也不会是……那个法医……
                          想到这,苏眠竟难得地有些伤感,默默转过身去不说话了。
                          嗯?徐司白见苏眠这样十分诧异。这野猫这些天来不是天天和他作对?这下怎么突然这么安静?
                          不过,这样也好。
                          “睡觉吧。”苏眠拉开被子的一角躺了进去。
                          徐司白见状无奈地摇摇头,紧跟着苏眠钻进了被窝,双手环着她,身子与她贴紧。
                          苏眠立马感觉到他小腹处的紧绷,比起之前有过之而无不及。
                          操。
                          苏眠在心里骂了句脏话,“徐司白,你睡觉也不穿衣服的?!”
                          徐司白看着苏眠跟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似的,抿了抿嘴。果然,他还是喜欢安静些的苏眠。“我确实在洗澡的那天喜欢裸睡,平时无所谓。这你得适应。”
                          适应你妹。
                          苏眠觉得他这分明是在耍流氓,转过身,随手抄起床头柜上的剪刀:“徐司白,你如果对我有什么过激举动呢,我这剪刀可不会留情的。”
                          “你觉得用一把剪刀就能干掉我?”徐司白下意识地就觉得她说的“不会留情”是指杀了他。
                          “谁说我要杀了你?不过剪了你还是可以的,我可不介意让你们家绝后。”苏眠撇撇嘴,她不杀徐司白倒不是因为怕字母团的报复。在没有生命危险的情况下,她不会杀任何一个人,否则她的行为和字母团没有区别。
                          而且她的“剪了”也只是说说而已。
                          她本以为这句话会激怒他,可谁知徐司白听到后倒没有露出她想象中的愠怒或者是尴尬之色,只深深看了她一眼,然后把她的头按在自己肩膀上:“睡觉吧,别想那么多。”想了想又道:“我不会对你怎么样。虽然为了得到你我不介意不择手段,可强暴这种低级的行为在我看来连手段都算不上。”
                          “你别自命清高了……”苏眠嘲讽地一笑,却把剪刀放回了床头柜。
                          徐司白这次没回她的话,只是又搂紧了些。这下子,苏眠便感觉地更清楚了,他的灼热几乎正抵着她的小腹,使她感觉很不舒服。她刚想叫他离她远点,一抬头却愣住了。
                          徐司白没有睡着,眼睛却闭着,下颚自然地抵着她的肩膀,刘海稍稍遮住了前额,整个人放松至极,没有一丝防备。
                          她甚至觉得她此时拿枕头都能闷死他。
                          况且徐司白身上还不带武器,房间里唯一一把剪刀就在她手边触手可及的地方,即使S是个男人,力气大,可她在警校训练时力气也不比大部分男警察小。
                          拿着剪刀的苏眠徐司白未必能抵抗,而他没穿衣服又不能跑出去,苏眠想杀他简直不要太容易。
                          她怎么觉得……徐司白故意裸睡是想要表示他对她没有任何戒备呢?
                          “徐司白,你说,我如果现在要杀你,你躲得了吗?”苏眠轻声说道,她知道他没睡着。
                          “不需要,”徐司白亦轻声回应:“你想要杀我的话,我会自己替你动手。”
                          呵。
                          多么动听的情话……如果不是从S嘴里说出来的话……
                          “徐司白,现在装什么情圣?你若真那么在乎我就不要把我软禁在这。”
                          徐司白听到她这句话才睁开双眼,神情认真了不少,不似刚才的慵懒:“苏眠,你听着,你要我死,我死;你要我放你走,下辈子。”
                          “徐司白你……”苏眠气结,这是什么逻辑?要他死可以,但要他放她走却没门……
                          徐司白仿佛看出她心中所想,开口解释:“因为信仰远比生命重要。”
                          言下之意,就是指苏眠是他的信仰。
                          苏眠怔住了,似乎没想到徐司白会这么说。
                          许久过后,久到徐司白以为苏眠已经睡着了,她才淡淡地说道:“徐司白,其实你爱的不是我,只是那段你13岁时和苏眠的回忆。”
                          “有区别吗?”他反驳道,语气依然温润轻柔:“人是回忆的载体,我们所有人爱上的,都只是回忆罢了。包括你和韩沉。”
                          苏眠没再说话,也没再抵抗徐司白的怀抱——明天的事明天说,她今晚是真的累了。
                          两人相拥而眠,同床异梦。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6楼2017-04-06 01:02
                            怎么被吞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1楼2017-04-23 00:23
                              这文怎么老被删楼?度娘抽了,发图片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6楼2017-04-23 0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