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之绝世无双吧 关注:35,486贴子:403,929

夏舒那些暖心的点滴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这次算你了,你觉得,薇恩什么皮肤最好看啊。”

“觅心猎手吧,毕竟有特效。”

没2分钟,就收到了上面的礼物提示。

打开一看,显示着自己获得了觅心猎手的皮肤。

“真的,我觉得你真了不起,拿了我多少个第一次了。”

“……”

不知道的人听了,估计以为两人有什么特殊关系呢。

“从来只有别人送我皮肤,到了你这,就成了我送你皮肤,看在你良好表现的份上,这个算奖励你的。”

“……129块?”

“没错。”


IP属地:江苏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4-08 22:27回复
    2.“哇哇哇。”苏晓涵还没发话,带着几分神经叨的章敏已经忍不住了,“那个金灿灿的奖杯耶,谁都会答应啦,还用问什么呢。”

    说着用手肘推了推夏新,“夏新,你要好好学学,都什么年代了,还情书,多老土啊,现在谁还吃那一套啊,最少也应该送点新意出来嘛,”

    夏新仅仅回了个字,“好。”

    章敏做出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说,“我这可是为你好,我怕你高中毕业又做出什么出格的事,现在女生不吃这一套哦,像你那样可是找不到女朋友的,我们国家现在可是有2200万男生要打光棍呢。”

    张新鹏看了夏新一眼,冷淡道,“人啊,最起码该有点自知之明。”

    “那个……”

    说话间,舒月舞忽然抬出了一只手,“你们好像有点误会。”

    几人顿时都不解的看向了她。

    章敏问道,“误会什么?”

    舒月舞漂亮的眼睛眯了起来,露出了一副好玩的笑容,似笑非笑的盯着章敏,“我难道没有自我介绍过吗,我是夏新的女朋友啊,我不是跟韩非一起来的,我是跟夏新一起来的啊。”

    所有人都惊讶的瞪大了眼睛,露出了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


    IP属地:江苏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4-08 22:30
    回复
      接2
      女主持疑惑道,“真不知道他为什么选择狐狸,是因为只会狐狸一个英雄,还是对自己的狐狸太自信了呢。”

      女主持人不知道,但章敏知道。

      刚刚夏新匆匆忙忙跑过来,问了舒月舞一个问题,“你最喜欢中路什么英雄。”

      舒月舞一手点着嘴唇,歪着脑袋想了想,说,“当然是阿狸了。”

      性感妩媚,妖娆诱惑的阿狸自然是舒月舞的菜,那是她理想中的女性。

      然后夏新就飞快的跑回去秒锁了阿狸。

      舒月舞嘴角挂着浅浅的笑意,好整以暇的盯着台上的夏新,美目中泛着亮眼的光芒。

      舒月舞自然冰雪聪明,稍微想了下,她就知道夏新选狐狸的意思了,这场战斗会用你最喜欢的英雄,为你而战,仅此而已的一场比赛。


      IP属地:江苏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4-08 22:31
      回复
        继续啊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4-08 22:32
        回复
          3. “你还有妹妹啊。”舒月舞滴溜溜的眼珠子一转,问说,“听过邓紫棋的歌吗,她有次在《我是歌手》里唱了首beyond的歌,这样。”
            
            舒月舞轻轻哼道,“那双眼动人~~笑声更迷人~~,对了,歌名是什么来着?”
            
            夏新想了想说,“歌名应该是《喜欢你》。”
            
            “什么来着?”
            
            “《喜欢你》。”
            
            “风太大了,我听不到,你刚刚说什么。”
            
            夏新深吸一口气,大声喊道,“我说,《喜欢你》。”
            
            舒月舞轻轻的应了声,柔声道,“哦,我也喜欢你。我们交往吧。”
            


          IP属地:江苏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4-08 22:33
          回复
            4.如果在学校三年,都没听过舒月舞的大名,那才是白混了,她可是几句话就能让几个男生拳脚相向,颠倒众生的尤物啊。

            夏新看向了宾鸿,平静笑道,“真是可惜,我女朋友得听我得,有事说事,没事别挡道,我赶着逛逛其他地方。”

            “你……”

            一时间宾鸿脸色涨的通红,还从来没人这么呛过他呢。

            脸色一沉。“月舞,你离他远点,我马上找人教训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没想到舒月舞在夏新怀中抬起明媚得小脸。对他挥了挥小手,“算了吧,戏剧社后台什么的,听起来很有趣,不过我男朋友要不高兴了,我得听他得,不然他下次就不带我出来玩了,还是下次吧。”

            说着,轻轻的依偎在夏新怀里,做出一副乖巧的小女人状,随着他莲步轻移。

            宾鸿微微一愕,深情道,“这种人你还理他干嘛,他不带你出来玩,我可以带你,你想去什么地方我都可以陪你去啊。”

            “嘻嘻,可能我表达的不是很明白,”舒月舞笑笑说,“我说清楚点好了,我的意思是,你爱去哪去哪吧,别烦我了,我得跟着我男朋友,他比你有意思多了。”

            这下宾鸿是彻底傻眼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舒月舞在大庭广众之下说的这么直白,这让他面子往哪搁,一时间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


            IP属地:江苏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4-08 22:39
            回复
              运动会上扇人耳光是真的叼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4-08 22:48
              收起回复
                那个。。这段比较诡异。。
                5. 随着两人的呼吸渐渐的靠近。
                  
                  夏新都能嗅到舒月舞唇间的芬芳了。
                  
                  但是夏新预想中的巴掌跟飞膝击迟迟没来。
                  
                  舒月舞跟定格似的,抬着下巴,胸口微微起伏着,呼吸加速,小脸酡红着,没说话。
                  
                  当时。两人的唇间距可能不足1厘米。
                  
                  虽然不知道舒月舞在想什么,但夏新自己脑子里已经空白一片了,就想着触及那片柔软芬芳之地了,其他比赛什么的早被抛诸脑后了。
                  
                  就在这干柴烈火,一触即发之时,“咔擦”一声门开了。
                  
                  开门声惊醒了两人,让两人同时看向了门口。
                  
                  祝晓萱站在门口,怔怔的望着沙发上靠的这么近的两人,夏新抬着舒月舞的下巴,舒月舞脸色绯红一片,看也知道在干嘛了。
                  
                  连忙别过视线,不好意思道,“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啊,没事。你们继续,你们继续。不用管我,当我不存在。”
                  
                  “继续个屁。”
                  
                  舒月舞气呼呼的瞪了夏新一眼,把他从身上推开了,“你给我去死,色狼。”
                  
                  起身不忘踹他一脚,这才咬着嘴唇,匆匆出去了。
                  
                  祝晓萱也一脸坏笑的跟着舒月舞出去了


                IP属地:江苏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4-08 22:52
                回复
                  楼主可惜你发这么多依旧改变不了舒月舞被作者黑成煤炭的事实


                  IP属地:四川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4-08 22:53
                  收起回复
                    6.这首歌歌名叫《客官不可以》,也不是说有多黄,可就是骚,跟狐狸一样骚,能感受到女声中那种半推半就,对客官欲拒还迎的诱惑风情。

                    也难怪宾鸿不答应了,据说他爸就是校领导,在下面看着呢。

                    这要当着众多一本正经。为人师表的领导面,跟女生风骚对唱“客官,客官我想你小姐。小姐,不可以”那情景,在老学究看来绝对有辱家门,有伤风化,他爸非直接上台抽死他不可。

                    夏新随口问了句,“你怎么不干脆唱八连杀呢?”

                    “播音室那家伙死也不肯,真没种,怎么样,是不是很好玩。”

                    舒月舞还真想过,要不是播音室某人怕的要死,任凭她威逼利诱,也宁死不从,现在播的就该是八连杀了。

                    伴着节奏,舒月舞略带几分挑逗与诱惑的绵软嗓音,仿佛羽毛般轻轻的撩拨每个人的心底,让人心中又酥又痒。

                    客官,不可以

                    你靠的越来越近

                    你眼睛在看哪里

                    还假装那么冷静

                    客观,不可以

                    都怪我生的美丽

                    ……

                    在唱的同时,舒月舞还会配上或俏皮,或可爱,或撒娇,或委屈,或高傲,或不屑的表情,围着夏新团团转,不时还拿尾巴挠他脸之类的挑逗他,俨然一只对小情人芳心暗许的性感小狐狸,使出浑身解数,诱惑着心上人。

                    看的台下观众如痴如醉,幻想着自己要是处在夏新这个位置该有多好。

                    偏偏夏新跟木头似的,一脸面无表情的配合着歌词唱着,不算好听,但也能入耳,扮演着冷酷无情的负心人角色,别说,还挺对称。

                    不过也没多少人关注他,主角本来就是舒月舞,聚光灯,目光,都聚到了她一个人身上。

                    一曲完毕,底下的欢呼声,差点没把地给掀翻了。


                    IP属地:江苏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4-08 23:01
                    收起回复
                      我们的距离在眉间皱了下,迅速还原成路人的样子啊


                      IP属地:江苏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4-08 23:05
                      回复
                        7.夏新随口问了句,“你好像很喜欢这种感觉啊。”

                        “那当然,我觉得人生是个大舞台,那我就要做舞台上最耀眼的那颗明珠,让其他人都黯然失色。”

                        舒月舞高兴的越过夏新,快走几步,在原地轻巧的转了个圈,和着微凉的夜色,那短裙与长发轻舞飞扬间,欢快的好似一只振翅欲飞的美丽蝴蝶。

                        冲着夏新笑嘻嘻道。

                        “人这一生很短呢,当舞台谢幕,曲终人散,什么也不会留下,就像没开幕过一样,很悲哀吧。”

                        “女生的舞台就更短了,韶华易逝,容颜易老,所以我要抓住我在舞台上最闪亮的时刻,把它刻到每个人的心里去,证明我曾像烟花一样灿烂过。”

                        舒月舞望着星空,满怀着憧憬道,“我希望有一天,所有人都能知道我的名字,记得我的存在,为我痴迷。”

                        “听着,这不是虚荣,也不是傻,我更不是神经病,这是……我的梦想,是我一定要实现的梦想!”

                        “……你的梦想?”

                        夏新望着舒月舞闪闪发亮似璀璨星辰的眼眸,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


                        IP属地:江苏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4-08 23:08
                        回复
                          8.舒月舞顿了顿,才问道,“现在几点?”

                          “凌晨1点45。”

                          “新的一年了吧。”

                          “是啊。”

                          舒月舞从宿舍床上爬起身,穿着睡衣来到了阳台,靠着墙,抬起迷蒙的视线,望着天边的一轮皎月,“我们认识多久了?”

                          “怎么会想问这个?”

                          “就是想问问嘛。”

                          夏新平静问道,“你是指你认识我的时间还是我认识你的时间?”

                          “有区别吗?”

                          “有,你认识我是在半年前。”

                          舒月舞问,“那你认识我呢?”

                          夏新回答,“我认识你应该是在3年零三个月以前,9月4号那天上午9点,你迟到1小时走进教室开始吧。”

                          舒月舞笑了,捂着小嘴就笑开了,眼睛眯了起来,似弯弯的月牙般,“嚯嚯,你居然记得这么清楚,难道你当时就暗恋我?”

                          “怎么忘得了啊,当时几个男生还在讨论说班里没美女了,悲惨的高中生活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直到你迟到一小时,穿着一身轻飘飘的衣服,笑着跟所有人挥挥手,走了进来,然后班里男生到处在吹口哨。”

                          舒月舞渐渐的回想起来了,露出了会心的笑容,那是她曾经美好的回忆,全班男生围着她转,当然,现在也是。

                          “那你呢,你吹口哨了没。”

                          “拜托,我怎么可能做那种事,是毛胖,他当时在本子上记了你的名字,跟见你的时间,我就记住了,然后告诉我们几个旁边的男同学说,他高中唯一的目标,就是要追到你,让你当他女朋友,他此生死而无憾了,……估计他要死不瞑目了。”

                          舒月舞打断了他,逼问道,“我不想听其他人的,我想知道你当时怎么想的。”

                          “……”

                          “我要听实话,说假话,我就诅咒你遭雷劈,一辈子处男。”

                          “喂,这也太恶毒了吧。”

                          “所以呢……”舒月舞锲而不舍问道。

                          夏新说,“我当时……就觉得你腿很长很细,很漂亮。”

                          舒月舞坏笑,“你这个色狼,第一次见面居然就盯着人家的腿看。”

                          “……没有盯着看好吗,就看了一眼。”

                          “哼哼,我都能想象你现在脸红的样子了,真可爱。”

                          “呵,你说了跟当时一样的话呢。”

                          “一样的话?”

                          夏新笑了笑说,“当时我跟毛胖坐在一起,全班就剩我们俩后面有两个空座位了,毛胖一看你进来,马上把我往后面赶,让我坐后面去,这样你就能坐他旁边了。”

                          当时,毛胖的右边是空着的,而后排的夏新的左边是空着的,舒月舞从右排下来的。

                          当时的舒月舞已经具有倾城姿色了。

                          舒月舞挂着一脸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容从讲台走了下来,一路走到毛胖的身边,在毛胖望眼欲穿的眼神中,从他右边走了过去,笑着对后排的夏新说了句,“同学,能让一让吗?”

                          然后,夏新挪到了左边的位置,舒月舞坐到了右边的位置。

                          舒月舞一下瞪大了眼睛,忍不住惊呼,“我们居然坐过?”

                          “是啊,话说你当时为什么走过了毛胖,坐到了后面的我的旁边。”

                          舒月舞有些丧气说,“我哪里还记得,会不会是觉得他眼神太恶心了?”

                          夏新回忆说,“不知道,反正我们只有一天,不对,半天,当时发生了一件事,嗯,很小的事吧,在上语文课的时候,你往我这边靠了靠,歪过脑袋,把头枕在我的肩膀上。”

                          “感觉你突然靠过来,我吓到了,一转头,我们俩的脸靠的很近,眼睛离我很近,?子离我很近,嘴唇也离我很近,嗯我只需要再往前靠一点点,就能亲到你了,然后我就懵了,我没跟女生那么亲近过,……你靠着我的肩膀,一头长发都洒在我的肩膀上,闻起来很香。”

                          “然后你眼睛就眯了起来,笑了,说你紧张什么,我捡地上的笔而已,你还拿起笔特意在我面前晃了晃,笑说,你脸红的样子还挺可爱。”

                          “事实上,我那一整节课都没听进去,就记得你身上的香水味了,跟今天的一样,很香。”

                          “……难怪你特别喜欢这种香水味,原来如此,那是我们……第一次,也是2年半以来唯一的交流吧。”

                          剩下2年多没说过话。

                          舒月舞说到这,眼神一颤,声音都有些颤抖,“你知道那香水的名字吗?”

                          “拜托,我怎么会知道,后来我们分座了,基本就没说话了啊。”

                          “这是香奈儿的香水,名字就叫粉红邂逅,那天是高中第一天,也是我第一次用这种香水,她有个美丽的传说,说舞会上,少女喷了这种香水,就会邂逅自己的白马王子。”

                          “……”

                          夏新不知道这时候自己该说什么。

                          舒月舞忽然有些激动道,“小新,我想见你,好想看见你。”

                          “现在?半夜2点?”

                          “嗯,现在,立刻,马上,我要见你,在新的一年,我要第一个看到你。”


                          IP属地:江苏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4-08 23:17
                          回复
                            接8,下一楼是初吻
                            夏新笑笑,“等明天宿舍开门吧。”

                            “不要,我现在就要打你,我从这里跳下去。你接住我好不好。”

                            夏新看了下三楼阳台,面无表情道,“别闹。”

                            舒月舞盯着楼下的夏新说,“我没开玩笑,你觉得我跳下去你能接住我吗?”

                            “接不了,你跳下来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我接住你。你把我砸残了,要么我没接住你,你把自己砸残了。”

                            “你就不能发挥下爱的力量?”

                            “对不起,大概只有超人才有那种力量。”

                            “那这样,要是我残了,以后你养我,要是你残了,以后我养你。”舒月舞有些跃跃欲试。

                            这话把夏新吓到了。

                            “你今儿才是真的脑袋被驴踢了吧,哪根筋不对,居然会想跳楼玩。”

                            舒月舞幽幽道,“你别惹我,难得我心情好,今天不许你说惹我不高兴的话,我现在就想打你。”

                            夏新是怕了她了,这妞任性的没边了。

                            犹豫了下说。“你到一楼门口这来。”

                            舒月舞马上回道,“嗯,等我。”

                            说完,舒月舞进卧室披了件睡袍,就沿着走廊,出去了。

                            其实舒月舞从来都很怕黑,阴森森的走道没有半个人影,走道的声控灯并不亮,而且那种一盏盏亮起灯的气氛尤其的诡异吓人。

                            更何况现在可是凌晨2点。

                            但她还是壮着胆子下去了。

                            比起恐惧,想要见到夏新,抚摸夏新的念头更加强烈,轻松的占了上风。

                            一路走到一楼的走道门口,发现夏新就站在宿舍楼外边。

                            女生宿舍的门分2层,一层是里面的木门,中间夹杂两块大玻璃的那种,外面一层则是铁门。

                            舒月舞看了下,里面这层门自己可以开,扭下圆环,往后一拉“咔擦”一声就开了,至于外面的铁门就无能为力了。

                            铁门纵横交错,但中间部位空心还是蛮多的,舒月舞可以轻松的从中间空的部位伸过手去,然后对着夏新得意的挑了挑眉毛,“过来。”

                            夏新苦笑着,贴上了铁门。

                            舒月舞温润的小手立马扭住了他的耳朵,嬉笑说,“女子汉,大丈夫,说打你就打你。”

                            夏新笑笑,没说话。

                            他感觉今晚舒月舞漆黑璀璨的眸子,显得格外的动人,闪闪发亮的泛着耀眼的光芒。

                            眉宇间有着止不住的笑意,嘴角勾起的弧度,显示她此时心情非常好。

                            身上里边是薄薄的衬衫,短裤,外边披着条绸缎睡衣。

                            “穿这么少不冷啊?”

                            “见到你就不冷了。”

                            “……”

                            舒月舞捏着夏新的脸颊把他的脸拉了过来,两人中间隔着个铁门,额头贴着额头。

                            柔声道,“我们以前真的坐过?”

                            夏新轻声答应说,“啊,只有报道那半天。”

                            舒月舞小嘴中吐出的暖暖的芬芳触碰到了他的嘴唇,有些酥软,有些湿。

                            “你怎么从没说过。”

                            “你也没问,再说,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我居然完全没有印象。”

                            夏新苦笑,“可能,是因为,我本应该是你转身就忘的路人甲吧,上帝开了个小小的玩笑,让你走错了路。”

                            舒月舞伸过一只手,捂住了夏新的嘴唇,“我说了,今晚不许说惹我生气的话。”

                            舒月舞像是在对夏新倾诉,又像是在喃喃自语。

                            “不觉得很罗曼蒂克呢,原来我们在高一,刚见面的时候就有过接触,那么早就已经交际过了,当时我正好用了名为邂逅的香水,而且绕过了前面的位置,坐到了你的身边,而你也记住了我身上的香水味至今,感觉就像是冥冥中注定一样呢。”

                            夏新无法理解女生的思维,他觉得,那只是个普通的聊天,因为没位置了,舒月舞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两人又随便聊了两句而已。

                            ……虽然当时她捡笔时,把脑袋枕在自己肩头,确实很香,那一笑的风情,确实有点难以忘怀。

                            舒月舞说着有些气恼的拧了夏新一下,“都是你不好,花了3年,才终于等来今天与你一起等待新年的朝阳,你当时大胆点,追求我不就好了。”


                            IP属地:江苏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4-08 23:20
                            回复
                              初吻
                              舒月舞说着,从口袋中拿出几颗软糖,问道,“巧克力味,草莓味,苹果,柠檬,牛奶,你喜欢哪种?”

                              “草莓吧。”

                              舒月舞主动帮他剥开了。

                              夏新说了句,“谢谢”,刚想接过,发现舒月舞故意戏弄了他一下,直接塞她自己嘴里了,还耀武扬威冲他扬了扬眉毛。

                              夏新顿时无语了,“你是有多无聊”,伸手穿过铁门,想从舒月舞白嫩小手中拿其他几粒糖。

                              就在这时,一阵咣当声响,铁门响起一道撞击声。

                              夏新感觉后脑勺被人一压,?子碰到了铁门,有些疼,但更重要的是……嘴唇。

                              没有任何预兆的,四唇相接。

                              首先是?翼间一股芳香袭来,紧接着柔软而又冰凉的触感在唇间绽放。

                              夏新怔怔的望着舒月舞紧闭的双眸,有些发懵。那长长的睫毛还在微微的颤抖着,睫毛上沾了点羞涩晶莹的水汽。

                              紧接着感觉一只调皮的小舌头撬开了自己的牙?闯了进来,带着草莓的清香,也带着草莓的甘甜,迅速的侵占了口腔中的每一处角落。

                              随着鲜美的汁水凝聚,一股令口?生津的酸甜味道在舌尖荡漾开来。

                              草莓的酸甜,少女的粉嫩,柔软的红唇,芳香的小舌,那仿佛要令人沉沦般的美味,令人情动的气息瞬间将夏新的意识击沉了,让他满脑子只想着要掠夺,掠夺更多可口的美味。

                              这是一个香甜诱人的吻。

                              混杂草莓酸甜,与少女唇?芳香的美味,令人终生难忘。

                              夏新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人才分开,他只注意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隔着铁门,抱紧了舒月舞的娇躯。

                              那雪白的小脸上已经绯红一片,如梦似幻的美眸中,凝聚着抹不开的动人春情。

                              舒月舞粉嫩唇角微微勾起,细声道,“感觉怎么样。”

                              “很甜。”


                              IP属地:江苏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4-08 23:22
                              收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