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非吧 关注:2,179贴子:9,266

【授权转载】政非虐向《放不下》作者:nnmmll12349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5-03 09:25回复
    我囚禁了你的身体,你,禁锢了我的思想—政非
    秦帝毕六王,合八荒,以咸阳宫廷小,建阿房,行所幸,有言其处者,罪死。因中人泄语,当是时,诏捕诸时在旁者,皆杀之。自是後莫知行之所在。
    阿房宫内
    “陛下,年祭大典已准备好了。吉时为明日午时。”
    嬴政挥挥手,继续批竹简文书。
    宦官低头退下,大殿一片安静。
    不知添了几次灯油,直到东方快放明,嬴政终于放下竹简,起身行向寝宫。周围侍者皆静默跟随,谁也不敢多说一字。前车之鉴不远,在这帝王未发话之前,谁也不敢过问这越发威严的君主一句。
    “去备下浴汤”进入寝殿,嬴政轻声吩咐下去。不理会身后侍者的应答,径直走到床边,站定。
    床上躺着一人,散着黑色长发,完全没有被这动静吵醒,依旧安然的闭目沉睡。似梦到什么美梦,嘴角微翘。
    嬴政定定看着,目光低沉,似在回忆,又似在发呆。跟着身后的赵高,并不敢直视这个方位,就好像没发现龙床上有人一样,跟着身边的宦官更是好像完全没发现这种不应该出现的情况。没有人敢在私下谈论哪怕只字片语。
    行踪不定的王上,隔离天日的阿房,静谧幽深的宫室,以血腥和恐惧,完美的隔绝了其间深藏着的秘密。
    宫人沉默的将浴桶及用具备齐摆放在殿中。
    “陛下,已备好。”赵高轻声报备。
    嬴政仿佛才被惊醒,挥挥手,
    “是”赵高领着众人退至门边,才转身离开,不忘关好殿门。
    嬴政转身坐到床边,伸手贪恋的拂过床上人的眉眼,多年的沉睡,已让他变得消瘦,双颊不复当年丰润,却多了一份楚楚风情,可嬴政知道,这只是错觉,这人从来,就没有一分一毫的改变。
    这人总是一副风流模样,无论什么表情,哪怕耍宝逗笑,也总带着浓浓的暖意,在述说自己思想看法时,更是如璀璨的宝石般熠熠发光,而他的心,也确实如宝石般坚固而强硬,就算沉睡如温润的白玉,也是看似温暖软润,实则冰冷坚硬!可嬴政还是会幻想,也许下一刻,那含情的双目就会睁开,然后坚定的,带着笑意般的喊他:“陛下”。
    他曾在他赐下美酒时,惊喜的谢他“多谢陛下厚赐。”,也会在他被他说服时,得意的说:“多谢陛下明鉴。”更会在拒绝他时,镇定的说:“多谢陛下错爱。”
    然而任他智计无双,任他通识人性,任他百般迂回,他,毕竟是王,有时候,再多的算计,再通透的明了,在偏执和强权面前,也显得如此不堪一击。
    得到他,他觉得,自己得到了天下。
    流连的手指来到细腻的颈项,轻轻的褪去那人的衣物,那人仍未被弄醒,将人温柔的放入浴桶,水势漫过颈脖,遮住了这人略显薄弱的身躯,嬴政也赤身跨入桶中,将人揽入怀中,让他靠在自己肩上,抚开粘在他脸上的湿发,轻柔的,摩挲着这具身子,一一为他清洁。
    而怀中人,还是紧闭着那薄情的朱唇,并不拒绝,身子柔弱无骨,靠在他身上,仿佛这天地间,他是他唯一的支撑,这种想法让嬴政很满足,更加温柔以对。
    看着这柔眉顺目,如果,如果当初,他也是这样顺从,是不是,他们就不会走到这一步?那让他餍足的第一次,对他,可是噩梦?至今仍记得,那凌乱的黑发,汗湿的额头,那紧咬的嘴唇,紧闭的双眸,那不甘压抑的喘息,苍白如雪的面庞,那无力的躯体中透露出的宛如实质的抗拒。而他,只想征服!征服这个有着让他跪拜臣服思想的人!让他们更贴近,再近一些,近到骨血相容!
    后来,他似乎看开了,再没在那事上违抗过他,当是时,他是多麽的惊喜,以为打动了他,他们是如此契合,他为他指明道路,他为他抵达通途!他幻想着他们未来直到白头,白日同执掌天下,夜晚自心意相通。他仍用含情的眉眼看他,仍用带笑的言语唤他“陛下”。
    低笑了声,嬴政在怀中人额上印下一吻,抱得更紧,似乎,这是他能抱住的唯一。是的,这是他的唯一,也只是唯一。
    因为后来他发现,这不抗拒,不过是他不想或不愿再无能为力的事上多做无用功!在他心里,这,已是微不足道,不足挂齿的事情,他的目光,只在那天下大势,这王图霸业。他愤怒,他嫉妒,他怨懑,阴暗的人性,颠覆的信任,结局却是两败俱伤!追悔莫及。。。。。。
    他,便只剩下这唯一,能拥入怀的肉体。
    既然他的思想已传遍天下,那么这身体,便只能,也只能属于他!再不许旁人看一眼!
    额上的吻慢慢下移,拂过秀气的鼻梁,来到柔软苍白的薄唇,印下,辗转,逐渐加重的力道,深入的侵略,嬴政的呼吸急促起来,柔软的顺从,让他更加不想控制自己,这个人太过强硬,要在他反抗之前,深深的,更深深的。。。。。。。。
    啊,不,不对,他已经,不会再反抗了。。。。。。
    嬴政猛然离开他的唇,头越过怀中人的肩膀埋入水下,让眼中的热意融化在温水中。。。。
    良久,再抬起头,水痕划下脸庞,嬴政眼神坚定,依旧是那个君威莫测的帝王,他抱着怀中人起身,拭干水珠,放到床上,拿起床头常年备着的礼衣,将人揽入怀中坐好,细致的为那人着上里衣,中衣,最后穿戴上那华贵的紫衣外袍,让人躺平,将腰封服帖的系好,配上美玉,抚平褶皱,抬眼,就见那印象中,紫衣幽绝的玉人,如今正安闲的闭目休息。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5-03 09:27
    收起回复
      “起来了,今日大典,可不许你迟到。”
      紫衣人儿依旧不应
      叹息的将人拉起来,放到铜镜前的垫子上,这人依旧如同以前,不肯好好坐着,嬴政只好让人靠在自己身上,细细的用象牙梳挽起他半湿的长发,梳成高髻,配上紫色发冠,飘飘两缕发带垂下。嬴政仔细的检查过这人的衣着,再找不出半分不妥后,才为自己更衣。
      待诸事完毕,方唤人进来收拾,并吩咐备下车马,携那人一同去往祭祀地。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5-03 09:30
      回复
        骊山脚下百官叩拜,敬迎秦帝驾临。而高高在上的帝王,并未下辇,安坐在内,直到祭祀念完祷文。百官按礼三拜而高声颂扬,礼乐起,帝王应登阶而上,至山顶祭台,然后帝王依旧岿然不动,辇车上毫无动静。章邯挥挥手,自有八个影密卫出列至辇车旁,熟练的用台架将辇车变成步辇。而后自有宫人力士上前,抬起步辇,往山上而去。
        待到山腰平台,嬴政叫停了步辇,从中下来,庄重的黑色冕服中,夹杂着一抹华贵的紫衣。嬴政就抱着这个人,一步一步,坚决而孤寂的沿着蜿蜒的山道拾阶而上,正如同他走过的登天之路,一切都将被他征服,踩在脚下!
        身后影密卫想继续跟上,却被赵高拦下:“将军,请留步。接下来的事,就不是你我能过问的。”
        “陛下的安全。。。。”
        “山顶到此处罗网已梳理过,已无一人,现就要劳烦大人,必不能让任何人接近山腰之上。”
        章邯看了眼赵高,转身自去安排不提。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5-03 09:32
        回复
          登顶的嬴政,来到祭台前,祭台分三层,第一层上已摆好祭祀的牺牲,嬴政揽着怀中人,一起将香烛插入台前的香鼎中。
          第二层祭台上是娟制的祭文,与怀中人一同打开,嬴政低头擦过那如玉贝的耳,轻声问道“与我同念,可好?”怀中人并未拒绝。于是嬴政抬起头,朗声颂道:“吉日兮辰良。。。。。”怀中人并无应声。嬴政抿抿嘴唇,声调不变,继续咏颂。至完成,将祷文封藏。
          至第三层祭台,其上六器俱备,嬴政执起怀中人的手,一同握住苍壁,行祭天礼后,正欲将玉璧抛入泉中,可怀中人手一松,玉璧应声而碎。。。。
          嬴政揽着人的手,紧握成拳,盯着摔碎的玉璧沉默不语,半晌,闭一闭眼,睁开,继续以礼祭拜地与四方,礼器皆入水中,礼毕。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5-03 09:35
          回复
            默默的站立在池边,山下城池都显得渺小而遥远,薄云萦绕在山腰,似乎自己真的与怀中人一起羽化成仙,藐视着这天地万物。然而。。。。。低头看他,仍慵懒的闭着双眼。嬴政心中突然涌起一股怒意,为何他总是对他不理不睬,为何他不再给他任何回应!他是千古来第一个皇帝!是这天下的主宰!“人主自用其刑德,则群臣畏其威而归其利矣”这是他告诉他的,是他做的还不够吗?为何他自己却不畏俱却要抗拒他的权威!
            是了,他也王室之尊,也是宗亲之后,那是他为自己准备的,一整套的权术势的理念。所以他没有做错不是吗?他没有怀疑错他!他果然还是惦念着他的国他的家!!!
            勃发的怒气让嬴政直接抱起怀中人,仍入承接祭器的泉池中,冷冷的看着那人不挣扎不抗拒,缓缓沉入水中,华贵的紫色水中散开,如墨的黑发,衬着白皙的肤色,如同盛开的艳色富贵花。
            死吧!这样也好,“去好去恶,群臣见素”,帝王本就不该有弱点,不该让臣下猜到自己的想法,那么留着这个人,终是个祸患!嬴政努力的说服自己,却在他反应过来时,才发现,自己已经在池中拥起这人。。。。。这个认知让嬴政更加生气,将人用力抵在池边,不管不顾的以唇封镇,双手急切的扯开那人的腰封,让层层的外袍里衣,在水中散开,
            急切的侵占,强力的拥抱,嬴政不让自己去看那人的脸,只紧紧的吮吸这如玉的颈项,滑腻的圆润肩膀,随着自己的动作,在苍白的肤色上,留下一个个印记,就好像宣誓着身下人已经成为自己的标示!是的,完全属于自己,没有抗拒没有逃离,紧紧包裹着自己,承受他给与的一切!是啊,他已经是自己的了,他完全没必要这么急切,是的,他很脆弱,需要好好的,温柔的给与,对,自己怎么忘了呢?嬴政抬头,看着被抵在池壁上只能靠他支撑的人,现在他的一切,都是他赋予的,包括这人站立的力量,所以,他完全不用这么害怕,害怕他的逃离,他,已经逃不掉了!闭上眼,虔诚的敷上他的唇,温柔缱绻的吻,减缓的身下的攻势,他希望他也能得趣,他仍记得,这人情动时的模样,艳丽的粉色漫延全身,就算失神也藏不住的眉眼中的风情,丰润的红唇中,会吐露控制不住却仍想压抑的呻吟,整个人,就像是深邃绚烂的漩涡,让人无力抵抗,只能身陷其中。。。。。。
            只是想到那个画面,嬴政就控制不住的激动起来,如果,如果能再次看到这人这样的模样。。。。。嬴政睁开眼,怀中的人一如既往的沉默,这样的情事,仍旧未能吵醒他。嬴政的心冰冷了下来,如坠冰窖,然而动作却相反的激烈起来,他执着的盯着眼前人的容颜,不放过一丝一毫的变化。
            倔强的坚持,并未给他带来任何惊喜,直到结束,沉默,是唯一的结局。
            是啊,这个人就是这样,风流婉转的情态,百变莫测的权术,都无法掩盖他铮铮的傲骨,挺直的脊梁,与坚若磐石的信念!
            他怎么会认为这人只看重他的韩国呢?不,不是他心里只有韩国,而是他自己心里只有大秦,所以以己度人,才小看了这人。。。。。这个人,那小小的韩国如何能入眼?权术势。。。本来就是治理天下的帝王之术!可嬴政越明白,就越发的不愿看清!!!为何他不能看看脚下,看看匍匐在他脚下的人,“帝王无情”,果然是他会做的事!!
            “你可真有过心?”嬴政无声的问,哪怕一点点呢?埋首于那人颈间,掩盖掉自己眼中的脆弱。他曾告诉他,他是天下的王,他不能有弱点!然而,并非谁都能如他一般啊,那么冷硬的心,是如何炼成的呢?他,其实,也只是个人。。。。。。
            在山下久等的赵高等人,等来了一身湿漉的帝王,然而谁也不敢发出质疑。恭送帝王上辇。
            辇车上的嬴政,除去两人的湿衣,换上辇上常备的常服,并用毯子裹好脆弱的人儿,拥入怀中。眼见,是漫长蜿蜒的山路,他,将与他,一路同行,无论醒醉!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5-03 09:37
            收起回复

              咸阳的冬日,总有几场大雪,雪后初晴,对贫苦人家是寒冷难捱,对王公贵族确是难得的美景与消遣。嬴政走在雪后的庭院,身边并无随从,有些疑惑,看着高挂天空的晴日,他此刻应该在大殿内批复奏折,可现在却孤身一人行走在这庭院内。他日理万机,怎会有此闲心?颇感无趣的嬴政,正准备转身回去,眼角却扫见庭院中,几棵梅树下,背对自己赏景的紫色人影,嬴政一怔,已不由自主的走向那人。
              那人似乎听到身后动静,转身看来,眼带惊诧的道:“竟是陛下?参见陛下。”言罢躬身拱手行礼,喜悦迎上心头,嬴政立刻忘了刚才想要回去的念头,近前将人扶起:“爱卿怎会在此?”
              “这白霜铺地,梅雪争锋,正是难得美景,陛下可愿赏光,同非一起走走?”紫衣人站直身,含笑看着嬴政,右手摆了个请的姿势,引向深深庭院中。
              嬴政有些着迷的看着眼前人的脸,似乎很久,没有看到如此鲜活的表情了。不对,他是他的臣,他们君臣相得,每日相对,话无不尽,几次秉烛夜谈,彻夜不眠,为此嬴政难得的几次没上早朝。为何他会怀念这人的表情?然而不及细想,身体已自作主张的答道:“朕之所愿,不敢请耳。”声音里,满满是压抑不住的雀跃。
              “哈哈哈哈,谢陛下。”那人朗笑前行,“良辰美景,携友同行,志同道合,离经辨志,真是人生一大幸事。”
              嬴政跟上去,侧头望去,这人眉眼弯弯,目含微光,薄唇微翘,满满的神采飞扬,含笑而清越的声音,诉说的眼前美景,引入自然之道,天地之法,侃侃而谈,一如奏对时,自信而张扬。仿若天下无处不可去,无处不可取。
              一路白雪无暇,不及这人绝代风华,红梅傲骨,不如此人岳镇渊渟。嬴政完全被他吸引了全部心神,无法让自己的眼睛离开分毫,
              “陛下?陛下?可是我话太多了,扰了陛下赏景的兴致?”
              “不,爱卿说的极是,是我入神了。”
              “哈哈哈哈,陛下说笑了,定是我不识趣,如此美景却还说些扫兴的话题。”
              不,你说什么我都爱听,只要是你说,只要是你的声音,嬴政压下突如其来奇怪的想法。又不是不能再听他说话了,为何突入会冒出这样的念头?还好最后及时压下,却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回答。
              韩非斜眼看了沉默的嬴政一眼,微微一笑,转头将话题引向这巍巍阿房:“这廊腰缦回,檐牙高啄;各抱地势,钩心斗角,端是精雕细琢了,怕是公输家的杰作吧。长桥卧波,复道行空,覆以白雪,耀耀其华,天下也再难现此盛景了。”
              这是为你而建,你喜欢就好。不,不对,阿房开始修葺的时候。。。他。。。韩非。。。。韩国。。。。。。。
              嬴政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目光紧盯着仍在前行的人,想跟上去,脚下却像生了根一般,无法挪动分毫,等下,等一下!那人却仍不停向前,明明脚下已无路,那人却凌空踏步,似有无形阶梯,托着他越走越高,映衬的白雪的反光,紫色的身影越发朦胧透明。
              不,别走,别走,留下来!嬴政焦急的张开嘴,想呐喊,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淡薄的人影似乎听到了嬴政的心声,转身,清明的凤眼,含笑的朱唇,定定的看着嬴政,忽而一笑,垂眼低头躬身一礼:“谢陛下错爱。”
              “陛下,早朝的时辰到了,请更衣。”
              得见此人与之游,死无恨矣!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5-03 09:38
              收起回复
                囚秦
                被囚于秦,还是使秦为囚?
                李斯摸了摸怀中揣着的酒,整整衣袖,示意门卫打开牢门。
                石门内的人听到动静,保持着提笔的姿势扭过头来,看到是他,露出一抹笑来:“师弟,你来了啊,快来坐。”
                那人丝毫没有成为阶下囚的阴霾,在这阴暗的囚室中,依旧华衣鲜亮,神色一如既往的明媚。
                “师兄”李斯进门行了一礼,然后也毫不介意囚室的肮脏,揽衣坐在那人对面。看到囚室中唯一一张几案上,放着一卷摊开的竹简,上面墨迹未干。
                “这是……?”
                “啊,这个啊,是我对权势的一些看法,正好师弟你来了 一起看看吧~”
                韩非毫不避讳的将竹简推到李斯前面。
                李斯没忍住看了一眼,便不自觉的全部看完,然后就如同在桑海时一般,两人讨论起来。与其说是讨论,不如说是韩非的布道,他的观点,他的眼界,他的高度,提纲挈领,一气呵成,李斯如海绵般吸收着。直到说到韩非未写完的部分,李斯才蓦然惊醒,他来的目的。
                “呀呀,师弟,你居然没带酒来”韩非遗憾的感叹,“于友论道,无美酒相佐,总是不够尽兴啊”
                暗暗摸了摸怀中酒瓶,李斯看着未完的竹简,道:“师兄赎罪,只是你这刚被陛下关起来,就在牢中饮酒,怕是……”
                “唉”韩非也是一叹“可惜了,前天赐下的美酒我还没喝呢,不知道回头便宜了谁了。”语气中却毫无阴暗之色,仿佛只是平日里的随口一句。
                李斯却一惊,此次将韩非关进监狱,可算是多方努力的结果。毕竟现在陛下和韩非的关系不同一般。其他人不知道,但毕竟瞒不过贴身保护陛下的影密卫和贴身侍从出身的罗网,还有他这个宰相。
                如果韩非只是个以色事人的娈宠也罢,偏偏他才惊天下,见识过人,而他的法,他要求的公平,触动了多少人的利益,他对陛下的影响越大,忌惮他的人就越多。多方的勾心斗角利益交换,终让陛下一怒之下将韩非打入大牢。这是除掉韩非最好的时机!
                但是……暂时……且让他多活两天,写完这篇在下手不迟
                压下心惊,李斯不动生色的说道“陛下只是一时之气,等消气了,定会将师兄放出去的”
                “怕是有人等不到了啊”韩非叹声到
                李斯一惊之下抬头去看,却见韩非神色如常,不知这个“有人”,是指他自己还是……
                “怎么会,陛下生气也不过一两天的事罢了”
                “可是,我可能会让他气很久呢”韩非回头一笑,看向李斯
                “师兄,还请师兄慎言,那毕竟是陛下”
                韩非收敛笑意,低头一叹“说的是呢”
                “喔?让我气很久?看来你竟仍不知悔改?”门口传来不辨喜怒的威严声音。
                “参见陛下”
                “参见陛下”
                韩非和都起身行礼
                嬴政却不叫起,径直走到韩非身前,俯视着他“你是不是仍然坚持存韩?”
                韩非静默一刻,抬头“陛下,臣要说的话,已具在奏折中,这是臣的看法,也是现在对大秦最好的选择。”
                嬴政气极而笑“对大秦最好?还是对韩国最好?都说远交近攻,韩非你却让朕舍近求远去攻赵国,这是对大秦好?”
                “陛下,现在韩国难道还有成为对手价值吗?上善伐谋,不战而屈人之兵方为上策。且虽秦国是六国最强,然以一敌六,每分国力,都应当发挥它最大价值。”
                “最大价值就是去打赵国?好让韩国趁虚而入?”
                “陛下,我保证韩国不止不会攻秦,反而还会不攻自破,自动请降”
                “你保证?你认为我会相信?”
                韩非垂下眼,“是啊,你不信。”
                嬴政闻言,如被刺了一样突然暴怒起来,指着韩非“你!你!你!”狠狠踹翻了案几,拂袖而去。
                李斯从头到尾大气不敢出的看完整场戏,他怀疑陛下根本就没看到他。此刻,他看着垂着头的韩非,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师兄这又是何必?”
                韩非直接转为跪坐,抬头一笑“看起来,今天不能和师弟继续了”
                “无妨,改日我再来看师兄,只是师兄也当好好想想才是,事有所为,有所不为”
                “是啊,有所为,有所不为”韩非目光飘远,不知在想什么。
                李斯见状,只得拱拱手离开。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5-03 09:39
                收起回复
                  接上篇
                  第二次来到大牢,是在两天后,据说那日陛下愤而离去,连续两天,朝堂上的气氛都紧绷而凝重,而陛下确实是在攻韩还是攻赵这个问题上,迟疑了。这无疑加剧了群臣对韩非的忌惮。
                  不能再等了,韩非就算离了陛下,影响力也一点不减!此后,秦国必为韩非所控,再无他人立锥之地!
                  十几年后,李斯回想起来,才发现当时自己的天真,秦国,或者天下,早已被韩非纳入掌中,他的死,无疑加剧了对秦王的掌控!而自己为了权势地位,也确实将韩非的法,贯彻到底!
                  而在当下,李斯还只是对韩非这个人存在顾忌。只想尽早除去。
                  然而在牢外,就被卫兵拦住了。
                  “宰相大人,陛下在里面。”
                  “哦?”李斯心里一动,不知这次韩非是否还会劝陛下缓伐韩?陛下是否会被说服?“陛下可曾说过不许人再探视?”
                  “这。。到是未说。”
                  “烦请带斯前往,到囚室外通报陛下即可,如果陛下不许,斯自会离开。”靠近了,就有机会听到他们的谈话。
                  门卫对视一眼,其中一人站出来说:“好,请大人随我来。”
                  转弯来到囚室前,却发现囚室门半开着,
                  “启。。。。”卫兵还未说完,就见嬴政扭头爆喝:“滚!!”
                  “碰!”囚室的门被狠狠关上。
                  虽只是短暂一撇,然而李斯也已看清里面的情形:韩非被双手高高吊起,身形都被陛下遮住,只在陛下颈脖的空隙处,露出被散下长发遮住的半点紧咬的红唇。
                  李斯心头一跳,一直都知道韩非容颜无双,然而他的才华太过耀眼,直到刚才的惊鸿一瞥,竟让他也有了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难怪陛下沉迷如此!这人,真的留不得了!
                  第三次来到囚室,已是七日之后,嬴政有事需离开咸阳三天,这次,他顺利见到了韩非。
                  韩非依旧坐在案几前,衣着不似第一次见时的鲜亮,褶皱遍布,也未再梳起发髻,而是将长发松松系于身后,然而韩非的神情一如既往的淡然。李斯不免想起上次看到的紧咬的红唇。
                  “师弟,你来了。”韩非淡淡的招呼。
                  “师兄。。。。”
                  “这次可带酒来了?”
                  “这。。。。。。”李斯一时有点犹豫。
                  “又没带?”韩非脸上是不掩饰的失望
                  “带是带了。。。可是,如果陛下。。。。”
                  “在那在哪?快拿出来!”韩非的神情一下子就明媚了起来。
                  “师兄!”李斯突然有点生气,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
                  “好吧好吧,我拿这些书简换你的酒,总行了吧,不让你白带。”韩非漫不经心的一指身后的几卷竹简。
                  李斯扫过一眼,突然无名火起,从怀中掏出酒壶,一把摔下。转身就走。
                  “哎哎哎,这是怎么了,师弟,师弟。。。。。”韩非还在身后叫他,却被石门所拦。
                  出了囚室,听不见身后的声音,却突然又后悔起来,那毒药,并不好寻。为了不露破绽,喝下后不会立刻毙命,反而毫发无损,直到七日后突然暴毙,但看起来会像心疾突发。可却让自己刚才摔没了,再要寻来,怕要费上不少时日,届时,陛下应该已经放韩非出来了吧?到时候俩人同吃同寝,再要下手,怕是不易。
                  怎么就一时冲动了呢?
                  “大人,大人请留步。”身后传来卫兵的声音。
                  “何事?”李斯回身,看到卫兵手上捧着几卷竹简。
                  “韩非大人让将这些书简给您,说您会有用。”
                  “。。。。。。”李斯沉默片刻,还是无法拒绝,示意身旁下人接过,转身离开。
                  然而当晚,就传来消息,韩非暴毙牢中!死状奇特,疑似阴阳家的六魂恐咒!
                  嬴政第二日上午就赶回了咸阳,韩非的尸身也被一并带入宫中。而后罢朝三日,宫中竟一点消息也未传出。群臣惶恐,不知所措。
                  三日后,李斯被召入宫中问询,面对面无表情的嬴政,李斯第一次感觉到了何为帝王威严,李斯不担心酒会被查出问题,那毒只要未被人饮用,未到毒发,根本无法查出。就算毒发,如不是见识过得医者,也会误判为心疾。然而在帝王犀利的视线下,仍不由得阵阵心悸。
                  “他将书简给了你?”问完李斯与韩非最后见面的情形,沉默良久,嬴政突然又开口
                  “是,臣这就让人送来给陛下。”李斯听不出嬴政的意思,谨慎的回答道。
                  “。。。。。不必,你退下吧。”
                  李斯退出宫室,已出了一身冷汗。
                  嬴政回到寝宫,赵高就守在门外。这三日,于群臣只是惶恐终日,于内廷,却是腥风血雨,任何想往外传递消息的,均逃不过人头落地,且一连一大片,连影密卫头领,都换了人选,新头领听说叫章邯?而罗网也伤残大半,唯一庆幸的是,赵高自己并未过深的参入囚非之事,险险逃过一劫,却也被处以重罚。
                  挥退众人,嬴政看着床上躺着的人,他面容平静,如同睡着了一般。想起御医说的话:“公子非身中六魂恐咒,本该立刻毙命,但他体内有另一种毒药,此毒霸道无比,中者绝无生机,但是却正好与六魂恐咒相克,因此到让公子非留的一息。然则这一毒一咒,均是狠辣无比的杀人利器,公子非又毫无武功内力,两者相冲相克,给他造成了很大的损伤。所以虽然留有一息,却也只有这一息了,若想痊愈,非长生不老、起死回生之妙药不可”。
                  也好,如此也好,他,终于不会再反对他了,他终于不会再惦念他的韩国了。他,终于可以毫无牵挂的留在他身边了。如此,甚好!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5-03 09:40
                  收起回复
                    【十四年,非死云阳。韩王请为臣。】—《秦始皇本纪》
                    韩国果然不战而降,韩非未醒。
                    【十六年九月,发卒受地韩南阳假守腾。初令男子书年。魏献地於秦。秦置丽邑。十七年,内史腾攻韩,得韩王安,尽纳其地,以其地为郡,命曰颍川。】—《秦始皇本纪》
                    秦灭韩,韩非仍未醒。
                    【尚采不死药,茫然使心哀】—李白《古风秦王扫六合》
                    多年前,伐韩,请韩非入秦,从此,韩非未能离开秦国一步。
                    多年前,初见秦,从此,秦国再未能离开“法”哪怕一刻。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5-03 09:43
                    回复
                      使秦为囚,秦统天下,天下进入名为“法”的网中!自此,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流沙聚散,补疏拾漏。法为规矩,法为准则,法为天下每个人必守之道!公平,公正,刑过不避大夫,赏善不遗匹夫,天地之法,执行不怠!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5-03 09:45
                      回复
                        end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5-03 09:45
                        回复
                          不过瘾呀,大大,写的很好啊。


                          IP属地:浙江来自手机贴吧15楼2017-05-03 15:29
                          回复
                            好文


                            IP属地:内蒙古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6-05 00:45
                            回复
                              大大好文笔
                              QAQ


                              IP属地:北京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6-17 00:1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