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非吧 关注:2,179贴子:9,266
  • 9回复贴,共1

【授权转载】【历同/天九】春风何事入罗帷,作者:长袖挥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5-20 22:37回复
    例行碎碎念:
    来自韩三岁的糖
    有点懵逼有点腻
    六魂恐咒有…

    秦宫的夜,静谧无声,红烛的光燃在浓稠如墨的无边黑暗里,晕出一方带着些微暖意的亮色。轻微的爆裂声后,一两缕灯芯烧焦的气味倒也似给这彻骨的冰冷添上几分温度。
    风是肆意的,轻拂起温顺低垂的纱帘。
    床榻之上苍白瘦削的素衣男子,殿中暗沉锋利的玄色身影,静默在黑暗里的神秘女人,天蓝的纱无声垂下恰好遮住那一双轻轻阖起的眼眸,十指轻捻成兰,几簇幽蓝火苗在空中渐次亮起,微弱的颤动似奄奄一息的生命体征。
    纯净澄澈的气息探寻着灵台每一处,顺着每一丝细微的脉络在周身游走。
    半晌,幽蓝火苗隐没于黑暗之中,轻纱遮掩之下的眼眸缓缓睁开,瞳里如一汪深潭,如其主声音一般清越。
    “公子性命暂且无虞,愿阁下早作筹谋。”
    “还有多久?”君王的声音有些低哑,沉沉地压得人透不过气,与这秦宫雪夜一般无二。
    “至多一月,否则灵力微薄,日渐消散,便是天地茫茫,重逢无期。”
    嬴政眉峰一凛,猛然睁眼,有些怔忪,似是喃喃道:“不知有何法…”
    “阴阳家有秘术,名曰牵丝,于极阴之日月圆之时,饲之以血,引之以咒,聚其三魂,凝其七魄。三日一过,便可如牵丝傀儡,其主之命莫不从。”
    月神淡淡说着,抬眸看了嬴政一眼,“只是此咒凶险,稍有不慎便神形俱灭,望阁下三思。”
    君王面色阴沉,捏紧了拳头沉声道:“那便如此。”
    闻言,月神起身,一身蓝裳如海水漾动。
    “五日后月圆,需阁下以鲜血献祭,方可引咒。”话音方落,身形便如幻影一般闪现至殿门口,回头望了一眼,便消失无踪。
    嬴政在桌前立了许久才挪到床边,双眼牢牢锁着沉睡的人,目光灼灼仿佛要将对方生吞活剥。
    “区区一介客卿…也想擅自抛下寡人?”
    嬴政几乎咬牙切齿地低声道。
    若不是韩非身上布满暗红狰狞的脉络,便能感觉到君王用尽力气仿佛要让他窒息的拥抱,然而此时此刻,他只被人轻柔地搂在怀里,头靠在对方肩上,除去面色苍白之外,与平日熟睡的模样别无二致。
    少了几分戒备的模样终究还是让嬴政软了心肠,不再说话,只是抬手在他眼角眉梢一遍又一遍地描摹。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5-20 22:38
    回复
      引咒之后,嬴政不眠不休在床前守了三日,眼下熬出一圈青黑。
      原本意气风发的秦王忽然消瘦下来,一不留神靠在床边睡了过去,醒时却见床上那人分明睁着眼,双眸无焦愣愣地盯着头顶青色的帐子。
      “韩非!”不知是气是喜,嬴政一把扯起睡了太久的人紧紧拥住,庆幸他终究是熬了过来,却又怨他醒得这样迟。
      但他的拥抱并未得到哪怕是推拒的回应,韩非任他抱着,眼里蒙着一层化不开的雾。
      嬴政也察觉到他的反常,松开他时他正低着头,视线落在嬴政的衣袍上。
      “韩非。”嬴政握住他的肩,唤了他的名字。
      韩非慢慢抬起头,对上嬴政的双眼,许久,眼眸轻轻眨了眨。
      “…过来。”看着那双眼,嬴政不由得柔和了语气。
      穿着素白寝衣的青年缓缓挪到他面前,仍是一动不动地瞧着,歪着头似有些好奇,然后乖顺地被他揽入怀中。
      抱着他苏醒不久的韩非,嬴政忽地心间一松,即便此刻他心智不全,但无论如何还是回来了,而总有一天一切都会变好,他们还会回到以前秉烛相谈的时候,那个人谦和有礼,却又有些不可一世。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5-20 22:39
      回复

        虽是以阴阳秘术重获新生,韩非的心智却是如总角孩童,衣食住行皆要人亲力亲为,照顾打理着。将韩非交给他人嬴政自是不放心的,索性让韩非与自己同住一宫,方便自己照顾他,也顺便…借看护之名做点别的。
        韩非入狱是年末大雪纷飞时候的事,待他醒来身体基本恢复时,已是第二年的初春。因春日启耕,嬴政的事务格外繁忙,他在案前批阅奏折,韩非便静静地坐在窗边的软榻上,支着下巴看着窗外,眉梢轻轻凝蹙着,紫色的发带在晨风中飘飞,依稀是往日高华的风姿。可等你轻声唤他,他应声回过头时,便可看见眼里的那一分茫然,三分空洞,全然不像往日那个神采飞扬的韩国公子。
        铜漏中的沙粒尽数流逝,便有秦姝步履婆娑,埋头默默地将饭菜一一端了进来,放在韩非面前的方桌上。韩非则是有些好奇地偏头看着她们来了又去,眨眨眼,末了又看向刚放下朱笔的嬴政。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5-20 23:01
        回复
          “用膳了,非公子。”君王卸下一身沉重肃穆,笑叹着起身,让他一双黑白分明的桃花目盯上这许久,纵是定力再好也有些招架不住。
          向窗边走去,却并未在韩非对面落座,而是整了整衣袍,直接挨着韩非施施然坐下了。后者感受到他的温度,也下意识往他身侧挪了挪,紧紧地靠着他,一如稚子依赖双亲般依恋信任,嬴政也不觉奇怪,这月余一直是他没日没夜照顾着韩非,早已习惯了如此亲密的朝夕相处。
          “想吃什么?”嬴政拿起筷子温声问他,韩非却难受地皱起了眉头。
          方桌之上摆开的佳肴一应是清淡精致的菜色,只因韩非身体有恙,嬴政也跟着近一个月未怎么沾油星,他还没说什么,眼下这祖宗倒是要跟他抱怨开了,一副委委屈屈又不肯开口的样子,嬴政一时好气又好笑地看着他。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5-20 23:03
          回复
            “卿沉疴待愈,寡人只能如此,”说着捏了捏有些消瘦的脸颊,话里哄骗意味明显,“暂且将就将就吧。”
            言罢正欲夹菜,手却是抬不动,一低头,原是暗红绣文的宽大袖口被人扯住了。
            “好好好,待卿痊愈,寡人便带你回新郑,到时卿所爱何物,寡人一概不问,如何,可满意了?”
            衣袖上的力道这才慢慢松开,韩非也张嘴咬下嬴政喂过来的一颗莲子,清甜的味道随着咀嚼在舌尖化开,弥漫整个口腔,让韩非轻轻吸了口气。
            “甜…好吃。”
            慢慢咀嚼完一颗莲子,韩非有些迟钝地开口,声音细微,因长时间未发声而有些沙哑。
            “那便好好吃,若是再像早上一样,以后便没这莲子了。”莲心都是他特意嘱人剔除过的,如何还能苦?
            韩非看着嬴政,又是一阵说不出的委屈。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5-20 23:04
            回复
              午膳意料之中地结束在小半个时辰后,嬴政本想哄韩非入睡后再起来看书,可今日韩非却是说什么也不肯让他走,拉着袖子一定要人陪。嬴政无法,只得取了王冕脱下外袍,躺在他身侧小憩。昔日自己不惜重兵伐韩,不过是仰慕他惊才绝艳,欲携手以强秦,日里夜里相谈的话题几乎都是天下之法,家国之事,而眼下韩非这副模样,于秦国来说几乎毫无用处,他却比往日更耐心细致,也不愿拒绝这人的要求。
              韩非大约是倦了,将头靠在嬴政胸口,乖乖闭上眼睛,一只手却悄悄攥住了嬴政的袖口。
              燕草碧如丝,秦桑低绿枝。
              静默良久,耳畔的呼吸平稳绵长,嬴政才无奈地笑出声,覆上他拉着自己袖口的那只手,将修长白皙的手指舒展开,握在掌心轻轻摩挲。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5-20 23:05
              回复
                他还记着那晚月神说的话,待其苏醒,便如牵丝傀儡,其主之命莫不从。想着刚才某人闹别扭的模样,嬴政不由得怀疑起这话究竟有几分可信。一边想,一边就侧身将熟睡的韩非搂进怀里,闭上眼难得安心地入眠。
                再醒时,窗外已是淅淅沥沥下起一场春雨,庭院中弥漫着微凉的水汽,雨水顺着瓦檐滴在廊下积起一洼水,明净澄澈,可见水中圆形的小石子。其实这咸阳宫已多少年了,初建成时檐下的土地仍是平平整整,只是日子久了,雨下过一场又一场,那些原本平坦的地方便整齐地相间排列着浅浅的土坑,还有那些光滑圆润的小石子,也许多少年前也曾棱角分明。也许世间事就是如此,在日复一日的平淡中被看似微不足道的某一件事悄悄改变着,就如这一洼浅浅的水坑,等哪日它忽然之间闯入视线时,你才会发觉,原来秦川的雨也是这样不舍而多情。
                嬴政回国继位时不过十三岁,年少却对身边的一切保持着超乎年龄的怀疑与警惕。一转眼十多年都过去了,王座上的磨砺让他从稚嫩青涩变得老练沉稳,城府如浩瀚汪洋深不可测,却也慢慢学会了放下那些无谓的执拗与高傲,妥协着将一个人藏进心里最柔软最不设防的位置。
                不是什么贤君明主 也不是什么忠臣良将 他只想要这一个先生 。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5-20 23:06
                回复
                  end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5-20 23:06
                  回复
                    政非甜蜜蜜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5-21 08:47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