鹊白吧 关注:365贴子:1,511

鹊白小段子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吧里粮太少,我来发个粮。
这里白衣,刚来鹊白吧的家伙
在下目前在白鹊吧里晃悠,但最开始我是站鹊白的!只可惜鹊白粮太少被掰成了白鹊党。
在下最开始站鹊白的时候,还没有鹊白吧,没想到现在鹊白都有这么多的人关注了
对了,更的时间可能有点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5-30 11:51
    所有人都在奋笔疾书,没有人说话,考场里只有“刷刷”的笔划过纸面的声音。
    秦缓把笔放在桌子上,落笔的声音在考场内格外的刺耳。
    作为理科学霸,这场生物考得不要太轻松。
    伸了个懒腰,刚准备最后检查一下答案,就被一个纸团打了脑袋。
    往四周看了一眼,考生都在埋头答题,只有一个家伙正在对自己挤眉弄眼。
    哦,他们班的李白。
    虽说是同一班的,但秦缓和李白从没说过一句话。
    秦缓这人按他们班同学的话来说就是“高冷的理科学霸”。至于为什么不是“高冷的学霸”,那是因为秦缓偏科,他的文科差到掉渣。
    李白按女生来说是“帅炸天的文科大神”,按男生来说是“混社会的理科渣”。
    对,和秦缓恰恰相反,李白文科好,理科差。而且秦缓是众人公认的好学生,李白则是称霸王者学校的痞子。每天都和韩信刘邦孙悟空把风纪委员狄仁杰气的到处丢令牌。
    此时李白向着秦缓丢纸团,还一直用眼神示意,其企图是个人都知道。
    秦缓抬头看了一眼,发现监考老师正在打瞌睡。便低头撕了一片纸,把答案写在上面扔了回去。
    都是同学,就帮一下好了。
    李白接住纸团,对着秦缓比了一个赞的手势,就埋头抄起来了。
    秦缓微微侧身,用手撑住自己的头,看着李白的呆毛在那随着风轻轻摇动。
    嗯,挺可爱的。
    考完试,晚上放学回家,秦缓在路过一个小巷子时,被人堵了。
    “秦缓是吧?理科学霸是吧?老子最看不惯你这种人了!”
    一群混混拿着小刀,不停地晃动着。明晃晃的刀面让秦缓沉了眸子。
    他知道,多半是一群理科差的混混被今天的考试打击了,想找个成绩好的出气。
    不过,真当他只是成绩好吗?真当他好欺负?
    秦缓觉得好笑,刚准备出手便听见一声“住手!”
    一个人站在小巷子的入口,一袭白衣在黑夜里十分醒目。
    “妈的!你是谁?赶紧滚,别多管闲事!”一个人骂骂咧咧的,却立马被领头的人拉住了。
    “李白?”领头的人有些不可置信。
    来人走近,借着微弱的灯光,所有人看清了那张精致的脸,是李白无疑。
    “既然是白哥说‘住手’,那兄弟们就先撤了。”领头的人毕恭毕敬的。
    开玩笑,李白可是王者学校四大校霸之首,其战斗力不是他们这些小虾米能敌的。
    一行人准备离开,却被一柄长剑拦住了去路。
    “吓到了我的人,还想就这么走了?”
    李白勾起一个嗜血的笑容,随即出手,惨叫声在小巷里此起彼伏。
    ……
    秦缓家里——
    李白坐在床上,秦缓拿出医药箱给他包扎伤口。
    刚才打混混的时候李白没有用剑,倒是那些混混用刀在李白身上划了许多伤口。好在都不严重,只是些小伤口,不深。只是这样子让李白去不了医院,也回不了寝室了,只能跑秦缓家借住一晚了。
    咳咳,李白是住校生,今天是偷跑出来的。平时他也会偷跑出来浪,到了时间才会回到寝室,但是这次却回不了了。
    秦缓把血迹搽干净,然后用酒精给李白的伤口消毒。期间李白疼得呲牙咧嘴的,不停地叫着“嘶,疼啊!”“小医生你轻点。”“停停停!”“谋杀啊!”
    秦缓默默地听着,手上的力道小了一些。
    消完毒,便是上药;上完药,就开始缠绷带。
    李白受的伤都是那种划了很长的伤口,普通的创可贴根本hold不住,只能缠绑带。又因为李白受伤的地方基本上都是在腹部和背部,而且是凌乱分布的,整得秦缓不得不用绑带把李白整个上身包住。
    不知道的,还以为李白受了多大的重伤呢!其实就是一些小伤口。
    秦缓给李白缠着绑带,低着头来了句“谢谢。”
    正各种不舒服的李白停止了动作。
    诶?秦缓居然主动说话了?!
    “谢谢你救我。”见李白没反应,以为是自己的声音太小,便又重复了一遍。
    虽说他自己也可以搞定那些混混,但李白是为了帮他而受伤的,感谢李白也是应该的。
    “不,不客气。”李白抓了抓头发,有些不好意思。
    “但我什么时候是你的人了?”秦缓抬头,直视李白,平静的眸子里看不出喜怒。
    “咳咳,你给我扔答案,我自然把你当做我的人了。”李白有些尴尬。
    “哦。”秦缓恍然大悟。
    这样吗?还真是单纯呢。
    ……
    后来秦缓和李白就成了好朋友了。这情况惊呆了一个班的人。
    exm?高冷秦缓和痞子李白成了好朋友?开玩笑吧?
    一群人表示:不信。
    但后来看见李白拿着秦缓的物理作业抄得不亦乐乎,秦缓在李白的监督下背语文课文,就信了。
    感情这两人是准备强强联手了。那还要不要人活了?本来两人就各有擅长的科目,这会子还准备全能发展?
    吃瓜群众表示:我们内心苦,但我们不说。
    腐女则表示:嘿嘿,这两个人肯定是一对。
    一天上自习课,秦缓和李白坐在一起。
    因着下课便要收理科的作业,而李白刚好所有的理科作业一个字都没动,所以李白只好求助秦缓了。
    “小医生,江湖救急啊!”李白碰了碰秦缓的胳膊。
    本以为那人会像往常一样直接把作业递给他,却没想到秦缓把作业拿在手里,对着他勾唇一笑。
    “抄了我的作业,就是我的人了。”
    一霎时,李白的脸和耳尖都红透了,心脏也仿佛快要跳了出来。
    “好。”李白低下头,接过了作业。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5-30 11:51
      扁鹊,姬姓,原名秦缓,字越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5-30 11:54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5-30 12:00
          怕有小天使不知道秦缓是谁,所以跑来解释解释(好吧,我只是跑来水个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5-30 12:03
            @昵称神马随便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6-01 00:27
              好吧好吧,我知道了,尽量甜掉你的牙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6-01 00:28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7-06-01 00:49
                  dd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1楼2017-06-01 20:23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6-03 08:08
                      各位小天使,你们吃玻璃渣吗?在下一般不发玻璃渣,但无奈今天上课的时候开了这个脑洞。同时还有一个甜甜的脑洞。现在问题来了,我是发糖呢,还是发虐呢?
                      (ps:没人回答的话,在下就不发了,在下写其他贴的小段子去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6-03 13:43
                        上、
                        明媚的阳光透过窗户斜斜地照进房间里,天蓝色的窗帘随着微风,在阳光下划着美丽的弧线。
                        房间里一尘不染,且没有多余的杂物,十分的整洁。
                        此时,在靠墙的床上正坐着一个年轻的男子。
                        男子有着一头栗色的短发,和足够让全天下的女性为之尖叫的脸庞。他穿着白色的宽松衣服,手里拿着笔,在本子上很有节奏地滑动着。
                        “扣扣。”几声轻微的敲门声响起。
                        “请进。”栗色头发的男子放下笔,微笑着看向门口。
                        “咔。”一个高挑的身影走了进来。
                        来人也是一个年轻的男子,一头黑色的短发中有一簇刺眼的白发。男子看模样和床上的人年龄差不多,颜值也差不多。
                        “我来例行检查。”黑发男子扬了扬手中的病历本,清冷且带着磁性的声音在房间中响起。
                        “嗯,我准备好了。”栗发男子合上手里的本子,放在一旁。然后缓慢地将身子移到了床沿,两条纤细的腿吊在半空中。
                        秦缓拿着听诊器走到床边,开始了每天的例行检查。
                        李白看着秦缓把听诊器在自己的身体上滑动,从心脏到腹部。
                        听诊器还是一如既往地温暖,没有让李白感到一丝的不适。显然,这个听诊器刚才一直被秦缓刻意温暖着。
                        两人都没有说话,阳光照在他们的身上,温暖且温柔。
                        许是太熟悉这个过程了,让李白觉得有些乏味,他便不由得看向窗外。
                        因为李白的房间在2楼,所以他毫不费力地就看到了窗外的大好春光。
                        窗口是一大簇开得正艳的桃花,粉红色的花瓣重叠在一起,配着嫩黄的花蕊在不停地散发着芬芳;远一些是几颗挺拔的银杏树,浅绿色的树叶在阳光下闪着光。
                        “天气真好,缓,你带我出去走走好吗?”李白转回头,冲着秦缓笑着。笑容温暖得就和阳光一样。
                        “嗯。”秦缓轻轻地点了点头,取下身上一系列的检查工具,然后伸手将李白横抱起来,放在了一边的轮椅上。
                        一年前,李白患了一种病,这种病让李白随时都可能会因为力气耗尽而休克。这一年来,李白的这个病越来越重,就连秦缓也只是能控制病情,不让病情继续加重。
                        半年前秦缓第一次被请到这里给李白治病时,李白还很有活力地和他开玩笑,说等他病好了,他还要去给喜欢他画的小天使们爆更呢。
                        他是一名画家,平时画一些漫画,但他画的最好的其实是国画。点点水墨丹青,他能绘出无限江山。
                        第一次见面的那天,李白给秦缓画了一个肖像画。是漫画的Q版风格,十分的可爱。
                        那张画是画在一个素描本上的。李白特别宝贝那个素描本,谁都不许碰。秦缓也只见过上面的一幅画,也就是他的那幅肖像画。
                        ……
                        秦缓推着李白走在小道上,片片花瓣时不时地从树上飘落下来。
                        秦缓慢慢走着,李白静静看着。
                        忽的,轮椅停在了一棵桃树下。
                        “缓?”李白开口,带着一丝询问,却没有转过头。
                        “我……要离开几天。”身后那人略带踌躇地开口。
                        “去哪儿?”
                        “c市,那里有关于你这个病的消息。”
                        “去几天?”
                        “三天。”
                        “那就去吧,不用担心我。我的病已经稳定了。”李白转过头,仍是温暖的笑着。
                        “等我回来。”秦缓走到轮椅前,俯下身子抱住了李白。
                        李白也立即回抱住了秦缓,闭上眼睛,无声地一叹。
                        对不起,缓,永别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6-06 14:23
                          在下好像说错了,不是玻璃渣,而是刀子别打我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6-06 14:24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6-06 20:22
                              楼主加油⁽⁽ଘ( ˊᵕˋ )ଓ⁾⁾喜欢扁鹊,奈何写的人不多。。自己也不会写,,完全不够看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6-13 0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