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荣耀同人吧 关注:233,409贴子:4,308,467

原创各cp小段子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主白鹊,副信庄,还有其他cp的。对了,鹊白吃不吃?
这里白衣,不算新人了,也不是老司机哈
文大多数是糖,也会有刀子,清水向,所以没肉
在下是理科生,所以文笔一般,有ooc,求别喷
镇楼图是在下喜欢的cp们,2楼放审核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6-15 13:4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6-15 13:45
      3楼食用说明?
      1、前面会发一些在下发过的白鹊小段子,看过的小天使不要惊讶,这个帖子是在下的小段子汇总
      2、主白鹊,副信庄,还有鹊白等其他cp,镇楼图上的cp可能都会写
      3、更新不定,但一周至少一更,不更新的话,在下会请假的
      4、在下一般不弃坑,弃坑的话一定是发生了很大的事,所以看文的小天使可以放心
      5、不知道说啥了,但在下的强迫症让我整出了个第五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6-15 13:51
        先开更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6-15 13:52
          白鹊
          一大早,李白又跑扁鹊的医馆去了。
          “小神医,我来了!”推开门,却发现扁鹊并不在屋里。
          应该是去采药了。李白想到,却突然闻到一股十分香甜的气味,就像小神医为他酿的桃花酿的气息。
          循着味,李白把目光锁定到了桌子上的那个瓶子上。
          瓶子是扁鹊平时拿在手里的那种玻璃瓶,但是和一般的瓶子不同的是,里面的液体不是绿色的,而是无色的。
          拿起来闻了闻,一股花酒的气味扑鼻而来。
          “果然是小神医给我酿的酒呢,”李白笑得一脸**,“唉~小神医还是喜欢把什么东西都装瓶子里,这样喝酒多不方便啊。”
          说着,就把瓶子里的酒一饮而尽了。
          突然觉得有些困,李白认为是自己今天起太早了,也没想太多,往软榻上一躺就睡了,直至扁鹊把他叫醒。
          “唔?小神医你回来了?”李白迷迷糊糊地开口,却突然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不对,有些尖,就像女生一样!
          猛的坐了起来,胸前的怪异感让他一下子就懵了。
          不可置信地往胸前一摸——软软的!李白的脸瞬间一阵红一阵白。
          抬头看扁鹊,却发现平时一脸禁欲的小神医此时居然面色潮红,还流着鼻血!
          李白觉得这个世界玄幻了……
          “小神医,我怎么了?”声音柔柔的,让李白想自尽。
          “你喝的那个是我新制的性转的药。”扁鹊按了自己几个穴道,不动声色地把鼻血止住了。
          “啊?那还能不能变回来?”
          “不知道……唉~谁叫你乱吃东西。”扁鹊的语气里满是无奈。
          若是放在以前,李白这会儿一定已经被扁鹊打残了。但现在,扁鹊对着女版的李白,真的是一句重话也说不出来。
          “难道我要一辈子都这样吗?”李白哀嚎,眼角带着泪水。
          “其实,这样也挺好的。”扁鹊看着梨花带雨、倾国倾城的李白,眼里满是柔情,“我想护你一辈子。”
          李白看着突然告白的扁鹊,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受。
          他一直都在追求扁鹊,一直都希望自己能和他在一起,一直都希望扁鹊能答应他,但是……扁鹊这会儿突然的告白,他却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开心。
          “果然,神医大人还是喜欢女子吗?”李白苦笑,心痛的感觉让他说话都带着颤音。
          “承蒙神医大人的厚爱。可在下如今虽是女子,但在下相信自己总有一天会恢复男儿身,还是请神医大人另找一个真正的女子吧。”李白低着头,不想让扁鹊看到他的眼泪,也就没有发现扁鹊变了神色。
          刚想起身,就被扁鹊重新压回了软榻。
          若是比力气,这会子的李白还真不是扁鹊的对手。
          “李、太、白,”扁鹊几乎是咬着牙说出这三个字,一直都是面无表情的他,如今却是动了怒,“你以为我说的‘我想护你一辈子’只是因为如今你是女儿身?你以为你一直在我身边徘徊我却没有动心?你以为我不喜欢你?”
          沉默寡言的小神医一下子讲了这么多的情话,李白表示他有些方,要缓缓。
          “我告诉你,我喜欢你,不管你是男是女!”
          扁鹊直视李白的眼睛,眼睛里的认真让李白怀疑他是不是在做梦。
          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痛的感觉不要太爽。
          相信这是真的之后,李白轻笑一声,便搂住扁鹊的脖子,准备去吻扁鹊。
          还没吻到,一股异样的感觉从身体的内部扩散出来。
          并不痛苦,反而有种温和舒服的感觉。
          李白舒服地眯了眯眼,等这种感觉散去后,他发现自己恢复了男儿身,而撑在他身上的扁鹊则是一脸懵逼。
          扁鹊刚才被女版李白的那一个轻笑给迷住了,等回过神来,就发现身下的人变回男儿身了。
          扁鹊:诶?exm?
          还没等扁鹊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便感到一阵天旋地转,然后他被李白压住了。
          “小神医,刚才说的话,可还算数?”李白笑着看着扁鹊,一双桃花眼微勾,魅惑众生。
          “不算。”扁鹊把脸埋进紫色的围巾。他已经恢复到面无表情了,只是耳朵和脸都泛着红。
          “噗嗤!小神医真可爱。”李白抱住扁鹊,一脸的幸福与满足,“小神医,在下心悦你。”
          “我知道。”扁鹊紧紧地回抱住李白,“我也是。”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6-15 13:52
            白鹊
            李白无所事事地趴在医馆的桌子上,棕色的呆毛随着风左右摇动。
            他已经有一周没看见小神医了。
            那天早上他来医馆找小神医,却没见着人,只有桌子上留有一张纸条,那是扁鹊留给他的。
            纸条上说,扁鹊他要和太乙真人去参加炼金师竞赛,叫李白不要去找他,守好医馆,他不久就会回来。
            那个太乙真人,李白是知道的。
            那家伙成天带着一个会说话的炉子到处眩晕人,明明自称是“皇家炼金师”却对炼药十分感兴趣,每天都跑到小神医这儿问关于炼药的事,见小神医对炼金术有兴趣,便教他炼金术。
            这可把李白郁闷坏了。
            有人教自家鹊儿感兴趣的东西,他自然是赞同的。但这两个家伙成天就待在鹊儿炼药室里,他想陪着自家鹊鹊都被赶出来了。
            原因?炼药室太小,闲杂人等勿进。
            wtf?李白抓狂。
            辣鸡太2真人竟敢和我抢鹊鹊?信不信我把你打到生活不能自理?▼皿▼#
            然而李白并不能打太乙真人,因为太乙真人还带着哪吒和杨戬,这两个人总不会眼睁睁地看着太乙真人被打吧?最重要的还是因为扁鹊发话了:如果李白动了太乙真人,一个月都不许来医馆。
            这下子李白还敢做什么呢?只能默默地守着扁鹊。
            趴在桌子上,想着自家小神医什么时候回来。他真的很想他,他知道什么是相思入骨了……
            扁鹊回来时,就看到李白十分落寞地趴在桌子上,头顶上的呆毛都垂了下来。
            “李白……”
            李白听到声音抬起了头,就看见一个穿着金色衣服的男子走了过来。
            男子的头发是金色的,眼眸是紫色的,皮肤白皙,容貌有些陌生。
            李白站起身,一把抱住那人。
            虽是陌生的外貌,但这人的声音、身材、气息都是他熟悉的,属于他家小神医的。
            “小神医你终于回来了,我好想你。”
            抱了一会儿,李白放开了扁鹊,问他这是什么情况。
            扁鹊说这是因为他不想让太多人知道他如今除了炼药还会炼金,所以做了一下伪装。每天来看病的人已经够多了,他不想再找事做。
            李白对此表示万分赞同。
            顺便报了一下这次竞赛的成绩,扁鹊是第一名,获得了炼金王的称号。
            李白自豪极了:看到没?我家鹊鹊就是6!
            捧着扁鹊的脸轻轻地吻了一下,随即离开,目光温柔地看着扁鹊。
            “小神医,给你奖励要不要?”
            扁鹊脸一红,他自然是知道这所谓的奖励是什么。但他这次并不想拒绝。
            拉下金色的围巾,扁鹊吻上了李白的唇。
            “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6-15 13:53
              白鹊
              李白的作死日常——
              李白把扁鹊惹到了。
              怎么惹的?还不是某个剑仙在禁酒期偷酒喝,还喝醉了。
              这其实没什么,反正扁鹊早就习惯李白在禁酒期偷酒喝了。但好死不死的,某个酒鬼在醉酒后把扁鹊辛辛苦苦培育的宝贝药草给摘了,当株野草咬在嘴里。
              于是在那个美丽的清晨,李白被扁鹊扔大街上了。
              然后怎么求原谅都无果的李白便跑去找刘邦支招了。
              刘邦知道后,说给神医大人做一顿饭就成了。还笑得一脸猥琐地递过来一个药瓶,里面装着类似于鹊派风油精的绿色液体。末了加了一句:“加了这个更有效哦~。”
              李白接过药瓶,辞谢了刘邦就立即跑到酒楼里打包了一份美食。(难不成还指望他自己做?)
              午时,他偷溜进医馆,把一封道歉的情书和加了药的饭菜放在了桌子上,随后就退了出来。
              开玩笑,小神医这会儿正在气头上,他可不敢去触霉头。
              在外面解决了午餐,想着晚上回去小神医应该气就消了,就会让他进门了。却不想迎面碰上了西汉组,李白正想打招呼,谁知刘邦看见他就直接爆了粗。
              “**!你怎么还在这儿?”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快回去!我给你的是春药!”
              ……
              空气仿若凝固了。
              “艹!”李白爆了个粗,立即往医馆赶。
              回到医馆,只见扁鹊坐在桌子旁,桌子上放着吃剩下饭菜,正是李白下了药的。
              “小神医……”李白慢慢靠近扁鹊,“你不用忍着,我可以帮你……”
              李白的语气里除了小心翼翼的试探外,还有一丝莫名的窃喜。
              “李白,”扁鹊转过身,面色如常,眼神淡淡地看着李白,“那药是我炼的,我有解药。”顿了顿,接着说,“还有,你一个月都不许进医馆了。”
              “啊?不要啊!小神医你听我解释!”
              “不需要,滚!”
              随着“膨”的一声,李白再次被扁鹊扔出了医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6-15 13:53
                白鹊
                点燃一支烟,任由它在指尖燃烧。静静地看着烟慢慢化成灰烬,却始终不肯将烟放到嘴里咬着。
                自己这个有烟瘾的人是从什么时候起对烟不再感兴趣了呢?好像是从他走进自己的生活起,自己就不再吸烟了。
                因为,那个医科生说他不喜欢烟味。
                李白自嘲地笑笑,自己为那人戒了烟,可那人却离开了自己。
                灼伤感从指尖传来,低头一看,烟已经燃到指尖了。
                摁灭了烟头,走到窗前,打开了所有的窗户。夹杂着雨丝的凉风灌了进来,冲散了屋内萦绕的青烟。
                我不抽烟了,你回来可好?
                ……
                “李白,”刚回来的扁鹊站在门口,脸色铁青,“又抽烟了?”
                “小医生,你听我解释!”李白有些方。
                “不用了,”扁鹊打断了李白即将出口的理由,“这周你继续睡沙发。”
                “不要啊!”李白:QAQ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6-15 13:54
                  白鹊
                  “啪!”随着一声玻璃被打碎的声音,图书室里的所有人都朝着同一个方向看去。
                  那边一个栗色头发的男生正坐在凳子上,他面前是一个带着紫色围巾的男生。
                  地上是一堆碎玻璃,根据一些较大的玻璃块依稀可以辨出这堆玻璃渣生前是一个玻璃杯。
                  “同学,”李白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男生,笑得十分“无害”,“你把在下的杯子打碎了。”
                  男生闻言一愣,随即一声低沉而又十分窘迫的“抱歉”从围巾下传来。双手在口袋里不停地摸索着,似是在找钱。
                  “玻璃杯对在下可有特殊意义,它象征着在下是清白之身。”看见男生那让人有些意外的可爱反应后,李白不禁想逗逗他。
                  果然,男生闻言又是一愣。然后有些局促地随身携带的包里拿出一个东西,放在了桌子上。
                  李白一看,乐了——
                  容量瓶!
                  “抱歉,我有急事,先走了。”男生放下一些钱就走了。
                  李白拿起容量瓶,看着那匆匆离去的身影,笑得意味深长。
                  ……
                  后来,不知道李白从哪儿打听到,打碎他玻璃杯的那个人是和他同年级的理科高材生——扁鹊。然后他便时不时地去骚扰(划掉)打扰扁鹊。
                  连续不断地打(骚)扰了一个学期后,两人竟成了好朋友。
                  流言也跟着四散开来。
                  李白倒是不在乎,因为他确有此意。只是他怕扁鹊会因此疏远他。
                  一天,他接到了扁鹊的电话。
                  电话里,扁鹊说他听说了流言,也知道了玻璃杯的意义,还让李白来实验室一趟。
                  李白赶到实验室,站在门口,苦笑了一下:他知道这段感情马上就要走到尽头了。
                  深吸一口气,推开了门。
                  刚打开门就听见清脆的一响。低头一看,地上是一个破碎的容量瓶。
                  抬头,便看见扁鹊走了过来,耳尖还微微泛着红。
                  “同学,你把我的瓶子打碎了。”
                  逆着光,扁鹊笑得灿烂。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6-15 13:54
                    白鹊
                    今天是儿童节,所有人都早早地起了床。收拾完毕就和朋友来到街道上各种嬉戏打闹,然后到处都是欢声笑语。可以说从早上起,王者峡谷就没有一刻是清净的。
                    李白坐在酒楼里,一脸冷漠地看着街道上的人们。
                    按理说今天儿童节应该是蔡文姬、安琪拉、刘禅、孙膑……这些小家伙的节日,要庆祝也应该是为他们庆祝,但楼下那些是什么鬼?!
                    “小乔,儿童节快乐。这个送给你。”
                    “哇!好漂亮的玫瑰花。周瑜大人最好了~”
                    “狄大人,这么多的糖葫芦我一个人吃不完……”
                    “没事,慢慢吃,我陪你。”
                    好吧,小乔和元芳看着都还小,就算他们是儿童吧。(^_^)
                    “香香,香香,快看!这里全是你喜欢的水果棒棒糖!”
                    “刘玄德,你把那家店的买完了?”
                    “嗯!香香,儿童节快乐!”
                    “嘁,都多大了,傻不傻?”
                    “那这些棒棒糖你不要了吗?”
                    “谁说本小姐不要了?哼~”
                    我去!刘备你儿子在旁边哭诶!你没看见吗?啧啧,真是心疼刘禅。
                    李白继续一脸冷漠地看着楼下的人们。
                    好好的一个儿童节被这群家伙过成了情人节,真是哔了狗了。(⌐■_■)
                    看了不过一会儿,李白就觉得身心俱疲。
                    (李白:心好累,要越人亲亲才能好。)
                    李白趴在桌子上,生无可恋地看着楼下泛滥成灾的粉红色泡泡。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就转过了头,再不去看楼下。
                    刚转过头,就看到一个刻入心底的身影向着自己走了过来。
                    “小神医?”李白“刷”的坐了起来,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扁鹊,“你不是说今天不出门吗?”
                    别看李白刚才在那吐槽楼下那群秀恩爱的家伙,其实他自己也准备把今天的儿童节当情人节过的。一大早他便缠着扁鹊,希望扁鹊能和他一起到街上逛(秀)一(恩)逛(爱)。
                    但扁鹊向来不喜欢凑热闹,就直接拒绝了,让李白自己出来玩。
                    所以李白看着楼下的情侣们才会一脸的冷漠。┐(´-`)┌
                    扁鹊没说话,径直走了过来。仗着李白这会子坐着的姿势,扁鹊拉下围巾,俯下身子,环住李白的脖子,来了个深吻。
                    吻毕,扁鹊站直身子,轻笑。
                    “李白,儿童节快乐。”
                    李白也站了起来,执起扁鹊的手,笑得一脸灿烂。
                    “越人,我们去街上逛逛吧!”
                    “嗯,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6-15 13:55
                      白鹊
                      “咳咳!”急促且剧烈的咳嗽声回荡在医馆内,伴随着一丝若有若无的花香。
                      摊开手,一朵沾着点点血迹的桔梗花静静地躺在手心上……
                      “这是今天的第几朵了……第七朵吗?”扁鹊看着刚洗净的手,神色不明。
                      他的手十分干净,没有一丝血污,骨节分明的手纤细修长,皮肤苍白得几近透明。
                      “咔——”虚掩着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了。
                      扁鹊抬头,一个逆光的白色身影映入眼帘。
                      “李白?”
                      李白穿着一袭白衣,剑和酒壶都挂在腰间,有些虚弱地走进了医馆。
                      几日不见,李白的面色竟有些憔悴。
                      扁鹊连忙起身,走过去扶住李白。
                      “你怎么了?”语气不再似平常那般淡然,而是满满的焦急与担心。
                      “小神医,我患了花吐。你知道怎么治吗?”摊开手,几朵染血的淡粉桃花妖冶得刺眼。
                      李白对着扁鹊勾起了一个微笑,苍白而精致的容颜让人心疼不已。
                      “花吐?”扁鹊的眸色黯淡了下去,“治花吐只有两个方法:1、让那个人也爱上自己,然后和她在一起;2、杀了那个人。”
                      他,喜欢上了谁?
                      “小神医,你觉得我该用哪个方法?”李白低着头,声音有些微弱。
                      “自然是第一种,以你剑仙的魅力,你一定能让你喜欢的人也爱上你。”
                      是啊,他的魅力这么高,那个人一定会和他在一起的。
                      “那怎么证明‘在一起’呢?”
                      “吻还有……唔。”扁鹊话还没说完,便被李白吻住了。
                      吻完了扁鹊才反应过来。
                      “你干什么?”扁鹊有些懵逼地看着李白。
                      “治疗啊!”李白一脸理所当然地笑着。然后抱住了愣住的扁鹊。
                      “小神医,在下心悦你,你也爱上我好不好?”李白虚抱着扁鹊,小心翼翼地问出了他一直都想对扁鹊说的问题。
                      扁鹊的眸子瞬间睁大,还没回答李白的问题,便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小神医?!”李白顿时有些慌了。
                      扁鹊很快就缓了过来,摊开手,一朵干净的桔梗露了出来。
                      “我也心悦你。”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6-15 13:55
                        白鹊
                        入夜的城市本该是一片静谧,但这个地下酒吧却是歌舞升平,到处都飘散着淫靡之气。
                        此时许多人都把目光集中到了酒吧的前台,年轻的调酒师正在用炫目的手法调制鸡尾酒。
                        但吸引人们的不是那个优秀的调酒师,而是坐在那独自饮酒的男子。
                        男子有着一头黑色的短发,额前那撮被挑染成白色的头发格外显眼。紫色的围巾反围着,本该随风飘扬的围巾十分乖顺地贴在男子消瘦的背上。纤瘦的手骨节分明,皮肤苍白得让人心疼。
                        仰头将高脚杯里的烈酒一饮而尽,下一秒却被呛得咳嗽起来。红晕染满脸颊,使原本就令人惊艳的容颜更加夺目。
                        啧,好辣。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喜欢喝这种东西。
                        扁鹊用手扶住额头,一声不吭地忍受从喉管传来的灼烧感。
                        为什么喝了酒还不能让我忘记你?李白……
                        有些痛苦地按了按太阳穴,然后突然发现有个女人坐在了他的身边。浓烈的脂粉味让他瞬间就想逃离。
                        刚一起身,眼前便是一黑,接着身体便不受控制地向后倒去。
                        他倒是忘了自己的酒量极差。
                        闭上眼睛,也不管接下来会如何。
                        本以为会倒在冰冷的地板上,或是被陌生人接住,却不想落入了一个温暖熟悉的怀抱。醉人的酒香让他一下子就认出了来人的身份——李白。
                        “你是什么人?”迷蒙中,他仿佛听到了一个女人不甘的诘问声。
                        然后是李白的声音。
                        “他的人。”
                        语气中满是柔情与宠溺。
                        大概,是自己在做梦吧。
                        扁鹊勾起唇角,陷入了沉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6-15 13:55
                          白鹊
                          在一个晴朗的午后,扁鹊坐在地上,背靠着树干看书。树荫外便是穿着一袭白衣,仰躺在草地上闭目养神的李白。
                          扁鹊拿着书,低头垂眸,视线定在书的一个位置上,过了许久也没移开。
                          终于,他动了动眸子,抬起头看向不远处的李白。
                          “子休说,4月31日后你就是辅助了。”声音很淡很轻,随着春风散入李白的耳中。
                          “嗯,我知道。”李白半睁开眼,双臂枕在脑后,静静地看着天上流动的浮云,“韩信也把技能给我说了一下。突进没了,取而代之的是我周围的友军速度提升20%。挺好的,这样你就再也不用担心你腿短奶不到我了……”
                          李白笑着,重新闭上了眼睛。
                          扁鹊没有说话,只是把书放在了一旁,默默地站起身。
                          “还有,我的大招可以增强队友的法师攻击,你以后也不用担心你的技能破不了对手的魔女斗篷了。”李白仍是笑着,但那笑容有多苦涩只有他和扁鹊知道,“只是在下以后怕是不能保护你了。”
                          “李白……”
                          近在咫尺的清冷声音让李白睁开了眼睛,瞬间就看到了站在自己身边的扁鹊。
                          “小神医?”
                          李白坐了起来,刚想起身,却被扁鹊的行为止住了动作。
                          扁鹊突然跨坐在李白的大腿上,十分认真地看着李白湛蓝的双眸:“以后就让我来保护你!”
                          说完,不顾李白怔住了的表情,拉下自己深紫色的围巾,捧起李白的脸,闭眸,吻了上去。
                          李白在最开始的一愣后,也闭上了眼睛,细细地回应扁鹊的吻。
                          他的手也没闲着,两臂环住扁鹊后,带着薄茧的双手在其光滑的脊背上不住地抚摸,惹得怀中人阵阵轻颤……
                          良久,两人才结束了这个长吻。
                          唇齿刚一分离,李白一个翻身便将扁鹊压到了身下。
                          扁鹊躺在草地上,胸口剧烈起伏着,脸颊和耳朵也都泛着红,发丝有些凌乱,围巾随意地铺在草地上。
                          许是身下的草有些扎人,扁鹊十分不自在地动了动腰。
                          他一动,撑在上面的李白的眸子瞬间就沉了几分。
                          抱住扁鹊,让他的腰离开了草地,阻止了身下之人无意识的点火。
                          李白把下巴放在扁鹊的肩上,低沉的声音从喉间溢出。
                          “鹊,我爱你。”
                          扁鹊没有一丝惊讶,笑了一下,把李白抱得更紧。
                          ……………
                          后来,扁鹊想起了这件事,猛的一愣——等等!4月有31天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6-15 13:55
                            白鹊
                            又是正常的一场匹配,扁鹊守中路,李白打野。
                            比赛才开始了几分钟,扁鹊就发现身边刷野的李白又浪残了。
                            唉~李白又浪残了,得奶他一口了。
                            出于医者仁心(李白:???)的心理,扁鹊走到了李白身边,准备奶李白一口。
                            扁鹊:“良药苦口!”(善恶诊断)
                            李白:“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将进酒)
                            (扁鹊:额,我再奶!)
                            扁鹊:“良药苦口!”(善恶诊断)
                            李白:“将进酒,杯莫停。”(神来之笔)
                            (扁鹊:艹!我再来。)
                            扁鹊:“该吃药了!”(生命主宰)
                            李白:“哈哈哈哈!”(青莲剑歌)
                            扁鹊:“mmp,老子不奶了!”(砸风油精)
                            …………
                            风油精砸到了李白,然后……
                            扁鹊击杀李白
                            23333333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6-15 13:56
                              鹊白
                              所有人都在奋笔疾书,没有人说话,考场里只有“刷刷”的笔划过纸面的声音。
                              秦缓把笔放在桌子上,落笔的声音在考场内格外的刺耳。
                              作为理科学霸,这场生物考得不要太轻松。
                              伸了个懒腰,刚准备最后检查一下答案,就被一个纸团打了脑袋。
                              往四周看了一眼,考生都在埋头答题,只有一个家伙正在对自己挤眉弄眼。
                              哦,他们班的李白。
                              虽说是同一班的,但秦缓和李白从没说过一句话。
                              秦缓这人按他们班同学的话来说就是“高冷的理科学霸”。至于为什么不是“高冷的学霸”,那是因为秦缓偏科,他的文科差到掉渣。
                              李白按女生来说是“帅炸天的文科大神”,按男生来说是“混社会的理科渣”。
                              对,和秦缓恰恰相反,李白文科好,理科差。而且秦缓是众人公认的好学生,李白则是称霸王者学校的痞子。每天都和韩信刘邦孙悟空把风纪委员狄仁杰气的到处丢令牌。
                              此时李白向着秦缓丢纸团,还一直用眼神示意,其企图是个人都知道。
                              秦缓抬头看了一眼,发现监考老师正在打瞌睡。便低头撕了一片纸,把答案写在上面扔了回去。
                              都是同学,就帮一下好了。
                              李白接住纸团,对着秦缓比了一个赞的手势,就埋头抄起来了。
                              秦缓微微侧身,用手撑住自己的头,看着李白的呆毛在那随着风轻轻摇动。
                              嗯,挺可爱的。
                              考完试,晚上放学回家,秦缓在路过一个小巷子时,被人堵了。
                              “秦缓是吧?理科学霸是吧?老子最看不惯你这种人了!”
                              一群混混拿着小刀,不停地晃动着。明晃晃的刀面让秦缓沉了眸子。
                              他知道,多半是一群理科差的混混被今天的考试打击了,想找个成绩好的出气。
                              不过,真当他只是成绩好吗?真当他好欺负?
                              秦缓觉得好笑,刚准备出手便听见一声“住手!”
                              一个人站在小巷子的入口,一袭白衣在黑夜里十分醒目。
                              “妈的!你是谁?赶紧滚,别多管闲事!”一个人骂骂咧咧的,却立马被领头的人拉住了。
                              “李白?”领头的人有些不可置信。
                              来人走近,借着微弱的灯光,所有人看清了那张精致的脸,是李白无疑。
                              “既然是白哥说‘住手’,那兄弟们就先撤了。”领头的人毕恭毕敬的。
                              开玩笑,李白可是王者学校四大校霸之首,其战斗力不是他们这些小虾米能敌的。
                              一行人准备离开,却被一柄长剑拦住了去路。
                              “吓到了我的人,还想就这么走了?”
                              李白勾起一个嗜血的笑容,随即出手,惨叫声在小巷里此起彼伏。
                              ……
                              秦缓家里——
                              李白坐在床上,秦缓拿出医药箱给他包扎伤口。
                              刚才打混混的时候李白没有用剑,倒是那些混混用刀在李白身上划了许多伤口。好在都不严重,只是些小伤口,不深。只是这样子让李白去不了医院,也回不了寝室了,只能跑秦缓家借住一晚了。
                              咳咳,李白是住校生,今天是偷跑出来的。平时他也会偷跑出来浪,到了时间才会回到寝室,但是这次却回不了了。
                              秦缓把血迹搽干净,然后用酒精给李白的伤口消毒。期间李白疼得呲牙咧嘴的,不停地叫着“嘶,疼啊!”“小医生你轻点。”“停停停!”“谋杀啊!”
                              秦缓默默地听着,手上的力道小了一些。
                              消完毒,便是上药;上完药,就开始缠绷带。
                              李白受的伤都是那种划了很长的伤口,普通的创可贴根本hold不住,只能缠绑带。又因为李白受伤的地方基本上都是在腹部和背部,而且是凌乱分布的,整得秦缓不得不用绑带把李白整个上身包住。
                              不知道的,还以为李白受了多大的重伤呢!其实就是一些小伤口。
                              秦缓给李白缠着绑带,低着头来了句“谢谢。”
                              正各种不舒服的李白停止了动作。
                              诶?秦缓居然主动说话了?!
                              “谢谢你救我。”见李白没反应,以为是自己的声音太小,便又重复了一遍。
                              虽说他自己也可以搞定那些混混,但李白是为了帮他而受伤的,感谢李白也是应该的。
                              “不,不客气。”李白抓了抓头发,有些不好意思。
                              “但我什么时候是你的人了?”秦缓抬头,直视李白,平静的眸子里看不出喜怒。
                              “咳咳,你给我扔答案,我自然把你当做我的人了。”李白有些尴尬。
                              “哦。”秦缓恍然大悟。
                              这样吗?还真是单纯呢。
                              ……
                              后来秦缓和李白就成了好朋友了。这情况惊呆了一个班的人。
                              exm?高冷秦缓和痞子李白成了好朋友?开玩笑吧?
                              一群人表示:不信。
                              但后来看见李白拿着秦缓的物理作业抄得不亦乐乎,秦缓在李白的监督下背语文课文,就信了。
                              感情这两人是准备强强联手了。那还要不要人活了?本来两人就各有擅长的科目,这会子还准备全能发展?
                              吃瓜群众表示:我们内心苦,但我们不说。
                              腐女则表示:嘿嘿,这两个人肯定是一对。
                              一天上自习课,秦缓和李白坐在一起。
                              因着下课便要收理科的作业,而李白刚好所有的理科作业一个字都没动,所以李白只好求助秦缓了。
                              “小医生,江湖救急啊!”李白碰了碰秦缓的胳膊。
                              本以为那人会像往常一样直接把作业递给他,却没想到秦缓把作业拿在手里,对着他勾唇一笑。
                              “抄了我的作业,就是我的人了。”
                              一霎时,李白的脸和耳尖都红透了,心脏也仿佛快要跳了出来。
                              “好。”李白低下头,接过了作业。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6-15 1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