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妖妖家族吧 关注:6贴子:386

★SuperJunior★|‖●*混乱妖妖家族*【文文】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下飞机的时候,韩庚略略地看了一眼眼前的男人,身材高挑,眼神却很浑浊,身上穿着的,是从前的自己想都不敢想的名牌。看着他对妈妈献殷勤的样子,他想,也许妈妈会过的比从前好一点。
    搬到金家别墅的时候,韩庚身边已经围上了一大帮保安和用人。金家别墅坐落在离市区不远的山上,气势恢弘的罗马式建筑,大概覆盖了整个山头,韩庚看得嘴巴张得老大。
    李管家领着韩庚参观着这个类似于博物馆的“家”:“二少爷,给您介绍一下,这里是大少爷的房间,呃……大少爷平常这个时候还没睡醒,所以我们先看看您的房间好了。”韩庚的房间是对着那个大少爷的房间的,他们俩共用了一栋别墅,这里光是一个露天的阳台就有从前韩庚的家两倍大。
    李管家带着一帮用人收拾停当,就对正在看风景的韩庚说:“二少爷,如果您没有什么事的话,我们就先出去了,晚餐时间会有用人过来叫您。”韩庚拉住了正欲退下的管家,说:“给我说说对面那个人的事。”
    李管家望了望韩庚说:“大少爷这人,人是刁蛮了点,也不大平易近人,但是他心肠好着呢。也从没见过他怎么为难我们这些仆人。”李管家顿了顿,望着窗外说:“他,是个很有才华的人啊!”说完便退下了。
    
    


回复
1楼2009-01-23 12:33
    韩庚摊开了日记本,他发现自己什么时候开始有了记日记的习惯了。
     2003年,8月21日。
     爸爸死后的第2年,妈妈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托付终生的男人,也许我还是有些不习惯这样奢侈的生活,但是可以结束那段漂泊流浪的生活,我很感谢这个男人。听的出,妈妈很爱这个男人,那么,从今天开始,我会很努力地和这里相关的一切相处,管家,用人包括那个大少爷。
     晚餐时间,用人小菲带着韩庚到了用餐的露台,“因为少爷们的别墅与老爷夫人是分离开的,所以每天的晚餐经常都只有二少爷和大少爷一起用餐。”韩庚走到二楼的露台时,菲佣们已经搬好了很长的华贵的餐桌,优雅的烛光和精致的繁多的点心和料理,边上还有一架台式黑色钢琴,一位乐手正弹奏着“少女的祈祷”。
     菲佣们拉出了一端的高背椅,韩庚顺势坐下,银制餐具让他心里暗暗惊叹。这时,顺着旋转楼梯而上,又来了一个穿着白色休闲衬衫和红色格子裤的男生,韩庚略略又扫了一眼,一扫便无法挪开眼神了。精致的脸庞和高傲的气质,一头酒红色的头发妩媚而高贵,只是略略地看一眼众人,便有着神秘的威慑力和类似于……类似于……女王,的效果。


    回复
    2楼2009-01-23 12:51
      韩庚心下琢磨,这个大概就是那位大少爷了,怎么生的出如此美的人……金希澈打量着眼前这个从中国来的,一夜之间多出来的弟弟,黑发的中国孩子有着谨慎而小心的眼神,以及,以及……说不出的,让人喜欢的,干净气质。没错,就是那种很纯净的气质。
       两个人对望了许久,管家在旁不大不小地咳嗽了一声,那两股视线便在瞬间移开了。金希澈望着满桌的食物,眉眼里有了深深的不耐烦,说:“我不要吃。”语气里充满着无容置疑,管家吓出了汗,忙掏出手帕擦汗,女佣小菲小心翼翼地说:“大少爷,我们已经很尽力了,您不吃不行啊!您的胃刚好一阵子,它经不得您这么折腾啊!”希澈翻了个白眼说:“我没胃口!做出的这种东西是叫人吃的吗?拿去喂狗!去喂狗!”韩庚望着满桌的精致的食物暗暗叹息着这种富贵人家的奢侈浪费。希澈望了望韩庚,甩头便走了。韩庚望着这桌食物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佣人们尴尬地望着他,韩庚这才算是领教到了大少爷的威力,稍稍吃了些饱肚的东西,便也回房了。
       金希澈坐在房间阳台里的扶手椅上,胃隐隐地开始疼,他忍着疼弓着背在药箱里翻起胃药来。突然一只温暖的手搭在他的肩上说:“小孩子没事不要乱吃胃药哦!”金希澈回头,原来是那个黑发的弟弟,明亮而温暖的眼睛闪动着黑色的光。
       希澈冷着脸说:“不用你管!”韩庚端着熬好了的白粥,说:“如果胃痛的话,喝点粥,多喝点水,早上和晚上都要喝一杯水哦!”


      回复
      3楼2009-01-23 13:16
        希澈生气地甩开韩庚搭在肩上的手,吼道:“不用你管!”说完便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醒来,胃已经安分了,时钟敲了五下,韩庚那小子也没见了踪影,希澈走到外间的客厅,此时才发现自己已经被人换好了睡衣,希澈不禁皱了眉,他最最讨厌别人碰自己。
         韩庚在客厅的沙发上半眯着眼睛,希澈推了推他的肩膀说:“去去去,去你房间睡去!”韩庚睁了眼,笑了笑说:“没关系,我怕你晚上起来胃疼得难受。”希澈转过了头,半晌没有说话。“明天一起去上学吧,要李管家把你的书都收拾好。……呃……我没事了。”希澈顿了顿,“还有,以后不要为了我的事瞎操心。”
         

         晚上,希澈在BLOG里写道:妈妈走后的第七年,我多出了一个弟弟,还有一个说不上喜欢也说不上讨厌的女人。胃病又严重了,今天疼得说不出话来,有时候我想,就这么死了算了吧,可是今天早上那个男生,却让我莫名地有了点想就这么生活下去的念头。J从前问过我,如果有一天,要接受一个陌生的妈妈,我会怎么办?呵呵,我现在是真的碰上了这样的情况了啊……下个礼拜,爸要我同那个中国男孩去香港给妈妈挑手势,以及,婚礼上我们做伴郎要用的礼服,呵呵,我的爸爸要结婚了。我是高兴呢还是伤心呢。
         

         金氏高校在市区最中心,像金家以往的作风一样恢宏的校门,还有一排黑色警服的保安。希澈和韩庚的车到了门口,一个猥琐的男人站在门口迎接,韩庚一下车便有一排人鞠躬道:“二少爷好!大少爷好!”希澈拉过了韩庚的肩膀,看都不看一眼脚下的崇拜者,扯了韩庚的书包骂道:“楞在那里干什么啊!”韩庚只得带着笑跟那个所谓的校长及保安们点了点头。希澈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又回头,对着那个校长说:“只准二少爷和我一起,不准有人欺负他,不准他被别人欺负!”一干人冒着虚汗地使劲点头。
         到了教室,已经是上课的时间了,韩庚心虚地向老师点点头准备道歉,刚一点头就被希澈抓住了下巴,女王高傲地昂着头拖着韩庚走到了座位上。女老师站在讲台上尴尬地赔笑。周围的同学像是看猩猩似的看着韩庚和希澈。


        回复
        4楼2009-01-23 15:02
          韩庚不懂韩语,一个上午就那么迷迷糊糊地过去了,午餐的时候希澈忽然不见了踪影,走廊上,忽然一只手拍了拍韩庚的背。一个身材高挑的黑发男生冲着韩庚友好地笑。接着他说了一大堆听不懂的话,韩庚只好比划着手势,这时,韩庚的随身翻译小南赶了过来。
           黑发的男生叫崔始源,家里似乎是某个财大气粗的家族企业,韩庚不自然地笑了笑,崔始源又说:“一起用午餐吧!去基范家的料理店!~”说着便搭上了韩庚的肩。韩庚望着他笑得眯开了的眼不好意思拒绝,便跟着他走了出去。
           学校外面居然有如此优雅艺术的法式料理店,韩庚随着始源走进了这家以“秋”为主调的料理店,上了二楼,一个在落地窗边埋头看报纸的少年吸引了韩庚的注意,那是一种同希澈和始源身上一样的贵族气质。始源搭在韩庚肩膀上的手明显紧了紧,韩庚笑了笑说:“如果想打招呼的话就去打啊!~”基范听见了声音,略略抬起头,正好见到始源深邃的眼神正瞅着自己,于是迅速又埋下了头,始源微微地有些丧气。
           吃饭的时候,大多数是韩庚和始源在说东说西,当然翻译小南是必须要不停说话的。“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韩庚的手机此时响了起来,“韩庚!你跑哪去了!……什么?在基范那儿?好,我就来。”


          回复
          5楼2009-01-23 21:14
            搬到金家的第二个月,韩庚已经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渐渐对希澈变得宠溺起来,每天早上等他起来为他准备凉开水和粥,帮他做笔记,他想要的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办到,看着他的时间,已经多过从前看妈妈的时间……很多时候,他想,这就是被俘获的感觉吧,这是本能,是不由自主,是潜意识。有的时候,他想,如果在那段漂泊流浪的日子,如果再早一些,在他还是小孩子,小小孩子的时候,在他们的从前。如果,那时候就遇见了他就好了。
             早晨……其实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已经是中午了……希澈起床,找袜子……找了半天没有找到……希澈向天吼着:“韩庚——”
            半秒后……韩庚系着围裙拿着锅铲跑了过来。希澈眼睛还睁不开,说:“穿衣服。”韩庚从前在国内学过一年的基本韩语,而希澈的生母是中国人,从前他们一直用中文交流,而到了渐渐熟起来后,希澈干脆直接用韩语命令韩庚了。
             韩庚放下了锅铲,松开了围裙,又跑到希澈房间帮他在那个城堡一样的放衣服的房间里找了套衣服,又忙不迭地帮希澈脱了睡衣又给他穿上。


            回复
            7楼2009-01-24 13:10
              挖卡卡!~
               偶就是个有才的银那……
               被PIA飞……


              回复
              12楼2009-01-27 08:57
                李特订下的计划是头两天在古城区,再过后根据少爷们的心情决定看是去温泉还是蝴蝶泉.而今天晚上,他们则在各自的房间休整.
                 韩庚仔细地清点了一遍两人带的行李,希澈打量了整个房间的布置,名义上是双间的大房间,(实际上已经被希澈私下叫李特换成了双人床.)还有木制房梁,以及具有纳西文化的民族艺术品的点缀,和李特特别为希澈定制的大落地镜子.韩庚此时已经把衣服物品都放好了,他坐在床边上,突然一拍脑门,说:“澈啊!~咱有一事儿不行啊!”希澈站在镜子前转了一圈漫不经心地说:“说吧,什么事儿?”韩庚站了起来说:“这儿只有一张床。”希澈回了回头说:“这你急个什么啊?咱都是男人,怕什么?”韩庚发出啊?的音节后迅速红了脸。
                 东海趁着空隙好好地泡了个澡,穿着灰色睡衣出来时发现房间里只剩下一张床,吼到:“猴子——”恩赫答应着从门外进来。
                东海红着脸说:“呃——没什么。”恩赫迅速转背偷笑,希澈哥这招真高!~
                 范范黑着脸望着房间里孤零零的一张双人床,始源正假装指挥着院子里的帮工抬行李掩盖紧张。基范吼着:“崔始源!你给我过来!”始源迅速移动到基范跟前。基范问:“怎么又只剩一张床?!”始源掏出手帕擦汗说:“这个啊——他们说那张床昨天突然压坏了,所以今天只剩这一张了。”基范皱着眉头望着始源,始源一脸诚恳地泪花。基范找了个沙发放好了包说:“那你不知道弄一张过来啊?”始源用饱含无限怨念的眼神望了望西头的房间。行动失败……


                回复
                13楼2009-01-27 12:52
                  韩庚翻了个身,夜里的寂静显得有些让人难忍,身后的希澈轻微的呼吸声似乎牵动着自己的呼吸越来越重了……然而又全没有睡意,韩庚看了看旁边的人,希澈似乎隔一会儿就要翻被子,韩庚拉过快掉下去了的被子给希澈严严实实地盖好,黑暗中,韩庚的动作突然停滞了下来。两个人的距离已经只差了毫米……韩庚的鼻尖能很清晰地感觉到希澈匀整的呼吸……半秒……韩庚想自己的脸一定是红了的……突然希澈像是要醒来了的样子……希澈张开了眼睛,韩庚那小子正以标准的攻的姿势压在自己身上……希澈嘴张得老大……说:“庚子,你要干什么?”韩庚见希澈醒来被吓了一下,马上弹开了,韩庚脸红红地大喘着气说:“呀!那个——呃……是你蹬被子,我去帮你盖好,然后就……”希澈笑了笑,从背后抱着韩庚的背,将下巴刚好放在韩庚的锁骨上说:“你刚刚那表情……不会是觉得我们两个会发生什么吧?”韩庚只觉得心扑通扑通地跳得厉害,像是在喉咙口跳高一样,希澈的呼吸痒痒地扑在脖子上……韩庚咬了咬下嘴唇……希澈抢先一步说:“就算是发生什么……也不奇怪吧……”韩庚觉得心都要跳出来了……希澈突然翻身压在他身上,在他嘴唇上蜻蜓点水地一吻……韩庚突然推开了希澈……希澈的眼睛瞪得老大,对着韩庚摔枕头,说:“你干嘛啊!”
                   韩庚突然意识到了自己好像犯了错误,他伸手搂了搂希澈的肩说:“澈啊,咱睡吧……别折腾这些……我……羞。”希澈鼓了鼓嘴巴,躺在一边,伸手把韩庚当抱枕,手脚并用地抱了上去……


                  回复
                  15楼2009-01-30 20:52
                    醒来时,李特发现墙角有人坐着静静看自己,强仁充满爱意地一笑说:“醒了啊?”然后就是清晰的尴尬的一片安静。李特突然感觉指间有一丝金属的触感,他抬手,白皙的左手多了一枚钻戒,细看,是去年暑假在强仁的店子里看到爱不释手的那枚。李特垂头说用冷淡的音调说:“你要干什么?”强仁尴尬地笑了笑说:“我——我们结婚吧。”
                     长而凌乱的发丝恰好遮住了李特的表情,特突然间甩了甩头发,明亮清晰的眼睛对着强仁:“我——”还没说完,强仁突然很灿烂地笑开了:“特我知道,我知道……你要说的。你看我还给你带来了你最喜欢的薰衣草来!~是从普罗旺斯空运来的。”强仁从身后拿出一大捧薰衣草来,粉色,紫色,金色,蓝色……(汝:插句话啊,薰衣草有这么多颜色么?反正哦不知道……)
                     花丛里还插了一张照片,是去年暑假,在冲绳的木槿花从中拍的婚纱照,照片里,特穿着白色的婚纱笑得很开心。
                     强仁望着李特的眼睛里有了一丝湿润,晶晶亮地昭示着某些人的悲伤,强仁使劲眨了眨眼睛,又笑着:“特,我们——我们结婚吧!”
                     李特又将视线转向了跪在他床头的男人
                     我们结婚吧
                     呵呵~是很久很久以前的自己,多么想要听到的话呢……
                     李特的泪顺着脸庞的弧线一滴一滴地滴落,明亮而痛苦的眼神始终望着强仁,强仁心疼得皱紧了眉,捧起李特的脸轻轻地靠近……他想吻干他的泪……可是却愈流愈多……
                     
                     关上李特的房门,强仁终于支撑不住瘫在地上,下嘴唇因为用力地忍耐而流出血来,眼泪……眼泪……身体轻轻地抽搐,抱着自己膝盖的他,此时多像个孩子……
                     特……我该怎样告诉你……我爱你……所以比任何人都想要拥有你……我爱你……所以我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你……我生命最后的日子……我多么希望……我们……能有个家……
                     如果,去年暑假的自己,不要因为妈妈的压力而那么懦弱就好了……


                    回复
                    16楼2009-02-01 20:53
                      小菲女佣




                       不知道为什么,从暑假回来开始,大少爷和二少爷就渐渐比常人更亲密了起来.有的时候,我去房间送餐时,还能常常遇见两个人光着背躺在凌乱的床上的粉红戏,二少爷总是能明白大少爷的心思,他喜欢吃什么,喜欢穿什么,爱看什么电影……大少爷的脾气也日益温柔了很多。他们习惯在早晨太阳刚起的时候一起带着希范出去散步,他们习惯在他们第一次相遇的露台吃午餐,他们习惯半夜抱着被子轻手轻脚地溜到对门的房间里。
                       我能看的出来,二少爷看着大少爷时眼里的宠溺,他们都曾是那么骄傲的人,只有在面对对方的时候,才会放下他们的面具,像是小孩子一样让人疼爱,也许这就是爱情。
                       二少爷喜欢做大少爷爱吃的北京炒饭,大少爷为了吃上二少爷的炒饭,特地去了趟中国,买回来几只瓷碗和炊具。
                       大少爷喜欢大半夜的失眠,二少爷每夜每夜地哄大少爷睡觉,每次我经过的时候,总会看见二少爷一个公主抱把正乱动乱嚷嚷的大少爷抱回房间里去。大少爷总有怪癖,他说只在二少爷的床上才能睡着,二少爷当即就说要换房间,大少爷明显瞪了他一眼后,我发现,到现在,我们这些做下人的要学着毫不惊讶地看待那两个绝美的少年每天早上各种各样的粉红姿势了。
                       有的时候,二少爷对大少爷的宠溺已经到了我无法理解的程度了。有一次,大少爷去学人家赛车,我们都没敢告诉二少爷,大少爷撞伤了膝盖,腰,还骨折了几处回来以后,二少爷几乎急得要吞了我们,吩咐好了大少爷的事以后,他飙车到那家俱乐部,几乎抓着人家衣领骂了个遍,那天俱乐部的部长被他打得鼻青脸肿,那天在场的人说,二少爷是一边哭一边打的,他们说,从来没有见人可以这么地心疼一个人,发了那么大的火,却哭得比什么都伤心,那是一种看了都让人心疼得裂开的痛苦和伤心。我不知道,也不理解,那样的疯狂之后,那样的宠溺之后,会不会是更大的毁灭,我不知道二少爷没有了大少爷的日子该怎么活,我也不知道如果二少爷离开,大少爷该用什么表情面对这个世界。他们像是等了很久,在这个世界上,等待了很久才等到对方。或许来到这个世界,就是因为对方吧。
                       我知道,他们谁也不能没有谁,也许,这就是疯狂得要吞噬了人的溺爱吧。


                      回复
                      17楼2009-02-08 17:06
                        午夜,希澈松了松睡衣第一粒扣子。韩庚倒了杯咖啡进来,希澈站在高大的落地窗户前,城市的夜景在这一刻和这个无法用语言描述的美人完美的结合在一起了,韩庚望着希澈竟又痴了,他此刻似乎想把他深深地刻在脑里,记在心里,一刻也不放开,事实上,他们在一起以后,他经常陷入那样的凝视中。希澈精致的锁骨此时在夜色的笼罩中,对于韩庚已经充满着无法抵挡的诱惑。
                         韩庚从背后搂住了希澈,希澈回头。韩庚的眼睛越来越好看了,希澈已渐渐发现自己已经无法离开他的注视。他轻轻地朝韩庚淡红色还带了些咖啡香的唇上吻了上去,他舔着吻着,把韩庚嘴上的甜味苦味吃得干干净净。他爱他,他也爱他。可他不敢确定他对韩庚的爱比韩庚对他的爱多。
                         希澈想放手,却发现韩庚的手已经绕到了自己的脑后,他不希望他停下来……吻的甜蜜……疯狂……衣料的摩擦……韩庚胸腔的热度……以及颈处香香的洗发水味……
                         黑暗中,两人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大了起来……希澈能感觉到眼泪从眼角留下,滑到头发,再到枕头……韩庚吓到了……问怎么了?是不是太深了……
                         希澈哭了……


                        回复
                        18楼2009-02-13 22:08
                          话说其实好多王道文都很虐的说……

                          我昨天看了虐影,不过是虐神起的……

                          还有我和他和他……虐庚澈的……也算不上虐……很多H情节吧……


                          回复
                          20楼2009-02-15 13:21
                            基范失踪了。
                             韩庚还从未见过始源那样的模样,失去了魂魄般的,淡漠礼貌,更多的时候是面无表情。始源的狼狈,不用靠近就能感受得到的悲伤,竟然令自己如此的心悸,他知道那是源于一种吞噬,他似乎能预见到他们的未来。
                             
                             办公室的大门敞开,崔父满意地看着自己的儿子满脸冷酷地坐在自己面前,始源用礼貌得近乎淡漠的语气说:“放了基范。”崔父抿了一口茶笑了笑说:“你怎么就能断定是我抓了他呢?”看着面前的儿子眼神如寒冰一样要插入自己的胸膛,他叹了口气说:“事到如今我也不准备再瞒你了,这些是基范最后一天所有的行动,我们的人从各种渠道搜集了这些东西,其中有许多证据指向了希澈的手下一个神秘的枪手。”

                             有一秒钟,始源还很清醒,他知道自己发疯了,他无数次地想到那个雪天基范紫红紫红的脸,可是他不知道他在哪儿,不知道他究竟在哪一个黑暗的角落。

                             希澈在家里看花样年华,港产文艺片,庚子出去买啤酒,希澈望着空荡荡的大房子忽然觉得一阵空寂,这样的日子还能过多少天,多少年?他的庚子,他知道他的庚子总有一天要离开他的,他甚至有时候能感觉到某种预兆,他在一间黑漆漆的黑得让人害怕的房间里,而他的温暖的庚子却不在身边。他有时候以为那是一种死亡的预兆,他以为他将面临的是自己的死亡。
                             韩庚提着啤酒回家,迎面便扑来一个小小的身影,希澈用了全身的力气抱紧了韩庚,肋骨之间的摩擦,这样的拥抱像是要把韩庚揉碎在自己的身体里似的,韩庚能感觉到怀里小小身体的颤抖和不安,他拥抱着他,说:“我爱你,所以不会离开你,就算有一天我暂时不在你身边你也要相信,我灵魂的归属,是你,所有的分离都将是暂时的,死亡也好,离别也好,都是暂时的。”希澈昂着头,带着泪珠笑了,说:“我们以后会有一个家对不对,还有好多好多的孩子们,我们要带着老稀饭去散步,一起看报纸,一起老掉,等到我的身材都走了样,你还是要叫我宇宙最美丽的希典娜。!~”


                            回复
                            22楼2009-06-17 13:29
                              基范失踪了。
                               韩庚还从未见过始源那样的模样,失去了魂魄般的,淡漠礼貌,更多的时候是面无表情。始源的狼狈,不用靠近就能感受得到的悲伤,竟然令自己如此的心悸,他知道那是源于一种吞噬,他似乎能预见到他们的未来。
                               
                               办公室的大门敞开,崔父满意地看着自己的儿子满脸冷酷地坐在自己面前,始源用礼貌得近乎淡漠的语气说:“放了基范。”崔父抿了一口茶笑了笑说:“你怎么就能断定是我抓了他呢?”看着面前的儿子眼神如寒冰一样要插入自己的胸膛,他叹了口气说:“事到如今我也不准备再瞒你了,这些是基范最后一天所有的行动,我们的人从各种渠道搜集了这些东西,其中有许多证据指向了希澈的手下一个神秘的枪手。”

                               有一秒钟,始源还很清醒,他知道自己发疯了,他无数次地想到那个雪天基范紫红紫红的脸,可是他不知道他在哪儿,不知道他究竟在哪一个黑暗的角落。

                               希澈在家里看花样年华,港产文艺片,庚子出去买啤酒,希澈望着空荡荡的大房子忽然觉得一阵空寂,这样的日子还能过多少天,多少年?他的庚子,他知道他的庚子总有一天要离开他的,他甚至有时候能感觉到某种预兆,他在一间黑漆漆的黑得让人害怕的房间里,而他的温暖的庚子却不在身边。他有时候以为那是一种死亡的预兆,他以为他将面临的是自己的死亡。
                               韩庚提着啤酒回家,迎面便扑来一个小小的身影,希澈用了全身的力气抱紧了韩庚,肋骨之间的摩擦,这样的拥抱像是要把韩庚揉碎在自己的身体里似的,韩庚能感觉到怀里小小身体的颤抖和不安,他拥抱着他,说:“我爱你,所以不会离开你,就算有一天我暂时不在你身边你也要相信,我灵魂的归属,是你,所有的分离都将是暂时的,死亡也好,离别也好,都是暂时的。”希澈昂着头,带着泪珠笑了,说:“我们以后会有一个家对不对,还有好多好多的孩子们,我们要带着老稀饭去散步,一起看报纸,一起老掉,等到我的身材都走了样,你还是要叫我宇宙最美丽的希典娜。!~”


                              回复
                              23楼2009-06-17 1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