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锝时空吧 关注:163贴子:3,118
  • 7回复贴,共1

抢楼番外4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人物剖析优胜番外:遥远的记忆中楌在天流楌身边修炼的日常
木守宫来到这个时间线不过三天,这三天与兮拉着他让他说了很多有关自己的事情,期间与兮一直十分耐心的听着,那双湛蓝色的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木守宫,仿佛能直击他的心灵一样。在这样温柔的注视下,木守宫放下了内心的防备,可以毫无顾忌的说出自己内心里的想法,每次他说完,与兮都会用手温柔的揉揉他的脑袋,他不需要说什么,只需要通过动作传达自己对他的关怀就够了。
“那个,与兮大人……”今天把最近的事情说完,木守宫有些犹豫,他挠挠脑袋,小声叫着身边的与兮。
自从木守宫来了后与兮很少mega进化,因为木守宫似乎很怕他x进化时的样子,也难怪,这样子是有点吓人,毕竟除了霂霖之外其他氏族10岁以下的小孩子见了自己都是吓到哭的,至于霂霖?与兮真的不明白他是怎么做到还是泡沫蛙时见到自己x形态从他眼前飞过还一脸崇拜。
“怎么了,有什么想对我说的么?”
“唔……我想……我想变得强大一些,这样至少……可以保护自己”
“这不是挺好的想法么,男子汉就是要变得强大,然后来保护自己和身边的人,那既然你有这个决心,我就把你交给楌了”
“为什么是我?!”
本来待在一边默默刻木雕的天流楌翻了个白眼,有点恼怒的瞪着与兮,给这孩子起跟自己一样的名字已经很气人了,居然还让自己带他?
看到天流楌气势汹汹的样子,木守宫有些害怕的躲到与兮后面“唔……”
“楌,你别吓到孩子”霂霖把木守宫抱起来,轻声安慰,同时有些埋怨的看了眼自家弟弟“别理他,他就那个德性”
“…………他是木守宫,我是忍者蛙我怎么教他,你别想一出是一出好吗,把林栖的蜥蜴王叫来教他”
“你拒绝这么好的苗子?那太可惜了”
“那么好的苗子?我怎么没看出哪里好了”
“你没试试怎么知道不好?”
“不是这个问题好吗”
“那是什么问题?”
“……我自己还是半吊子呢你让我教徒弟?”
天流楌这话一出,与兮和霂霖对视了一眼“你所谓的半吊子……就是上次和奥雷对战被虐了得出的结论吧?你去问问现任的各位首领,哪个能在他手下走过三招?你已经很强了好吧”
“可是……”
“好了,楌,你就试一下嘛,我觉得小楌一定会很努力的”
天流楌和与兮的争论以霂霖发话结束,天流楌这辈子没怂过谁,就是对自己哥哥没辙,在霂霖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略带恳求的看着他时,他只能举旗投降。
把木守宫从霂霖手里接过来,天流楌摸了摸他的四肢,顺便连口腔都观察了一遍“你说的好苗子?”
“怎么,你觉得不够好?”
“……和奥雷是没法比,不过……也算是个中等偏上的体质了,只要努力,将来能练到和我差不多的水平吧”
“楌,一个强大的人,一分靠天赋,九分靠努力,并不是说,没有战斗天赋就变不了最强”
“这我知道,那我们事先说好,要是这小壁虎不好好努力我可不教,你让我哥求我也没用”
“就这么说定了”
所谓变强,如果你只是想当一个训练家的王牌精灵为他打道馆战联盟其实并不难,但是如果你想登上巅峰,那不是随便说说的,天流楌本以为这个小孩只是一时兴起,被人欺负惯了想要变得厉害一点,但是没想到跟着自己训练了几天,这孩子竟然意外的过分努力,即使自己让他休息,他也不肯,而是抽着空闲也在努力锻炼,那样认真执着固执的样子,还真像曾经的自己。其实这孩子的经历……和自己还是有点像的,只不过自己有哥哥关心自己爱护自己,而他……他该庆幸自己能遇到与兮吧。
“好了”拎着木守宫微微发红的尾巴把他提起来,天流楌叹了口气“该休息的时候就要休息,你的身体还在发育,如果过度训练只会造成身体平衡被破坏,万一残废了,与兮会跟我没完的”
“唔……是师傅”不过这木守宫虽然固执,但好在听话,天流楌让他听下他还就真的停下了,天流楌带着他来到湖边,把他的尾巴放在水里。
“这是神湖,受了伤在里面泡一泡就好了,以后哪里难受就自己过来”
“好的,师傅”
“说来,你想变强,是为了什么?”
“唔?”木守宫抬起头,有些疑惑的看着天流楌“那师傅呢,师傅……也很强啊”
“我?我也不知道我想要什么,到底为什么这么拼命想要变强,我只知道……我哥太弱了,要是遇到强大的人,血空奥雷那样的人欺负他,我这样是不能保护他的,所以,我必须再强一点”
“我好像听你提起过很多次这个人”
“啊,毕竟是第一个教育了我的人,我当然会很记仇,等我变强了,我一冰拳捶的他叫爸爸”天流楌似乎有些恼火,他和血空奥雷认识也就几个月的事儿,然而这货频繁打击他的自信心,这实在让天流楌有点不能接受。
“他很强吗?”
“十八氏族站在顶点的男人,你说强不强?目前排在第二位的烈咬陆鲨和他打就是送人头的,别说我哥哥这……说难听点就是个菜鸡,就算是与兮也……不一定能赢的吧”
“他是坏人吗?”
“我只是拿他打个比方,实际上,那家伙除了高傲了点之外还算是个正人君子,你不惹他的话,他不会把你怎么样,但是不是所有人都像他一样啊,就比如……”
“以前发生了什么吗?”
“不是以前,就是不久前”天流楌想到不久前发生的事情沉了脸色,那时候他真的挺害怕的,他真的害怕会失去他哥哥,所以那件事后,他就变得更加拼命了“哥哥是与兮的御前侍卫,这个职责是所有人都想要的,诚然,他们对与兮忠诚,但是看不惯我哥哥的大有人在,毕竟……十八氏族里比他强大的太多了,一个实力不怎么样的人能得到这个职位,不少人心里不服,甚至……还有的说的很难听,想要千方百计把他从位子上拉下来的人也就多了”
“与兮大人不能保护他的吗?”在木守宫眼里,与兮其实是很在意霂霖的,他执意让霂霖做自己的侍卫,其实也不是因为霂霖强,与兮已经是精灵王,天下能打赢他的又有几个呢?
天流楌把手里木质的苦无插在地上,他抬起头,看着不远处正在休息的与兮“当然不能,他是精灵王,精灵王要做的就是在大义面前舍弃一切,包括他自己的命,当别人拿着血淋淋的证据指控霂霖谋反的时候,他能怎么做?”
“可是霂霖现在不是没事么?”
“对,如果我哥出了什么事我不会放过他的,当时他先把我哥哥关起来等待审判,然后私下偷偷给我王的令牌,让我去不远处的血空基地找奥雷帮忙,这样才保住我哥哥,如果他什么都没做,你觉得我还会和他这么安然无恙的在一起待着吗?”
“不过……感觉平时这里也很安全,也不需要霂霖战斗什么的,他很安全,所以这个职位,大家也没必要争的那么厉害吧”
“……因为这里是丰源,血空一族的地盘,血空奥雷就在不远处待着,真要说的话,其实与兮也好,哥哥也好,还有不远处那位,都默认,真正的与兮御前侍卫其实是奥雷,只不过因为某些原因,我哥哥是带班的,实际上他的职责和保姆没啥区别,每次需要战斗都是我去”
“嗯……师傅,虽然你这么觉得,但是我觉得实际上,你才是与兮大人的贴身侍卫吧”
“啊?”
“你一直在与兮大人身边,霂霖主要负责与兮大人的生活,你负责战斗,那你就是侍卫啊,只不过与兮大人没给你正统的名分”
天流楌盯着木守宫单纯无辜的表情看了会儿,确定他不是在逗自己后冷笑了一声“十八氏族里知道我的存在的都少,还侍卫呢,他也不怕我半夜把他脑袋剁下来”
“……明明其实师傅也很在意与兮大人的,与兮大人那么温柔,为什么师傅不喜欢他啊”
“如果你和我一样,是霂霖的弟弟就会懂我的心情了,因为他是王啊,永远都不可能回应……”
“回应……?”
“他可以毫不保留对你的关爱,因为你是一个普通的精灵,没有氏族的牵绊,无论怎么样都威胁不到那些首领的地位,所以他可以关心你爱护你,但是哥哥不行,即使违背本心,他也得当个博爱的精灵王,明明心里不是这样想的,却要装的那么虚伪”
“师傅,那你站在与兮大人的位子上又要怎么办呢?”
“我不是他,所以不需要站在他的角度想”
“可是……”
“我要走的是侠道,和他的王道格格不入,你呢小徒弟?”
“我?”
“虽然你本来就不可能成王,但是你想要走的是什么路?仅仅是保护自己不被欺负,还是说,你想守护更多的人?”
“师傅想让我成为什么样的人,师傅传我衣钵,我不想辜负师傅的期待”
“我啊,当然是想让你成为守护弱小,维护一方安宁的英雄了,这也是我未来的梦想,当然,最主要的是,我希望我和你,未来,都能自由自在的,想出去行侠仗义了就去,累了就在自己的茅草屋休息几天,找到自己所爱之人,和他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
“师傅有所爱之人了吗”
“目前还没有,以后也许会有”
“那,师傅师傅,你要是有了喜欢的人,你会怎么样?”
“我?我当然会紧紧的抓牢他,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和他在一起,哦对,对象的话,我哥哥也得喜欢,他要是对我哥不好那可不行”
“嘿嘿,那我以后……也要找到自己喜欢的人”
“你这小屁孩,现在说这个还太早了,不过师父可以帮你物色物色,你喜欢什么样的?”
“像你哥哥那样的啊,温柔善良,最主要的是和他在一起能有家的感觉”
“家啊,我本来是有的来着”但是那个父母……天流楌摇摇头,他们根本没把自己当成他们的儿子啊……
木守宫的小脚溏着清凉的湖水,有些疑惑的看着突然有些消沉的天流楌“师傅?”
意识到自己可能影响了小徒弟,天流楌想说点什么缓和一下气氛,然而就在这时,他们头顶上方突然传出几声龙吟,随后树叶随着庞然大物低空飞过所带来的风剧烈抖动,天流楌把木守宫抱在怀里,不远处的与兮也醒了。
木守宫抬起头,发现是一对对血翼飞龙正从头顶飞过,为首的那只和后面的一排外貌明显有些不一样,他的速度极快,不出一秒就飞得不见了踪影。
“与兮大人!”
没过一会儿一只血翼飞龙降落在湖边,他看了眼天流楌,对湖那面的与兮鞠了个躬“与兮大人请随时保持警惕,森林外发现了入侵者,首领已经亲自前去镇压了,已经通知了不远处的林栖一族一起,请您务必小心”
“入侵者……糟了,楌!”
“怎么了?”
“霂霖应该在森林边缘,我今天早上派他去踩边缘才有的树果了,他现在还没回来”
“啧!”能让血空奥雷亲自出马镇压的入侵者,想也知道是什么水平,而且血空奥雷不光亲自出马了,他还mega了,还带了一队血翼飞龙,开什么玩笑啊,这样的入侵者为什么不早点发现!天流楌一时急火攻心,脑子都快要乱了,然而他表面仍十分淡定的瞅了眼站在自己旁边的血翼飞龙。
“你,带着楌去追你们首领,天流一族的首领就在森林边缘,告诉奥雷……一定要把他救回来”
“是!”
与兮下令的那一刻天流楌就抱着木守宫跳上了血翼飞龙的后背,血翼飞龙快速的起飞,朝着血空奥雷所在的边缘飞去。
这片森林很大,但天流楌还是能看到不远处血空奥雷的身影,没等他们飞过去,血空奥雷的猩红天空就直接打开了,无数血雨自空中落下,场面异常壮观。
“师傅,那是什么啊……”
“没事,那是血空一族的独门绝技,大范围歼灭性攻击,我靠,到底是什么样的敌人,都把奥雷搞成这样了”
“霂霖会不会有危险啊,我们快去保护他”
“……你别说了,我已经冷静不下来了”如果让他知道是谁敢动霂霖,天流楌真的会不管不顾的宰了他。
好在这只血翼飞龙速度不慢,然而在他即将到达原本的目的地时,血空奥雷直接飞了下去。
“多谢”天流楌拍了血翼飞龙一下,直接跟着跳了下去。
木守宫被天流楌放在一边,而眼前的情景让他松了口气。
霂霖还完好无损的站在对面,血空奥雷正对着他,然而,霂霖的表情却不怎么好。
“哥”
“站在那儿别动!”天流楌本想跑过去,然而奥雷一声吼让他停在了原地,随后,奥雷快速的朝霂霖飞了过去,霂霖瞪大了眼睛,下一秒直接被奥雷给扑倒在地严严实实的护在身下,与此同时,一道银色的闪光直接击中了奥雷,奥雷的脑袋上出现一道血痕,但是不出一秒又迅速的愈合,天流楌眯起眼睛,这攻击快的超出常理,他根本看不到敌人在哪儿,贸然出手只会添乱,反正现在霂霖很安全。
之后的几秒内奥雷的身体不断出现大大小小的伤口,然而奥雷没有动,还是紧紧的压着霂霖,随后,奥雷在自己的头顶打开了小范围的猩红天空,强力的攻击威胁下,那个速度极快的敌人终于收手。
“抓紧我”奥雷低声对霂霖说道,霂霖抱紧奥雷的腿,奥雷同时给天流楌使了个眼色。
天流楌心领神会,抱起木守宫跳到了奥雷的背上,奥雷的翅膀微微用力,以光速冲上了天空。
“撤退!”
“是!”
把霂霖甩到自己的背上,奥雷迅速的飞回与兮的栖息地。


IP属地:北京1楼2017-09-24 22:16回复
    估摸着那个敌人没有追来,因为他们已经进入了与兮布置的结界,一般人是无法闯入的,奥雷把三个人放在地上,示意身后的血翼飞龙们可以先回去了。
    与兮站在湖边,看到霂霖安然无恙的回来,他似乎是松了口气“你们都没事吧”
    “我没事的,与兮大人,只是事出突然,有点惊慌……多亏奥雷反应及时,不然……”
    与兮看向似乎有些累的奥雷,想说什么,但是话到嘴边还是换了个话题“这次怎么回事,我都还没察觉”
    “我一开始也没察觉,但是负责镇守边境的是我的亲信之一,实力虽不及我却也在血空一族数一数二,他被打败前发了求援信号,我就立刻带着精锐部队过去了,到那里才发现”
    “奥雷……”奥雷本想说下去,但是霂霖却轻声阻止了他的话题,奥雷皱了下眉,有些疑惑的看着霂霖。
    霂霖抬起头,慢慢走向与兮“已经没事了……不会有事的,与兮大人……”
    霂霖不想说出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与兮当然看出来了,他朝奥雷使了个眼色,后者点头然后转身离开,天流楌看了眼霂霖,然后抱着木守宫追了上去。
    霂霖蹲在湖水边,看着自己的倒影“您真的不再继续问了么……毕竟,这可是个让奥雷都颇为棘手的入侵者”
    “他真的觉得棘手的话,不当场歼灭那个人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他没有执着于打败那个人,只能说明他有把握下次交手取得胜利,所以救你是第一前提,反正那家伙,可能把你看得比一场胜利重要吧”
    “与兮大人……”
    “而且,你不想说就算了,反正你不会做对我不利的事,不是吗?”
    “……对不起与兮大人,我不想骗您,可是……”霂霖的目光有些躲闪,他头一次这么纠结“请您相信,他不是冲着您来的”
    “我想也是,不然怎么会在边境就搞出这么大乱子,目标是你?”
    “嗯,但是他没想伤害我”
    “那就罢了,这件事就此揭过,我会和待会儿过来探查的林栖一族说敌人已经被奥雷歼灭,这样可以吗?”
    “谢谢您,与兮大人……”
    奥雷离开的时候并没有用飞的,而是悠闲的慢慢在森林里走,果不其然,没过一会儿,天流楌就追了上来“奥雷!等下!”
    “我这不是一直在等吗”奥雷停下脚步,挑眉看了看天流楌“来问你哥哥的事?”
    “对,他不想与兮知道,但起码要告诉我吧”
    “那个敌人目的是带走霂霖,而不是伤害他,他对与兮半毛钱兴趣都没有”
    “他很强吗,连你都……”
    “你别误会了,要不是霂霖拦着我,我早就一个猩红天空送他去见阎王了,不过我真是不懂,你哥哥干嘛那么护着那个家伙”
    “到底是哪个家伙?”
    “前些日子他不是捡来一个奇奇怪怪的玩意儿么,硬邦邦的一个小不点”
    “你说的是……”
    “对就是他,叫什么我不知道,但是速度还真快,只不过,攻击力垃圾,我站着给他打他都能累死的那种,他对霂霖……该不会有意思吧?”
    “不会吧,霂霖是把他当小宝宝一样照顾的”
    “他只是长的像小宝宝吧,谁知道他多大了,告诉你哥,别老爱心泛滥,就算要泛滥,起码也得能保护自己啊”
    “奥雷……”天流楌狐疑的看着他“你好像对这件事态度很奇怪”
    “奇怪?”
    “你当初……还有这次……我记得上次与兮让你去救我们前族长,你一百个不愿意回来还抱怨了老半天说老族长这个垃圾那个没用,怎么这两次让你去救我哥你都那么痛快”
    “我欠你哥钱了可以吗”
    “……好,不问了,我现在突然安心一点了”
    “安心?”
    “没什么,我这阵子似乎可以安心带徒弟了”
    奥雷这才注意到一直被天流楌抱在怀里的木守宫,他低下头看了看“又是你哥捡回来的?”
    “算是我俩一起,与兮丢给我做徒弟,如果他进化成了蜥蜴王,还得向你请教龙系技能”
    “……行吧行吧,你哥是不打算有后代了所以拼命捡孩子回来,我先走了,哪个家伙就算目前没恶意,不代表以后不是个麻烦”
    “我明白了”天流楌目送奥雷离开,松了口气,没事就好,不过那家伙想带走霂霖……?我家哥哥还真受欢迎啊,可是他怎么就偏偏喜欢与兮这二货呢,想不通啊。
    木守宫围观全程不发一言,强大吗……真是令人向往的东西啊,自己将来能成为维护一方安宁的英雄吗?让爸爸可以以自己为傲,以后挺起腰板做人,他可以骄傲的说,有我儿子在,你们谁都别想欺负我,任何想要守护的东西,都能守护住的吗?
    “师傅,我们继续去锻炼吧!”
    “好吧,今天我心情好,就额外多教你几招”
    师徒两个朝湖边走去,这份安宁,也许还能再持续一阵子吧。

    第二天,血空奥雷照例站在血空一族基地的最高点往下看,在这里,他能清楚的看到在这片森林唯一的一片露天湖水边休息的与兮,更能看到他周围方圆几里有没有可疑人士出没,他每天都会站在这里,一待就是一天,倒是也没嫌累。
    “首领,天流一族的首领来了”
    身后,一只血翼飞龙轻声说,奥雷点了点头,示意他们带霂霖上来。
    没过一会儿,霂霖就拎着个篮子爬了上来,这个地方还真高,没有翅膀用脚走上来可真是挺累的“血空大人,谢谢你昨天救了我……还帮我瞒着与兮大人……”
    “没什么,反正那人的目标不是他,我和他也说不着”奥雷没有移开目光,在这里,他必须目不转睛的看着远处才能随时随地确保与兮的安全,更何况霂霖也不在他身边,他就得更注意一些了。
    明白奥雷的职责所在,霂霖也没有在意,而是把手里的篮子放在地上“这是我自己做的谢礼,拿一些树果做的饼干,你要不嫌弃的话就尝尝看,与兮大人很喜欢吃”
    “所以说比起御前侍卫你更像个保姆啊”
    “因为有血空大人在,我才能安心的当个保姆啊,血空大人,每天都这样的吗?”
    “嗯,保护他这件事,我不能有一丝懈怠,不是吗”
    “您嘴上说不喜欢与兮大人,实际上,比任何人都尽职尽责的保护他”
    “没有他的话,也就没有所谓的氏族了,有了精灵王所创立的秩序,我这个飞行系首领才能自由自在的在天空飞翔,我不喜欢他是因为……就跟你弟弟一样,而不是真的厌恶他,只是希望他能多考虑自己一些”
    “您为与兮大人着想,但是与兮大人却没办法回应……”
    “那无所谓,我负责保护他身体上的安全,你呢,就去维护他的心灵,让他不要变成个变态就行了,亚修那档子事闹得他现在都不想看到人类,搞得我还得多注意一堆生物”
    “希望与兮大人不要因为亚修而排斥所有人类,也不要排斥……”
    “如果是谁袭击你的被说出来,与兮甚至会迁怒所有被你捡回来的孩子的吧?”
    “嗯……不过,楌是个好孩子,他和亚修不一样的”
    “楌?和楌有毛关系,他是你妈捡回来的?怪不得”
    “不是啦,我说的楌是我弟弟抱着的那个木守宫,与兮大人给他起名叫楌,和我弟弟一样”
    “那这个名字,不知道他承担得起不”
    “他可以的,我相信他”
    将来无论是成为英雄还是什么,霂霖都相信木守宫能在自己坚信的路上走下去。


    IP属地:北京2楼2017-09-24 22:19
    回复
      第一!


      IP属地:上海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7-09-24 23:59
      回复
        第二


        IP属地:广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9-25 00:40
        回复
          第三……顶一个


          IP属地:辽宁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9-25 05:27
          回复
            第四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7-09-25 13:08
            回复
              哦表白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9-25 20:40
              回复
                看的莫名热血~守护一方的英雄~


                IP属地:河南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9-25 21:32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