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资源分享吧 关注:10,717贴子:90,204
  • 7回复贴,共1

推文哦《我若离去后会无期》第一章寒冬。凄冷的寒风萧瑟。杜清欢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推文哦
《我若离去后会无期》

第一章
寒冬。
凄冷的寒风萧瑟。
杜清欢跪在清和宫的宫门前,额头重重的磕在冰冷的地面上,渗出鲜血。
“求皇上开恩,赐臣妾九转还魂草”
父亲的病已经愈发的重了,没有这味药,他会死。
寒风吹过,有人影走了出来。
是上官焱。
尊贵的男子披着厚厚的毛皮披风,面色沉静,容貌清冷,只是他的眸子,比此时的天寒地冻更冷。
"杜清欢,跪了多久了?"他的声调里,没有半分怜悯。
杜清欢抬起头,朦朦胧胧的看着他的脸,"求皇上开恩,赐臣九转还魂草。"
上官焱漆黑的眸子尽是嘲弄,"你可曾想过,这就是你的报应?"
杜清欢闻言,心底阵阵的抽疼起来。
果然,他还是怪她。
当年,上官焱因为争权夺位,遇到了一次暗杀,那时的他,高烧不退,是当时出门拜佛的杜清欢发现了他,将他捡回去秘密医治。
那时的他刚刚捡回一条命,闭着眼睛握着杜清欢的手,说要一辈子记得她,让她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做他的皇后。
可等他登基,杜清欢等来的不是他迎娶的花轿,而是要她医治未来皇后顽疾的圣旨。
当时的杜清欢,是怎么回答的呢?
"若你想救她的命,就立我为后,否则我誓死不从。"
杜清欢不甘心,所以逼迫他娶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7-11-10 09:32
    杜清欢天真的以为,总有一天能够把当年的一切说清楚,可是却低估了上官焱的决心。
    从不肯和她多说一句话,如非必要,绝不踏入皇后的宫门一步。
    杜清欢在刺骨的寒风中清醒过来,惨然一笑,既然这样,臣妾把这东西交出来,也算赎罪。"
    她把凤印从怀里拿了出来,"只要皇上愿意救臣妾父亲一命,臣妾愿拱手将这凤印归还。从此在冷宫度日,决不再踏出一步碍皇上的眼
    上官焱冷冽的眸子在杜清欢身上停留了许久。"杜清欢,你以为朕会这么轻易地放过你吗?
    他一把将杜清欢址起来,薄唇凑近了她的耳边,"你即然那么喜欢皇后这个位置,我就让你一辈子坐好你的皇后位,直到,一无所有,痛不欲生。
    说完,他漠然的松了手,命人取来一只火盆,从怀里取出那救命的草药。"杜清欢,看好了,你是你父亲的命。能不能救得回来就看你了。
    杜清欢愣住,下一秒,却看着男人冷笑着松、开手。
    那轻飘飘的草药,飘落。
    "不!不要!"杜清欢睁大眼睛,挣扎着爬了过去,双手毫不犹豫的伸进火盆里。
    可那里还来得及?那几根草药被火苗快速的席卷,散发出一阵焦糊的气味。
    "不,不要,求求你!"杜清欢疯了一样在火焰里搅弄着,眼底尽是绝望。
    一阵风吹过,将那灰烬吹得一干二净,就好似把父亲的性命,也带走一般。
    "不,父亲,父亲!"杜清欢仰起头,大喊着。
    上官焱却淡淡地嘲讽:"杜清欢,这可就是你要的?"
    杜清欢像是没有听到他的冷嘲热讽,大声的哭叫,她的手早已经在一冷一热的刺激下溃烂流脓。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7-11-10 09:37
      找我全文哦 家 唯❤️365441259 秒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7-11-10 09:39
        第二章
        杜清欢是在皇后的寝宫里醒来的。张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丫头梦秋含着眼泪的脸,见杜清欢醒来,她连忙擦去脸上的泪水,娘娘您醒了……杜清欢心里-阵痛楚,"父亲,父亲……"看着梦秋艰难地点头,杜清欢那布满伤痕的手颓然落下。“扶我起来,我要回去看看父亲”杜清欢挣扎爬下床,门外的侍卫挡住了她。“皇上有令,皇后娘娘近来操劳,不宜离开寝宫”那人一字一句,就像是晴天霹雳一般。他连父亲最后一面,都不想让她看。他是想让她的父亲死后也无儿女去吊唁,孤零零的上路?“让开!”杜清欢厉声感道。“皇后娘娘请自重!”那侍卫没有丝毫动容,杜清欢被狠狠地推倒在地上,四肢百磕都在痛。……最终,杜清欢还是错过了父亲的葬礼。出殡那日,大雪将整个偌大的皇城笼罩上了一层厚厚的白,悲哀而凄凉。“梦秋,多添点纸钱”杜清欢远远的看着梦秋把一捧纸钱烧光,身体却不停地颤抖着。自从上官焱毁了还魂草后,杜清欢便怕极了火,甚至连看一眼都不敢。“父亲,女儿不孝……女儿,对不起你……”身后猛地出现了一道高大的身影。“你的确不孝,若不是你贪的无厌,你父亲也不至于就这么没命,他的惨死可都是因为你。”上官焱清冽的声音响起,却像是刀锋一般刺痛人心。杜清欢只觉得一阵阵的血气上涌,却还是死死地咬住了下唇。她跪了下去,头重重的往地上磕:皇上,臣妾知错了,是臣妾糊涂,图谋自己不该妄想的,现在臣妾明白了,我只想离开这儿,伴着清灯古佛了此余生,为家人为皇上……也为俪妃祈福。杜清欢一下又一下的磕头,姿态要多卑微有多卑微。“祈福?以你这样瑕疵必报的个性,怕是会日日诅咒吧”上官焱并不信杜清欢的话,“更何况,你这样的戴罪之身,若是去庙宇那般清净之地,也是玷污了地方,如果真的那么悲痛欲绝,不如,我赐你一条白绫,你自尽告慰你父亲的在天之灵?”杜言欢闻言,身体颤抖一下,她没想到,上官焱竟然恨她至此,竟然,想让她死去。


        第三章
        上官焱眸子冰冷,手指猛地攥紧。面前的女人,是他厌恶极的女人杜清欢。可偏偏听了她这些话,他竟然有些不悦。皇后这个位置,是她想做就做,想弃就弃的?做梦。他捏住了杜清欢的下巴:“做错了事是要付出代价的,想走,你做梦。”杜清欢穆然瞪大眼睛,心底满是刺痛和绝望,“若是皇上真的想,那便把我这条命也拿去吧。”她太累了,累了七年,父亲的死,已经磨去心底那点仅有的希冀,她不敢,再奢求什么了。上官焱眸低一冷,冷笑到,“想死,没那么容易。”说着,他捏住她的肩,一把将她扯起来,杜清欢吃痛,却死死咬着嘴巴没有出声,她骨子里还是那么倔强。这样子激怒了上官焱,他收紧力道,猛地将她抵在柱子上,“杜清欢你想死,想死?也要我腻了才行。”上官焱一反平日那谦谦君子的模样,眼角尽是暴戾。这个女人总是用办法激起他心里的怒气。明明是个爱慕虚荣的毒妇,却总是装的比谁都高洁……杜清欢消瘦的身体狠狠地扔在了一旁,可她却没有吭一声,依旧仰着头,“求皇上让臣妾出宫,或者,干脆要了臣妾的命!”上官焱看着她那倔强的脸,气极,猛地扯住她的衣领:“杜清欢,朕不会这么轻易地放过你!”说着,他的眼角扫过那门外烧着的纸钱,眸里闪过一丝寒芒,“你的父亲去世前可是一直期盼着朕能临幸你一次,不如,趁着这个机会,朕随了他的心意?”杜清欢的眸子睁大,眼底尽是恐惧和不可置信。这样的场合,他竟然说出这般亵渎的话,在他心里,她,和她的家人,究竟有多不堪?她那个一向对上官焱忠心耿耿的父亲,若是听到他这般戏谑侮辱的话语,在地下都会不得安宁。“皇上,父亲尸骨未寒,还请自重。”杜清欢一字一句艰难开口,成功激起了男人的怒火。“自重?”上官焱的眼底尽是鄙夷,一把掐住杜清欢的颈项,她身上那单薄的衣服几下便被他扯得七零八落。“用菁菁的命来要挟我坐上后位的女人,竟然也有脸面提起这个词?”上官焱只觉得心底有一把火在燃烧着,这个女人,这个不择手段的恶毒女人竟然拒绝他?行动快于理智,他手上不过微微使劲,杜清欢那白皙纤细的身体便已经完全的裸露在他的面前。看着杜清欢的身段,他竟然也没有想象中的抗拒,反而,有了一种想要彻底征服的欲望。


        回复
        4楼2017-11-17 16:53
          唉怎么可以这么虐女主,简直丧心病狂


          回复
          5楼2017-11-17 16:53
            什么玩意儿啊!很讨厌看着看着就收费的,套路,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7-12-06 15:13
              为什么???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7-12-06 1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