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症吧 关注:447,498贴子:24,656,403
我身为人,当有不同于动物之尊严,这是中国宪法赋予的权利。可我这21年的生命里,不曾拥有过一天尊严。从我记事起,为父母、长辈、同学欺辱,每日都如猪圈里养的猪,麻木痛苦地活着。
我四岁时外婆抑郁成疾服农药自杀,母亲的族人把责任归咎于我的爷爷和叔叔。我无缘无故成了这场纠纷的受害者,他们之间的矛盾直到我爷爷去世都没有得到化解。我的童年就是在他们之间的勾心斗角中度过。小时候父母工作忙,假期就将我托付于爷爷奶奶照顾,每次回老家爷爷奶奶总是把最好的东西给我吃,糖果塞满口袋。(说实在话,老家是我内心唯一的归处)这里有小伙伴,有真正对我好的人。假期结束,我带着满口袋的糖开心愉快地回到外公家(那时候妈妈仍没有和舅舅分开住)。在这里,气氛凝固,我大气不敢吭一声,因为舅舅和妈妈一生气就会打我。我揣在怀里的糖果一个人在角落默默地偷吃,生怕被他们发现了打我。但不管我怎么藏,家就这么大,被抓住了:我至今仍记得那个寒冷的夜晚,母亲的族人聚于大堂,外公手执柳枝一个劲地打我:“叫你吃糖果,好吃懒惰,**···”外公打累了,母亲接着扇巴掌,他那些族人、亲戚朋友也轮着数落我。那个夜晚,大堂的灯光格外地亮,瓷砖地板很冷很冷···。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仍然记得那个亮堂堂的大堂,打我的每一个人的相貌。那年我才四岁。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7-11-10 23:02回复
    我之所以发帖,是想博取大家的安慰,我真的很想说出我的心理话,发泄一下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7-11-10 23:04
    收起回复
      我现在精神有些崩溃,明日再更新吧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7-11-10 23:05
      收起回复
        我想在我寻求精神庇护之前写完我的人生,这有点困难,因为回忆太伤人了。但愿吧,如果我还有时间和精力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7-11-10 23:34
        回复
          得去疗养一段时间了,太累了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11-12 20:45
          回复
            总有人记得你,没什么不能克服的,我们等你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11-12 20:47
            回复
              楼主,看你的文字,似乎你内心深处的创伤与你的原生家庭分不开,这是需要修复的,请在想说的时候继续说下去吧,你说,我们都在,会认真的读你说的每句话,好吗?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11-12 20:54
              回复
                你现在已经21岁了。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11-13 02:30
                回复
                  尊严是自己给自己的,加油。等你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11-13 02:31
                  回复
                    我建议你,放下。我也不是很信那些大道理,我知道做到这样很难,但是唯有放下才能快乐。最后我也不说祝你幸福之类的话了,太假了。希望你能像普通人一样吧


                    IP属地:山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11-13 04:10
                    回复
                      我的童年喜怒哀乐皆为母亲所影响,我没有发泄的权利,如同一个木偶一样受其摆布。我没有自己的情感,我一直模仿别人。我就像一个没有被编程的智能机器人,努力地复制别人的行为来适应这个社会。尊严,人格,感情,,,
                      这些东西我都没有,父母一直再吵,爷爷前几年也去世了,但他们还在吵,,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7-11-14 22:01
                      回复
                        我今天心情还不错,因为在外上学父母不在身边也没人欺负我,听不到那种让我抓狂的声音。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7-11-14 22:05
                        回复
                          不知道从何时起,我开始对别人的笑过敏(很猥琐的那种大笑)。我很厌恶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7-11-14 22:12
                          回复
                            妈妈常说外婆是突发脑溢血死的,当别人提出质疑时她会发疯一样和别人争吵,直到那人罢休为止。小时候我虽然天天被妈妈打,但我还是很相信她的,这或许是对母性的依赖吧。外婆死的时候我只有4岁,我对外婆的容貌却格外记得清楚:红脸颊(我和妈妈都继承了她的红脸颊),短发,长方形的脸。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7-11-14 22:20
                            回复
                              这最近的七八年里,我通过一系列的反抗,我的变态舅舅也很少来打我出气了。毕竟我189的身高也不是当年那个弱小孩了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7-11-14 22:22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