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吧小说吧 关注:44,050贴子:1,023,334
  • 3回复贴,共1

《下一站不再爱你》蓝尧辰 白净颜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下一站不再爱你》
蓝尧辰 白净颜


第 1 章 爱成无言的痛
我从大学起就爱着一个叫蓝尧辰的男人,他曾是我同父异母妹妹的爱人,现在是我老公,名义和身体上的,因为他的心里永远不会有我的存在。结婚一年,我用三百六十个昼夜的温柔都换不来他哪怕怜惜一瞥。很多人说我傻,明知道他不爱我,还苦守着他。这场婚姻本不该属于我,一年前,我同父异母的妹妹不慎坠楼,成了植物人,后妈上法院控告是我推的,因为证据不足,我被当庭释放,蓝尧辰却出现在我面前,提出要娶我。我苦恋他四年,他的求婚惊喜得我差点跑全市最高的大厦上欢呼,后来我才知道,这场婚姻不过是一纸结婚证和无尽的折磨。蓝尧辰娶我,只为给我那已经变成植物人的妹妹报仇,他也以为是我害的她。天知道,我去楼顶的时候,她已经掉下去。哐当,房门被暴力地撞开,带着一身酒气的身影跌跌撞撞地走进来,隔着老远,我都能闻到他身上的香水味儿。今晚又换了一个,我幽幽一叹,心已经痛到麻木。从新婚夜开始,他就这样,在外面先玩过别的女人,再回来折磨我,似乎只有这样,他才能从放弃爱人,娶了仇人的痛苦中挣脱出来。“还没睡,在等我啊?”男人微醺地望着我,我清晰地在他眼里看见两簇火焰。我时常觉的奇怪,他既然不爱我,为什么可以在见到我后的很短时间里激发出情念,难道男人真地可以将感情和身体的放纵分开?我是个因爱而爱的人,没有爱,男人碰我一下我都觉的难受,我也总用自己的这种想法去体谅他,哪怕被他弄得痛不欲生。扑通,我被他压在沙发上,三百多个夜晚,没有一次例外,他从来不会管我在哪里,做什么,进门就压过来。“今天不行,例假快来了。”我拒绝地轻推他的肩膀。我的例假一项准时,还好巧不巧地在他外出巡视分公司的时间段,所以从来不会有例假来了还要和他同房的尴尬,这个月不知道怎么回事,都过去十多天还没来。“来就来呗。”他的手已经摸上我的腿“再说,不让我碰,你等我干什么?”
我想大吼,我们之间难道就只剩下这个了吗?却吼不出声,我早知道答案,那是在结婚后一个月的时候,我实在受不了这种生活,嘶吼着质问他,他半醉半醒地嘲笑,“不然你以为还有什么?”“你自己脱,刚才的女人都快把我榨干。”他的头在我的颈窝拱了拱,呼吸的热气全喷我脖子上,我的身体敏感地颤了颤。这是我的悲哀,面对他,我总是不受控制地动情,哪怕鼻子清清楚楚闻到别的女人的香水味儿。既然都累成狗,为什么还要来强迫我?他的话刺伤我太深,我没有动,也不说话。压在我身上的男人久久等不到回应,黑沉了脸,“你敢不听话?”说完,俯下头,锋利的牙齿毫不留情地在我的脖子上咬一口,趁我痛叫时压住我的唇。他只要想要,从来不会管我的意愿,就像现在,我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表达对他的拒绝,他却不管不顾,只一门心思发泄他对我的怒和恨。“好痛。”我痛呼,他不是已经把大部分精力发泄在外面的女人身上吗,为什么还要这样弄痛我?我突然想起他在新婚夜说的话,娶我就是为让我痛,他真地做到了,我的身和心都痛入骨髓…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7-11-13 01:33
    第 2 章 不愿说的消息

    更新2017-09-30 10:20??1138字 我快痛得晕厥时,蓝尧辰总算停下对我的折磨,没有丝毫留恋地推开我,大步走进浴室,砰地关上门。听着哗啦哗啦的水声,泪滴无声地从我眼角滑落,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尽头?假如真有地狱,得不到爱的婚姻就是最残酷的人间地狱。水声停止,蓝尧辰趿着水唧唧的拖鞋走出房间,自始自终都没看一眼躺在沙发上的我。结婚一年,我们从没同床共枕过,他总是要完就走,我都怀疑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干的是谁,毕竟他外面那么多女人。人都说女人自暴自弃起来吓人,男人更恐怖,自从我同父异母的妹妹白净雪成了植物人,他拉着我偷偷去民政局办结婚证,他就成了八卦杂志的男主角,花边无限多,女主角一天一换,个个都比我我漂亮勾人。别墅的主卧,只有我一个人住,我不喜欢一个人睡在双人床上的感觉,本该成双成对的床却形单影只,让人绝望,所以,我只睡沙发。我没有像往常一样去淋浴休息,而是围上浴巾,去敲他的房门。“干什么?”门没开,只传来不耐烦的询问。“我有事找你。”我捏紧浴巾,连做深呼吸,只有这样我才不会逃回房间,他回来前,我接到一个消息,我正矛盾要不要告诉他。吱嘎,门开了,蓝尧辰肃冷着脸看我,完全没有之前的醉态,要不是他身上还有残留的酒气,我都要怀疑他之前是在装醉撒疯。“有话快说,我在忙,没时间和你瞎耗。”他不悦地沉着眉头。我赶紧敛神,“电话本来是要打给你的,你手机可能没电关机,后妈就把电话打到我这里……”“说重点。”他露出不耐烦。“白净雪醒了。”我死死地盯着他的眼。“你说什么?”他双目一瞠,梦呓般喃喃,“怎么可能?医生不是说可能一辈子都……”“是真的,你不信可以打电话……”我的话被他推搡的动作打断,他急吼吼地冲下楼,甚至没来得及换掉身上的睡袍。“你就那么在乎她吗?”我伤心地看着孤零零晃动着的大门。早知道他会欣喜若狂,料不到他会大半夜地冲去医院,他爸生病住院都没见他这样着急,看来我的那个好妹妹白净雪已经成为他心里永远的朱砂痣,我就算努力一万年,也不可能取代她。浓浓的悲伤涌上心头,我跌坐在地。蓝尧辰一去整夜。看着朝阳将光芒洒向大地,我以为他会直接从医院去公司,八点的时候却听到蹬蹬蹬上楼的脚步声,我赶紧开门出去,站在走廊上,等他从房间里出来。他一身清爽地从我面前走过,对我,就像摆在走廊上的盆栽,完全漠视。我闭上眼,幽幽一叹,“尧辰,我们离婚吧。”他彻夜未归,我也思考一整个晚上,假如我穷尽一生都不可能软化他的心,又何必占着蓝太太的虚位。第一次唤他的名字却为离别,我突然想起有个算命先生跟我说过的话,我的八字带煞,注定一辈子没人爱。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7-11-13 01:35
      我才出生,妈妈就难产离世,爸爸擦所有的爱都投注在同父异母的兄妹身上,对我不闻不问,好不容易嫁给心爱的男人,又是这样的结果。或许这就是命。我认命地凝望着站在楼梯上的男人,紧张地等着他的回答。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7-11-13 01:36
        第 3 章 一年哪儿够

        更新2017-09-30 10:20??1300字 “你说什么?”蓝尧辰怒目瞪我。“你当初娶我,不就是想帮白净雪报仇吗,你折磨我一年,也够了。”我注定一辈子得不到爱,却卑微地希望能保留对他的爱,毕竟在他爱上白净雪之前,我们也曾有过几段美好的回忆,不想我对他的爱在他无尽的报复中消磨殆尽。“什么叫够?”他猛地倾身压到我面前,鼻尖几乎撞在我的鼻头上,目光无比凶狠,“你害得小雪在病床上躺了三百六十八天,浑无知觉,只能靠营养液维持生命,以为一年就能弥补一切,做梦!”“那你要怎么样?”我悲哀地闭上眼,不愿看他眼里浓浓的恨意,“是不是只有我死,才能让你忘记曾经的痛。”我感觉他的呼吸窒了一下,紧接着是更冷的话语劈天盖地砸下来,“死太便宜你了,小雪可是无知无觉三百六十八天,你……最好别给我闹自杀,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我几乎失笑,我要是自杀,人都死了,他还能拿我怎样?我妈早已不在世,爸爸对我漠不关心,还那么宠白净雪,难道要鞭尸?他似乎也想到这些,脸上露出一丝不自然,愤怒的神情却不变,“别以为我在说空话吓唬你,我的手段到底有多狠,你还不知道。”“我相信。”我打断他,“那还要多久?白净雪是在我们结婚前变植物人的,她应该还不知道我们现在的关系,要是让她知道,可能会受不了打击。”“这个不用你管。”他没好气地横我一眼,“你好好履行你身为妻子的责任,把早晚饭做好,晚上等着我干你就行。”他明明不是个粗话连篇的人,面对我时总会说几句粗俗得有辱他形象的话,或许在他看来,我根本不配好言相待吧?“你的话我记住了。”我无声地叹气。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7-11-13 0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