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的王者荣耀同...吧 关注:187贴子:1,882

【原创—文帖】铠兰cp 我都不会离开你,哪怕一生一世《不离开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创—文帖】铠兰cp 我都不会离开你,哪怕一生一世《不离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2-26 20:30
    各位好,这里桐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2-26 20:30
      把以前自己的帖子搬过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2-26 20:31
        第一章
        就在今夜,一望无垠的天空之上,挂着一血红的圆月,散发着一阵阵嗜血的气息,似乎就是这轮血月的原因,让着夜里的一切都如同死灰般安宁,除了,位于长城这一带的区域。
        刀光剑影过后,只闻“噗通”一声,这片波次的最后一个敌人,终于再次倒了下来。
        血月的光芒并不璀璨,但不知为何,正好照耀了这树林里的一幕,似乎这诡异的血月,就是为他们所准备的。
        原本茂密的丛林,已经被毁坏的残破不堪,到处都是倒下的大树,到处都是长而深的沟壑,可令人惊悚的是,这大树的横切面,居然如冰面一般平整,毫无任何瑕疵,反射这血红的月光与弥漫在空气中嗜血的气味,与这夜空的血月,交映生辉。
        不只是树木,就连这沟壑也是如此,横切面无比光滑,似乎是被某种利器所切割,可放眼世界,又有哪里有如此利器呢?
        而就在这一片狼藉的中心,有着两个人,一位男子,一位女子,女子身披重型装甲,背后一把硕大的阔剑与她那相对娇小的身体显得出很大的反差,借着这月光,那女子整个容貌,也就显现了出来。
        一头火红色的长发梳成高马尾,丝毫不失活力,还有着阵阵青春的气息,血红月光的照耀之下,一道道精致的五官显现出来,犹如黎明般的花朵,仿佛令大唐内最美的景物都黯然失色,牛奶般嫩白的皮肤显得有些苍白,一道道鲜红血花的花汁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就如同流星赶月一般,给这无比精致的五官带来了一丝另类的美感。
        可就是这么一个绝色的人儿,就这么瘫倒在地上,左手死死按住那疯狂绽放着红花的右臂,身体因为失血过多而微微颤抖着,可即便如此,依旧没有影响到她的一丝美丽。
        而在她的身前,在这遍地尸体的中央,站着这么一位男人。
        蓝银色长发如同璀璨的银河般随着这充满血腥的微风飘动着,左手蓝色长剑时不时散发出瘆人的寒光,他的脸犹如雕塑般精致,闪着寒光的银色眼眸犹如贪狼般死死盯着眼前这一片黑压压的魔种,右手虎口因为多次战斗早已溃烂无比,可即便如此,他依旧是紧紧握着这蓝色长剑,一股滔天战意顿时横空升起,丝毫不输眼前的魔种大军。
        “铠,别坚持了,数量太悬殊了我们打不过的,按照我刚刚说的,你先走,我断后!”花木兰的声音已经不能再虚弱了,脸色无比苍白,伴随着哽咽的如同百灵鸟般的声音,似乎在有意求着眼前这位腰身挺拔的男人。
        “不”铠的回答很简单,并不是因为他这个外乡人还不懂大唐的语言,而是对自己实力的自信和对自己的相信,几乎没有任何犹豫,斩钉截铁般的声音犹如春天的炸雷一般,令眼前的魔种有些瑟瑟发抖。
        魔种又何尝不惧怕他呢,当年铠从异乡来到大唐时,仅仅只凭一个人,一把剑,一身充满魔道气息的不应该存在于这世界上的铠甲,就全灭了魔种一个战斗团的千人兵力。
        就在那一天,铠的大名早已贯穿整个魔种部落,提到他无一人不闻风丧胆,即便是现在,花木兰指挥错误导致唐军全军覆没只剩铠和花木兰二人之时,也不敢越雷池半步,即便铠的身上已经没有一块完整的地方,他们也依旧惧怕他,他的战意,誓死如归的决心,以及他那强大的魔铠,都是他们所没有拥有的。
        魔种明明打的唐军只剩花木兰和铠二人,但为什么迟迟攻不下来,唯一的原因就是花木兰和铠二人配合起来强大无比,就在刚刚,一共有近三千将士死在了铠和花木兰的剑下。
        但铠的情况和花木兰的状态有岂能很好?花木兰还好,右臂重了一刀,除了有些脱力以外,基本都是轻伤,但铠,就不同了。
        不知道有多少横七竖八的伤痕就这么躺在了铠的身上,其中腰部最为严重,溃烂得根本看不清身上的衣物,只有一片绯红,虎口也因为超强度的战斗而溃烂,握紧手中的剑使的一阵强烈的刺痛不断传入铠的大脑,刺激着铠的痛觉神经。
        可即便如此,这在普通人看来已经是无法医治的重伤,在他面前似乎根本没发生过一般,他依旧腰身挺拔地站在那里,站在花木兰的身前。
        就在魔种以为二人都弹尽粮绝的时候,就在魔种刚准备慢慢推进的时候,铠的一个动作,让整个魔种大军都听了下来。
        他举起了自己的右手,是那么的轻松,那么的挺拔,直直地举着自己的满是伤痕的右手,就好像没有感知一般,再次伸出了三个手指。
        即便和铠的相处时间太短,但花木兰毕竟是他的队友,当他这么做的时候,花木兰已经知道铠要干什么么了,花木兰强忍住自己眼里的泪水,哽咽道:“铠,别这么做,那个铠甲对你的伤害极大,别再召唤了,你答应过我的!”
        铠并没有说话,落下一根一根手指已经表明了他的决心。
        热泪,终于从花木兰的眼中流了出来,这驰骋沙场的大将军,竟然就这么流泪了,见过大风大浪的花木兰,就这么流泪了。
        她流泪不是因为铠强大的实力,不是因为他那以一敌百的魔铠,而是因为,他的所做所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2-26 20:31
          即使不吃我也要来看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2-26 20:38
            d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2-26 20:45
              顶下,顺便催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2-26 20:53
                下回在更,我的文笔。。。差了好多呜呜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2-26 20:53
                  不错了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2-26 20:55
                    不过求多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2-26 21:00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2-27 17:07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2-27 21:16
                          dddddd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2-28 01:22
                            不吃也来看看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8-03-01 22:44
                              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


                              回复
                              16楼2018-03-16 19: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