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的王者荣耀同...吧 关注:188贴子:1,880

回复:【原创—文帖】铠兰cp 我都不会离开你,哪怕一生一世《不离开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给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3-28 22:16
    给dd顺便坐下要茶。来你猜我谁,猜对了给你小心心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3-29 13:06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4-05 14:26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4-20 18:53
          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7-02 16:03
            @KDawn😜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7-26 12:05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8-06 00:44
                楼主,我看过无数篇帖子万年潜水,因为我站凯兰,所以求求你,大发慈悲,更一下好不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8-14 04:06
                  其实吧,这个吧是我开的,想回到以前的王同吧,这次暑假之后楼主高二了,为了应付学考以及高考得继续禁网,这几天我会尽量更新的,也请大家多拉拉以前王同的朋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8-18 23:26
                    第二章
                    长安的边塞,毒辣的烈日照常地烘烤着这最为坚固的边塞。长城,也像往常一般,处在忙忙碌碌之中。这些一砖一瓦在太阳的照耀下显得格外耀眼,就连空气在这烈日的烘烤之下变得扭曲,可以想象,这里的环境有多么剧烈,这里的将士,有多么强大。
                    “铠。。。还没消息吗?”就在这长城之中,在这驻守长城很久的长城守卫军的大营之中,一道令人熟悉而又优美令人敬畏的声音缓缓飘了出来。
                    ”对不起队长,铠他。。。唉”来报告的战士摇了摇头,脸上尽是遗憾。
                    花木兰有些呆滞了,不仅仅是眼神,表情,更为重要的是思想,七天了,铠这家伙已经失踪七天了,自从那次战役后,他就如图泥牛入海一般消失不见,渺无音讯。。。
                    就连花木兰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如此思念他,思念这个平时话很少,经常一个人,却在守卫军陷入绝境时力挽狂澜的人
                    她疯狂地告诉自己,她只是看上了铠的强大的武力和冷静,并没有其他杂乱的感情,可现在,这种想法是越来越不现实了,自己这七天极其担心想念他就是一个铁打的事实。
                    身上右臂的伤依旧存在,可它影响不了花木兰,毕竟是长城小队,长城守卫军的领军人物,自愈能力还是很强的,身上的那些轻伤,也恢复地七七八八了,伤还在,可保护自己只受到如此轻的伤的人,却已经不在了。
                    “没关系,你先出去吧”右手托着香腮,左手朝着那人摆了摆,示意他先出去,脸上尽是痛苦之色,但即便如此,那动人的美貌,依旧是不受到任何影响的。
                    那士兵想说些什么,最终却止住了嘴,叹了叹气,摇摇头道:“将军您可不能一直是这个状态,不能因为铠将军的失踪而就此颓废啊”
                    “嗯,我知道了,我不会的,你先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满脸痛苦之色的花木兰强行挤出一丝笑容,朝着那人说道,努力找寻自己平常说话那铿锵有力的感觉,却浑然不知,自己说话的语气之中早已无神。
                    士兵识趣地点点头,拍了拍花木兰的肩膀,留下了她一人在帐中,出去时还吩咐了其他人,今日都不要再进主帐中打扰花木兰了,再强大的人,也会有脆弱的一面的。
                    她就那么托着自己的香腮,双目无神地看着前方,就好像丢了魂一般,满脸地痛苦之色,右手轻轻打开一个精致的小盒子,从中取出了一条精致的发带。
                    这是她自己还没用过的发带,是在集市上买的,因为长城守卫军要长期驻守边疆,很少能够来到长安中心的大集市,花木兰有幸能去则是因为上报边疆战况,路过集市时,无意中看见了这条发带,觉得极为喜欢,遍买了下来。
                    他总是披着头发,不知道为什么一个大男人,留着这么长的头发,足足可以披到肩头,而且还是银白色的,就如同银河一般,配上他那英俊的面孔,甚是无瑕。
                    可他总是披着头发,无论何时何地,战场,长城内,亦或是自己闷闷不乐时,都是披散着的,虽然一直在告诉自己是为了让他不影响在战场上的状态才给他发带的,可情绪总是在潜移默化地发生着改变。
                    自己不知为何,就将这自己都不舍得用的新发带用很精致的盒子包了起来,准备送给他,似乎,这就是人们所说的在意吧。
                    轻轻抚摸着盒子里丝滑的发带,他的做工很好,表面很光滑,看不出一丝瑕疵,就如同天工所造一般,完美至极。
                    一想到这儿,花木兰突然笑了,伴随着在眼眶早已打转许久的热泪,一同出现在了自己精致的脸上,再强大的人也会有脆弱的一面,他说过,是对自己说的。自己当时还自以为是地说,自己是最坚强的,可殊不知。。。
                    “铠。。。你个**,你个大**。。。你为什么当时要冲出去啊,你明知道你的魔铠不能再召唤了,你为什么还要燃烧生命强行召唤啊。。。我真的值得你去这么做吗傻瓜。。。”说到这,花木兰的泪水已经控制不住地流了下来,顺着自己吹弹可破的肌肤,留下了两道长长的泪痕,最终如图立秋的落叶一般,缓缓飘落在桌子上,自己的情感,再也控制不住了。。。
                    他说的对。。。再坚强的人,都会有脆弱的一面。。。那场战斗已经过去七天了,可发生的一切似乎都历历在目,而他舍命保护自己的那一刻,他似乎。。。就在眼前。。。
                    当他的最后一根手指落下的那一刹那,花木兰知道自己再也拦不住这个男人了,长刀入手,再次召唤魔铠的铠爆发出一阵惊天轰响,已然化为一道蓝色流星,划破一望无际的黑色天空,将那漆黑如墨的天空充满蔚蓝色的流星,那令人胆寒的在空中勾勒出一道蓝色长线的巨刃的流星,已然不顾一切,冲入了那如图潮水般的魔种大军中。
                    霎时,如图黑色海洋般的魔种大军中心,耀眼的蓝色光芒时起时落,每一次那代表死亡的蔚蓝色光芒升起,都伴随着大片的惨叫声与飞远的魔种尸体,他就如图一具杀戮机器一般,再次冲入了敌阵。这次,他不是为了保护长安,保护长城,而是为了,一个人。
                    铠的进场顿时吸引了大片魔种向其靠拢,一些原本要去活捉花木兰的魔种也朝着铠的方向行进,在此刻,铠的战略意义对于花木兰来说似乎大的多,原本均匀的包围圈,在铠如图天翻地覆地搅动下,开始呈现了一边倒的景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8-19 00:20
                      接上
                      他是为了自己能够活下去才舍命的,自己即便现在帮不带他,也不能让他的努力白费!
                      多年以来的从军生涯早已练就了花木兰的冷静思考能力,在时起时落的蔚蓝色背景之下,樱粉色的高马尾不断跳动着,重剑入手,将它放在背部,自己的手伤势过重,已经无法再操纵剑身如此沉重的巨剑了,并且使用重剑会放慢自己的行动速度,相对于眼下的情况,轻便地短剑更为适合。
                      再做了一番简单的决策后,花木兰开始了自己的逃亡,短剑简小轻便,又因为魔种几乎一边倒地朝着铠那边进发,此刻自己身边的魔种已经非常少了,双手紧握短剑,伴随着一声轰鸣,花木兰犹如一柄弓箭一般飞了出去,轻伤,又怎会影响到长城守卫军的王牌呢?
                      伴随着短剑的不断挥舞,一路上倒下的魔种在不断增长,待到那蔚蓝色光芒渐渐暗下来时,花木兰才停下了她的脚步,她也是人,即便是轻伤但伤口较多已然还是给她造成了不小的影响,这才刚停下来,便剧烈地喘息起来,试图补充自己损失的体力。
                      凭借着这种速度,自己根本不可能逃出魔种的包围圈,唯一能够做的,就是等待,自己一路上收集了几具魔种地尸体,他们的气息能够很好的掩盖自己的气息,让自己不会被发现。
                      自己的眼泪,未曾停下过流下,自己自参加长城守卫军担任将军以来,根本没有哭过,但今天,自己的眼泪却根本止不住了。
                      不禁用自己满是魔种鲜血的手擦拭着已经止不住的热泪,弄得自己吹弹可破地肌肤上亦然是一片猩红。
                      铠。。。你这家伙不会死的,你一定要回来,一定要回来,你这么神通广大,一定会回来的。。。
                      她就这么一直安慰着自己,虽然是杯水车薪,在安慰自己中,将那几具魔种的尸体盖在了自己的身上,掩盖着自己身上血液和身体的气息。。。
                      因为长时间的战斗,奔跑,身上又有许多伤口,自己已是无比虚弱,在做完这些事后,就在这充满血腥味的地方,昏昏睡去,衬托她的时起时落地蔚蓝色光芒,也,慢慢的消失了。。。
                      醒来时,自己已经是在长城守卫军的营地了,据将士们所说,他们在那一片狼藉地战场搜索时,只发现了花木兰一个人生还,地表还有很明显地激烈战斗过的痕迹
                      遍地的尸体,随处可见的巨型不完整坑洞,利器在地上划过的痕迹,如图河流般的血液,当唐军增援部队到达时,无不一人被这恐怖的景象所震撼,一小队人马,两个人,居然挡住并且成功撑到救援而且将这么多魔种留了下来,不可谓不强。
                      所有人都在夸赞花木兰的武艺高强,指挥才能强大,可她一点都不关心,因为这场战斗,没有他是不可能取得如此巨大的战果的,可当她询问所有人,几乎所有同一个问题时,答案都是相同的
                      “你们看见铠了吗?”“没有,我们搜遍了整个战场,只发现了将军您一人,就连铠的尸体。。。都未找到”
                      “骗人的骗人的骗人的,你们都是骗子,他这么强大,有魔铠,怎么可能会死,不会的。。不会的。。”
                      主帐之中,花木兰早已泣不成声,不断翻滚下来的热泪,浸湿了一大片桌布,这究竟是怎样的一种情感,会让一个一心保家卫国的女将,放下荣誉,放下国事,一心只思念心中的那个人呢?谁也不知道,可能,只有花木兰自己知道吧。
                      “报——”
                      就在自己痛哭流涕之时,被一声报告声瞬间惊醒,自己毕竟还是一国之将,国家大事还是首位。
                      调整好心态,将之前那份私欲,全都放在了自己心里,脸上痛苦的表情,也都回归到最初的严肃。
                      “何事上报?”花木兰的声音其实如图百灵鸟在轻唱一般,莞尔动听,再加上行军多年造成声音的铿锵有力,给自己的声音添上了一种不一样的色彩。
                      “报告将军,魔种陈兵长城正面,看架势似乎要再次强攻长城”那士兵单膝跪地,双手抱拳道。
                      听完眼前人的叙述,花木兰缓缓站起身,拍了拍自己的衣服,缓缓道:“我不是说过了这些事立马开始布防就好,禀报我之后再进行布防会延误战机的”她从未怪罪过长城守卫军的将士,就连将士们犯了错误,她也会放下身份来进行交谈,这也就铸就了长城守卫军的忠心和效率,像魔种入侵这种在边塞作为家常便饭般的事,花木兰强调了许多遍直接布防就好,可眼前的士兵却是来向自己禀报,她第一个想的不是去责怪他,而是在想是不是出现了什么特殊情况。
                      “回将军,魔种这回的确又是来进攻长城,可这回不一样,铠将军,也同意被他们带来了”
                      “什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8-19 01:14
                        这波是不是很良心?很久没写文了,写的很烂,见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8-19 01:15
                          @小东君😄 @圣王之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8-19 11:08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8-22 12:45
                              楼楼,这次打算多少个月后更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08-24 0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