辐射4吧 关注:243,031贴子:4,773,886

【早该发上来的同人】独存者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随手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7-13 00:09
    1.大概两年前就有了写四代同人的构想,但开了个头后便不了了之,也是觉得这些东西一直放着也真的没什么意义,如果有人关注的话就继续写下去,没有的话就放着算了
    2.GL,多主角,四路线并行
    3.不只会提到四代剧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7-13 00:12
      “Here I Was Again, Halfway Down the World”

      这仍然是一个美好的上午。没有夹着辐射尘的风暴,没有烧杀抢掠的掠夺者,也没有那些暴力,血腥,见到人类就想捏死的超级变种人。阳光依旧明媚,不管它下面的是一片什么样的土地;风只是吹过,不管它吹过了谁和什么,就像它的名字一样,庇护山庄,除了一些巨型昆虫活动时令人恶心的窸窣声以外,今天一如210年前一样,平静安详。
      但如果说210年前的它是年轻娴雅的妇人,那现在就是风烛残年的老妪了,The War changed everything.
      But war,war never change.
      巨大的机械传动声突然响了起来,警报声夹着无感情的机械女声一同在整个山庄的上空回响,这声音跨越了两个世纪,似在宣扬旧世界的,那早已被绝大多数人忘却的荣光。
      大地为之颤动,仿佛又回到了那一天;水亦泛起涟漪,一如两个世纪前。
      但当这一切重归寂静时,这个世界并没有改变什么……多了一个人?
      尽管严格意义上来……说并没有。
      她走出了屋子,第一眼看到的是东南方的太阳。刚来到这个世界的她真的如一个婴儿一般摇摇晃晃,向山下深一步,浅一步地走着。9mm手枪,警棍,子弹若干,这些加起来不到二十磅的物品对她来说都已经够沉重了。
      她的动作像没有捕获到目标的尸鬼一样笨拙,却比最瘦弱的尸鬼来得还要虚弱,回家是她那已经超频到死机的大脑里唯一的指令,找不到焦点的黑色双眸不知道在看着哪里,空洞洞的。
      哪都一样,哪都是废土。
      一阵夹着少许沙尘的风吹过了,这在战前也是较为常见的风在她身上却像毒气一样让她剧烈地咳嗽了起来,这时她的大脑好像才感受到身体的痛苦挣扎,仁慈地准许她休息一会儿。
      于是她的大脑支配着她的身体蹲下身子好在地上坐一会儿。
      然而她连在下蹲时保持平衡都没做到。
      于是她虽然没能休息,但却以一个很快的速度下了山,这是好事。
      “刷,刷,呼啦呼啦,刺啦,嘭!噗通……”
      即便是质量绝佳的避难所制服也被灌木划出了几道小口,好像是摔到了一个水坑里?但是她一动都不想动了……就当是泡个澡吧……
      然而这浴缸……好像漏电?不对,有什么在响……
      脑中为数不多的科学知识让她连忙从水坑里爬了出来,全身湿透以后她反而更清醒了一些,布雷老师家,汉恩医生家,默多克家,她的家……她那空洞的眼睛突然有了一点亮光,摇摇晃晃地跑了起来,她仿佛又看到了战前的一切:看上去依旧对自己爱理不理的她,怎么都学不会向自己叫妈妈的尚恩,体贴得有些过度的“管家”机器人噶抓,新买的红色核动力汽车,华氏多少度的最适咖啡,房前的天竺葵,孩子们的笑声,九点零七的金色阳光……
      “嘭!”可这些,都在摔倒那一瞬间随之化为泡影。不止是肉体上的疼痛,更像是从天堂回到地狱。她不想起来了,至少这里没有辐射,她想躺多久就躺多久,甚至还想再躺个二百年。
      她只在地上停留了十秒钟不到。
      摇晃着从地上站起来时,她看上去仍是那么虚弱,却绝不会再倒下去。
      这就是现在的家,汽车早就成了废铁,所有的房子都变成了破烂不堪的“房子架”,房前的天竺葵显然是已经寿终正寝,早已没了什么孩子们,九点零七的阳光依旧明媚,她却看不见金色,也感受不到温暖。
      “我回来了,Codsworth。”
      屋里巧手先生清理地板的动作突然一滞,它再也不像昨天那样闪闪发光了。
      “给我泡杯咖啡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7-13 00:16
        老冰棍刚出避难所的时候好像还不知道时间已经过了两百年,是和噶爪聊天地时候才知道的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7-13 10:04
          然而玛利亚只是翻了个身……那毫无防备的萝莉睡颜根本让人没办法不把她当成小孩子……
          “执行处处长玛利亚!三秒内向我回话!!!”
          “嗯?Yes,Sir…………Ma'am!”
          玛利亚几乎是从桌子上弹了起来,刚醒来的迷糊感马上就被理智驱散,这是三十个月以来地堡里收到的第一则通讯。
          “我是马洛上尉,我要你抽调你那地堡里任何可用的人员前往庇护山庄协助我执行特殊任务,越多越好。”
          “我这里现在没有任何战斗人员,只有两个……”玛利亚尽可能冷静地回复道,她一点都不在乎对方上来就要人,能和外面通话就够让她高兴了。
          “那就让那两个人过来,带上地堡里最好的装备,六个小时内我要在波士顿的庇护山庄看到你们!”
          “等等!”玛利亚下意识地说。
          “怎么了?”对面并没有多不耐烦,但她却能明显感觉到那声音中的寒意。
          “能告诉我您的名字吗,长官?”能不能再和我多说几句别这么着急挂断因为我们近半年来都没收到过外界的消息……打死她也不会这么说。
          “马洛-邓恩,别让我等太久。”说完,对面就再也没有了声音。
          玛利亚足足忍了一秒才笑出声,她甚至开心到了在原地跳了起来,收到外界的信息,合理合法地走出地堡,还可以不因为那个死宅而产生负罪感,每一个对她来说都是非常好的消息,能同时听到三个更让她高兴了。这一切都要感谢亲爱的马洛-邓恩上尉……
          马洛-邓恩上尉…………
          跳跃的动作停了下来,她的笑容也渐渐消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7-13 13:4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7-14 09:52
              这回复量感人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7-14 23:52
                支持一下楼主加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8-07-15 01:5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7-15 08:11
                    支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7-15 08:43
                      被掀飞的房顶,被剥落的框架,六百年前,这里也是革命军到过的地方。那经历了一次战争,见证了一个国家的荣光的老北桥并没能经受住第二次战争。或者,只是它不想再见证一个国家的绝望吧。
                      恶臭是废土上再常见不过的气味,不是所有人都那么好心会在杀了人之后还费那么大力气给人埋起来的。而且也不只是人才会杀人,螃蟹,鼹鼠,蝎子,吸血虫,致命的猎手-死亡爪,你不会想知道如果它们胃口好的话被它们杀了的人会是什么下场。
                      当然,这些小动物里也有人类的好朋友,或者说曾经的好朋友。它们对于曾经的好朋友可是毫不留情……至少玛利亚能从遍布全身的撕咬伤口看出来,这个人不仅死透了,而且死的还很痛苦,临死前还挣扎了好久,最终在这一分钟人的雕像旁停止了呼吸。
                      为什么呢?为什么他要拖着那么一具残破的身体爬到雕像旁呢?留口气安稳的死去不好吗?
                      “愿主宽恕你的灵魂。”伊蒂斯蹲了下去,念了最简短的悼词,合上了他的眼睛。没走几步就听到了后面激光发射的声音,玛利亚和拉克丝很快就跟了上来。她确实认为这是在浪费电池,但却不想像中午那样和玛利亚说什么。
                      不久就吹过了一阵风,带走了那不幸旅人的全部,红色的灰烬飘荡到了好远,直到看不见的天际处,或许这就是前往天国吧。
                      当然,正在前行的她们是看不到这一幕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7-15 20:33
                        和海报上的那个她几乎完全一样:结实的长靴与紧身,耐磨的黄褐色牛仔裤一同描出下半身的姣好曲线,简单加在白色衬衣外的牛皮外套上的扣子从来没扣全过;腰部倒是比海报上还要细了一些,更衬出了双峰的饱满;红色的方巾套着牛仔帽被放到了床头柜上,黑色的短发像200年前一样有些凌乱,在那之下是那曾经将新兵数增长率直接拉高了几个百分点的美丽:倒三角形脸上的樱桃色双唇仿佛是叫人来一亲芳泽,鼻子则仿佛被雕琢过一般,恰到好处地装点着整张脸,黑色双瞳不像海报里那样英气勃发,只是漫无目的地在房间里环视着。就像不知道她为什么背靠着墙,双腿交叠地坐在一个翻倒的婴儿床上一样,不过比起战前那一张张海报上的英气勃发,现在的这种慵懒显然更加诱人,无论对象是男人……还是女人。
                        “我不介意你们看多久,但我有许多事情需要你们解释,许多。”
                        她还是漫无目的地环视着,有些无聊般调换了一下双腿的位置。
                        “啊,哦,对了……”被伊蒂斯轻推了一下的玛利亚赶紧甩了甩头,快步跑到了马洛面前:“很抱歉我们花了一周才到这里,但是现在的英克雷已经没有飞鸟了……”
                        “嗯,没办法,毕竟被人灭了吗~”
                        她的语气仿佛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但却一点笑意都没有。
                        “YCS-186地堡现在是整个东海岸上已知的唯一英克雷据点,其余的据点不是被废弃就是被钢铁兄弟会摧毁了,离我们最近的英克雷据点位于莫哈维地区的英克雷地堡,距上一次和我们联系已经过了近五年。”
                        几年过去了,玛利亚自己都没想到说这些时还会感觉到些许悲伤。
                        “如果你在说谎我现在就可以枪决……”
                        “我没必要说谎。”
                        玛利亚迎着那纯黑色.44马格南手枪的枪口,有些湿润的蓝色双眸如水一般。“这些天里,您从通讯频道里收到过任何人的任何信息吗?”
                        马洛沉默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把枪收了回去,让她猜一万次都猜不到英克雷会是这么一个结局。她叹了口气,从婴儿床上站了起来。
                        “那么现在地堡还剩多少人?”
                        “没了,地堡里只有我们两个,伊蒂斯负责武器开发与维护,我负责医药品研制,这就是我已知的全部英克雷成员。”
                        “那外面那位小姐呢?”
                        “一个难民,我们在路上救起她之后发现她和我们顺路,就答应她一起同……同行………”
                        “继续,为什么不说下去呢?”她只是把玩着自己的手枪,似乎对此一点都不关心。
                        “我知道这违反了英克雷的规定……但是……”
                        枪口慢慢地移了过去,马洛笑的像个孩子,像个疯子。
                        “但是你可以说遗言了……piu~”
                        “我只想救一个人,哪怕只有一个也好!就算这是遗言也无所谓!”
                        不管是面对这位长官,还是英克雷的所作所为,以及出身于它的自己,玛利亚都不想再逃避下去。
                        “嗯……你很有想法……”马洛点了点头,然后瞄准了女孩的脸。“结束了吗?”
                        废土上又响起了一声枪响,再平常不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7-15 20:49
                          故事还没开始就结束了么?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8楼2018-07-15 20:56
                            如果我不是缺人缺的要命,我就不会打歪。
                            我不清楚玛利亚你作为一个管理人员在想什么,可能是你认为把一个平民卷进来对英克雷的任务有利吧。
                            我们的目标是一个一岁婴儿——尚恩。她是一个没有被辐射过的被敌对组织带走的纯种战前婴儿,得到她可以为科研带来极大的价值,对此我手头上没有任何线索,只知道是一伙由一个中年光头男子带头的科研人员抢走了她,就这样。
                            所以,我要他死,死的越零散越好。
                            接下来我们要前往附近的康科德,那里疑似有人类活动的痕迹,也会是我们调查的第一站,对于那个平民的话……我们来投票,处决还是放过。
                            ……真是可以预见的平票,所以现在是由我来决定?
                            那就这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7-15 23:54
                              “所以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马洛。”
                              她最终还是当了这个英雄,没有在听到枪声的拉克丝闯进来时就开枪。
                              “马洛……”
                              拉克丝低声重复了一遍,一直平静的蓝色双眸终于泛起了波动,但很快又归于无声。
                              “怎么,我们认识?”
                              看着摇头的拉克丝,马洛笑了笑,她一点都不想和一个冷静,不清楚实力而且还认识来自战前的自己的人动手。
                              “那么是这样,我们是商人…emm,不,亲戚,我是她们两个姐姐,不不不,算了……”她收起了枪,慢慢地走到拉克丝身前,直视着她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我们是英克雷。”
                              “什么英克雷?”
                              “英克雷,美国唯一合法政府,旨在领导你们这种平民的英克雷。”
                              “可我只知道一个英克雷,那个被一个土人一个避难所居民两次消灭的干干净净的那个。”
                              平静的语气说出这样的话照样很不客气,看着毫不畏缩地拉克丝,马洛根本不知道一个这样的废土流浪者是哪里来的勇气和有着三个人的她这样说话。
                              “对,没错,就是那个被消灭了的,满意了吗?”
                              “那么你们为什么没被消灭掉?”
                              “这是个好问题……”马洛猛地把脸贴了过去,品味对方那来之不易的慌张,“因为我也想知道,还有问题吗?”
                              终于,拉克丝再一次摇了摇头。
                              “我现在给你一分钟考虑要不要和我们走,你可以在旅途中的任何时候离开我们,而且只要你不做傻事,你的安全我们是可以保证的。”
                              “这可一点都不英克雷。”
                              “这就是傻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7-17 14: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