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山和叶吧 关注:11,496贴子:195,043

【叶の护身符】情窦初开与你。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平和少女


中了一种叫服部平次的毒。


开文送给我最爱的大阪少年和他的小青梅




回复
1楼2019-01-25 10:22
    【一。】 支支吾吾是喜欢


    东大今年的樱花开的有一些早呢,像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展示出自己的甜美,小小嫩嫩的粉色花苞煞是惹人怜爱。

    但是与这甜美景色极其不相符合的是服部平次同学那一张黑到不能再黑,臭到不能再臭的脸,冲田总司那个家伙刚刚就在他面前把和叶拉走了!远山和叶*****竟然一丝挣扎都没有,就带着一脸懵逼的蠢样子跟冲田走了。想到这里服部平次的心里像是引爆了无数个炸弹,把他的理智和情绪炸的七零八落,只剩下愤怒!

    和叶抬头看着点点粉白不禁出神,樱花?平次那个黑章鱼每一次看到樱花的时候,眼神温柔的都能溺出水来,因为平次就是在漫天飞舞的樱花中爱上自己初恋情人的吧。没想到那个黑章鱼竟然还有这样浪漫粉红的心思呢。和叶低下头,抿紧的嘴角盛满了落寞。

    “小叶子你还好吗?”冲田充满着活力的声音拉回了和叶的思绪
    和叶抬起头来,不禁悄悄的倒吸了一口冷气。刚刚自己光顾着神游了,冲田说什么自己一句也没清楚,这样好没礼貌啊。
    “对不起啊,冲田同学你能再说一次吗?我刚刚没有控制住自己的脑子,走神了呢。”
    看着和叶双手合十,大大的眼睛里盛满歉意和调皮,冲田叹了一口气,自己对她真的是毫无抵抗力呢。
    “我说,这个星期六我们一起去看电影吧。是一部很好看的文艺片呢,小叶子你一定会喜欢的。”冲田大而有力的双手突然扶上和叶的肩膀。
    “嗳?”和叶有一些不知所措看着冲田,自己的身影就那样清晰的出现在了冲田湛蓝的眼睛里。
    “她不喜欢!她不去!她最喜欢的是杀人抛尸的恐怖片!”一个暴躁的声音猝不及防的炸在了和叶的耳边,一时之间和叶的大脑被冲击的有些空白。服部平次毫不客气的掰开冲田扶在和叶肩上的手,猛地一用力把把和叶带进自己的怀里。
    “呦呦呦,这不是我的手下败将服部同学吗?”冲田眉毛一挑,挑衅的看着平次
    “你凭什么替小叶子做决定啊?小叶子跟你只不过是青梅竹马且毫无关系的女人,不是吗?”
    “冲田总司!我说了多少遍了!这个女人叫远山和叶!你应该叫她远山同学!什么小叶子,小果子的!你这个轻浮的男人!”服部平次声如洪钟,引得一些经过的同学频频侧目。
    “服部平次!你这个黑炭!嫉妒使人丑陋!你就是嫉妒小叶子要和我约会了!”冲田毫不示弱的吼了回去。
    “纳尼?我为什么要嫉妒一个和这么蠢的女人约会的轻浮男!”
    “服部平次你现在就像一个柠檬精!酸爽无比!你说你是不是喜欢和叶啊!”冲田看着服部平次一脸别扭的样子,心里别提有多过瘾了!
    “冲田总司你个**!我为什么要喜欢这个**!你喜欢你拿走!拿走!我双手奉上。”服部平次的脸上出现了一抹可疑的粉云,像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心虚,平次声嘶力竭的怒吼着。
    和叶突然身体一僵,一股酸涩的感觉蔓延全身,双手奉上?自己在平次的心里只是一个可以双手奉上的女人?看热闹的同学越来越多,她赶紧甩甩头拉住准备再一次反击的冲田。
    “冲田君,我答应跟你一起去看电影,我记住了呢,星期六上午9点在星空咖啡厅见吧!”和叶嘴角的笑,像一把利剑对着平次的眼睛狠狠的刺去,平次只觉得眼前一片白光,和叶这个女人刚刚答应了冲田总司的约会?她是不是真的喜欢上冲田那个**了!远山和叶你这个**!
    “服部平次,你要是还不走我可走了!”冲田的声音一下子惊醒了平次。
    平次回过神来,自己的右手还保持刚刚搂住和叶的时候那个动作,但是怀里却是一阵空荡,平次僵硬的回过头,和叶已经转身快走出校园了,只剩下冲田带着一脸胜利者的微笑看着自己的傻样子。
    “冲田总司!你给我走着瞧!”平次恶狠狠的丢下一句话,赶紧转身追向了那抹高挑的身影。
    三月的风还有一些冷,那种微凉的触感就像所有藏在支支吾吾中的喜欢,微凉中却蛰伏着温暖的力量。


    回复
    2楼2019-01-25 10:23
      【二。】像他那么傻的人


      服部平次的反射弧真的是太长了,长到他喜欢和叶这么明显的事情竟然都不自知,这样百害而无一利的迟钝,也不知道到底愁到了谁。

      如果不是冲田总司对和叶展开了一系列疯狂的追求,服部平次大概还要等到很久才能直视自己的内心,才会知道远山和叶在他心里才不是什么青梅竹马但是没有任何关系的女人。
      远山和叶和服部平次已经冷战了两天,以前总是形影不离的他们这两天就算住在对门也都不会碰面,其实也许所有感情中的不期而遇都是由用心与期待支撑的,只是这份用心总有人后知后觉
      服部平次数不清这是第几次放下了想要敲和叶家门的手,然后一脸挫败的回到自己的家中。
      白炽灯的光不知道为什么有一些刺眼,服部平次紧紧的攥着手里的玻璃杯,指尖有一些发白。
      一想到明天和叶就要和冲田去约会了,服部平次就觉得怒火中烧,同时还有一种无法忽略的情绪在怒火中滋生,一种无力,难过伴随着心酸的感觉侵袭他的全身!
      一向迟钝的服部平次不知道这种以前从来没有的情绪究竟从何而来,越是搞不明白他就觉得越觉得的心烦意料。
      “啊啊啊啊!”服部平次低下头狠狠的揉乱自己的头发,突然一脸坚定的走向浴室,蓝色的双眸中不知为何竟有了一点点难以名状的神采。
      平次麻利的脱下自己的衣服,把水温调到了最低,三月份的天气加上冰冷的水,让平次不自觉的咽了一口唾沫。
      和叶和冲田的脸猝不及防的出现在平次的脑海里,想着和叶可能会像以前跟在他身后一样的跟在冲田身后,平次甩甩头握拳带着视死如归的勇气一头钻进了冷水里。
      “远山和叶……你这个…笨蛋…明天你要是敢…丢…丢下我去约会你…就…死死…死定了!”冷水毫不客气的浇在服部平次的身上,冻得平次这个**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讲不清楚,心里还傲娇的想着远山和叶,我服部大爷才不会让你和冲田那个**的阴谋诡计得逞!可能打死和叶和冲田他俩都想不到,他们就是打算一起看一个电影,竟然被服部平次扭曲成了阴谋诡计。
      就这样服部平次这位关西名侦探做了自出生以来21年最幼稚的一件事,他就这样淋了将近30分钟的冷水澡,等到他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薄薄的嘴唇泛着青紫,原本精神无比的头发全部格外温顺的耷拉着,从来都是洋溢着自信光彩的脸现在只剩下懵逼和怀疑人生。
      平次匆匆忙忙的擦干自己,头发都来不及吹干就开始翻箱倒柜的找出了一件白色的短袖和黑色的短裤,胡乱给自己套上,然后踉踉跄跄的一头栽到床上,拿出来手机定了一个明早8点的闹钟,和叶这个笨蛋明天和冲田约定的是9点,以自己对她的了解她一定会在8点10分准时出门,到时候哈哈哈哈哈……服部平次一脸奸计得逞的样子,丢下手机,特意把胳膊和脚从被子里伸出来,然后翻过身子准备睡觉。
      但是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平次突然神经质一般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翻起来,快步的走到窗户前面,把窗户大大的打开,因为自己从小就练习剑道,体质好的不像话,很少生病,为了万无一失,服部平次在作死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夜晚的冷气争先恐后的涌进卧室,平次不禁打了一个冷颤,不受控制的哆嗦一下。
      不自觉间眼睛一瞥,平次看到了摆在窗户旁边的那一盆小小的多肉,这是刚刚搬过来的时候,和叶拉着他一起去买的,两个人一人一盆,和叶还给两盆多肉起了两个**的名字,她的多肉叫小阿平,他的多肉叫小绿叶,虽然平次对这两个名字表示强烈的不满,但是和叶那个笨蛋一直坚持,最终还是平次妥协了,他们两个还约定着看看谁能把自己的多肉养的更好。
      想到这里平次的眼中泛着自己都不知道温柔,他想了想把小绿叶拿到了客厅放到了茶几上,自己精心照顾了这么久的的小多肉,这么的娇贵,冻坏了就不好了,而且万一冻坏了和叶一定又会喋喋不休的不停的念自己,那个女人那么有爱心,说不定还会嚎啕大哭,平次一边想着一边走回卧室。
      感觉着室内的温度慢慢的降低,服部平次终于一脸满意的滚回床上,带着对明天必胜的决心和一些有的没的,乱七八糟的想法睡着了。
      夜晚的温度越来越低,清冷的月光打在缩成一团的那个身影上,在这个世界上总有那么一个人带着自己可爱的傲娇和不明的情绪,在你不知道的地方和你不知道的时间里为你犯着傻。


      回复(2)
      3楼2019-01-25 10:24
        插楼,
        加油


        回复(2)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1-25 11:23
          第四章被吞楼了 发图片吧


          回复
          9楼2019-01-25 21:14








            回复
            10楼2019-01-25 21:15
              我又来了


              回复(8)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1-27 21:39
                高甜预警


                回复
                17楼2019-01-28 17:32
                  ddd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1-29 11:52
                    【九。】服部平次是一个捉妖师


                    要说在服部平次的心里谁是最重要的
                    远山和叶一定会非常自信的说出来四个——工藤新一。
                    服部平次和工藤新一有着深厚的基友情,在工藤还是柯南的时候,工藤非常具有英雄色彩的打算自己去对抗那个可怕的组织,那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组织呢?和叶至今也没搞清楚,但是那个组织竟然能把一个人活生生的变小,想想就是个很可怕的组织。
                    和叶记得那几天自己总是有一种强烈的不安感,每一次平次遇到危险是时候她都会有这种预感。
                    那几天和叶格外的黏着平次,几乎寸步不离的跟着平次,但还是在一起吃了一顿章鱼烧,他送自己回家以后,消失不见了。
                    他一个人竟然就那样拖着简单的行李去了东京,义无反顾的去了工藤身边,为了工藤也为了正义。
                    不过和叶没想到,除了平次,怪盗基德?不对!应该是黑羽快斗,白马探,京极真竟然都参与了那一次惨烈的对决,所有的人都负了很重的伤,黑羽还差点丢了丢命。平次身上中了3枪,当和叶接到小兰的电话来到东京工藤家里的时候,平次有些虚弱的倚靠在沙发上,看到她的那一刻,平次有些不确定的怔住。鬼知道自己能这么顽强的挺过来,完全是因为想念这个女人,想到自己的告白还没来得及说出口。
                    继而平次扬起阳光灿烂的微笑,挥着手“呀!和叶你来了”
                    和叶看到自己日思夜想的脸,看着他健全的样子,和叶真的觉得上天在眷顾她,她这段时间不断的做噩梦,梦到平次今天少了胳膊,明天少了一个腿的,还好他还是健全的。和叶抱着平次不停的哭,甚至哭到晕了过去。
                    而小兰和中森青子看到自己青梅竹马半死不活的样子,一心只想着他们两个平安无事,哪里还顾得上什么怪盗基德就是黑羽快斗,什么工藤新一就是一直在自己身边跟自己洗澡,睡觉,听着自己告白的江户川柯南。
                    在黑羽和工藤的心里,这次伤真的是受的太值了。
                    也就是这次工藤新一,服部平次,黑羽快斗,白马探以及京极真结下了钢铁般坚硬不可摧的战友情。
                    天气难得的好,和叶和兰约了一起去逛街,过几天就是大家一年一度的大聚会了,她俩想给青子,园子,还有灰原选一些礼物。
                    新一和平次当然义无反顾的陪同,顺便面个基。
                    两个人一见面就有说不完的话,和叶总是在想,如果平次和她之间出现了第三者,那么这个第三者一定就是工藤新一。
                    不满的看着跟在她俩身后,不停的在窃窃私语,叽叽歪歪的大侦探。
                    “平次,你跟工藤同时出现的时候你就不是侦探了” 和叶停住脚步,伸出食指,模仿着工藤的那个“犯人就是你”的经典动作。
                    “嗳?那我是什么”平次一脸疑惑,抬头看着严肃的和叶。
                    “你是捉妖师!”和叶一本正经的说出来这一句,让大家瞬间豆豆眼的话。
                    “为什么呢?和叶”兰回过神,不懂的问着和叶
                    “因为平次每次和工藤合体处理的案件基本上全部都是跟什么妖魔鬼怪有关系的!”和叶一边说一边点头,无比认同自己的话。
                    嗳?平次,新一还有兰再一次同时豆豆眼。
                    不过和叶说的好像没错,在新一还是柯南的时候他们确实一起处理过很多匪夷所思的案件,像什么僵尸案,人鱼案,魔犬案,吸血鬼案等等,这么说来服部平次还真是有捉妖师的潜质呢。
                    平次头疼的看着和叶,这个女人的脑洞真是越来越大了,无意间扫过挂在自己手机上的护身符,平次突然邪魅一笑,远山和叶这个头号迷信女,跟他这个捉妖师还真是意外的相配呢。

                    “啊!”一生尖叫穿透人群,平次和新一同时眉头一皱
                    “工藤……”平次欲言又止
                    “嗯。案件在召唤我们呢”新一浑身都透着迫不及待
                    “和叶,兰,你们去一楼咖啡厅等我们,我们去去就来。”平次把帽子一正,眼里闪着异样的光彩,看着平次这个经典的动作,和叶莫名的觉得自己小鹿乱撞。
                    “呐和叶,如果服部是捉妖师的话,那新一……新一一定就是死神
                    !”兰看着平次和新一渐渐消失的身影,有一些出神,受和叶的影响,不觉得脑洞大开。
                    和叶一愣,死神和捉妖师的组合,突然和叶和小兰抖了一下,好可怕。
                    两个人相视,重重的点了一下头,很有默契的往一楼的咖啡厅跑去,是非之地不能久留,其余案件,妖怪什么的就交给那两个名副其实的大侦探吧。
                    太阳渐渐西沉,夕阳的柔光镀在两个女人两个女人的身上,温柔的不像话。
                    终于在无数次的期待与失望的反复循环中,平次和新一出现在了咖啡厅门口。
                    “啊啊啊,真是累哈”平次长腿一伸,大大咧咧的坐在和叶身边的椅子上,手臂随意的搭在和叶的肩上。
                    “不过,解决案子的感觉真过瘾呢!”新一兴奋的像一个孩子!
                    “是吗?”兰默默的攥起拳头,斜视着新一,发起了来自灵魂的拷问。
                    “不是不是!兰,我们去吃饭然后看电影吧” 新一紧张到不停地吞咽着口水
                    “对对对,吃饭看电影去吧”服部平次连忙坐直身体,求生欲很强的附和着工藤。
                    和叶低下头喝着果汁,掩着笑,在余光中和兰默契的相视一笑。

                    吃过饭看完电影已经晚上10点了,新一和兰决定在平次和和叶家借宿一晚。
                    “兰,我有好多话想跟你说呢,今天晚上我们一定要聊个够!”和叶热情的整理着床铺,满脸期待的看着毛利兰。
                    “笨蛋,你没看到工藤善意的微笑吗”平次身形一闪,挡住工藤看向和叶的视线,好基友也不行,不管是谁看他的小和叶他都不愿意。
                    “嗳?”和叶后知后觉的看着因为平次的话而脸色爆红的兰和新一
                    “好了好了,笨女人,赶紧收拾好,走了”平次接过和叶正在换的被罩,帮她把被子抖开“反正,毛利马上就要变成工藤太太了哈哈哈哈哈!”平次不怀好意大声说着!
                    “啊啊啊啊啊啊!兰真的吗!真的吗!”和叶兴奋的跳下床,美丽的马尾不停的摆动着,显示着主人的好心情。
                    “嗯,新一……新一跟我求婚了呢。我们打算明年毕业就结婚了”兰娇羞的低着头,握着和叶的手“对不起和叶,我本来想着过几天我们所有人聚会的时候再一起告诉大家的”
                    “兰,真是太好了!真为你开心!”和叶似太阳的笑颜印在平次心上。
                    既然和叶这么开心要不自己也求个婚。平次暗想
                    突然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服部和叶,真是一个好名字呢。
                    和叶,自从认识了你,只有你的名字加在我的姓氏后面,才能发出最好听的声音。
                    世界上明媚的女人那么多,但是在我心里,谁都不如你。


                    回复
                    20楼2019-01-29 11:55
                      再次帮顶,
                      加油,争取加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1-29 12:06
                        顶顶顶,好看,对了,为啥志保还是灰原😂我是说称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1-29 14:59
                          好像被吞楼了 重发一次吧


                          回复
                          24楼2019-01-30 21:06
                            今日的糖 已更完


                            回复
                            25楼2019-02-03 19:06
                              【十一。】她的蝴蝶结像一架小飞机


                              服部平次生怕和叶反悔一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和叶的东西全部搬到了自己里,然后快速的联系了房东为和叶退了租。
                              等到和叶反应过来的时候,平次正双腿搭在茶几上优哉游哉的喝着饮料,看着自己在做最后的整理工作。
                              和叶看着平次一脸荡漾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气不打一处来,生气的把手里的抹布用力的扔在桌子上,怒视平次,没想到却对上了平次一脸的痴汉忠犬笑,和叶觉得自己的脸像是着火了一样,马上别过脸,捡起来抹布继续整理着。
                              记得第一天早上和叶在平次怀里醒过来的时候,看着放大在自己眼前的那张俊脸,一时之间电火石光,脑子有些短路。
                              自己就这么和平次开始同居了吗?要一起开始过着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了吗?想到这里和叶被吓了一跳,自己还只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呢,怎么有一种一眼看到了白头的感觉?
                              和叶有一些不确定又有一些惊恐,不觉的连连后退,一不小心,连人带被子的滚到地上,撞到了床头柜。
                              “啊!疼死了!服部平次都怪你”和叶揉着被撞到的头,不停的编排平次。
                              其实平次早就醒了,因为想到要跟和叶同居了,平次兴奋的根本睡不着觉,直到天蒙蒙亮的时候,才闭上眼休息了一会,结果没一会他就感觉到怀里的小女人有一些不安分,他知道和叶醒了,突然觉得有一点紧张又有点期待,他很好奇和叶会有什么反应,平次索性就没睁开眼继续装睡。
                              结果这个可恶女人不是他想象中的带着幸福的笑,害羞主动的窝在自己的怀里,也不是悄悄的像个小女人一样给自己一个甜甜的早安吻,而是一脸惊恐的把她自己吓到从床上掉了下去。
                              平次好整以暇的起身,甩了和叶一个白眼。
                              服部平次和远山和叶的同居生活就这样开始了。
                              刚开始的时候,平次和和叶都小心翼翼的,避免对方产生紧张或者不适应的感觉,但是尴尬和窘迫依然无处不在。
                              平次在洗手间里换衣服,和叶匆匆忙忙的打开洗手间的门准备洗漱,平次遮挡住重要部位的身体就这样暴露在和叶的眼前,平次上身修长的肌肉线条充满了粗犷的生命力,手臂上的肌肉不奋起,却格外的健美,仿佛蓄满了力量。和叶像是受了蛊惑一般,眼神不受控制的下移,平次的腿,又长又直,像是一支锋利的长矛,和叶脸色爆红,砰的一声关上门,不停的在门外道歉。
                              和叶在浴室刚刚准备洗澡,平次就开始急促的敲浴室门,和叶不解的打开门,平次的脸上带着连他肤色都遮不住的红晕,只见平次,一伸手,从置物台上快速的拽下自己的贴身衣物,落荒而逃。
                              和叶有一次生理期不知道为什么尤其的痛,整个人蜷缩在被窝里,平次一脸惊恐,风风火火从洗手间跑出来,掀开被子,抱起来和叶就要去医院,一副悲痛欲绝的样子,和叶有一些发愣,平次看着和叶虚弱的小脸,声音里带着浓浓的哭腔,和叶你是不是受伤了,你不要瞒着我了,我看见洗手间有好多带血迹的纸。和叶觉得自己的血液都在倒流,羞的两天没理平次。
                              最让和叶尴尬的一次是,那天她和兰逛完街回来,累的脚趾都不想动,窝在客厅的沙发上。
                              衣服的束缚让她觉得很不舒服,和叶跪坐在沙发上,脱掉外套,只剩下一件短袖,和叶想都没想的,把手伸进衣服了,反手解开自己的内衣,卸掉内衣的挂扣,一个甩手把内衣摘了出来。
                              和叶起身打算在内衣收好,结果一回头发现平次愣愣的站在门口。
                              平次看着她手里来不及藏起来的内衣,想起来刚刚和叶脱内衣的时候不小心漏出来的腰部曲线。纤细的腰肢无意间有着小小的扭动,平次觉得自己浑身紧绷,像是一根紧紧绷住的弦,一时之间两个人都呆在了原地。
                              尤其是平次,两只耳朵像是燃烧起了一般,红的厉害,久久不能回神,自己不在家的时候家里竟然是这等春光吗……
                              但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他们变得越来越坦然,越来越合拍。
                              平次可以种类繁多的卫生巾里准确的的找出来和叶想要的,和叶可以面不改色心不跳的直视每一天早晨在卧室里肆无忌惮换衣服的平次,甚至双方可以淡定的清洗着彼此的贴身衣物。
                              他们之间熟悉彼此的每一个呼吸,每一个眼神,甚至是每一下心跳。
                              一大早和叶看看床头的闹钟!糟糕今天是要去考试的日子,快到迟到了!平次这个**怎么不喊自己起床!
                              和叶慌慌张张穿好衣服,风风火火的挤进洗手间洗漱,服部平次正在刷牙。
                              和叶顾不上和他打招呼,只是大大咧咧的挤在平次身边开始低头洗漱,一转眼初夏了,他和她穿着夏天睡衣,她裸露在外面的手臂时不时的碰到他的身体,平次觉得这种触感是什么都替代不了的。
                              平次看着镜子里和他并排梳洗的人,和叶一边吐着泡泡一边不满的瞪着平次,平次的动作顿了顿,继而又开始若无其事的刷牙。
                              和叶擦干手,扎着自己的头发,她的头发在平次的坚持下,没有去修剪,一直留着。
                              和叶侧身看了看镜子里自己头发的长度,已经快到腰了呢。和叶满意的笑了笑,随手拿起来平次递过来的粉色发带缠在头发上。
                              平次看了看和叶绑在头发上的蝴蝶结,真是好看呢,可爱的小蝴蝶结像一架粉色的喷式小飞机噗呲噗呲,东倒西歪的撞进了自己的心里。


                              回复
                              26楼2019-02-03 19: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