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号特工组吧 关注:7,890贴子:195,694

大家好,萌了好久都云美cp,手贱想写文,但是楼主尿性多,挖坑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大家好,萌了好久都云美cp,手贱想写文,但是楼主尿性多,挖坑不填是常有的事,希望我不会弃23333
不定期更新,废话少说,名字就叫《我曾经爱过你》吧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1-28 23:00回复
    先说下,这篇文主云子转型攻,看破红尘性冷淡禁欲blblbl,以及和美惠子暧昧的各种男人女人,云子开启闷骚醋坛子模式,好了不剧透😂😂😂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1-28 23:02
    收起回复
      支持


      IP属地:四川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1-29 23:16
      收起回复
          云子在医院里修养了近半年,终于有了好转,期间经历三次手术,她的声带本来已经被子弹撕裂,幸亏一位德国医生为她做了声带修复手术,经过康复训练勉强可以说话。
          这天太阳出的正好,医院花园里的草木被晒的郁郁葱葱,云子扶着墙到二楼的阳台上晒晒太阳,因为许久不见阳光,眼睛都开始酸胀了,她望着远处出神,身后传来她父亲的声音:“云子,怎么站在这里。”
          她用手指了指远处的群山, 父女俩站了一会儿,竹内光智缓缓道:“我记得你小时候争强好胜,又是几个孩子中最聪明的,后来你去参加了特训班,一直是我和你母亲的骄傲……”
          “可现在不是了……”她声音依然沙哑,带着落寞。
          竹内光智双手搭在云子肩膀上。“云子,爸爸能理解你的痛苦,只是我不希望我的女儿因为一次挫折就消极下去。我干了大半辈子特工,见过太多为这场战争牺牲的女人,女特工的价值绝不仅仅是穿梭在上流社会,用声色获取情报,她们也可以在别的领域发挥作用。”
          “好了……我累了……”云子不想在听,这样的话题仿佛一根扎在她心底的刺,一碰就疼。
          竹内光智看着她瘦弱的背影,只微微叹了口气。说实话,他作为一个父亲,常年和女儿分开,自己并不懂她,但近一个月来她总会在睡梦中叫一个名字,美惠子……
          这是个女人的名字,这个名字对云子来说到底有怎样的意义,似乎她的消极也和这个名字有关,次日竹内光智给以前云子训练的军校去了电报,要求查云子的在校的档案资料。
          没几天就得到了回复,酒井美惠子是她在校时的教官,曾参加过满洲和上海的情报活动,老师是土肥原贤二。他仔细回想了云子昏迷时喊这个名字的表情和语气,那是一种说不出来的……眷恋,还带着几分恨。
          这让她想起川岛芳子和溥-仪的皇后在满洲闹出的笑柄,军中传言川岛芳子大肆敛财,在上流社会中和公子哥交际花声色犬马,婉容皇后和她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关系,是个十足的怪人。
          如果是这样,那么解开云子的心结还得从这个女人入手……
          云子回房也没什么事可做,只拿了份今天的报纸翻着,上面的标题醒目,说是前线捷报频传,几个师团又占领了几座城市,大东亚共荣指日可待。
          她冷笑了一下,陆军大本营三个月占领中国放言论早就破灭,又挥师南下在东南亚拉长战线,日本国内的补给物资早就出现了问题,国内通货膨胀,民不聊生,海军更是愚蠢的去太平洋开辟战区,国内天天被美军飞机狂轰滥炸,这样下去迟早要出现补给供断。
          她醒过来以后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这场战争到底是为了什么,她倾尽全力去为di国获取情报,甚至和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上床,最后失去了作为女人的美貌,可这场战争还是在原地踏步,军队停滞不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1-30 13:03
        回复
          突然想起来一句话,再老谋深算的人也架不住官大一级压死人,心疼美惠子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2-02 22:3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2-02 22:34
            回复
              就喜欢看她俩绵里藏针的对话期待后续醋王挑逗


              IP属地:江苏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2-03 16:22
              收起回复
                  饭局结束后,松本让美惠子送森村去酒店,说是过段时间会给她安排一间公寓。森村彦只觉松本没安什么好心思,面上却也不得推辞,她能来上海全是靠着父亲在政坛的威信,只恐怕日后都要寄人篱下了。
                  此时的上海还在春季,空气里还留着雨后的潮气,再加上日租界里特有的脂粉香,混合出奇怪的味道。二人路过几处花町格子间,门口的游女便向森村投来打量的目光,也有几个胆大的向她招手,全然不顾美惠子的存在。
                  二人慢慢走着,司机开车跟在后面。
                  “我今天的出现似乎让你很惊讶。”终是森村先开口了,她背着手,皮鞋踩在青石板上,一下一下,清脆悦耳。
                  “战士总是要回到战场的。”
                  “可我更希望去前线,那里的气氛会让我觉得自己是活着的。”
                  美惠子笑了笑。“你本来就是一名职业间谍,一名军人。”
                  “职业间谍?”她停下步子。“那已经是过去式了,我本来以为这次回上海会看见一个不一样的酒井美惠子,我想你还是想回到曾经的间谍生涯吧。”
                  美惠子的嘴角微不可查的沉了下去。“在哪里不都是战场,我们不过是完成自己的使命罢了。”
                  “是啊,使命,我想我在上海的时间不会长,前线才是适合军人建功立业的地方,这样我就不会像两年前那样,妨碍你晋升官阶了。”
                  “两年前你伤的很重,必须回国治疗,这不是我的意思。”
                  森村彦冷笑。“是也不好,不是也罢,我不在乎那么多了。”
                  “云子!”她的眉拧在一起,语气带着愠怒。
                  “我是森村彦!”美惠子语塞,森村无所谓的拍拍她的肩膀。“好了,松本将军不是说要送我回酒店吗,我们上车吧。”
                  上车后两人再无话语,各坐在一边,美惠子从后视镜里瞟了她一眼,那张脸冷的像块冰,比两年前骄傲任性的样子更让她生厌。
                  酒店在日租界的生活区,这里人流众多,人员杂乱,可酒店的装修规模在上海却是中上等了,她住在这里如果受到骚扰,肯定需要换地方,到时候看她还像今天一样嘴硬。
                  美惠子帮她办理完入住手续,特别叮嘱前台森村彦有什么需要尽量满足。“这是你的门牌号码,过段时间松本将军会给你安排一间公寓。”
                  森村彦挑逗的握住她拿门牌号码的手,美惠子触电样想抽回去,她却握的更紧。“你不打算送我上去吗?”
                  美惠子拿开她的手掌,把号码牌放在一边的饰品台上。“我还有事,你早点休息吧。”说罢,转身离开酒店。
                  森村彦失笑,只觉心情愉悦,她提着皮箱上楼,门口的车辆疾驰而去……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2-03 21:02
                回复
                  这文短的……真想养肥了看,又忍不住~楼主加油哦!


                  IP属地:河南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2-03 22:39
                  收起回复
                    楼上说的对,今天的更新又黄了!


                    IP属地:河南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9-02-05 15:09
                    收起回复
                      两个人还是火药味十足啊


                      IP属地:江苏来自Android客户端43楼2019-02-05 18:51
                      回复
                        不过瘾不过瘾啊啊啊啊啊啊啊


                        IP属地:海南来自Android客户端46楼2019-02-05 22:20
                        收起回复
                            那钥匙扣上写着地址,千爱路186号,美惠子下班也没什么事,就开着车转到了那里,按照门牌号找过去,是一个不大的小院落,看着房间放结构是上下两层的结构,房间的灯开着,她正想着要不要进去,灯就灭了。
                            森村从里面走出来,身上穿着浮夸的紫色礼服,头发梳成整齐的背头,她本就长相清秀,穿上男装也不输那种特有的英气。
                            美惠子从车窗里看着她走远,便开车跟上去,森村彦走进街角处的歌舞厅,那里面的霓虹灯亮的刺眼,门口还站着花枝招展的女人。
                            “她来这里干什么……”她熄了火,里面的人早把森村埋没,只看见一张张纵情声色的脸,找了半天也不见那个穿紫色礼服的身影。她突然觉得有点好笑,真是疯了,鬼使神差的来到这里,还在门口傻呆着。她自嘲的笑了笑,发动车子开走。路上竟然想起她穿男装的样子,笔挺瘦削,英气的眉峰下那双眼的锐利……
                            想起她在酒店里抓起自己手的那种感觉,就像马云飞在火车上碰到她的腿……
                            马路上疾驰过一辆电车,她猛的吓到踩下刹车,电车呼啸而过,还伴着售票员的骂骂咧咧。“怎么开车的你,没长眼睛啊!”
                            她握住方向盘,后槽牙慢慢咬紧,倒车镜倒影出那家酒吧闪耀的招聘。“零点夜色。”她看着,猛的扭了一下车钥匙,调转车头……
                            门口的服务生见一个女人走过来,便问:“您好,请问您有预约吗?”
                            美惠子却像没有听进去,目光巡视着穿紫色礼服的身影。舞池里灯光幽暗,男男女女靠在一起迷醉在音乐里,卡座也不见森村。
                            她被服务生拉住了。“女士,请问您找谁?”
                            美惠子愠怒,掏枪顶在服务生头上,那人举起双手,脸色吓的煞白。旁边的保安也过来,却不敢轻举妄动。“别别别,您有话好说……”
                            美惠子放下枪,语气威严。“刚才有没有看见一个穿紫色西装的女人进来?”
                            服务生怯懦道:“今天穿紫色礼服的人很多,只是不知道您要找哪位……”
                            美惠子瞪了服务生一眼,直直走进去,她仔细扫视一圈,见森村不在,心想会不会是自己搞错了,或许那个人根本不是她,但她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那身形和样貌就是她。
                            酒吧二楼是一个小型赌场,走廊两侧有大大小小的包房,这些包房功能不一,有些是赌博,有些提供给贪欢的客人颠鸾倒凤,最后几个房间里面传来男男女女打情骂俏的声音,她只顺着自己的感觉轻轻推开其中一个房间的门,果然看到那件紫色西装外套,在看就是森村一边拿着酒杯,一边和舞女调情逗乐的身影,她的衬衫扣子解开了几颗,脖子上留着浅浅的口红印。
                            美惠子的眼眸垂下去,刚刚的愠怒随着这一刻看到的画面升腾,翻涌……
                            终于在她们拥吻着进入里间时美惠子移开眼,默默离开。
                            美惠子走出酒吧,发动车子离开,路上行人很少,只偶尔见到匆匆跑过的黄包车。有些没关门的店铺还在做最后的收拾。车里静的只剩发动机的声音,她脑海里忽然浮现出森村在包间里和舞女痴缠的画面……
                            她狠狠踩了一脚油门,让自己不去想这个画面。可她握着方向盘的手却越来越紧,越来越疼。回公寓的路是黑的,这个点已经到了宵禁管制,铺天盖地的黑暗里只剩下她车头孤零零的灯,灯光里细微的灰尘像是雪花,飞舞着数不清的光点。
                            美惠子把车停在公寓楼下,却没上去,她点了一支烟,静静吸着。往常,这一刻的她应该是一天里最放松的时候,不用去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只是静静的坐着,享受属于她自己的一角。
                            烟灰弹落的时候,她靠在椅背上长呼一口气,太阳穴隐隐作痛。森村的出现终是拨动了她心底那根最隐秘的神经,跳动着藏在心底的挂念……


                          来自Android客户端48楼2019-02-07 22:29
                          回复
                            美惠子吃醋了,森村欲擒故纵,云美女孩发出了猥琐的笑声


                            IP属地:江苏来自Android客户端51楼2019-02-07 22:37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7楼2019-02-11 13:55
                              收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