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笠吧 关注:17,329贴子:366,485

【原创】《红·黑》(重发 / 悬疑 / 警长利威尔 / 长篇预定)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上一个帖子抽了
重发


id=513912


回复
1楼2019-02-15 23:48
    写在前面:
    *部分角色死亡预警
    *人物设定靠近漫画100话后设定,私设加工有
    *很多原著梗
    *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回复(1)
    2楼2019-02-15 23:49
        Part1 Chapter1


        “The truth,the harsh truth.”


      收起回复
      3楼2019-02-15 23:50
        居然还有回复此楼不顶帖这种操作……


        回复
        6楼2019-02-16 00:01
            Part1 Chapter4


            布朗家的格局不大,但胜在色调偏暖,很是温馨。


            主人也是随意的样子——布沙发上担着几件将要换洗的毛衣,地毯上睡着女孩子喜欢的洋娃娃,茶几上还有一个没有吃完的三明治。利威尔眯了眯眼,并没有发现这个家庭里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


            莱纳沉默地跟在利威尔身后。他就像是一根木头,仿佛任何事情都不能让他麻木的内心被刺痛,譬如方才奥路欧向他解释警方调查的原由,提及到萨沙·布劳斯的死时,他也只是沉着脸,神色不变,似乎连基本的同理心也不存在。


            但是紧紧抓住莱纳的手的贾碧却与之很不相同,她的眼神还是凶狠辛辣,像是一头蓄势待发的凶猛的幼兽,她盯着利威尔,上下牙狠狠咬紧,咬肌僵硬地收缩起来。


            利威尔看了看这个刺猬一样的女孩,眯了眯眼。贾碧瞪起眼睛回视,气焰丝毫不输于他。


            利威尔主人似的一比手,居然还有几分绅士:“布朗先生、布朗小姐,请坐。”


            莱纳拉着贾碧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贾碧还是嚣张地龇着牙,身子却不自觉地朝莱纳的身后躲了躲。


            利威尔虽然身高不高,但是腿很长,他迈开长腿,丝毫不见外地跨坐在沙发上,眼神直勾勾地对着两人:“请问,昨晚十一点半到十二点,你们在干什么?”


            莱纳木雕似的脸上,嘴巴好不容易张了张,却被小鬼头贾碧抢先一步截住话头:“我们在看……”


            “她在家里看电影,看到一半睡着了。她睡着之后我出门买烟,十一点半到十二点这段时间,我应该刚回家。”莱纳突然炮珠似的吐出一连串字句,将贾碧的话打断。


            利威尔冰冷的灰蓝色眸子里,竟也没有翻涌出多大的情绪。他并不打算卖弄聪明,面对这两个人,用气势压制他们是最好的办法。


            再厚颜无耻的心虚之人,遇到无愧的强大气场的时候,都会本能地稍微躲闪。利威尔不动声色地观察着莱纳,却并未在他的脸上看出什么,反倒是贾碧猛地一愣,眼里闪烁出些许畏缩。


            利威尔问道:“你还随手给劳伦斯夫人关了门,是吗?”


            莱纳的表情还是没有给利威尔传递出过多的信息:“是的。”


            利威尔像是随口般道:“布朗先生,西城区这边这么混乱,生活还是挺不方便的吧?”


            莱纳点头:“当然。”


            利威尔又道:“尤其是这幢公寓附近,只有一家东方人开的小超市,七点就关门歇业了。”莱纳没有说话,利威尔看着他的眼睛,“应该说,整个西城区,超市也好、商铺也罢,晚上七点之后,统统都没有开门营业的。”


            “布朗先生,你昨晚到底是出去干什么了?”


            “**!”贾碧突然朝利威尔扔去了一个玻璃杯,利威尔偏开头,用手将杯子接住了。贾碧瞪着眼睛道:“你想说他杀了人!你在诱导他!”


            利威尔拿着杯子,冷声道:“小丫头,我可以告你袭警,把你抓回去。”


            贾碧怒道:“你……”


            “我还没问。”利威尔用力将杯子在茶几上一砸,杯底与桌面碰撞出一声震响,他看着贾碧,眼神前所未有的冷酷,“你父亲说你在看电影,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


            贾碧一噎,莱纳的脸上终于有了动静,他绷紧了脸部的线条,对利威尔道:“警长,她的年龄还小,不要吓到她。”


            利威尔的眉头一跳,道:“我问证据。”


            莱纳不再回答。


            利威尔的眼神沉甸甸地对向贾碧,贾碧咬着嘴唇,不甘示弱地看着他,空气似乎就胶着了起来,就在利威尔几乎就按捺不住心里的焦躁,想要直接把这个小丫头拷回警局时,莱纳突然站起身。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利威尔,利威尔还没有弄清楚他是什么意思,只听得他坚毅的声音:“警长,杀了萨沙小姐的人是我。”


            一言既出,屋子里搜证的警员统统一愣,紧接着齐刷刷地拔出枪,子弹上膛的声音一齐响起,听得人头皮发麻,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莱纳的头。


            利威尔站起身,看着莱纳:“你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吗?”


            莱纳坚定道:“我知道,警长,是我,我杀了萨沙小姐。”


            利威尔用余光扫了一眼完全石化的贾碧,蹙起眉头。






            三笠·阿克曼在路边的星巴克买了两杯咖啡,一杯美式给自己,另一杯摩卡给利威尔。她喜欢不加糖的黑咖啡,酸苦的滋味在她的舌尖上总是能跳出新的舞曲,利威尔就不一样了,他是只喜欢喝茶的老古董,咖啡入不了他的法眼,只有加了很多牛奶和糖,他才会勉强沾上几口。


            她喝着咖啡回公寓,刚进屋,就见利威尔眉头紧锁着坐在沙发上吞云吐雾。她道:“家里不许抽烟。”


            利威尔一愣,回头看了看她,慌忙把烟头在烟灰缸是捻熄,起身开了窗户,散了散烟味,才朝三笠走过去:“抱歉,我不知道你今天回来得这么早。”伸手接过了三笠手里提着的咖啡和手提电脑。


            三笠摘下围巾,挂在了玄关的衣帽架上,又换了鞋,踩着拖鞋慢悠悠地进了卫生间,出来的时候,看见利威尔还是抱臂在沙发上坐着,皱着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她走过去,坐在利威尔身边,问他:“怎么了?”


            利威尔捏了捏眉心:“一个案子。”他不打算将工作上的事情带回家里,轻舒了口气,转而谈上其它,“谢谢你的咖啡。”


            三笠的眼睛黑漆漆的,是东方人独有的黑曜石一样的眼睛,她沉静地看着利威尔:“我记得你有话要和我说。”


            利威尔眨了眨眼,才想起来劳伦斯夫人和她视频聊天。本来是有一肚子的话要问的,现在突然也没了什么意思,便只是道:“没什么了。”顿了顿,又道,“不要和再陌生网友视频聊天了,挺危险的。”


            三笠看着利威尔纤长的睫毛,在那双灰蓝色的冰冷眸子上扑闪扑闪,像是蝴蝶的翅膀,一瞬间心情突然好了起来,难得乖巧地点了点头:“好。”


            利威尔也没有想到三笠会这么顺从,愣了愣,唇边就勾出了淡淡的笑纹,伸手揉了揉三笠的发顶:“早点休息。”


            灯光下的三笠神情仍旧冷漠,一双墨黑的眸子直直地看着利威尔,眼神里似乎有万千思绪交错掺杂,最后都化作了如雾如烟的难以言明。


            三笠道:“利威尔。”


            利威尔的手顺势从她柔滑的头发上滑下,捂在了她纤细的脖颈上:“嗯?”


            三笠默了默,忽然欺身上前,在利威尔的脸颊上轻轻啄了一下:“没什么。”


            利威尔一颗老练的心脏突然扑通扑通地剧烈跳动起来,他的手滑到了三笠的背上,然后双手一圈,用力将三笠压进了他的怀里。


            他低声道:“现在是我有什么了。”






            第二天,利威尔早早地到了警局。办公室里佩特拉和奥路欧正在因为一个汉堡吵嘴,根塔在两人中间拼命劝和,说一个汉堡而已谁吃了都没有关系,被佩特拉和奥路欧一人一句吼闭了嘴,埃尔德喝着咖啡叹气,米克在一旁,悄然揩掉了嘴角的番茄酱。


            利威尔睁着死鱼眼,用手在办公桌上狠狠敲了两敲。


            就是这清脆的两声,让办公室的喧闹霎时化为寂静。


            利威尔道:“各位先生小姐,上班了。”


            奥路欧茫然地眨了眨眼睛,接着嘿嘿一笑:“警长,这个案子已经结了。”


            利威尔蹙起眉头,就听到佩特拉道:“利威尔警长。昨晚已经定案了,就是莱纳·布朗杀的人,伯莱塔92FS也根据他说的找到了——被他藏进了一个废弃的工厂的垃圾箱里。我们让米克通知您……”她给了米克一记眼刀,“你没说吗?”


            米克尴尬地咳了咳:“昨晚有点忙……忘了。”


            办公室里弥漫起了一股谜一样的尴尬,警员们面面相觑,利威尔却罕见地没有发火,只是眼眸更冷了冷:“确定是他?”


            埃尔德颤声接话:“警长,韩吉医生的尸检报告、鉴定组的弹痕检验、作案的凶器、作案人的自首,都已经表明了,这个案子已经没有疑虑的地方了。”


            利威尔道:“动机呢?他杀害萨沙·布劳斯的动机在哪?”


            根塔默默道:“他患有精神分裂,身体里一直存在两个人格。他自认,当时他是发病了。”他再道,“我们有他的私人医生给的病历,如果您需要的话,我给您拿来。”


            利威尔道:“拿来。”


            根塔只是这么一说,未曾想利威尔却真的要把这个案子再翻一翻,却不明白他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只见利威尔的眸子愈发冰冻:“还有韩吉的尸检报告,马布里特的也给我,以及鉴定组的检验报告,还有布朗父女的资料,都拿来。”


            警员们惶惶愣在原地,利威尔一拍桌案:“你们没有发现他一直护着他女儿吗!你们没有看见他女儿一直遮着虎口上的伤吗?!我养你们这帮饭桶是干什么的?!”


            众人被骂得一颤,哑声不语。


            大家都明了,即使将各类资料都再翻一遍,也未必能找到什么贾碧是作案人的证据。


            利威尔咬牙道:“算了。”他问,“贾碧·布朗在哪里?”


            没有人敢回话,


            利威尔再一拍案:“哑巴了吗?!”


            佩特拉试探地开口,声音微微颤抖着:“她的情绪一直不稳定,在招待室里坐了一夜,还没走。”


            佩特拉的话音刚落,利威尔就快步朝着招待室赶去了。


            


          回复
          7楼2019-02-16 00:02
            是不是以后发文都只能在lof了


            回复
            9楼2019-02-16 00:06
              为什么文章内容会仅对我自己可见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2-16 02:02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查看此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2-16 02:06
                  悄咪咪来更个新


                  回复
                  27楼2019-03-17 17:23
                      Part 1 Chapter 6
                      
                      利威尔送走了贾碧,从皮夹克的口袋里掏出一包烟,倚在路灯底下点燃了一支,眯着眼看着窗户上映出的小姑娘晃动的身影。贾碧激动地挥舞着手,好几次挥出拳头,而姓法尔科的少年只默然站着,任凭她拳打脚踢。
                      
                      抽完一支烟,利威尔钻进了自己的林肯车,将烟头扔在了车里的烟灰缸内。他的手指轻轻地敲打着方向盘,望着远方绚丽成密集的圆形小点的阑珊灯火。那里繁华昌荣、车水马龙、人头攒动,那是他们的热闹,不是他的。
                      
                      他看着那里,只能看到霓虹灯的光亮照不到的角落,阴暗、潮湿、漆黑,充斥着龌龊与罪恶。他曾以为他扼住了那些黑暗面,未曾想这些黑暗面却在他不知道的地方悄然膨胀壮大,焕发出不该有的崭新的活力和生机,渗透到了这座城市所有阳光的背面。
                      
                      甚至包括,他的身边。
                      
                      利威尔拿起手机,点亮屏幕,屏幕上的东方女人皮肤雪白,短发乌黑,轻阖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在眼睑上投出一片阴影。她睡着的时候像个孩子,纯白得无以复加,利威尔偷拍她做了手机屏保和壁纸,她也并不知情。
                      
                      利威尔的脸被手机的光线映明了半张,眉眼隐匿在黑色的阴影里。
                      
                      他放下手机,发动了车子,手机被搁置一旁,十秒之后,智能屏倏然黑暗,连带着那张东方面孔消失得无影无踪。




                      
                      韩吉一直觉得,利威尔是一个很决绝的人。
                      
                      他对待敌人向来都杀伐狠厉,绝不手软,不管敌人是否曾是他的朋友,抑或曾对他报以亲切或是善意,只要那人一旦站在了良知的对立面,利威尔手中的枪便只会命中要害,从未打偏。
                      
                      韩吉印象最深的一次,是警局内出了叛徒,非法药物交易。她还是个实习生,自作主张前去调查,被曾经的同事扼住咽喉,冰冷的枪口抵住了她的太阳穴,她以为自己快要死了。就在这个时候,紧紧摁住她的那双手忽然一松,接着叛徒整个人都往后倒去,他的血溅在了她的脸上,滚烫的腥味。
                      
                      从角落里走出来的利威尔面无表情地收回枪,眼中寒光闪烁。他对着韩吉说:“菜鸟。”
                      
                      在韩吉的心里,利威尔有时候都不能称得上是一个“人”,他更像武器,一把尖利的刀或者一支利落的枪。一些人类特有的细腻的情感,他平日里便不常显现,必要的时候更是可以完全摒弃,仿佛他从未拥有过。
                      
                      所以当利威尔在夜里突然给她打电话,说要和她喝一杯的时候,她不安地带上了她的枪,将枪藏在大衣内侧的口袋里,以应付某些必要对立的时刻。
                      
                      但是当她到了与利威尔约定的地点,便发现自己是完全多想。
                      
                      一个公共的停车场,韩吉付了费将车开进去,就听见利威尔的林肯鸣了一笛,表示他的位置。她将车倒入林肯旁恰巧空出来的位子,便见林肯摇下了车窗,利威尔拎着一袋啤酒,嘴里叼了根烟,看着韩吉,眼神还是清醒的。
                      
                      韩吉有一种被耍了的愤怒感:“这就是你说的和我喝一杯?”
                      
                      “不好么?”利威尔将烟从嘴里拿出来,在身旁的烟灰缸里捻熄,“我不嫌脏的酒吧,目前我还消费不起。”
                      
                      韩吉一腔怒火,正要发作,利威尔从对面扔了一罐啤酒给她,她下意识伸手接住,冰凉的手感霎时将她胸中火焰消去了大半。
                      
                      韩吉道:“我不喝酒,我还要开车。”
                      
                      已经灌下去大半罐啤酒的利威尔蹙了蹙眉,仿佛这时他才想到自己也是个有车的司机。他顿了一会儿,“啧”了一声,还是肆无忌惮地将剩下的半罐喝完,又“噗呲”一声,再次拉开了一罐啤酒的拉环。
                      
                      利威尔最近太忙,忙得没时间剪头发。韩吉看着他凌乱地在眼前搭了几根的额发,给他的眼神割裂出了一种细碎的脆弱。她不禁担忧起来:“你出什么事了?”
                      
                      利威尔没有回话,默默地拉开了第三罐啤酒的拉环,气泡从开孔中钻出的声音,在静谧的夜里仿佛蛇发出嘶嘶的吐信声,利威尔一口气喝掉它,才道:“我只是想和你喝酒,兄弟。”
                      
                      韩吉差点在车里跳起来。她与利威尔相识十多年,从未在他的口中听过如此美国式的亲昵称呼,一时觉得头昏脑涨,却忍不住打趣道:“我很乐意。但是你得快点,明天清早我还要和马布里特吃早餐呢,兄弟。”
                      
                      利威尔倒不像是想接她的茬的样子,只是继续往嘴里送酒:“没想到你还有约……早知道就约埃尔文喝一杯了。”
                      
                      韩吉耸耸肩:“作为我们亲爱的局长,我们的好上司、好朋友,我猜他一定不会拒绝你的?”
                      
                      利威尔勾了勾唇,似乎漫不经心地道:“没准埃尔文还会去带我见见艾伦·耶格尔,他可是我的偶像,市长选举的时候,我一定要投他一票。”
                      
                      夜色里,韩吉褐色的眼睛如同古希腊的树脂,一阵风呼啸而过,她咧开嘴笑了:“别开玩笑了。埃尔文怎么会认识他?”
                      
                      利威尔过长的额发在他的眼前留下一片阴影,他轻声叹道:“说的也是,可惜。”
                      
                      拉开拉环的声音,在夜色里发出如落水之石般的一声闷响。




                      
                      韩吉给醉酒的利威尔送回了家,利威尔坐在她的副驾驶上睡了一会儿。他喝醉了向来都很安静,睡得尤其死,韩吉偷笑着悄悄拍了好些他的照片,群发给了警局的同事们。
                      
                      刚踩下刹车利威尔就醒了,他迷迷糊糊地给韩吉说了再见,韩吉正忙着回复同事们“哈哈哈哈哈哈哈”快要笑断气的信息,忙不暇接地随便给利威尔挥了挥手,放利威尔一个人回了公寓。
                      
                      利威尔步履还有些蹒跚,晃晃荡荡地在家门口还摸索了好半天钥匙,再磨了半天找到了钥匙孔,这才插进钥匙,用手一旋,门锁发出“卡塔”一声,总算是开门回了家。
                      
                      利威尔摸进家里,开了廊灯,回身将门带上。
                      
                      带上门的那一刹那,他所有畏缩和颤抖的动作都消失了,他挺了挺腰板,将头往后一仰,背靠着墙,双手抱臂,眼中的昏乱霎时间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极度的清明与冷静,几乎都有些克制。
                      
                      他回想着这一天莱纳·布朗对他说过的话,与韩吉的反应细细对比,琢磨出了难以言说的诡谲。他闭了闭眼,回忆着韩吉大衣上隐隐约约的枪的轮廓,只觉得自己从外到里,浑身冰凉。
                      
                      他要试探的本不是韩吉或者埃尔文。利威尔心道,他本要试探的人,此时正在卧房里,软乎乎的双人大床上,沉浸在梦乡中。不知做的是不是个好梦。
                      
                      他开始觉得自己可笑了,他发现,他居然狠不下心去与那个东方女人交战。他对着韩吉演戏,试探有之,逃避回家面对三笠·阿克曼亦有之。
                      
                      莱纳对他说那些话的时候,他满脑子都是怎样抓住三笠,可到了真的要做出那一步,堂堂利威尔警长,竟也第一次有了主动的逃避,真是天下奇闻。
                      
                      利威尔闭起双眼,心道,无悔的选择。
                      
                      他向来觉得,选择了,便不应该后悔。既然他们自己主动选择了不同的路,再后悔只会显得懦弱。
                      
                      利威尔再睁开眼,眼中已经闪出了利剑一般的寒光。
                      
                      他要会会阿克曼小姐。
                      
                      利威尔的手搭在了腰间的枪上,一步一步地靠近卧室,脚步很轻,像是他每一次抓捕嫌犯时的熟练。只是这一回,他要抓的嫌犯居然是这个世界上他唯一付之爱情的女人,而那个女人的藏身之处,居然是他的家中,在他的卧室里,那样私密亲昵的地方。多么讽刺。
                      
                      利威尔缓缓地走进卧室,卧室里三笠独有的混调香水的气味还在飘荡,像是鲜花的浓艳与奶油的甜蜜混合过后,再调和以气泡水的清爽,简直勾人心魄,他一向很喜欢。利威尔屏住呼吸,心里的酸涩和纷乱快要淹没他的大脑,他几乎都要开始向他从不相信、也从不敬仰的上帝祈祷——
                      
                      如果莱纳说的都是假话,他愿意失去一切,只要让她还清清白白地留在他身边。
                      
                      “利威尔。”
                      
                      三笠·阿克曼清冷低柔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他甚至都来不及反应她到底站在何处,就听到了子弹上膛的声音,他迅速地抽出枪,指向了上膛声响起的那片黑暗。
                      
                      他之前就不该打开廊灯。适应了光线的眼睛在黑暗里极度的不灵敏,好比他现在才看见了站在角落里的三笠,手里拿着枪对着他,表情是纯粹的冷漠,而非平日里带了温柔的冷淡,她冷冷地看着他,仿佛一个陌生人。
                      
                      利威尔咬牙切齿地道:“三、笠。”
                      
                      三笠抬起下巴,声音平平淡淡:“是我。”
                      
                      利威尔压抑下心中极度的震怒和痛楚,压抑下从胸腔传上喉头的颤抖,低声问她:“为什么?”
                      
                      三笠沉默着,黑色的眸子与夜色融为一体。
                      
                      利威尔咬下牙齿:“那个女孩的身上有窃听器。”
                      
                      他早该想到的,专业素养极高的杀手萨沙·布劳斯怎么会忽略一个尚未成熟的小毛孩?多半是放过了贾碧,而贾碧又把自己的幸存视作莎萨的愚蠢,为之沾沾自喜,添油加醋。萨沙给贾碧放了窃听器,多半便是要寻到莱纳的踪迹,或许萨沙便是要故意与莱纳相遇,所以才“碰巧”搬入了同一幢楼里。
                      
                      只是在莱纳的叙述中,他从头到尾只是个局外人,为什么?
                      
                      利威尔蹙起眉头,直觉告诉他,莱纳是个成熟的骗子,他的叙述里一定有一些事情是假的。
                      
                      可是三笠、埃尔文、韩吉与艾伦·耶格尔,与“自由会”有关,却又都是真的。
                      
                      他在心底自嘲地笑,不知这是幸还是不幸。
                      
                      “利威尔。”三笠打断他的思考,墨色的眸子里思绪如流云划过,“远离这些事情,远离希娜市,远离艾尔迪亚。去美国,去法国,去哪里都好,不要再回来了。”
                      
                      这时利威尔才回过神,只见自己与三笠之间,两支枪冰冷的枪口悚然对立着。
                      
                      他一挑眉梢:“原来整件案子,都是你们在引导我。”
                      
                      三笠不可置否地看着他,他道:“劳伦斯夫人是什么人?那一晚你是故意用自己去威慑莱纳·布朗,对不对?”
                      
                      三笠轻声道:“她只是个演员。希娜市的大多数人为了钱,什么都愿意干。”
                      
                      利威尔哑然地张了张嘴,半晌,无力地冷笑了一声。
                      
                      他差一点都要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活在了楚门的世界。
                      
                      “利威尔,有些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可是有些事情也没有那么复杂。”三笠的声音冷冷淡淡,与曾经在他枕边耳语的如出一辙,“你必须离开,远远地离开。”
                      
                      利威尔灰蓝色的眸子射出尖锐严寒的光,他将枪抬得高了一些,正对上三笠的脑门:“不可能。”
                      
                      三笠微微垂下眼帘:“你要杀了我?”
                      
                      利威尔扣着扳机的手轻轻颤抖,在被浓墨吞没的夜色中并不明显。他的面部线条紧绷:“我要做出选择。”
                      
                      其实他的枪里的子弹不久前就用光了,可替换的子弹都锁在了储物间的抽屉里,他还没来得及换。但在这个时候,他除了威胁对手,已经找不到能让自己不露破绽的技巧了。
                      
                      他的所有,在三笠举着枪对着他的那一刹那,便都土崩瓦解。
                      
                      三笠看着利威尔,唇边勾起了一个小小的弧度。
                      
                      小小的弧度,与一年多前校园里那个清冷纤瘦、眉眼淡然的女孩如出一辙。他去她的学校讲座,两个多小时,她举手问的问题不下二十个,他几乎都要觉得她是在故意找他的麻烦,而她抿起嘴,淡淡地笑了笑,带着一丝青涩:“我很喜欢和先生交流,希望先生您不要嫌我烦。”他看着她黑曜石般的眼睛,那一刻,心跳忽然空了一拍。
                      
                      现在利威尔想来,心寒地觉得这甜美的初遇里也带了冰冷阴谋的味道。
                      
                      三笠把手枪缓缓往下移动,对准了利威尔的颈动脉。
                      
                      她道:“再见,利威尔。”
                      
                      利威尔不自禁地瞪起眼睛,看着她冰冷的双眸,头脑猛地嗡鸣起来。
                      
                      三笠的手稳健地、毫不迟疑地扣动了扳机。
                      
                      砰。


                    回复
                    28楼2019-03-17 17:24
                      怕贴吧又抽了……把lof链接放在下面


                      回复
                      29楼2019-03-17 17:25
                        发现没有链接……?我再发一次试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9-03-18 12:57
                          链接好像是发不出去了更新的内容也被吞了,如果有小伙伴想看的话可以去LOFTER上看……我试试用图片的形式能不能放出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9-03-18 13:07
                            我尽力了,贴吧发文好难
                            lof ID:驾鹤飞天
                            小伙伴想看的话在lof搜索就好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9-03-18 13:16
                              跑来更个新


                              回复
                              43楼2019-03-24 1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