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笠吧 关注:17,330贴子:366,492

回复:【原创】《红·黑》(重发 / 悬疑 / 警长利威尔 / 长篇预定)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Lofter过来的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9-03-02 20:22
    期待期待呀!!!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9-03-02 22:19
      楼主弃了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3-05 23:29
        看了最新一话漫画情报心态崩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3-07 06:37
          好想楼主更新看了最新一话 需要太太的粮来安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3-07 11:37
            DDD好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3-08 00:05
              等更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3-08 15:19
                悄咪咪来更个新


                回复
                27楼2019-03-17 17:23
                    Part 1 Chapter 6
                    
                    利威尔送走了贾碧,从皮夹克的口袋里掏出一包烟,倚在路灯底下点燃了一支,眯着眼看着窗户上映出的小姑娘晃动的身影。贾碧激动地挥舞着手,好几次挥出拳头,而姓法尔科的少年只默然站着,任凭她拳打脚踢。
                    
                    抽完一支烟,利威尔钻进了自己的林肯车,将烟头扔在了车里的烟灰缸内。他的手指轻轻地敲打着方向盘,望着远方绚丽成密集的圆形小点的阑珊灯火。那里繁华昌荣、车水马龙、人头攒动,那是他们的热闹,不是他的。
                    
                    他看着那里,只能看到霓虹灯的光亮照不到的角落,阴暗、潮湿、漆黑,充斥着龌龊与罪恶。他曾以为他扼住了那些黑暗面,未曾想这些黑暗面却在他不知道的地方悄然膨胀壮大,焕发出不该有的崭新的活力和生机,渗透到了这座城市所有阳光的背面。
                    
                    甚至包括,他的身边。
                    
                    利威尔拿起手机,点亮屏幕,屏幕上的东方女人皮肤雪白,短发乌黑,轻阖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在眼睑上投出一片阴影。她睡着的时候像个孩子,纯白得无以复加,利威尔偷拍她做了手机屏保和壁纸,她也并不知情。
                    
                    利威尔的脸被手机的光线映明了半张,眉眼隐匿在黑色的阴影里。
                    
                    他放下手机,发动了车子,手机被搁置一旁,十秒之后,智能屏倏然黑暗,连带着那张东方面孔消失得无影无踪。




                    
                    韩吉一直觉得,利威尔是一个很决绝的人。
                    
                    他对待敌人向来都杀伐狠厉,绝不手软,不管敌人是否曾是他的朋友,抑或曾对他报以亲切或是善意,只要那人一旦站在了良知的对立面,利威尔手中的枪便只会命中要害,从未打偏。
                    
                    韩吉印象最深的一次,是警局内出了叛徒,非法药物交易。她还是个实习生,自作主张前去调查,被曾经的同事扼住咽喉,冰冷的枪口抵住了她的太阳穴,她以为自己快要死了。就在这个时候,紧紧摁住她的那双手忽然一松,接着叛徒整个人都往后倒去,他的血溅在了她的脸上,滚烫的腥味。
                    
                    从角落里走出来的利威尔面无表情地收回枪,眼中寒光闪烁。他对着韩吉说:“菜鸟。”
                    
                    在韩吉的心里,利威尔有时候都不能称得上是一个“人”,他更像武器,一把尖利的刀或者一支利落的枪。一些人类特有的细腻的情感,他平日里便不常显现,必要的时候更是可以完全摒弃,仿佛他从未拥有过。
                    
                    所以当利威尔在夜里突然给她打电话,说要和她喝一杯的时候,她不安地带上了她的枪,将枪藏在大衣内侧的口袋里,以应付某些必要对立的时刻。
                    
                    但是当她到了与利威尔约定的地点,便发现自己是完全多想。
                    
                    一个公共的停车场,韩吉付了费将车开进去,就听见利威尔的林肯鸣了一笛,表示他的位置。她将车倒入林肯旁恰巧空出来的位子,便见林肯摇下了车窗,利威尔拎着一袋啤酒,嘴里叼了根烟,看着韩吉,眼神还是清醒的。
                    
                    韩吉有一种被耍了的愤怒感:“这就是你说的和我喝一杯?”
                    
                    “不好么?”利威尔将烟从嘴里拿出来,在身旁的烟灰缸里捻熄,“我不嫌脏的酒吧,目前我还消费不起。”
                    
                    韩吉一腔怒火,正要发作,利威尔从对面扔了一罐啤酒给她,她下意识伸手接住,冰凉的手感霎时将她胸中火焰消去了大半。
                    
                    韩吉道:“我不喝酒,我还要开车。”
                    
                    已经灌下去大半罐啤酒的利威尔蹙了蹙眉,仿佛这时他才想到自己也是个有车的司机。他顿了一会儿,“啧”了一声,还是肆无忌惮地将剩下的半罐喝完,又“噗呲”一声,再次拉开了一罐啤酒的拉环。
                    
                    利威尔最近太忙,忙得没时间剪头发。韩吉看着他凌乱地在眼前搭了几根的额发,给他的眼神割裂出了一种细碎的脆弱。她不禁担忧起来:“你出什么事了?”
                    
                    利威尔没有回话,默默地拉开了第三罐啤酒的拉环,气泡从开孔中钻出的声音,在静谧的夜里仿佛蛇发出嘶嘶的吐信声,利威尔一口气喝掉它,才道:“我只是想和你喝酒,兄弟。”
                    
                    韩吉差点在车里跳起来。她与利威尔相识十多年,从未在他的口中听过如此美国式的亲昵称呼,一时觉得头昏脑涨,却忍不住打趣道:“我很乐意。但是你得快点,明天清早我还要和马布里特吃早餐呢,兄弟。”
                    
                    利威尔倒不像是想接她的茬的样子,只是继续往嘴里送酒:“没想到你还有约……早知道就约埃尔文喝一杯了。”
                    
                    韩吉耸耸肩:“作为我们亲爱的局长,我们的好上司、好朋友,我猜他一定不会拒绝你的?”
                    
                    利威尔勾了勾唇,似乎漫不经心地道:“没准埃尔文还会去带我见见艾伦·耶格尔,他可是我的偶像,市长选举的时候,我一定要投他一票。”
                    
                    夜色里,韩吉褐色的眼睛如同古希腊的树脂,一阵风呼啸而过,她咧开嘴笑了:“别开玩笑了。埃尔文怎么会认识他?”
                    
                    利威尔过长的额发在他的眼前留下一片阴影,他轻声叹道:“说的也是,可惜。”
                    
                    拉开拉环的声音,在夜色里发出如落水之石般的一声闷响。




                    
                    韩吉给醉酒的利威尔送回了家,利威尔坐在她的副驾驶上睡了一会儿。他喝醉了向来都很安静,睡得尤其死,韩吉偷笑着悄悄拍了好些他的照片,群发给了警局的同事们。
                    
                    刚踩下刹车利威尔就醒了,他迷迷糊糊地给韩吉说了再见,韩吉正忙着回复同事们“哈哈哈哈哈哈哈”快要笑断气的信息,忙不暇接地随便给利威尔挥了挥手,放利威尔一个人回了公寓。
                    
                    利威尔步履还有些蹒跚,晃晃荡荡地在家门口还摸索了好半天钥匙,再磨了半天找到了钥匙孔,这才插进钥匙,用手一旋,门锁发出“卡塔”一声,总算是开门回了家。
                    
                    利威尔摸进家里,开了廊灯,回身将门带上。
                    
                    带上门的那一刹那,他所有畏缩和颤抖的动作都消失了,他挺了挺腰板,将头往后一仰,背靠着墙,双手抱臂,眼中的昏乱霎时间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极度的清明与冷静,几乎都有些克制。
                    
                    他回想着这一天莱纳·布朗对他说过的话,与韩吉的反应细细对比,琢磨出了难以言说的诡谲。他闭了闭眼,回忆着韩吉大衣上隐隐约约的枪的轮廓,只觉得自己从外到里,浑身冰凉。
                    
                    他要试探的本不是韩吉或者埃尔文。利威尔心道,他本要试探的人,此时正在卧房里,软乎乎的双人大床上,沉浸在梦乡中。不知做的是不是个好梦。
                    
                    他开始觉得自己可笑了,他发现,他居然狠不下心去与那个东方女人交战。他对着韩吉演戏,试探有之,逃避回家面对三笠·阿克曼亦有之。
                    
                    莱纳对他说那些话的时候,他满脑子都是怎样抓住三笠,可到了真的要做出那一步,堂堂利威尔警长,竟也第一次有了主动的逃避,真是天下奇闻。
                    
                    利威尔闭起双眼,心道,无悔的选择。
                    
                    他向来觉得,选择了,便不应该后悔。既然他们自己主动选择了不同的路,再后悔只会显得懦弱。
                    
                    利威尔再睁开眼,眼中已经闪出了利剑一般的寒光。
                    
                    他要会会阿克曼小姐。
                    
                    利威尔的手搭在了腰间的枪上,一步一步地靠近卧室,脚步很轻,像是他每一次抓捕嫌犯时的熟练。只是这一回,他要抓的嫌犯居然是这个世界上他唯一付之爱情的女人,而那个女人的藏身之处,居然是他的家中,在他的卧室里,那样私密亲昵的地方。多么讽刺。
                    
                    利威尔缓缓地走进卧室,卧室里三笠独有的混调香水的气味还在飘荡,像是鲜花的浓艳与奶油的甜蜜混合过后,再调和以气泡水的清爽,简直勾人心魄,他一向很喜欢。利威尔屏住呼吸,心里的酸涩和纷乱快要淹没他的大脑,他几乎都要开始向他从不相信、也从不敬仰的上帝祈祷——
                    
                    如果莱纳说的都是假话,他愿意失去一切,只要让她还清清白白地留在他身边。
                    
                    “利威尔。”
                    
                    三笠·阿克曼清冷低柔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他甚至都来不及反应她到底站在何处,就听到了子弹上膛的声音,他迅速地抽出枪,指向了上膛声响起的那片黑暗。
                    
                    他之前就不该打开廊灯。适应了光线的眼睛在黑暗里极度的不灵敏,好比他现在才看见了站在角落里的三笠,手里拿着枪对着他,表情是纯粹的冷漠,而非平日里带了温柔的冷淡,她冷冷地看着他,仿佛一个陌生人。
                    
                    利威尔咬牙切齿地道:“三、笠。”
                    
                    三笠抬起下巴,声音平平淡淡:“是我。”
                    
                    利威尔压抑下心中极度的震怒和痛楚,压抑下从胸腔传上喉头的颤抖,低声问她:“为什么?”
                    
                    三笠沉默着,黑色的眸子与夜色融为一体。
                    
                    利威尔咬下牙齿:“那个女孩的身上有窃听器。”
                    
                    他早该想到的,专业素养极高的杀手萨沙·布劳斯怎么会忽略一个尚未成熟的小毛孩?多半是放过了贾碧,而贾碧又把自己的幸存视作莎萨的愚蠢,为之沾沾自喜,添油加醋。萨沙给贾碧放了窃听器,多半便是要寻到莱纳的踪迹,或许萨沙便是要故意与莱纳相遇,所以才“碰巧”搬入了同一幢楼里。
                    
                    只是在莱纳的叙述中,他从头到尾只是个局外人,为什么?
                    
                    利威尔蹙起眉头,直觉告诉他,莱纳是个成熟的骗子,他的叙述里一定有一些事情是假的。
                    
                    可是三笠、埃尔文、韩吉与艾伦·耶格尔,与“自由会”有关,却又都是真的。
                    
                    他在心底自嘲地笑,不知这是幸还是不幸。
                    
                    “利威尔。”三笠打断他的思考,墨色的眸子里思绪如流云划过,“远离这些事情,远离希娜市,远离艾尔迪亚。去美国,去法国,去哪里都好,不要再回来了。”
                    
                    这时利威尔才回过神,只见自己与三笠之间,两支枪冰冷的枪口悚然对立着。
                    
                    他一挑眉梢:“原来整件案子,都是你们在引导我。”
                    
                    三笠不可置否地看着他,他道:“劳伦斯夫人是什么人?那一晚你是故意用自己去威慑莱纳·布朗,对不对?”
                    
                    三笠轻声道:“她只是个演员。希娜市的大多数人为了钱,什么都愿意干。”
                    
                    利威尔哑然地张了张嘴,半晌,无力地冷笑了一声。
                    
                    他差一点都要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活在了楚门的世界。
                    
                    “利威尔,有些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可是有些事情也没有那么复杂。”三笠的声音冷冷淡淡,与曾经在他枕边耳语的如出一辙,“你必须离开,远远地离开。”
                    
                    利威尔灰蓝色的眸子射出尖锐严寒的光,他将枪抬得高了一些,正对上三笠的脑门:“不可能。”
                    
                    三笠微微垂下眼帘:“你要杀了我?”
                    
                    利威尔扣着扳机的手轻轻颤抖,在被浓墨吞没的夜色中并不明显。他的面部线条紧绷:“我要做出选择。”
                    
                    其实他的枪里的子弹不久前就用光了,可替换的子弹都锁在了储物间的抽屉里,他还没来得及换。但在这个时候,他除了威胁对手,已经找不到能让自己不露破绽的技巧了。
                    
                    他的所有,在三笠举着枪对着他的那一刹那,便都土崩瓦解。
                    
                    三笠看着利威尔,唇边勾起了一个小小的弧度。
                    
                    小小的弧度,与一年多前校园里那个清冷纤瘦、眉眼淡然的女孩如出一辙。他去她的学校讲座,两个多小时,她举手问的问题不下二十个,他几乎都要觉得她是在故意找他的麻烦,而她抿起嘴,淡淡地笑了笑,带着一丝青涩:“我很喜欢和先生交流,希望先生您不要嫌我烦。”他看着她黑曜石般的眼睛,那一刻,心跳忽然空了一拍。
                    
                    现在利威尔想来,心寒地觉得这甜美的初遇里也带了冰冷阴谋的味道。
                    
                    三笠把手枪缓缓往下移动,对准了利威尔的颈动脉。
                    
                    她道:“再见,利威尔。”
                    
                    利威尔不自禁地瞪起眼睛,看着她冰冷的双眸,头脑猛地嗡鸣起来。
                    
                    三笠的手稳健地、毫不迟疑地扣动了扳机。
                    
                    砰。


                  回复
                  28楼2019-03-17 17:24
                    怕贴吧又抽了……把lof链接放在下面


                    回复
                    29楼2019-03-17 17:25
                      _(:з」∠)_赶来蹲坑吃粮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3-17 17:38
                        我还专门跑去LOFTER看这篇文呢哎嘿嘿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3-17 21:28
                          没有链接呀……


                          回复(3)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03-17 23:31
                            发现没有链接……?我再发一次试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9-03-18 12:57
                              链接好像是发不出去了更新的内容也被吞了,如果有小伙伴想看的话可以去LOFTER上看……我试试用图片的形式能不能放出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9-03-18 13:07